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五章 两位夫人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五十五章 两位夫人

. 林晚荣急忙自马车里钻出头来,此时隔着金陵尚有十数里的距离,苍茫夜色中,金陵城墙巍峨高耸,巡夜的灯火缓缓游戈,金陵城沐浴在一片安定祥和的气氛中。虽是方才离开了半个月,他心里却感觉似乎离开了许久一般。巧巧、大小姐,你们可好? 秦仙儿也是旧地重游,以前的她身为白莲教一员,如今却是跟随夫君返乡,感觉自然不同。遥想昔日之事,她心里又是感慨又是喜悦,拉住林晚荣的手,媚眼如丝,红唇轻吐,在他耳边轻语道:“相公,仙儿离去之后,你可曾又去过妙玉坊----” “没有,绝对没有----”林万荣矢口否认,满面正色道:“仙儿,你知道的,我去那妙玉坊只是为了你,你都走了,我还去做什么?那里的庸脂俗粉,哪里比的上我的仙儿好老婆呢?” 秦仙儿掩唇轻笑:“若是有比的过我的,你便要去了么?” 咳,咳,这丫头还真会挑语病啊,林晚荣还没说话,安碧如已笑着道:“仙儿,你可要好好看住你这相公。我瞧他态势,对于年轻女子颇有些能耐,你可不能宠着他。哦,对了,林将军,听说有位叫做肖青璇的女子,对你也颇好,是也不是?” 听着提到肖青璇的名字,仙儿偏过头去小嘴一嘟,鼻孔里轻轻哼了一声。林晚荣看了安碧如一眼,这女人,又不是不知道仙儿的个性,偏偏哪壶不开就提哪壶? 林晚荣拉住仙儿笑道:“是啊。青璇与我关系甚好,仙儿,你们以后可是交好的姐妹了,不要再打打杀杀。要相互爱护,明白吗?” “她那人,我看着便讨厌,与她做什么姐妹?还是杀了她为好。”秦仙儿撇过头去轻轻嘟嘟嘴,很小心的偷偷看了丈夫一眼。 仙儿对着他百依百顺,对别人可就没这么好地态度了,林晚荣苦笑一下,这妮子,和青璇也不知道是哪根筋对不上,偏要闹些别扭。 秦仙儿想起一事。脸上忽然一红,挤到他怀里在他耳边道:“相公,你与那姓肖的狐媚子。可曾有过----有过那事?” “那事?那事是什么事?”林晚荣不解的道。 “讨厌!”秦仙儿小脸染上一层红晕,在他胸前轻轻打了两下:“相公你那么坏,还能不知道?我是问,你有没有同她----同她欢好嘛!唔,相公。你坏死了!” 汗,怎么问我这个难堪的问题呢,我这么腼腆地人。真不太好意思回答。林晚荣在她胸前摸了一下,淫笑道:“欢好是吧?这倒是有过,你也知道的,我一向最擅长这个了。只不过与青璇尚只尝试了一种姿势,实在甚为遗憾,下次有空一定要与她继续交流一下,啊,仙儿,咬我干嘛----” 秦仙儿整齐的编贝在他胸前轻轻一咬道:“你与她的事情。莫要说给我听,说多了,我受不了。我若杀了她,相公可就要心疼死了。” 这个大大的难题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解的开,总不能把两个老婆摆在家里天天打架吧!依着她俩的功夫,老子就是修建座万里长城,这俩妞也能给我砸的一块砖不剩。左拥右抱的男人也难啊! “相公,你下次宠幸那狐媚子之前,妾身一定要跟在你身前。”秦仙儿洁白的小牙咬着鲜红地唇道。 “为何?”林晚荣惊退问道,他可没蠢到以为仙儿是想加入玩那一皇二后的游戏。 “哼,不为什么!我就是不想看着那狐媚子专美于前。”秦仙儿小脸通红,眉间荡着股浓浓的春意,羞道:“相公,下次你先要了仙儿,再去宠幸那狐媚子,可好?” “这个,不好吧----”林晚荣心里打了个冷战,这丫头,打地是这个主意啊,她与青璇莫非是冤孽,要这般算计她? “相公,”秦仙儿莲口轻吐,芳香如兰,一双小手紧紧勾住他脖子,丰满的酥胸在他胸膛缓缓摩擦:“仙儿哪里比不上那狐媚子?她会的,仙儿都会,她不会的,仙儿也会。日后仙儿必定伺候的相公舒舒服服,比那狐媚子强上百倍。你便答应了仙儿可好?顶多仙儿不杀她,只种个蛊在她身上,每日养蛊玩玩----, 林晚荣满脑门子地汗,这丫头念念不忘的都是要对付青璇啊。秦仙儿脸上浮起一丝娇媚的红潮,红唇微张,凑到他颈子上轻轻一吻,林将军心里便犹如几百只蚂蚁一起爬过,搔痒难耐。他在秦仙儿隆起地翘臀上摸了一把,将那衣衫紧紧拢住,形成个天然的臀瓣形状,正摸得过瘾,却见安碧如眼瞅二人,脸带媚笑,眼中闪过丝丝得意的光芒。 “喂,师傅姐姐,你见了这么多少儿不宜的东西,怎么也不脸红一下。”林晚荣立即警醒,将情动如帜的秦仙儿抱在怀里,衣衫覆盖住她身体,毫不客气的道。 “少儿不宜?”安碧如咯咯一笑,脸上浮起丝丝荡意:“林将军,你这词倒也用的新鲜,奴家喜欢。仙儿是我徒弟,你与她越是亲密,我就越是喜欢,便看上一看又有何妨,少不了你一块肉的。我一个女子都不介意,你一个男子还惺惺作态么?”她又朝仙儿一笑道:“傻丫头,以后有什么不懂的事情尽管来问师傅,莫要随着这坏东西欺负你,师傅多教你些招数,保准他食髓知味,日日与你颠鸾倒凤,再也舍不得离开!” 秦仙儿嘤咛一声,脸色发烫,从相公怀里又钻到安碧如怀里:“师傅,你也取笑我----” 安碧如在秦仙儿耳边轻言了几句,秦仙儿脸上红地像要滴下水来,安碧如在林晚荣身上上下巡视了一番。竟盯住他某个部位,吃吃笑了起来。 无语了,这位安姐姐伦理不分,荤素不忌。竟然伙同徒弟,从视线上把老子给轮了。强大,实在太强大了。 望着眼前一样娇笑妩媚的师徒二人,林晚荣忽然有了种恐惧的感觉----娶了仙儿问题不大,但是陪嫁来地这个师傅,问题就太大了,被她整上两天,会天下大乱的。 “林将军,你既然与那肖青璇关系如此亲密,想必也见过她师傅了吧。咯咯,长得如何啊?有我好看么?”安碧如忽然笑道。 “没见过。不评论!”林晚荣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,急忙张口否认道。与这个奇怪的女人多说几句话。他总有一种会引火烧身的感觉。 “没见过?那你便偷了人家徒弟?咯咯,有意思,这可太有意思了。小弟弟,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,你生地可不是一般的俊俏啊!”安碧如笑得说不出的开心。如花枝般乱颤,丰挺的玉乳摇曳生姿,欲迷人眼。 “仙儿。你保护一下我吧,再不然的话,我要被一条美人蛇吃了。”林晚荣哀叹道。 秦仙儿急忙拉住他的手:“相公,师傅是与你说笑的。她这般性子,我自小便惯了,你以后也会慢慢习惯的。” 还是别以后了吧,虽然我林某人纵横情海几十年从未失手,但是面对这位豪放的姐姐,却一点把握也没有。老子这次算是遇上克星了。 “老爷,二位夫人,金陵城到了----”老实巴交的车把式在外面恭声叫道。 “你说什么?”林晚荣尚未开口,方才还在妩媚大笑地安碧如却是柳眉倒竖,探首出去怒声说道。 那车把式吓得一愣,急忙道:“夫人----” “我杀了你----”安碧如秀掌一翻,便要向前推去。 你娘的,还造反了不成?林晚荣心里大乐,一把拉住安碧如,板起脸道:“吼什么吼什么?败家的娘们!本老爷面前,哪有你妇道人家插嘴地地方?没大没小,一点规矩都不懂了。” 安碧如愣了一下,林晚荣已经和颜悦色的对那车把式道:“这位大叔,她脾气顽劣不懂事,我今天回去就好好收拾她。啊,已经到金陵城下了?可真快啊,才走了两天!这马车平稳的就跟轿子似的,下次还照顾你生意,车费总共是多少银子来着?” 那车把式急急道:“禀老爷和两位夫人,一共是十两银子。” “这是二十两银子,是本老爷和夫人赏你的,拿好了,早些回去吧。”林晚荣嘿嘿笑着掏了银子,与仙儿三人下了马车,看那车把式转程而去。 “回家真好啊!”站在金陵城下,望着那高高地城墙,林晚荣舒服的伸了个懒腰,虽已是夜深时分,他心里却是愈发的兴奋。仙儿靠在他怀里,展眉轻笑,亦是喜悦万分。 安碧如哼了一声:“方才教训我,你很得意是不是?” “哪里哪里,得饶人处且饶人,这大叔只是误会了而已,师傅姐姐也不要斤斤计较了吧。谁让你生地这么年轻漂亮呢,我要是再老上二十岁,一定会与你配成双的。仙儿,我们快走----” 安碧如愣了半天才体会到他话中的意思,这小子原来是嫌弃我老了。她一咬牙,怒道:“姓林的,有种你不要跑----” “有种你不要追----”林晚荣走在最前大声道。 安碧如追了几步,渐渐平静下来,脚步停住,望着前面的人影呆了半晌,忽然捂住小嘴咯咯笑了起来,心里一片青和。 “相公,师傅怕是要被你气坏了。”秦仙儿嘻嘻笑道。两个人已经行到城下,远处是一处送别的长亭,虽是夜深,却还立着几个人影。 秦仙儿目力好,见那长亭中立在正前的却是一个女子身影,正在不断眺望,似是深闺的怨妇,正在等待征战的良人归来。 秦仙儿嫁作人妇,对这相思滋味深有体会,忍不住叹了口气道:“这也不知是谁家地娘子恁般痴情,这男子也太无情无义。” “反正不是我家娘子----”林晚荣嘿嘿一笑,话音未落,便听那长亭中传来一阵呼唤道:“三哥,三哥----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