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六章 萧府不是我的家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五十六章 萧府不是我的家

. 林晚荣顺着声音望去,那发话的人已飞奔而来。竟是萧家的小厮四德:“三哥,三哥,你可回来了----” 林晚荣笑着道:“四德,这么晚了不在家里睡觉,跑到这里做什么,看风景么?” 四德忙道:“三哥,不是我要来,是大小姐带了我们来的。” “大小姐?”林晚荣愣了一下:“在哪里?” 四德指着长亭之中那个女子道:“那可不就是大小姐么!” 林晚荣凝神看去,伫立长亭中的女子,体态婀娜,亭亭玉立,可不就是萧大小姐?黑夜里她的面容看得模模糊糊,身形却有些消瘦,正朝此处深深张望,身体似是有些颤抖,眼中亮晶晶的。 四德的声音道:“大小姐这几日也不知怎地了,说是心情不好,每日忙完,都要来这里看看,直等到凌晨方归。也不知道她在看些什么,问了翠姐姐,她也不晓得。” 每天都来看看?不会在等我吧,嘿嘿,林晚荣心里臭美了几下,拉着仙儿道:“大小姐在那边等着,我们过去看看吧!” 安碧如早已赶了上来,笑道:“这便是萧大小姐么,久仰大名了,我倒真要好生看看。”白莲教的衰败,便是自擒拿这萧大小姐开始被林三坏了好事,安碧如自然要看看那萧玉若生得何等模样。 林晚荣看她一眼:“师傅姐姐,看归看,可别动手啊。” 安碧如咯咯一笑,妩媚道:“怎地?你舍不得啊?我家仙儿可还在这里呢,你这么快就开始维护别人了,小没良心的,枉仙儿如此疼你。” 对这位安姐姐,林晚荣可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,将她的话一边耳朵进了一边耳朵出,对仙儿轻道:“你这位师傅诡异得很。乖乖老婆,你还是离她远些好,带坏了你,我可就心疼死了。”秦仙儿听他挑拨,也未说话,抿唇一笑,算是作答。 与两位美女调笑一阵,正要去会会萧玉若,却见大小姐往这边望了几眼。猛然跺跺脚,转身出了长亭,急急登上小轿。娇叱一声:“回府!” 她声音不大,却正能让几人听见,语中似乎带着点点的怒气,小轿便启程,急行而去。 林晚荣看得愣了愣,不解地道:“四德,大小姐不是来等我的啊!” 四德疑惑道:“我也不知道,大小姐这几日皆在此等待。从未返回得这么早。今儿个还不到三更,她怎么走了?” 林晚荣也懒得去管这些事了,老子辛辛苦苦去打仗,差点被万炮轰死,九死一生才返回来,可不是来看你脸色的。既然回来了,那就赶紧向萧夫人交代完了差事,再将仙儿和安姐姐安置一下才是正经。 当下四德在前面带路,林晚荣带着二位美女走在他身后,直往萧家行去。大小姐的小轿在前面飞奔,倒似是刻意躲着他们,离得越来越远。 林晚荣却浑不在意。好不容易才回了金陵,心情自然好得没话说,和大小姐闹矛盾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 金陵是江南重镇,人杰地灵,物产丰富,繁华堪比京城。眼下时辰虽已晚得很了,勾栏酒肆却依然灯火如炙,丽影穿梭,一派热闹景象。 还是待在金陵舒服啊,望着那灿烂的灯火,林晚荣长长地舒了口气,心里说不出的快活。 秦仙儿旧地重游,自然心生怀念,紧紧依在相公身边寸步不离,安碧如望着这金陵繁华夜色,忍不住叹道:“金陵胜景,数年不改,的确是繁华之都!” 林晚荣笑道:“姐姐,你才这么点年纪,哪里来如此多感慨,莫非是学我那样强说新愁?” 安碧如美目瞥他一眼,哼道:“便让你取笑吧,总有收拾你的时候。到时候仙儿也护不了你!” “师傅----”仙儿可怜兮兮地看了安碧如一眼,脸上满是祈求之色。安姐姐笑道:“好了,好了,你这丫头,方才成亲,胳膊肘便向着外面拐了。若想我饶了他,你还是先管好你相公吧。今儿个是赶上我心情好,若是换了平日,咱们师徒俩一起上,宰了这小子啊,咯咯----”她说到后来,已是娇笑了起来,脸上泛起一丝淡淡的晕红,眼角带媚,目光如水波般盈盈流转,顾盼生姿,那成熟的风韵,让人心跳加快了许多。 林晚荣嘿嘿笑道:“你们不宰我,那我可就要宰你们了啊,仙儿你没意见吧。” 仙儿嘻嘻一笑,安碧如看他一眼,笑声中带着股荡意:“小弟弟,那我们宰着试试吧。” 四德听得暗自吐舌,三哥这位小娘子美丽无比,这娘子的老师却媚惑非凡,听他三人之间称呼奇怪,姐姐、师傅、娘子的乱喊,全都乱了套,三哥不是想玩老少通吃吧?厉害! “三哥,我们快些走吧,宅子里的弟兄们急切盼望你归来,说不定大小姐正带着大家列队欢迎呢。”四德兴高采烈地道。 “不要这么隆重嘛,八男八女,锣鼓鞭炮,再摆个欢迎的队伍就行了,我这个人不太讲究这些的。”林晚荣笑道。 “似你这般得意,我要是那萧大小姐,早就将你撵出萧家,还什么列队欢迎,美的你了。”安碧如道。与这姐姐闹惯了,见怪不怪,林晚荣嘿嘿一笑便不说话,不一会儿便到了萧家门前。 说也奇怪,方才还见大小姐进屋,转眼之间萧家却是门户大闭。连门口守夜的人影也是不见了。 林晚荣疑惑地四周望了一眼,并无任何异常,这是怎么回事,难道不知道林三哥回来么?怪了! 秦仙儿笑道:“相公,这便是你说的夹道欢迎么?我见着人影少得很呢。” “哦,这个,可能是大家得知我回来过于绝代欣雀跃,一时忘了开门。可以理解,可以理解。”林晚荣哈哈干笑了两声,对四德打了个眼色。 四德急忙上前,拍打着门环大声道:“是哪个当值的,快开门,三哥回来了,快开门。” 大门内寂静无声,等了一会儿仍无人开门,四德正要再拍门。却听里面传来一个女子声音道:“四德,你一个人进来,我有些事情嘱咐你。” 四德急忙应了声。那大门裂开一道缝,放了四德进去,接着便又吱呀一声关上了。 林晚荣愣了一下,方才那声音他听得清清楚楚,正是大小姐在说话,她把四德叫了回去,却让我一个人留在外面吹冷风,这算是怎么回事?靠,老子还是生伤员呢,这小妞怎能这样对我。 安碧如看他一眼,咯咯笑道:“林将军,萧大小姐似乎对你颇有微辞啊,这萧家待你也恁地差了些,不如你跟了我吧,我重振白莲教,让你做个小圣王,保你吃香的喝辣的。” 妈的,果然是著名的女土匪。竟然想包养老子,你以为老子是那么随便的人么。林晚荣不屑地笑笑,眼光在女土匪胸胶扫荡一阵,代为杀敌。 秦仙儿望着那黑漆漆的大门,脸现怒容,小拳一握,柳眉倒竖道:“这姓萧的丫头太不识抬举,我家相公辛辛苦苦助她,差点连性命都丢掉了,她却如此刁难对待,哼,若有一日她落在我手里,有她好看的。” “只怕有人舍不得,仙儿,你这相公可是个怜香惜玉的人,他与这大小姐怕是勾搭得紧----”安妖女唯恐天下不乱地道。 林晚荣懒得理她,正要亲自上前敲门,却听哗啦一声轻响,大门又开了一道缝,四德面带难色地走了出来,望着他怯怯地叫了声:“三哥----” “怎么了,四德?”林晚荣直觉的有些不对劲。 四德苦着脸道:“大小姐让我给你带个话,她说,她说----” 见四德吞吞吐吐的,林晚荣不耐烦地道:“有什么话你就说嘛,大小姐说什么了----” 四德为难地看了一下秦仙儿和安碧如:“大小姐说,夜深露重,我们萧家不方便接待女客,请这两位小姐速速返回,她再与大伙出来迎接三哥归来。” 靠,这是什么话,不给面子是不是,老子只是心中急切交差,才带着仙儿匆匆赶来,你这小妞却给我吃闭门羹。秦仙儿娇容立变,面带杀机,手中也不知从哪里掏出的一把小剑,四德吓得啊了一声连退数步。 秦仙儿杀气腾腾地道:“反了天了,这妮子!敢这般与我相公说话,姑奶奶这就去取了她性命。” 她短剑一挽,刷刷刷舞出个剑花,眼晃晃的闪人眼睛,便要冲杀进去,林晚荣吓了一跳,急忙拉住她道:“仙儿,你要做什么?” 秦仙儿怒道:“这妮子辱我相公,我岂能饶她?不取她性命,难消我心头之恨。” 汗,这丫头着实强悍,林晚荣急忙拉住她手道:“你杀她做什么?她便是这种性子,对人好的时候温柔似水,钻牛角尖的时候,脸臭得像石头,不必与她计较!” 秦仙儿小嘴轻嘟,双目含泪道:“相公,你这般阻拦我,又为她说好话,莫不是真的与这妮子有些勾搭?” 安碧如接道:“我看十有八九如此。林将军,你这家丁偷起了小姐,难怪你要如此维护她们,原来里面还有这么有趣的事情,咯咯,好玩,好玩极了。” 这师徒俩一唱一和,林晚荣老脸一红,他偷小姐不假,不过不是眼前这位莫名其妙的大小姐,而是那位方才成年的二小姐,秦仙儿当日还曾差点一剑将她毁于剑下的。 萧大小姐也不知道是哪根神经搭错了。搞出些乱七八糟的事情,林晚荣本已疲累不堪,再无心思与她纠缠下去,起起在萧家经历的种种,有快活,也有失意,他心里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。沉默良久,喟然一叹道:“这萧府,毕竟不是我的家啊!”话一说完,再不停留,拉了秦仙儿,转身就走。 秦仙儿见原本兴高采烈的相公,因着大小姐一句话,瞬间便变得如此萧索,她心疼之极。银牙一咬,纤手一扬,那短剑便如一把飞梭,稳稳没入萧家大门门梁之中。 “三哥,你别走啊,大小姐,不好了,三哥走了----”四德一声惊呼,急急叫道,脚下惊忙,竟直打了两个趔趄,差点摔倒在地。 萧家大门急速打开,萧玉若手提长裙冲了出来,大声叫道:“林三,林三,你到哪里去,你回来,你快回来----” 林三似是根本就没听到她的呼唤,与那两个美丽女子相携而去,头也不曾回过。他身形甚疾,穿街过巷,眨眼便已不见了影子。 “----你给我回来,回来----”见他走得坚决。大小姐急得直跺脚,拼命地叫喊着,眼中落满泪珠,声音却渐渐的小了下去:“谁说这不是你的家了,你这自以为是的人!我讨厌死你了----” 她恼恨之下,手中一直执着的小册狠狠扔了出去,一阵微风吹过,小册哗啦翻开几页,画册上那惟妙惟肖的人像栩栩如生,映入大小姐眼帘,竟是林三入府时被大小姐没收的三版画册。 大小姐银牙紧咬,鼻中抽泣,低身捡拾起那小册,轻轻擦去上面的尘土,望着画册上秀眉轻蹙的自己,她不言不语,竟有些呆了…… 林晚荣感慨之下,脚步飞快,听着后面大小姐的呼喊,也懒得回头。秦仙儿默默跟在他身边,见他神色落寞,很是心疼,轻轻拉住他衣袖,小心翼翼地道:“相公,我们这是要去哪里?” 林晚荣驻足一看,他这一阵急行,也没辨别方向,竟不知不觉行到玄武湖边,此时站立之处,正是与肖青璇初次相见的岸边。便是在这里,他第一次遇到了肖青璇,接着便是许多故事接踵而来,让他的生活彻底改变。 唉,望着悠悠的湖水,林晚荣忍不住轻轻一叹,老子是被命运强奸了。 秦仙儿依偎在他身边,温柔道:“相公,这萧大小姐恁地可恶,我们便不要想她了,仙儿给你讲个笑话吧。” “我的小乖乖会讲笑话?”林晚荣大感兴趣地道:“哦,你说个来听听----” 秦仙儿嫣然一笑:“有一日,乌龟和兔子赛跑,兔子很快跑到前面去了。乌龟只能在后面慢慢地爬。在路上,它看到一只蜗牛爬得很慢,就说:你上来,我背你。然后,蜗牛就上来了。过了一会儿,乌龟又看到一只蚂蚁在慢慢爬,但对他说,你也上来吧。蚂蚁上来以后,看到上面的蜗牛,对他说了句你好。相公,你知道蜗牛说些什么吗??” “猜不着。”林晚荣摇头道。 “小弟弟,你怎地变得愚笨了。那蜗牛说,你抓紧点,这乌龟好快,咯咯----”安碧如笑着接道。 我汗啊,这俩女人跟我玩脑筋急转弯呢,看到仙儿关切而又温柔的面庞,他心生感动,抱住她柔嫩的腰肢,将头在她秀发上一阵摩擦:“仙儿,我的好老婆,你真好----” 秦仙儿感觉丈夫的手在自己胸前腿上乱摸,心里一荡,红唇微张,急喘吁吁地道:“相公,不要,师傅还在身旁呢----” 林晚荣抬起头来,不满地看了安碧如一眼:“师傅姐姐,我和娘子要办些正事,能不能请你暂时回避一下。” “你这人,好生没趣,方才还那般消沉,仙儿安慰你一番,你便急色地占她便宜,实在是少了些情趣。”安碧如浑不在意地道。 “喂,姐姐,我今日心情不好,你可不要惹我啊,否则。小心我将你脱光了衣服吊起来打,我可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。”林晚荣恶狠狠道。 安碧如鼻子里哼出一声,不屑道:“瞧你那点德性,方才对着那萧大小姐,怎地不见你这般嚣张,现在倒是对我厉害得紧了。哼,你当我便怕了你么。有本事你便试试,看你能做出什么来,再看是谁把谁吊起来打?”她说到后来,脸上泛起一丝诡异的笑容,浑身上下打量他一番,似乎早已吃定了他。 妈的,今日也不知道走了什么邪运,连着两次栽在女人手上,林晚荣老实闭嘴。找了岸边一块干净地方,一屁股坐下。秦仙儿依偎到他身边道:“相公,我们今夜宿在哪里?你重伤方愈,要休息好才是正经。” 萧家的那个小窝是回不去了,深夜了带带着两个女人去挤占巧巧的位置他也没这么厚脸皮,想来想去,他忽然一拍手道:“仙儿,你们那妙玉坊是不是有画舫?” 秦仙儿点点头道:“有的,相公,你要做什么?” 林晚荣嘿嘿笑道:“干脆我们去找艘画舫,就我们两个人----哦,就我们三个人,在这玄武湖上游荡一晚上,再睡一晚上。啧啧,夜游玄武湖,喝喝美酒,看看佳人,是何等的逍遥自在。” 秦仙儿一拍小手笑道:“好,相公,既然有如此兴致,那我便陪相公一起去。师傅,我们三人一起歇在这花船上好了。你先帮我照顾一下相公,我这就去安排。” 仙儿性子急切,对丈夫笑了一下。便急急寻那画舫去了,安碧如笑道:“这妮子,为了讨好相公,连师傅都指派上了。我辛辛苦苦建立的基业,却都成了她奉送给你的玩物。林公子,林将军,你的能耐太大了些。” “哦,这个,我也有些意外。”林晚荣感叹一声:“原来我还想着要养活我的仙儿乖乖,没想到,她竟然比我有钱多了,我算是捡了金元宝了。” “那是自然。”安碧如傲然道:“我白莲教经营多年,如今虽然溃败,银钱来源也大不如前,但只凭这青楼一项收入,便足以让仙儿荣华富贵十辈子,你若亏待了她,我绝不饶你。” 靠,我又不是入赘的,老子银子也不比你少,还用得着你来啰嗦。林晚荣嘿嘿笑了两声,装作没有听见她的话。 “小弟弟,你这么急着赶回金陵,连性命也不要了,便是为了吃那萧大小姐的闭门羹么?这丫头也太无情了。”安碧如见他不说话,却专挑着他不喜欢的说。 “不如我使些手段,将她掳来,你对她用强的?咯咯,姐姐的手段多着呢,保准她烈女变荡妇,你想要怎样便怎样,待将她玩得厌倦了,再将这破烂货扔了,姐姐再给你找新的,都是名门望族的黄花闺女,看这些平常高傲圣洁的小姐们,怎样变成被你捅烂的破烂货。咯咯,弟弟,你喜不喜欢?”安碧如眼中荡着浓浓的春意,脸上闪烁妩媚的笑容,樱桃小口轻吐,言辞之中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。林晚荣听得浑身冷汗,这位妖冶迷人的姐姐,真的是女人么? “咯咯,你不用担心仙儿,这些女人都只是玩玩而已,又不是娶回家,我保证仙儿不会吃醋,而且还会很乐意看见你折磨这丫头。你想怎么弄,仙儿都会很乖巧地配合你的,我以师傅的名义保证。” 不服不行了,林晚荣感叹道:“师傅姐姐,这世界上没有比你更邪异的女人了!” “是么?我喜欢邪异!”安碧如眼中泛起一丝迷人的光彩,火红的小舌轻轻舔着鲜艳的红唇,滑腻如玉雪的小巧下巴微微翘起,春花般娇艳的俏颜慢慢向他眼前逼来。林晚荣能感觉到她火热而芳香的鼻息,轻轻喷在自己面上,将脸颊烧得滚烫。 “停,停,姐姐,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吧,别再吓唬我了。”林晚荣苦笑道,身下昂起的小弟如挺立的旗杆,硬得生疼。 “小弟弟,你可真是个聪明人,本钱也够雄厚!”她瞄了他裆下一眼,眼中闪过一丝媚光:“咯咯,我家仙儿可有福气了----你想破除仙儿身上的情蛊么?” 听到最后一句话,两个小弟弟同时顶了起来,林晚荣心里急跳了两下。对这位师傅姐姐他可是清楚得很,绝不会让自己占到便宜的。 “师傅姐姐,爽快点,开出你的条件吧!”林晚荣正义凛然地道。 “小坏蛋----”安姐姐青葱似的玉指在他额头上轻轻一点,媚笑道:“就知道你聪明。姐姐让你去做一件占便宜的事情,你干不干?” “唉,我这个人很正直的,占便宜的事情只是偶尔干一干----姐姐不妨说来听听?我看看伤天否?害理否?” “对你来说,不会伤天害理,但会很刺激,真的很刺激。”安碧如轻舔红唇,媚眼如丝地道。 娘的,再刺激也比不上你勾引徒弟的老公刺激,林晚荣狠狠地吞了口口水。 “相公,师傅,上船了----”秦仙儿的声音远远传来,一只画舫向着岸边缓缓行驶,仙儿在船头挥舞着手臂,微笑着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