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七章 赛诗会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五十七章 赛诗会

. 这一夜虽然心情郁闷,但泛舟湖上,夜色朦胧,美人相伴,却也让人开心不少。林将军本就是一个十分想得开的人,喝几杯美酒,尝尝仙儿的小唇,与师傅姐姐斗斗嘴,心情便平和下来,再也想不起经历了什么事。 第二日一早睁开眼醒来,已是天色大亮,金色的阳光透过画舫的纱窗照进来,落在地上做成一个个金黄的小孔,煞是美丽。床上相拥的夫妻二人,淋浴在金光里,浑身暖洋洋的,说不出的温暖舒适。 “崭新的一天啊!”林晚荣大叫一声,笑容满面,伸伸腰,舒展舒展脖子,盖在身上的被被便滑落了下来。 偎在他怀里的秦仙儿嘤宁一声,长长的睫毛一阵抖动,缓缓睁开美目,俏脸带着滚烫的红晕,雪白的手臂伸出,紧紧搂住他的脖子,吐气如兰道:“相公,时辰还早着呢,再睡会儿吧。” 林晚荣在她椒乳上摸了一把,笑道:“一天之计在于晨,一摸仙儿就叫春,不睡了,不睡了,晒太阳去。” “讨厌----”秦仙儿红着脸庞娇呼一声,眉中却透出分分惊喜:“相公,你没事了?” “当然没事。我能有什么事!”林晚荣笑道。 “相公,你最喜欢你这种什么都不畏惧的性子。”秦仙儿嘻嘻笑道。 林晚荣在她耳边道:“小乖乖,我带你去找巧巧好不好,你们姐妹俩晚上一起伺候老公。” “坏死了----”秦仙儿面红耳赤,不敢说话。她与别的女子处不到一块,但是对巧巧则无任何怨言,或许是巧巧那温柔可爱的性子,对了她胃口吧。 仙儿与丈夫调笑一阵。见他精神极好,与昨夜的颓丧竟似是换了个人,心里也放下来,乖巧地服侍他穿衣洗浴。 林晚荣四处瞅了这气派的画舫一眼,点点头道:“仙儿,你这嫁妆可真够丰厚的,等过些日子,我闲下来了,就在这金陵买些房子,我们自己住几栋,其他的就搞搞房地产,将这金陵的房价炒上去,咱们坐地赚大钱。” 秦仙儿笑道:“相公,你有这么多银子么?” 这丫头,敢看不起我,嘿嘿,林晚荣笑了两声,在她柔嫩的香臀上狠狠摸了一把,道:“你老公我的银子多着呢,只不过现在在萧家存着,过些天我就开始买地买房子。然后多娶几个老婆,多生些娃娃,做个逍遥神仙。” 秦仙儿哼道:“你要娶多少老婆?我可不会让她们进门。” 进不进门也由不得你了。夫妻二人调笑一阵,出了船舱,却见安碧如立于船头,手执一柄宝剑,迎风挥舞,如龙似蛟。剑势凌厉,熠熠生风。 林晚荣拍手笑道:“好贱,好贱,姐姐果然练得好贱。” 安碧如收剑静气。望见他脸上淫亵的笑容,便知道他没安什么好心思,也笑道:“我练这剑却比不上小弟弟练的贱啊。你才是真正的好贱,人贱人爱的贱,咯咯----” 和这姐姐真没什么话说了,秦仙儿捂唇轻轻一笑,问道:“相公,你不是说赶回金陵有急事么?是要去做什么?” 这样一说,林晚荣顿时想起,今日就是那赛诗会开幕的日子啊,自己答应了洛凝要去参加的,可是这赛诗会在哪里举办自己都不知道。赞助的事情也一直是巧巧去帮助洛凝做的,他根本就没插过手。 “说了你们不信。”林晚荣叹口气道:“其实我赶回金陵,是为了参加赛诗会来的。” “噗哧。”秦仙儿和安碧如同时一声娇笑,仙儿倒还好,那安碧如早已忍不住道:“赛诗会?小弟弟,你还有这等雅兴?不是姐姐小看你,你会做诗么?” 老子天生会淫湿,林晚荣嘿了一声,苦着脸道:“我也知道不会啊,但是有人逼着我来,答应了人家,不能失去诚信不是,这是我立足的根本。” “相公,你答应的这人是个女子吧。要不然,你也不会拼了性命赶回来的。”秦仙儿嘟着嘴道。 还是仙儿了解我啊,不愧是和我睡了几天的妙人儿,林晚荣打个哈哈道:“这个,以后再告诉你了。眼下我便要出去,仙儿,你跟我一起去么?” 秦仙儿红唇轻咬,哼道:“你去会相好,我去做什么,不是惹相公你不高兴么?我今天也有事情要办。你在外面寻欢作乐,玩玩也就罢了,可莫把那女子带回家中来。我们林家的门槛高,不是哪家女子都能进来的。” 汗啊,果然有其师便有其徒,风格真是一样的泼辣。仙儿不再缠着自己,林晚荣心里倒有些奇怪了,这丫头主动提出不跟随,很明显不是她的风格,到底有什么事情比老公还重要。 将那画舫靠了岸,林晚荣跳下船来,与仙儿师徒分别。直到两位美人走得看不见影子了,他才暗自点头,这次回来,便让巧巧在金陵买几栋别墅好了,房间不要多,一晨个就够了,分给老婆和儿子住,勉勉强强够用啦。 与巧巧新婚的第三天,便离开了金陵,一晃半个多月过去,也没给巧巧一封信。昨儿个回来之后受了打击又抱着仙儿睡了一晚上,想想,也挺对不住巧巧那妮子的。他心里愧疚,便直朝酒楼行去。 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,走在街上,两边张贴着许多赛诗会的标语横幅,下面都还缀着“食为仙”的标识,果然如同他事先所设想的,广告无处不在。 两旁的客栈里住满了来自各地的才子,不仅饮食住宿爆满,听说连那秦淮河边的生意也是暴涨一倍,老鸨子们早已笑开了花,当真应了繁荣娼盛那句老话。街上来来往往的,都是各色各样的才子。有住了几日的,也有方才从外地赶来的,不时响起旧友相见的惊诧声,兄台贤弟。之乎者也,言谈必论诗句,一时金陵城间,处处闻诗声。 这金陵赛诗会,竟有如此大的魅力?江浙几省长江两岸,乃至京城的才子,凡是认识两个字的,竟然都来了。气氛实在热烈得过头了。 他心里疑惑了一会儿便嘿嘿一笑,人来得越多越好。老子的广告攻势可不是闹着玩的,金陵的第二家店马上就要开业了,过几天与巧巧合计一下,再到京城开几家分号,找到青璇,解了仙儿的情蛊,实现一家人团聚于京城的梦想。 得意洋洋往前走,哪知到了酒楼,却根本没见到巧巧的影子,就连董青山和岳父大人也不知哪里去了。问了店里的几个伙计才得知,由于今年赛诗会参加的人数众多,赞助要准备的东西也增加了不少,昨天开始巧巧他们便都到赛诗会上安排去了。 原来是这样啊,林晚荣心里长长地嘘了口气。一个赛诗会竟然能招蜂引蝶地吸引来这么多人,这些才子也够风骚的了。 林晚荣对这诗词盛会没有多大兴趣。若不是想着洛凝一片真心,他才懒得去管这事。不过如今既然回来了,怎么着也得去看看,会不会写诗是另外一回事情,老话说得好,重在参与嘛! 他下了楼来,却不知往何处而去----这赛诗会究竟在哪里召开啊?一直以来,他都只是知道有这回事情,却从不知道这文学盛会是在哪里举行,想想还真是惭愧。 正要拉住个人问问,忽闻一声锣响,前面行来两队公人,各有五十余人,高举各式牌匾,并列而行,模样甚是壮观。走在最前的一个衙役大锣一敲,高声唱道:“文坛盛事,花落金陵。金陵赛诗会,誉满大华朝,江苏总督洛大人、金陵府尹侯大人,欢迎各方才子大驾光临。” 这一行公人身着火红的公服,队伍又长,望着甚是惹眼。林晚荣心里暗自好笑,不就是搞个赛诗会吗,这个老洛怎地到处宣扬,唯恐别人不知道,他也够骚的。这公人足有数百人之多,望着这鲜红的队伍,他忽然想起那个陶婉盈来,这么热闹的场景,怎地没见她来?不会是与那侯公子约会去了吧。 “喂,老兄----”林晚荣拉住身边经过的一个家丁,这身蓝色小衫看着就亲切,家丁界又一向是八卦的集中源和发散地,所以他才选择了这么一个人才:“小弟林三,想请问一下----” “切----”那家丁不屑地看他一眼,鄙视道:“就你这副模样,还想冒充我们金陵家丁界的偶像林三哥,也不撒泡尿照照,老子上个月在萧家见过三哥,还跟他喝过酒,他生得花容月貌仪态万千,哪是你这小子能够仿冒的了----” “哦,对对,三哥那般英武高大、玉树临风,哪是我能假冒的。小弟说反了,我名叫三林,想请问一下这位老兄,这赛诗会是个什么来头,怎么这么热闹啊!”林晚荣谦虚地道。 那家丁满意地点点头,拍着他肩膀道:“你是方才来到金陵的吧?” “正是,正是,老兄果然目光如炬,看得透彻。”林晚荣竖起大拇指。 “那是自然,我跟三哥喝过酒的。”家丁滚滚得意道:“我们金陵,自古以来物华天宝,人杰地灵,这金陵第一美女第一才女洛小姐和我们林三哥,就是其中的两朵奇葩。” 林晚荣急忙截断他道:“老兄,麻烦你重点说一下这赛诗会的事情吧。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才子来参加呢?” “大惊小怪!”家丁瞥他一眼道:“洛凝小姐,不仅是金陵第一才女,更是金陵第一美女,同时还是江苏总督洛大人的千金,出身富贵,生得像花朵一般好看,她要选婿,这全天下的才子,还不疯了一样一窝蜂地赶来啊!” “你的意思是说,洛小姐可能要借着这赛诗会选婿?”林晚荣问道,这消息在离开之前他就听到过,当时还不能肯定。 “不是可能,是一定,连告示都出了,金陵城中无人不知。”家丁说道。 告示都出了?赛诗选婿?我靠,这可是高难度的活。老子干不了,洛凝那丫头的眼光本来就高,老洛还出这种馊点子。这父女俩一个顶一个的变态。 “那告示说些什么?”想起从军之前,洛凝山顶相送的一幕,他心里又热了起来,急急问道。 “告示说,洛小姐正当双十年华,爱好诗词,对天下学士颇为倾慕。愿藉此金陵赛诗会的机会,为洛小姐择一良配。只要年龄相当,自认才学之士,皆可报名参加。所以才会有天下才子蜂拥而至的情形了----咦,你小子不会也是来参加赛诗会的吧!”家丁道。 “哪里哪里,小弟连字都识不了几个,参加这赛诗会不是丢人现眼么?”林晚荣急忙道。 “那倒也是。这赛诗会接待的都是各地的才子,你要去报名的话,保证叫人笑掉大牙。你当这洛小姐的夫婿是那么好考的么?洛小姐开出的条件有三,一要才华横溢,二要她看得中意,有这两点,还要她出题亲考。答上了,方能与她成双对。你行吗,你?”家丁不屑地道。 身为男人,有什么不行的?林晚荣哈哈笑了两声,拍着那家丁的肩膀道:“谢谢老兄了,改日让三哥请你喝酒。” 打听清楚了这些事情,林晚荣心里虽有疑惑,却也不至于那么盲头盲脑了,向前行了几步,便见一处牌子上写着一行大字----“赛诗会接待处”。几个师爷模样的人正襟危坐,见他过来,急忙起身道:“请公子赐号码和名刺!” 号码和名刺?什么号码?林晚荣疑惑不解,那师父解释道:“哦,就是您通过了初试时发给您的编号,请出示一下。” 初试?我靠,我他妈什么时候有过初试,洛凝那小妞没有讲过啊。一见他拿不出号码,那师父脸色便变了:“又是一个想蒙混过关的,走开走开,大爷没功夫伺候你----” 我靠,你吃老子喝老子的,态度还这么恶劣,老子开除了你。他正要发作,旁边却有一人鬼鬼祟祟地拉住他道:“兄台,要号吗,要号吗?十两银子一个,全城最低价,价格公道,童叟无欺。” 林晚荣愣了一下,旋即明白了,这就中传说中的黄牛党啊,任你多么难的票,他们也能搞到。那人见他犹豫,便道:“兄台,我可是花钱雇了好向个秀才排队,每人做了几首诗才过关的,还要打通各路关系,逢年过节都要送好处的,这价钱公道得很了。每天有数百才子进城,并非人人都能通过的,这号可紧俏得很,您抓紧点,赛诗会马上就要开始了,您要是再晚上会儿,那洛小姐可就设入别人怀抱里去了。” 最后一句话太他妈关键了,林晚荣本身便是大黄牛,咬牙道:“三两银子,不干拉倒!” 那人忍痛道:“好,你这么爽快,那便三两。”林晚荣接过那号单,却是个请柬样式,上面最显眼的标志,便是食为仙的标识,不似似冒。 嘿嘿,不错嘛,印刷挺精美,林晚荣掏了银子便往前走,却又被一人拉住,鬼祟道:“兄台,要号吗,要吗吗,全城最低价,一两银子一个,八钱也可----” 我靠啊,林晚荣一声大吼,转身去寻那人,哪里还见踪影。 今日出师不利,还未进场就被人狠宰一刀,林晚荣心里不爽,阴沉着脸往那接待处走去。 还是那两个师爷,仿佛根本没见过他,接过他手里的号单,看了一眼,媚笑道:“号单无误,请公子赐名刺,我等为您登录!” 名刺个屁,林晚荣掏出铅笔写了两个字,说道:“这是我的名字,本地人氏。” “三林?哦,原来是三公子,久仰大名,这是您的赛诗会编号,与您的姓名是一一对应的,请您收好了。”你娘的,这也能久仰,林晚荣将那编号收进怀里,看也没看一眼,便直往里闯。 “慢着,慢着----”那师爷急忙拦住他,笑道:“三公子,按照本次大会的规矩,还请您行个方便----” “方便?什么方便?”林晚荣不解道。 “呶----”师父朝他身后一指,林晚荣回头望去,只见那处立着一个大牌子:“入围者请预付茶水费五两。” 靠,抢钱啊,林晚荣吓了一跳,转身道:“这是何意?赛诗会不是有食为仙赞助么?怎的又要收钱?还有没有王法了?” 师父冷笑道:“赞助不赞助我们不知道,但这个是大会相关人士定下的规矩,您要想参加这赛诗会就违反不得,我们只负责收银,其他的事情,您可以向相关人士咨询。” 无语了,洛凝这小妞抓钱也是一把好手啊,嘿嘿,你今天榨取了我八两银子,来日我必定让你无数倍偿还。 “拿去,不用找了。”林晚荣一抖手腕,一锭泛着雪光的银子落在师父手里,他便潇洒向前行去。 两位师父看着手里的银子面面相觑,你这一锭就五两,找个屁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