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一章 遇劫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六十一章 遇劫

. “大哥,大哥”巧巧匆匆从帘子后面走出,娇声呼喊道。但林晚荣行色匆匆,早已带着郭无常行出舱门,连她的叫声都未听到。 “凝姐姐,这可怎么办?大哥也不知遇到了什么急事,便仓促出了门,这里的事情还没有交代呢。”巧巧走回房内,偷偷看了洛凝一眼道。 洛凝似是未听到她的话般,神情痴呆,脸色发白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那丫鬟急急走了回来,将林晚荣临走前写那字幅交到洛凝手里道:“小姐,这是林公子留下的。” 洛凝急忙接过纸条一看,只见那字迹龙飞凤舞、道劲有力,一首小诗方才写完了两句:“芙蓉作帐锦重重,比翼和鸣玉露中” 洛凝紧紧咬牙,眼眶红了起来,提过小楷,在那两句后面加上两句:“人道瑶池春似海,月明飞下一双鸿。” 这一首芙蓉帐、鸳鸯帕的诗算是续的全了,洛凝扔掉小楷,望那诗句一眼,忽地伏在案几上,放声痛哭起来。。。。。。 正厅中众人,见洛小姐送了两样物事出来,皆已看出洛小姐对林三情有独钟,正想着要上演一出才子佳人的美话,哪知那方才夺魁的林三,竟是舍掉了洛小姐,风风火火的离去了,实在叫人好生惊诧。一时之间,大家议论纷纷,不知出了何种事情。 洛敏站起身来,哈哈一笑道:“诸位不必惊奇。小女对林公子的态度,想必大家都已经看到了。林公子家中临时有急事处理,才这般匆忙离去。亦无可厚非。来日老夫必将此事结果,报与诸位家乡父老知晓。眼下赛诗会诸事已毕,又适逢华灯初上,今日我等便在这秦滩河上痛饮美酒。不醉不归。小王爷,程大人,诸位大人,可要赏老夫一个面子哦。” 众人见总督大人亲自出来解释,想来也的确如此,便都放开了心怀,反正今日热闹已经看完,剩下的便是享受秦滩美景了,一时之间,舱中地气氛又变得热烈了起来。赵康宁与程德打了个眼色。二人也坐了下来。 林晚荣急匆匆行出舱外,表少爷跟在他后边,焦急的道:“林三。姑母和玉若表妹都出了事,这可如何是好?” 林晚荣道:“少爷,你先别急,把详情说给我听听。” 表少爷点点头道:“今日这赛诗会,洛大人和府尹大人专门发了请帖。金陵的各名门望族都收到了请柬,我们萧家也不例外。我由于有些赛事,便早早的出了门。姑母与表妹说是待到晚些时分才到。可是等了这许久时分还不见人影。我心里正在纳闷,方才却有下人来报,说是有人在城中找到了表妹与姑母乘坐地马车,她二人却是不见了踪影,看那样子,怕是被人掳去了。林三,这可怎么办?你一定要想办法,救救表妹和姑母啊” 林晚荣听得心火大盛,妈的。这都叫什么事啊,我才几天不在家,这俩人就被人劫了。劫了大小姐不算,连夫人也抓走了,这二人一去,萧家等于就散了架。这人跟萧家有仇是怎么的? “大小姐和夫人出门的时候,难道就没带个下人?”林晚荣问道。 “带着萧峰和小翠,但这二人被人打昏,醒来之后,便什么都记不起来了。林三,你说这是谁与我们有仇啊?行事竟然这般毒辣?” 打昏?林晚荣愣了一下,若是有人寻仇,例如白莲教那次,定然是见人就杀,不会留下活口的,这歹人却打昏了萧峰二人,是何用意?他原本想着是不是赵康宁程德所为,但以徐渭的为人,算计定然周全,程德等人必定早已被徐渭暗中监视起来,不会给他们这样的机会。如此一来,这是哪里的贼人作恶? 两人在船头说了阵话,这画舫本来处于秦滩河中,周围花船早已走远,等了半天,连个摆渡的小船也没有见到。 林晚荣想起日间遇到杜修元和胡不归的事情,猛然醒悟,哎哟,徐渭和洛敏这两个老狐狸,怕是要对程德动手了,而且就在今夜。眼下这秦滩河地水面怕是早就被封锁了。 如此一想,心里越发的焦急起来,妈的,出不了秦滩河,到哪里去找大小姐二人?两个弱女子,生地如花似玉,落到贼人手上,过了今夜若还找不到人,那就什么黄花菜都凉了。萧玉若这小妞也是的,无端端的闹什么别扭,再见了面,老子定然好好揍她小屁股,让她长记性。 “船,船,林三,有船来了。”表少爷忽然指着远处,大叫起来。 林晚荣急忙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,此时已是华灯初上,水面雾蒙蒙的,远远划来一只小木船,船上二人正在对林晚荣招手。 “胡大哥,杜大哥”林晚荣一见那两个影子,便高兴地大叫了起来。 胡不归二人加速了划船,不一会儿便到画舫脚下。不等那木船停稳,林晚荣一纵身跳了下去,正落在小船中央。胡不归、杜修元二人一人扶住他一只胳膊,大叫道:“林将军,可想死我们了。” 林晚荣激动道:“二位大哥,我也想你们啊。兄弟们呢,兄弟们可好?” 胡不归哈哈笑道:“他们好的很,都在这周围隐藏着呢,今夜准备干些大事。” 果然不出所料,林晚荣暗自点头,眼下他已不在军中,胡不归连这等机密都直言相告,这生死之间的情谊与信任,绝非别人可比。 杜修元噙着泪花道:“林将军,那日佟成那王八蛋背后放炮,兄弟们都以为你(你后来我右路军万余兄弟。去寻了那佟成拼命,若非徐大帅阻止,我们早将那姓佟地砍着喂王八了。” 胡不归道:“没砍了他又怎样?我派了许震,埋伏在路上。只一箭就射穿了他头颅,也算便宜了这王八蛋。” 林晚荣抱住二人胳膊,感激道:“谢谢两位大哥,林某感激不尽。” “林将军,那日万炮之中,你是怎样脱困的?我们见着那炮火猛烈,皆都以为你”杜修元叹口气道。 “唉”胡不归截断他道:“林将军福大命大,不会那么轻易为奸人所害,我老胡早就知道,怎么样。没吹牛吧。” 林万荣叹口气道:“这中间经历复杂,一言难尽,等日后再与两位大哥好好说说吧。” 胡不归点头道:“也是。日子长着呢。林将军,徐大帅和兄弟们正等着你呢,我们快去见见他吧。” 林晚荣点点头,接了郭无常上船,胡不归划浆。小船便直往前行去。到了岸边,却见岸上灯火通明,刀枪明亮。竟是徐渭带着数千人马亲自迎接。 “林兄弟,可算又见到你了!”还未着岸,徐渭地声音便远远的传了过来。表少爷是头一次见到这天下读书人的楷模徐文长,手微微发抖,双腿直有些打哆嗦。 林晚荣抱拳道:“叫徐先生担心了。” 船已行到岸边,几人跳下船,徐渭拉住林晚荣手道:“非是担心,老朽是诚心诚意的向林兄弟你致谢。这白莲教一役,林兄弟居功至伟。乃是人所共知,你提拔地这几位千户,也是有功劳有本事的忠良之将,你立功又树人,老朽怎能不谢?” 林晚荣打了个哈哈,这老头对我评价挺高的嘛,不过光说上几句好听地话有什么用,不如发点银子做奖励来的实在。 徐渭上上下下打量他,久久才道:“林小兄,那日万炮之中,你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吧。若是因为老朽的过错,导致小兄弟有任何的损伤,老朽终生不得安宁啊。” “这个,我也没什么损伤,就是被大炮震得头晕眼花,晚上睡不着觉还做噩梦,有时候吐点血,其他的还算正常。大夫说,多用些上好的滋补品,将养个三十来年,也就差不多了。” 徐渭听他胡扯,也不计较,微微一笑道:“林兄弟为了我大华社稷,鞠躬尽瘁,不惜以身涉险,力斗敌酋白莲圣母,并将其击毙于炮火之中,这等精神这等气概,实在是我三军将士之楷模。老朽一定报请皇上,再重重加赏。” 这老头故意挖苦我呢,饶是林晚荣脸皮厚实之极,也忍不住有些发热。不过徐渭既然装作不知实情,他也乐得糊涂,哈哈干笑了两声道:“徐大人,你准备今日便动手了么?” “不错。我在江南有些时日了,京中许多事务待办。这江苏之事,乃是我江南之行的最后一役了,处置完了,我便回京向皇上交差去了。”徐渭看了林晚荣一眼:“林兄弟,今晚之事,若是换成了你,该当如何处置为妥?” 靠,玩政治你是行家,还来问我,不是故意拿我开涮么。林晚荣笑道:“这种事小弟也不擅长,应该是徐先生最拿手地吧,无非是明罪证,下狠手而已。徐先生定然早已安排好了,哪里还用的着我在旁边指手画脚?” 徐渭点头叹道:“冬兄弟是天生的聪明之人。这明罪证、下狠手便是官场倾轧地要诀,许多人混迹一辈子却也未得其要领,小兄弟只一语道破,你若为了官,天下怕是无人是你的对手了。” 懒得听他忽悠,林晚荣道:“今晚之事,小可便等着徐先生好消息了。哦,还有一事,先生既然要动手,定然早已开始监视程德等人,不知他们今日是否有异常,是否有掳过人?” 徐渭缓缓摇头:“我的确是在暗中监视程德及其属下,不过今日尚未见他有何异动。怎地了?林小兄问这个作何?” 林晚荣将萧夫人和大小姐被人所掳的事情告诉了徐渭,徐渭大惊道:“竟有此等事,何人胆大包天?竟连郭小姐也敢劫走?不怕诛九族么?” 掳了萧夫人要诛九族?说笑吧!林晚荣摇摇头,掰指一算,与萧家有仇的,无非就是两派人马。一是屡次胁迫未遂地宁小王爷等人,另一派就是白莲教了。赵康宁程德等人在徐渭眼皮子底下,自然玩不出什么花样,而另一派,白莲教早已灰飞烟灭,只剩下两个水灵灵的“余党”。 余党?林晚荣愣了一下,旋即想起大小姐母女遭劫的种种,心里恍然明悟到了什么,大声道:“徐先生,请给我备一匹快马” 徐渭见他神情焦急,似有所得,也不敢怠慢,急忙大声下令道:“为林将军备一匹快马。胡不归,着你再率一千精骑,听从林将军指挥,一定要将萧夫人完好无损地救出。” 林晚荣早已听不得他那么多的安排了,快马一到,他连郭无常也顾不得管,翻身上马,驾的大喝一声,马鞭一催,便如离弦之箭般,向玄武湖边直奔而去。 胡不归率领一千精骑,紧紧跟随在他身后,阵阵马蹄声,打破了金陵城的沉寂。 到了玄武湖边,林晚荣翻身下马,只见湖上烟波茫茫,哪里能看到游船的踪影。 “仙儿,仙儿,林晚荣对着湖面大声喝道。 栖在丛中的水鸟扑腾着翅膀飞了起来,湖面更显空旷寂静,仙儿的画舫也不知躲在了哪里。 “林将军”胡不归率领着一千骑兵飞奔而到,急急下了马来,大声道:“末将听从将军调遣。” 林晚荣挥手道:“胡大哥,你带领弟兄们划着小船到这玄武湖中去找一艘画舫,若是船上有人,就说” 话音未落,就见胡不归指着湖面道:“将军,是这一艘吗?” 林晚荣抬头一看,就见湖面缓缓行来一艘巨大的画舫,船头站着一个眉目如画的女子,正望着岸边微笑。。。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