第二百五十三章 大小魔女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五十三章 大小魔女

. 翌日一早,林晚荣缓缓睁开眼睛,却见自己已经躺在床上,一缕暖暖的阳光自窗外射了进来,照在身上暖洋洋的,浑身舒透。 经过了一夜的休息,他身上劲道已经恢复了许多,坐起来举目四望,却见一个美妙的躯体靠在床边,正美目盈盈,笑望着他。 “哇----”林晚荣大叫一声,往床里靠了靠道:“姐姐,你要做什么?” “醒了?”安碧如似是没听见他的话,为他掩盖上被角,笑着说道:“我还能做什么,为你疗伤啊。” “疗伤也不用一大清早的守在我床边啊,会吓死人的唉,姐姐!”林晚荣道。 “你的胆子这么小么?说笑吧!现在老实点----趴下!”安碧如手里夹着两根银针,微笑着下令道,闪亮的针尖在阳光下荡出丝丝耀眼的光辉。 “趴下做什么?男人干正事的时候才趴下----投降,投降,怕你了----”见这位师傅姐姐高举银针作势要扎,林将军老老实实的选择了坦途,转过身子,将光溜溜的脊背留给安碧如。 安碧如脸色郑重,下手如飞,眨眼之间,数根银针便扎进了他背上。 那银针看似冰凉,入体之后,却是有一股火热的感觉,带动他浑身血液流动,通体舒泰,伤势又好了几分。 安碧如的手掌轻轻拍在他光滑的脊背上,柔嫩细滑的感觉,惹人一阵心神荡漾,林晚荣舒服的哼了一声。毛孔里都透着惬意。 安碧如以为他疼痛,道:“叫些什么,若非仙儿求我,我才懒得为你费这功夫呢。耗时耗力。却还赔了徒弟给你,我这生意做地,太过失算。” “不失算,不失算。”林晚荣趴在床上,舒服的叹了口气,笑着道:“仙儿是我娘子,你是师傅姐姐,我便养你们一辈子,大家在一起开开心心快快活活,没事喝喝茶打打麻将。多么的舒心啊。” 安碧如咯咯娇笑,脸上闪过一丝媚意,在他背上轻轻抚摸。带着无限诱惑的声音道:“冬弟弟,你真地要养我一辈子么,哎呀,我好感激你啊----” 林晚荣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,这位师傅姐姐到底多大年纪了。怎地还像个小姑娘这般诱人? “不感激,不感激,应当的。应当的,哎呀----”说话间,却觉背上一痛,竟是安碧如手捏一根银针又扎进了几分。 林晚荣浑身酸软,额头汗珠滚滚:“姐姐,你不会打算是害了我吧?完了,早知道昨夜就和仙儿圆了房,免得她还没尝过人间仙境就做了寡妇。” 安碧如吃吃笑道:“学弟弟,你那些鬼主意。莫要以为我不清楚。在我面前,你还是老实些,前几日我没杀你,不等于我以后也不会杀你,你若是对仙儿不住,我定然将你碎厚万段、挫骨扬灰,你可要记住了啊。姐姐下手,是不会留情面的----” “啊----”林晚荣一声高嚎,安碧如玉手轻展,连续两根银针扎进他穴道,费力甚巨,额头香汗隐现。 剧痛过后,林晚荣身上便通体舒泰,那重伤似乎好了七八成,他惊奇道:“师傅姐姐,没想到你还会看病啊,我这条命算是你救的了,说起来真要感谢你。” 安碧如擦擦汗珠,妩媚笑道:“你少来耍些嘴皮子,当我是仙儿那般好哄么?若不是看在你那日舍了生死救我,我早将你杀了。” 林晚荣愣了一下,也是啊,老子和这位姐姐,应该是生死拼杀的敌人才是,怎么如今这关系却这样奇怪,我救了她,她也没杀我,真是莫名其妙的杂乱。 安碧如将他身上的银针取出,道:“再过两日,你便可以痊愈了,救你这死人,当真花费我不少力气。” 林晚荣呆呆道:“姐姐,我当日真的死了么?”他自己也觉得奇怪,当日重炮之中,他下意识的将这师徒二人护在身下,那炮弹便在他身后爆炸,在他地潜意识里,那一刻,他已经死了。 安碧如见他神色空洞,也忆起那日之事,笑道:“生死也只在一线之间。我本是不想救你这仇家,你这人恁地卑鄙无耻,若是存活于世,也不知会害多少人,但仙儿那般苦苦哀求,我拗她不过,只好答应了她。这便是你的造化了。” 汗啊,我有那么坏吗,倒是你组织白莲教,公然欺骗民众,从事反革命活动,祸害百姓的是你才对。林晚荣苦笑道:“姐姐,你救我就救我了,干嘛还要先诋毁我一番。我这人是坏不假,不过你那白莲教也说不上什么好字,咱们是半斤八两,谁也不用夸奖谁。” 安碧如咯咯娇笑着,曲线玲珑地丰满身体微微颤动,便像一树摇曳的花枝,让人目眩神迷,林晚荣急忙移开目光,妈的,这位姐姐到底是什么妖精变的,大的吓死人。安碧如好不容易停止了娇笑,说道:“冬弟弟,你说地不错,我办这白莲教,便是专门做坏事的,坏事做的越多越好。这世界上地好人多了,我不去做个坏人,却也衬不出他们的高尚。” 这理论和我很像嘛,林晚荣竖起大拇指道:“想人所不敢想,做坏人也能这样理直气壮,姐姐实在是巾帼不让须眉,小弟佩服万分。” 安碧如瞅他一眼,神情一转,幽怨道:“只是,我这心愿,却被林将军小弟弟你,给坏了好事,你叫我可怎生是好?” “师傅姐姐说笑了,我只不过打了几炮,吓唬吓唬你们而已,真要去找的话,你该去找那皇帝老儿才是。”林晚荣偷偷的向边上靠了靠。那里有他的火枪。这个姐姐性格变幻莫测,口里喊哥哥,腰里掏家伙,还是警惕些好。 “这事是你坏地。我找那皇帝也没用。”安碧如风情万种的望他一眼,笑道:“正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,这事既然是你坏的,那便还要你来帮我。” “喂,姐姐,我郑重声明啊,我对你这些什么造反的事情没兴趣,你千万不要来找我。你要真打那心思,倒不如杀了我痛快。”林晚荣急道。 “咯咯----”安碧如娇笑着:“你明知道我心疼仙儿,是不会杀你地。偏还要做出这副样子,说你不坏,这世界上就没有坏人了。” “不过呢----”她语气一转道:“我不杀你。并不代表我就没有别的手段了。既然仙儿如此喜欢你,那我就打断你的腿,让你生生世世伴在她身边好了,看你那些红颜知己,到时候还会不会要你。咯咯。怕了吧,小弟弟?” 我靠,这也太歹毒了吧。果然不愧为白莲教的圣母,林晚荣嘿嘿道:“姐姐,我胆小,你可不要吓唬我啊,仙儿,仙儿,快进来看住老公----” 安碧如轻笑几声,截断他道:“林将军,你可真有能耐。看准了仙儿那丫头对你痴心一片,才拿她挟持于我。” “怎么能这样说呢?”林晚荣轻叹道:“姐姐你是仙儿的师傅,仙儿又是我的娘子,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,还说什么挟持不挟持的呢----仙儿,快进来给师傅姐姐倒茶----” 安碧如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,冷道:“我辛苦培育白莲教多年,心血却被你毁于一旦,哪能就这样饶了你,你帮我则罢,不帮我,我便----” “仙儿----”林晚荣大叫一声,荆钗布裙的秦仙儿匆匆从舱外掀帘子而入,望着他一眼,惊喜道:“相公,你醒了?” “是啊,是啊,老早就醒了,一直想着你呢,仙儿好老婆,你今天可真漂亮,我想抱着你睡。”林晚荣嘿嘿笑道。 秦仙儿嫁作人妇,虽仍是黄花处子,装扮却已改变,长长的秀发盘扎而起,一方罗帕随意地扎了个花结。玉盘似的脸颊上嫩白中带着淡淡的红晕,秋水般地眸子里,满是欣喜的笑容,修长的身材如娇柳般亭亭玉立,丰胸翘臀,凹凸有致。她本是国色天香,虽换了一身普通渔民衣衫,却更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丽。 林晚荣再也移不开眼光,呆呆道:“仙儿,我们今晚圆房吧,我就是死在你身上,那也心甘情愿了。” 秦仙儿脸生红晕,急忙低下头去,羞道:“相公,你讨厌死了,师傅还在这里呢,你不能待会儿再说?”听着相公说出这话,她心里欣喜无限,却也带着点点的骄傲,眉目含情,深深注视在相公身上。 见自己这徒弟被人家吃定了,安碧如发出一阵娇笑道:“林将军,你可真有办法。” “哪里哪里,彼此彼此,师傅姐姐也有狠毒办法啊,听地人心里怕怕哦。”他故意将“狠毒”与“很多,二字吐词不清,秦仙儿听不出他说的什么,安碧如却是心里明白。 “相公,你与师傅在说些什么,我听着你叫了我好几声呢。”秦仙儿走到他身边服侍他坐起来道。 “哦,没什么,师傅姐姐在给我讲鬼故事,我心里听着害怕,你也知道,我这个人胆子很小的,听了未免有些忐忑。仙儿,我这身体受伤之后,是越来越弱了,受不得一点惊吓了----”林将军可怜兮兮地道。 秦仙儿想起昨夜他的样子,忍不住双目含泪道:“相公,你别怕,有仙儿在呢。仙儿跟师傅学了很多功夫,生生世世保护你。谁若敢害你,我定与他拼命。” “仙儿老婆,你真是太好了。”林晚荣感激涕零的抱住仙儿,挤出几滴眼泪,偷偷对着安碧如龇牙一笑。 安碧如无奈苦笑,这家伙,尽耍些孩子般的手段,偏还奈何他不得。她经历事情多多,平时便是我行我素、放荡不羁,可面对这位卑鄙的有个性、又不按套路出牌的林将军,一时却也想不到能制住他的办法。想起昨夜他那柔弱地一面。她忍不住疑惑起来,这还是攻我白莲时那个运筹帷幄的官兵大将么? 秦仙儿将相公抱在怀里,抹泪道:“相公,你饿了么?仙儿为你熬好了新鲜地鱼汤。是我与师傅昨夜下湖里亲手抓来的,新鲜着呢,我这就为你端来!” “你们亲手抓地?”林晚荣惊奇的道,往这师徒二人的身上瞅了一眼,***,老子昨夜怎么睡得那么早,师傅姐姐和仙儿的泳装秀老子都没看到,实在是遗憾。 “是仙儿担忧你身体,特意要下湖去的,你要负了她。我看你怎么对的住她?”安碧如望着仙儿,脸上满是宠爱。 “冬乖乖,等我伤势好了。我们就一起下湖洗澡玩,好不好?”林晚荣微笑着在她耳边吹口气道。 秦仙儿浑身发软,嗯了一声,咯咯娇笑着出去端那鱼汤了。 “你倒奸诈的很,这般的哄骗仙儿。让她对你死心塌地。”安碧如哼道。 “姐姐,两情相悦这个词,你没听过么?”林晚荣嘻嘻笑道:“说起来。还是姐姐教导的好,我地小仙儿才会如此温柔体贴,小生谢过姐姐了。” 真不知道这人的脸皮是怎么长的,安碧如无奈苦笑,她原本与仙儿相处温馨一片,只是如今这个家伙从天而降,插入二人生活当中,完全打乱了她二人地状态,将来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。 “姐姐。你多大了?” “三十又----啊,你问这个干什么?想找死么?”安碧如柳眉倒竖,大声火道。她方才正想着问题,闻听有人问话,便下意识的答话,差点泄露了机密,怎能不恼火? 女人的年龄果然是秘密啊,林晚荣趁乱行事差点得逞,嘿嘿干笑两声道:“姐姐莫要哄我了,你长得国色天香,身材又好的掉渣,我猜你二十一,比我大一岁。” “冬弟弟----”安碧如脸上浮起一丝诡异的笑,轻轻靠近他,身体几欲贴到他身上,莲口轻吐,咯咯娇笑:“玩点新花样吧,你这一套只能哄哄仙儿,可莫要在我面前使了。” 两个人挨地极近,林晚荣可以看到她光洁如玉的面颊,她丰满挺拔的酥胸微微起伏,便如汹涌地波涛,身上飘来阵阵的幽香,与仙儿的不同,有一股成熟妇人独特的媚惑味道。 两个人越挨越近,中间便如隔着一张纸,这成熟的女子身上传来的热辣辣的火烧一般的感觉,让林晚荣禁不住吞了口口水:“姐姐,你要干什么?我已经结过婚了,你不要过来,我要喊人了,啊----” 仙儿听到相公的一声惨呼,急急掀帘而入,只见师傅手里握着一根银针,面带微笑道:“仙儿,我又与他下了一针,用了些劲道,过不了一日,他便可以痊愈了。” 秦仙儿惊喜道:“真地么,师傅?” 安碧如微笑点头:“当然是真的,师傅什么时候骗过你。” “相公,你听到没有?你明日便能痊愈了。”秦仙儿泪珠籁籁,喜极而泣。 林晚荣恨得牙痒痒,歹毒的女人,你拿根银针插哪不好,偏要插老子屁股? “相公,你怎么了?”仙儿见相公满面愁容,急忙道。 “没什么,仙儿,我就是太高兴了。仙儿,你来了太好了,太好了----”林晚荣强自压抑住心中的火火,悲愤道。 “相公,喝汤吧,喝了汤会好的更快。”仙儿舀了一勺鱼汤,轻吹几口气,送到相公口中。鱼汤下肚,美味无比,林将军饱受摧残的心灵才恢复了些,狠狠望了强忍笑容的安碧如一眼。 “相公,味道好么?”仙儿急急问道。 “味道好极了,仙儿你真棒,今晚我们玩个新花样。咦,师傅姐姐,一起喝汤吧。仙儿,喂我一口,再喂师傅一口,----姐姐你有意见?那这样好了,仙儿,喂师傅一口,再喂我一口。” 安碧如咯咯一笑。刷的一声,手中银针飞出,没入舱弦七分:“仙儿,你瞧师傅这一手如何?”林晚荣立即低头乖乖喝汤。再也不说话了。 这船上的日子过的甚是怪异,与仙儿卿卿我我,那安碧如在一边却是大大方方地欣赏,丝毫不扭捏。 林晚荣拉着仙儿的手,悄声道:“仙儿,你师傅是不是心理上有什么毛病?” 秦仙儿笑道:“相公,你可不能胡说。师傅从来都是这样的性格,有时候她手上提着人头,笑得更好看呢。” 除了汗,还是汗!仙儿是小魔女。师傅姐姐是大魔女,大小魔女聚全了。 林晚荣不去看安碧如,仙儿搀扶着他走了几步。渐渐的,身上地劲道上来了,他竟然摆脱了搀扶,真的可以自由走动了。我日,屁股上打了一针就这么神? “是你自己体内真气恢复。我只是顺势力导而已。”安碧如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,笑道。 对这师傅姐姐,林晚荣心里怕怕。敬鬼神而远之。 “师傅,相公渐愈,眼下又到月末,我们明日便上岸去采买些东西可好?”秦仙儿道。 月末?林晚荣心里一凛,急忙拉住她小手道:“仙儿,今儿个是什么时了?” “冬月二十八!怎么了相公?”秦仙儿奇怪的道。 冬月二十八?林晚荣一下子跳了起来,大声道:“靠岸,靠岸,赶紧靠岸!” 仙儿急道:“相公。出了什么事?” “有个那个啥,等着我去那个啥----”林晚荣急得额头冒汗,却不知道怎么跟仙儿解释。仙儿的小醋坛子的特性他是知道的,虽说眼下已成了夫妻,但她身上的杀气绝不可能轻易磨掉! “相公,我们便在这船上,度几日快活的日子不好么?你便这样厌恶仙儿?”秦仙儿洒泪道。 说来就来了,仙儿这一手,放在以前还可以不管,但眼下二人已是夫妻,自然不能等闲视之。林晚荣急忙搂住她的小腰道:“冬乖乖,眼下这事暂时无法解释,等把这事办完了,相公我和你好好说道说道,好不好?” 安碧如笑道:“你这样急色地样子,莫非是去解救什么相好的女子?仙儿,他若不说,你可不能放他上岸。” 林晚荣那个恨啊,比这微山湖的水还深,真想掏出火枪,一枪毙了她。 秦仙儿偷偷地瞧了相公一眼,见他一言不发,脸如黑炭,心疼道:“相公,师傅与你说笑呢。你莫要焦急,我们这就靠岸。” 在微山湖上漂泊了几天的小船,晃晃悠悠的到了岸边。林晚荣眼光一扫,这靠岸的地方,却是当日自己率领粮草兵与白莲精锐激战的沛县。几日过去,这里已经看不见战时地痕迹,只有几只孤寂的水鸟,掠过湖面低声翱翔。 林晚荣心焦之下,也不顾自己身体刚刚痊愈,那船头尚在摇晃,他已跳下小船,急急行了几步,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,便急忙回头望去。却见仙儿红唇轻咬,目中含泪,正幽幽望着他。 林晚荣愣了一下道:“仙儿,你还愣着干什么,我们走啊----” “你要带我一起走?相公----”秦仙儿如飞燕归巢般投入他怀里,轻泣道:“你走的那般匆忙,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呢。” 汗啊,这丫头太敏感了,小小一件事也能让她想到这么多。回想与秦仙儿相处以来,这丫头温婉可人,从来就不知道拒绝他,林晚荣紧紧抓住她洁白如玉地小手,笑道:“傻丫头,我们是夫妻嘛,当然是我走到哪里,你就跟到哪里了。” “相公,仙儿永远是你的影子!”秦仙儿躲进他怀里呜呜道。 感动死老子了,林晚荣擦干她脸上的泪痕,抱起她柔弱无骨的身躯:“刚乖乖,我们这就回金陵去!” 秦仙儿嗯了一声,回头看了一眼,不舍的道:“那师傅怎么办?” 师傅?让她哪里好玩哪里玩去!敢拿针扎老子屁股的女人,她还是头一个,太他妈有才了 “去金陵?好啊!”安碧如脚下轻点,不带一丝尘灰轻踏而来,对着林晚荣抿嘴一笑:“林公子,你说过要养活我一辈子的,难道你忘了?”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