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九章 四轮赛诗(1)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五十九章 四轮赛诗(1)

. “当----”却是那执事官一鸣翠锣,大声道:“前五组赛酒令已决出胜负。诸位公子借酒言志,吟诗抒怀,实乃一大乐事,便请各位放怀痛饮吧。” 这行酒令看似简单,实则不然,一要有酒量,二要有才学,每令为一诗,一圈行下来,坚持到最后者,至少已行诗四五首。林晚荣浑浑噩噩,浑然不觉作诗有多难,只觉得心里痛快之极,想什么就说什么。及至夺了本组第一,心里才清醒一些,仍觉痛快不已。 按照规程,每组赛酒令取得第一名者,便可以进入下一轮了。其余人等则失去了进入主船的资格,虽然有些遗憾,但这花船之上,同样有定好的词牌诗头,同样可以诗会友,倒成了真正的赛诗会。诸位才子也不用去想那晋级之事,又有美酒佳肴在此,诸人皆都放开胸怀,美诗妙句层出不穷。 执事官将五组胜利之人拉过一旁,恭敬抱拳道:“恭喜诸位才子,今日这一轮得胜,诸位便可进入洛小姐花船,与洛小姐说些诗词歌赋。若是得洛小姐青眼,便可抱得美人而归,飞黄腾达指日可待。” 林晚荣已有六七成醉意,笑道:“做些诗词便可飞黄腾达?这倒有趣得很。”其他几位才子听他语带不屑,皆恼怒地看他一眼,但见他微醉上脸,也不愿与他计较。 执事官道:“另一船的五位才子,皆已顺利晋级。除了咱们金陵的侯跃白公子之外,还有赵小王爷,另外最出名的就是京中才子吴雪庵了。咱们这一船的诸位虽然没有他们名头大,但我见诸位才学气势也都是非凡。未必便胜不过他们。待会儿便会有人来接诸位上那正中的花船,祝各位公子好运了。” 林晚荣醉意之下,已懒得管其他人等是谁了,这种情况下,打入十强,那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胜利了。 醉倒在地的燕升回歪歪扭扭地走过来,拉住他的手道:“三兄,愚兄无能,不能继续陪你一程了,你一定要针洛小姐娶回家。为我们这些无权无势的读书人长些志气。” 这个燕升回倒正直的很,林晚荣心里一动,倒不如把他推荐给徐渭,也算二人相识的一番机缘。他哈哈笑着拍了拍燕升回肩膀道:“燕兄,等我的好消息。” 说话间,众人乘坐的花船便已靠近洛凝的画舫,那画舫上锣鼓齐鸣。鞭炮震天,于两船之间架上廊桥,铺上地毯,请这入围的才子进画舫。 余下的才子们大多是些老实的读书人,见了这场景,羡慕之余,也纷纷地击掌叫好起来,为自己相熟的才子送上勉励。 林晚荣在这船上除了燕升回外便不认识他人,但与他同组赛酒令的其他九人,皆是折服于他的豪气,频频挥手道:“三兄,一定要取胜归来。”林晚荣微笑挥手,便跟在诸人身后过了廊桥。 洛凝这画舫果然气派万分。飞檐走阁,雕栏玉砌,结红挂绿,张灯结彩,热闹非凡。另一船上的五位才子已在一处等着他们了。林晚荣大略扫了一眼,果然看见那赵康宁小王爷面带微笑,站在五人之首,却目不斜视,连这五人看都未看上一眼。他身后是一个面带微笑的年轻人,生得也很是俊俏,摇着折扇,风流万端,与小王爷说着什么,似是未将别人放在眼中。 久违了的侯跃白公子站在第三,也是踌躇满怀,紧紧盯着前面两位,似是已将他们当作了最大对手。其他人等,便都入不得他们法眼。 林晚荣走在五人最后,赵康宁三人皆未注意。十人分为两队,双双往里行去。 行入正门,却见两队前立着一个屏风,屏风正中唯一有一个能容一人进的小门,两队才子并列而入,却不知该谁先进为好。 这个叫“入关”,乃是故意考验才子们的一道障碍。这门虽小,谁先谁后本无关系,但心高气傲的才子们则不会轻易相让,必要斗上一番。 另一队打头的赵康宁笑着道:“人前一面墙,门在墙中央。我若先不入,黄狗莫骑墙。” 林晚荣这队带头的才子面色一变,赵康宁这是在借诗骂人,意思是若有人敢在他前面而入,那便是黄狗骑墙。带头的那才子,忌惮赵康宁权势,挨了骂语,却不敢吭声,赵康宁不屑一笑,便要踏墙而入。 “慢来,慢来。”林晚荣大步上前笑道:“小王爷,可还识得我否?” 赵康宁扫他一眼,面色立变:“你,你,你不是死在万炮之中了么?” 林晚荣脸色一就,妈的,老子说那个佟成怎么那么大的狗胆,原来是你这王八在后面撑腰,他阴阴一笑,道:“小王爷,你便那么希望我死么?嘿嘿,我林某人命有九条,哪是有人使些手段便取得了的?” 林晚荣哈哈一笑,大声吟道:“骑墙便骑墙,不学你猖狂。未曾师先入,回家教你娘!” 赵康宁曾说过,再与林三相遇,必以师礼待之,老师未入,他岂能入?林三这通打油诗,连他老娘都训上了,偏还占着道理。赵康宁脸上一阵红一阵白,但他那日所言,乃有许多人在场所见,怎么也狡辩不得。 林晚荣暗哼一声,正要迈步而入,却听赵康宁身后那俊俏男子道:“且慢----” 林晚荣回头看他一眼,那男子抱拳道:“在下京中吴雪庵,不知阁下是----” “吴雪庵?”林晚荣眉头一皱道:“未曾听过!在下匪号林三是也。” “你便是林三?”吴雪庵一惊道,看了赵康宁一眼,见他未说话,便冷冷道:“你这厮太过于猖狂,小王爷岂是你这小民能够训得?” 林晚荣嘿嘿笑道:“我能不能训得,你说了不算,得小王爷自己说了才算。小王爷,你说对吧?” 赵康宁牙齿紧咬,将那佟成骂个半死,还说将林三毙于万炮之中,让王爷安心,哪知如今佟成做了恶鬼,林三却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。 赵康宁一句话不说,林晚荣却是爽朗笑道:“一番吵来只为墙,让你三尺又何妨?长城万里今犹在。不见当年秦始皇。吴雪庵吴兄是吧,这入门便与闻道相同,虽入门却未能闻道,你读那诗书也是白搭。这门便让了你先进吧。” 话语说完,他便嘻嘻笑着退了开去,把那门让了出来。吴雪庵望了赵康宁一眼,不知何为。宁小王爷咬咬牙,抱拳道:“林先生,你先请!” 林晚荣微微一笑,对着领头那人道:“兄台,咱们进去吧。” 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 “凝姐姐,那新入选的十名才子,马上就要来了,你快去看看吧。”巧巧对着坐在镜前发呆的洛凝说道。 洛凝摇了摇头:“去看他们做什么,这皆是爹爹安排的闹剧,与我没有关系。偏还让我瞒着所有人,倒叫林大哥误解于我。他如今都不肯来,定是生我的气了。巧巧,你说我该怎么办?” 巧巧上上下下看了洛凝一眼。红唇轻咬道:“凝姐姐,你这般在意大哥,莫不是----” 洛凝急忙道:“巧巧,你可别误会,我与林大哥只是谈得来的好友。其他的事情,尚未涉及----”说到这里,她脸上已是一红,要欺瞒自己的闺中姐妹,这滋味不是一般的难受。 巧巧轻轻一叹道:“大哥那人,虽是表面精明,对于女子心思,却是糊里糊涂----” 洛凝哼道:“他哪是糊里糊涂,他是心里清明,表面却装着糊涂,恼人之极,可恨之极。” 巧巧摇头轻笑道:“甭管他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,却都是咱们女子的克星。我初次遇到大哥时,每日便都喜欢听他说话,他从不说正经的,偏叫人喜欢得很,每日心里想着他,挂念着他,要见他一面才能睡得安好。凝姐姐,你可是这般感觉?” “正是----啊,不是,不是----”洛凝急忙否认,脸色一片羞红,忍不住轻轻地低下了头。 巧巧心里有点酸,强忍住不让泪珠儿落下道:“凝姐姐,你这般挂怀大哥,大哥若是得知了,心里定然高兴得很,便是舍了性命,也要赶着回来的。” 洛凝听她语中似乎有些哽咽,急忙抬头望去,只见这丫头眼中蕴涵着泪珠,却拼命地咬着牙不让它落下来,洛凝急忙道:“巧巧,你这是怎么了?” 巧巧叹了声道:“大哥这人,害人不浅,凝姐姐,你要真是喜欢他,我便好生与他说说,他口硬心软,保教你心愿得偿。” 洛凝不敢说话了,附在巧巧耳边轻言几句,巧巧惊得刷的一声小手捂住面颊,羞道:“凝姐姐,你坏死了,怎能那般偷听?我讨厌死大哥了。” 洛凝心里又酸又苦,气恼地道:“在我闺房里便做些恶事,这大哥便是世界上最坏的人了。” 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 这便是总决赛的现场?林晚荣进了画舫正舱,便仔细打量着眼前情景。壁灯高悬,彩幅如画,早已坐满了金陵城中的高官名流。中间放着一个大大的炭炉,火红的炭火温着美酒,丫鬟仆从不断走来走去,热闹之极。 早有师爷唱道:“金陵赛诗会十强才子已经产生,请诸位才子入座----” 唰的一声。诸人的目光便都朝门口看来,行在前面那位才子,何曾见过这种名流云集,众人目光聚于一身的场面,双手不自觉地微微颤抖起来。林晚荣走在第五位,对这种场面,他倒没什么害怕的,从前也不知经历了凡几,此次战场之上又练就了一身虎胆,应该别人怕他才是。 “林兄弟,林兄弟----”林晚荣听到一个女子粗嗓门的呼喊。转过头一看,却见那人竟是昔日杭州城中义助萧家的刘月娥,眼下她正在朝自己用力挥手,比她自己入了围还要高兴。 “刘大姐----”林晚荣挥手打了个招呼。微微一笑,既然刘家都受了邀请,那萧家自然也应该有人来了。 他四处巡视一番,便听一人喊道:“林三,林三----”扫目望去,却见倒数第二排的位置上,表少爷正站在椅子上拼命地向自己挥手,脸上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。 林晚荣大力挥手笑了笑,朝那边走了过去道:“少爷,你怎么在这里,你不是也参加了这赛诗会么?” 郭无常懊恼地道:“别提了,我给那一区的评判使了百把两银子,好不容易才上了花船。哪知那行酒令第一轮就败了。唉,早知还是跟在你身边啊,怎么也能弄个前十名吧。” 林晚荣呵呵一笑,与这表少爷说话。就像又回到了以前的日子,只是眼下仙儿已经成为了自己妻子,大小姐与自己却是渐渐走得远了,人生当真是变化无常啊。 “林三,听说你昨晚惹玉若表妹生气了?”郭无常靠近他。偷偷道。 “没有,只是性格不合,暂时分开,大家都冷静一下。”林晚荣笑道。 郭无常也是微微一叹:“要说表妹的性格也是太强了些,任谁她也敢教训。想想你为我们萧家做的贡献,那是居功至伟,与你这样闹下去,还真不知道会是个什么后果。表妹怎么就泛糊涂了呢?” 林晚荣微微一叹道:“不说这个了。二小姐怎么样了?” 郭无常道:“玉霜表妹每日都盼着你回来,可是你一回来就和玉若吵架,大表妹只好让宅子里的人先瞒着她了。唉,可怜玉霜,每日都在日历上画圈算计着时日呢,却还不知你就在大门之外,怎么闹成了这样呢?” 林晚荣心里有些发酸,望了郭无常旁边那个位置,表少爷似是明了他的心思似的,说道:“这是玉若表妹的位置,她说过要来的,也不知道怎么到了这般时候还未见她人影。我们都不知道你进了这赛诗会前十强,若是知道的话,我早把四德、萧峰、府里所有人都叫过来为你助威了。” 表少爷虽是不学无术,这几句话却是说得暖心,林晚荣拍拍他肩膀微微一笑,眼光向他旁边的空位置看了一眼,默然一叹,也不知这是怎么了,就闹得这样不可收拾的场面。 “林三,你好好加油,把这金陵才女娶回家,端茶送水洗衣做饭,好好折磨,叫她小瞧我们男人。”表少爷愤愤不平地道。 林晚荣呵呵一笑,还未说话,就听有人大叫道:“大哥,大哥----”董青山激动的声音从边上传来,转头望去,却见青山和洛远正往这边飞奔而来。 林晚荣迎上前去道:“青山,小洛,你们可好?” 董青山抱住他的膀子道:“大哥,姐夫,你可回来了。” 林晚荣点头道:“青山,巧巧呢?怎么没见她?” 青山道:“姐姐在洛小姐房里帮忙,洛小姐这几日操劳过度,有些生病了。”洛凝这丫头又病了?唉,女人就好这口啊,心事一多,就容易生病。 洛远道:“大哥,你这些日子做什么去了,晒黑了不少。” 林晚荣笑着道:“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去了。小洛,你姐姐怎样了?” 洛远摇头道:“不算好,整日愁着眉头。我爹也真是的,又不是不知道姐姐眼界比天高,还弄这样个什么赛诗会招亲,俗气得很。” 青山道:“就是。洛小姐天仙般的人物,哪是这些穷酸可比的。姐夫,我看你不如用点劲,打败这些家伙,把洛小姐也娶回家,也做小洛的姐夫好了。” 林晚荣哈哈大笑,青山这个犊子,说话总是这么直接。兄弟三人正说笑着,却听一个师爷叫道:“请前十位才子台前就坐。” 林晚荣行到台前,找了个空凳从下,往下一望,却见台下的金陵名流眼光都落在台上诸人身上。台上最吸引人的,当数赵康宁、吴雪庵与侯跃白了。至于林晚荣这匹黑马,唯有表少爷、刘月娥诸人看好他,其他人等自然认为这位顶多就是陪衬了。 那师爷走上前台,大声道:“金陵赛诗会,斗诗大赛,现在开始。今日到场的,除金陵诸位名流之外,还有江苏总督洛大人、都指挥使程大人、江苏学政童大人以及诸位地方官员。” 林晚荣瞥了一眼,果然见洛敏坐在远处高台之上,正在对着自己微笑。他旁边是程德,黑着一张老脸,看不出表情。 那师爷大声道:“这斗诗赛,实行的是,十进六,六入四。四选二,二者竞逐,共计四轮淘汰。”这种安排是有道理的,正所谓文无第二,武无第一,这种斗诗,取前三甲没有任何意义,唯有第一,才是众人追求的目标。 “第一轮。便请学政童大人出题。”师爷大声道,众人应声叫好。 那学政大人站起来朝四周抱了拳道:“今日乃是才子云集,诗坛盛事,老朽便抛砖引玉,做个诗题。梅兰竹菊四君子,梅花为首,便请诸位才子做个雪中咏梅诗吧。” 厅中诸人皆是有些才学的,一听说第一轮就是雪中咏梅,便暗自呼难。因为咏梅诗自古以来多不胜数,出了名的皆是经典,经典最难超越,若要在这短短功夫内,便做出咏梅的好诗,实在是太难。 众才子思考一阵,那金陵才子侯跃白率先站起道:“学生侯跃白,咏梅一首:暖惊梅,先传芳至,夜来万宝春随。残冬雪,再遇和气,已是名园佳丽。” 好!侯跃白方才吟完,人群中便爆了个好来。这侯公子第一个吟出,又是金陵人氏,大家自然要给个面子了。 小王爷不甘示弱地站起来道:“学生赵康宁,亦咏梅一首:春寒锁,于庭院,梅花几树怨东风,清蕊未吐暗香远。” 好!这次却是黑脸程德率先叫了起来,旁边的洛敏暗自好笑,你这黑脸的东西连几个字都认不全,哪里明白这其中的意思。 京中才子吴雪庵早已胸有成竹,第三个站起来道:“学生京中吴雪庵,咏梅一首:天嫌雪苍白,信手绣梅花。来年冬日到,再与一处开。” 这前三人果然素有才名,咏雪咏梅皆是手到擒来,虽还称不上传世之作,却已是上等佳句。其余人等,望了这三人所做,便有些自惭形秽。后面六人,仅有三人,跟着前三位才子吟了些梅花诗,却远远地逊色于前三人。另外三人却未得句,不用说,自是遭淘汰了。 林晚荣敬陪末座,他喝多了酒,在这擂台之上,却也有些打盹,呵欠连天。众人看得忍俊不禁,这才子若非有惊世之才,那便必是有惊世之病。 表少爷与董青山等人看得暗自焦急,这可是淘汰赛啊,不说别的,就算你不能做个千古绝句,那也要吟首咏梅的诗出来啊。 其余九人皆已赛完,最后一下才是临到林晚荣。他往表少爷身边的座上一看,却仍是空空如也,心里默默一叹,站起了身来。 “姐姐,姐姐----”洛远气喘吁吁地跑进洛凝房间,大声道:“好消息,好消息----” 洛凝凝望着镜中的容颜,悄然一叹,似是没有听到他的话般,倒是巧巧问道:“洛远,什么好消息----” “林大哥,林大哥他----” “林大哥怎么了----”洛凝手中的小镜啪地一声摔落在地上,两个女子一起急道:“大哥他怎么了?” “大哥他参加了赛诗会,还闯入了前十强!”洛远大声道。 “大哥----”两个女子同时惊呼一声,泪珠儿落了下来,相互搀扶着,急急向外走去。 方行到阁楼前,尚隔着帘子,便听到林晚荣的声音道:“这吟些带梅字的诗句,我却是不会----” “大哥----”闻听此言,洛凝便直挺挺地向后栽倒,晕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