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二章 做男人真难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六十二章 做男人真难

. 船到岸边,那女子望着林晚荣微微一笑道:“小弟弟,是你在叫我么?” “师傅姐姐,这么晚了还没睡啊?小弟哪敢打扰您清修啊。我是叫仙儿来着,老公回来了,怎的不见她出来迎接啊。”林晚荣恬不知耻的道。 安碧如咯咯娇笑,艳丽如花,妩媚瞥他一眼:“仙儿啊她白日里说是要去寻她相公,我便跟她分开,独自回来了。怎么,你没见着她吗?小坏蛋,怕是你明知她不在,故意使了坏,回来寻姐姐的吧,咯咯” 安碧如轻抚耳边的秀发,酥胸挺立,眼神流转,顾盼生姿,便如凌波的仙子般美丽不堪。 胡不归率领的近千骑兵都是壮年男子,何曾见过如此动人的尤物,顿时双眼发直,被这女子迷惑了心神。 我日你这是调戏小弟弟我呢?林晚荣鄙视的看了四周一眼,见自己所带兵丁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,心里大为不满。 真他妈没定力,他将目光从师傅姐姐的美妙躯体上收了回来,对胡不归打了个眼色,笑着说道:“姐姐不要开玩笑了。小弟没那心也没那胆。今夜月儿高高,适合做些开心的事情,我是要叫仙儿出去赏月的。仙儿,仙儿” 他跨前一步准备上船,安碧如却一闪身正挡在他面前,二人行走过快,差点撞在了一起。 安姐姐挺挺丰满酥胸,对他眨眨眼,轻笑道:“冬弟弟,仙儿目前尚未回来。你还是去别处寻她吧。这船上只有我一人,你若上来,我们孤男寡女颇为不便,还是等仙儿回来之后再上船来吧。到时候姐姐无限欢迎你” 顶我?胸大就了不起啊,林晚荣恨恨的将目光自她胸前收了回来,点点头道:“姐姐说的有理,我们孤男寡女确实不太方便不过呢,若是群男寡女,那就不成问题了。胡不归,这位是我老婆的师傅,也是我地姐姐,你让兄弟们看住她,谁也不准伤害她。哦,普通刀剑伤不了我这师傅姐姐的” 话音一落,他便闪过安碧如直往船上走去。 安碧如急速移动几步。胡不归及身后骑兵弓箭手,便把所有箭矢瞄准在了安碧如身上。 林晚荣对身后挥挥手,示意众人放松下来,望着安碧如苦笑道:“师傅姐姐,这是何必呢?我们现在能够和谐相处。是好不容易才得来的,可不要因为一些不相关的事情坏了气氛。仙儿是你徒弟,更是我老婆。我疼她都来不及,又怎地会害她?你放心把一切都交给我吧。” 他话完,微微一叹,绕过安碧如,便往舱里走去。 安碧如身形动了几下,想要再阻拦,但见他眼神坚决,犹豫了一下,也无奈笑着摇头道:“罢了。你们夫妻俩玩游戏,我却掺和什么。不过仙儿的性子你也知道的,莫要吓坏了她,否则我饶不了你。” 我吓坏她?拜托,你们师徒俩的功夫,三个我也打不赢,我怎么欺负她。不过打打她的小屁股还是可以的。 他先往船舱正中行去,却没看见人影,顾盼间,见船舱底部隐隐有些灯光透了出来,他顺梯而下,便听到里面一个女子正在说话。 “怎么,嫌这饭菜不好么?从日间到夜里,竟是滴米未进滴水未沾?萧大小姐,你可是有名的美人,若是饿得消瘦了,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心疼啊,咯咯” 听到这声音,林晚荣心中一喜,阿弥陀佛,菩萨保佑,果然是仙儿这小丫头干的好事。以前说仙儿是妖女他还不信,过了今日,谁要说她不是妖女,他第一个不信。 林晚荣探头往里面看去,只见大小姐和夫人被绳索反绑着,坐在一处矮塌上,神情有些萎顿,不过精神尚好,看起来没有受到什么非人折磨。仙儿却是坐在一张椅子上,桌上还放着一杯清茶,呼呼冒着热气。那妮子鲜红的小口轻汲一口清茶,望着眼前二人,脸上一片笑意。 “妖女,你要杀便杀,我萧玉若岂能怕你?”大小姐激火的声音传来道。 “杀你,你当我不敢么?本姑娘杀地人头,足够填满这玄武湖了。”秦仙儿取出一把锋利的匕首,刷的一声插在大小姐耳边地木楔上,冷笑道:“要杀你又有何难?不过” 她忽地妩媚一笑:“若这样轻易让你死了,那也太没趣味了,也太便宜你了。你萧大小姐不是清高的很,高傲的很么?今日我便脱光了你的衣服,看你如何高傲,咯咯” 秦仙儿说着便要动手起来,大小姐又羞又怒道:“妖女,你要干什么,啊” 林晚荣听得满脑门子的冷汗,果然不愧是我老婆啊,行事出其不意神鬼难测,有我之风。不过仙儿要脱大小姐地衣服,这可难为我了,是现在就跳出去解救,还是等脱光了再说呢?万一她脱光了大小姐再要脱夫人怎么办?老子是正经人,到时候到底看还是不看呢? 反正是两个女人打架,还是脱衣服的那种,他心里痒痒,反而不急了,就让她们闹闹吧,关键时刻老子再如天神般降临,这样才能体现出我的价值。 “姑娘且慢!”萧夫人地声音急急响起道:“请听我一言。” 秦仙儿嘻嘻一笑:“夫人,你让我停我就停么?” 她刷的一声撕开大小姐的衣袖,露出萧玉若那晶莹赛雪的皓白手腕,大小姐惊得啊的一声叫了出来。 秦仙儿哼了一声道:“你叫什么?不就是撕了你一截袖子么?又没有男 男人在此?这船上唯一的男人便是我相公,你即便给他看了一眼,那也是你的荣幸,少得了便宜还卖乖。” 仙儿这丫头真无敌了。林晚荣无奈苦笑,心里却有点感动,姑且不说仙儿这样做是对还是错,但她丝毫不带功利心地维护自己。这份深情便让人无法骂她。男人嘛,都是下半身动物,这样的女子心疼都来不及,怎么舍得骂她一句。 “这位姑娘,如果我没有记错地话,我与玉若皆不认识你,我萧家与你也没有仇怨,不知你今日绑我们来,到底是为何?若是为了钱财,我萧家也小有薄产。只要在我范围之内,我们绝不吝惜。” “银钱?你萧家有很多银钱么?”秦仙儿冷冷一笑,若要说银子。白莲教剩余的银钱足够她与师傅享用十辈子。 “你萧家那些银钱,是你挣地么?若不是有人花费所有精力助你萧家,凭你二人,便是磕破了脑子,能赚到多少银子?你萧家恁地不识抬举。本姑娘今天绑你们来。不为金银,不为房产,就只为争一口气。” “争一口气?”萧夫人惊道:“姑娘这是从何说起?我萧家如何得罪你了?” “问她啊。”秦仙儿纤纤玉指指着萧玉若。娇笑道:“萧大小姐,那砍断的红线,你可绑上了?” “是你”萧玉若脸色一变,怒道:“你这白莲教的妖女” 秦仙儿冷笑道:“是我又如何?妖女便妖女,总比你这忘恩负义的人要强上百倍。今日我便替我相公教训教训你。” “你相公?”大小姐忆起杭州之行在苏卿怜的船上,这妖女与林三眉目传情相携落水的情形,心里刺痛,恨道:“他是你相公么?叫的那般好听,却不知道是哪里来的狐媚。勾引未遂便自称人家妻子,你这般无耻的女子,我却是头一次看见。” 秦仙儿咯咯笑道:“要你这么气愤做什么?我与相公乃是师傅做媒,三拜大礼,成了夫妻的,我这做娘子地,勾引自己相公,有何不可?倒是不知谁家女子那般无耻,拿了红线想绑我相公,啧啧,我真佩服她的脸皮啊” “你,你”萧玉若又羞又火道:“你这狐狸精,他只有巧巧和青璇小姐两个相好,哪里是你这般自称妻子的女人诬陷来地?” 秦仙儿冷冷一笑:“巧巧妹妹是相公的娘子不假,我是大,她是小。肖青璇那狐媚子算是什么东西,和你一样,给我相公提鞋都不配!” 汗啊,仙儿这丫头,连大小都分好了,这点她倒是一直都未提过。不过要说大的,那也应该是青璇入门最早,巧巧次之,最后才是你啊,你倒好,也不知道谦虚,首先给自己安了个大的。林晚荣暗笑不已。 萧夫人道:“玉若,你们说的是谁?”萧玉若咬牙道:“还能是谁,那天下最讨厌地人!你这妖女,你,有本事你便放开我” “怎么,想打架么?本姑娘奉陪。”秦仙儿冷哼一声,匕首一闪,划开大小姐手上的绳索。她武功高强,自然不惧怕大小姐一个弱女子会逃出自己的手掌心, “玉若,你这是做什么?”夫人急急叫道。 大小姐却似没有听到母亲地话般,对着秦仙儿道:“妖女,你昔日掳我,害我差点丧命,今日又这般侮辱于我我,我不活了。”她想起心中委屈,顿时泪珠盈满眼眶,抱起旁边一个花瓶,便往秦仙儿身上砸去。 秦仙儿一闪身跳开,卷起衣袖道:“好,本姑娘今日就不用武艺,陪你玩玩,看是谁厉害! 真要打啊,林晚荣心里一阵惊诧,这年头流行野蛮女友么?动不动就要打架?仙儿就不说了,一向温婉清高的大小姐也不惜拳脚相向,妈的,时代真的不一样了,完全超出了我的想像能力。 他偷偷向外看去,却见大小姐玉手轻点,酥胸急剧起伏,激动的说不出话来。秦仙儿小手叉在盈盈一握的腰间,美好的身材亭亭玉立,嘴角冷笑望着萧玉若。两个女子皆是一般地美丽,白玉似地面颊上带着点点的红晕。站在一起,如并蒂莲花,分不出来谁更鲜艳。 ***,林晚荣长出了口气,这俩小妞,连打架都是如此地勾人啊,老子到底是继续偷看,还是跳出去英雄救二美呢? 正在说话间,却觉耳边一热,一阵如兰似麝的芳香传入鼻孔。一个狐媚的女子声音响起道:“冬弟弟,你躲在这里看什么呢?” 这声音不大不小,却正巧船舱内所有人都能听到。林晚荣吓了一跳,见躲不下去了,只得乖乖站起身,暗自恨得牙痒,这个狐狸精。专门害老子的吧。 “我什么也没看到,二位继续,打完了叫我。”他转身便要溜走。眼前这情形实在是尴尬。这安姐姐是故意让老子出糗的。他心里想着往外退去,眼睛却在安姐姐的胸前恶狠狠的扫描。 秦仙儿转身一看见林晚荣,便如一阵风般扑过来,娇声道:“相公,你回来了?” 大小姐见着了他,眼圈一红,却坚强的忍住了,紧捏拳头,望着他道:“你。你,原来是你让她来掳我的,我,我恨死你了”她再也说不下去,转过头,不让他看见自己眼角的泪花。 妈地,没人比老子冤了,不过仙儿是我老婆,她做的事,我也一力担了。他叹了口气,没有说话。 “相公,你看,那姓萧的大小姐被我请来了,顺带着把萧家夫人也请来了。这姓萧地小姐昨日那般待你,我今日定 要为你报仇。”秦仙儿抱住他胳膊哼道。 林晚荣苦笑一声,还真是请来的!你这是为我报仇么?你这是让我为难吧。“仙儿,把她们放了。”他无奈道。 “放了?为什么?相公,这女人昨天那样对你,我不放”秦仙儿嘟着嘴道。 “放了!”林晚荣心里烦,板起脸道。 “不放要放你自己放!秦仙儿眼圈微红,刷的一声冲了出去,式子快的连安碧如都差点被她撞倒。 这丫头,真是要命啊。林晚荣走过去道:“夫人受惊了,今日之事是个意外,我这就派人送二位回去。” 萧夫人还未说话,大小姐却已冷笑道:“意外,真的很意外啊。这劫持我们地妖女,却原来是你娘子,娘子,咯咯” 大小姐泪珠儿滴落下来,哪里是笑。妈的,老子招谁惹谁了,尽干这些两面不讨好的事情,真他妈烦,烦透了地烦。林晚荣挥挥手道:“随便你怎么想了,反正我***从来就不是好人” 大小姐看他的样子,忍不住泪落如雨,猛地向外冲去道:“我恨你,恨你” 林晚荣一把抓住她的衣袖,咆哮道:“你恨我,恨我什么,我他妈做错什么了,你恨我什么?” “我就恨,恨死你”大小姐在他胳膊上猛地深深一口咬下,撒着泪雨跑了出去。 望着那带血的牙印,林晚荣苦笑道:“姐姐,你看够了没有?看够了就出去帮帮忙吧,我今天够烦的了。” 安碧如意味深长的望着他,叹道:“做男人,也挺难的!” 我日,认识你这么长时间,就这句话最中听了,他感激一笑,若不是顾忌到萧夫人还在旁边,真想把师傅姐姐搂在怀里好好亲上一亲。 他走上前去,将夫人的绳索解开,萧夫人担忧地道:“林三,你和玉若之间是怎么回事情?昨日便闹到那样不可收拾,今日这又是哪一出?你快随我回府吧。” 林晚荣一叹:“夫人,我和大小姐性格不和,还是暂时分开冷静一下吧,对大家都有好处。” 萧夫人笑着道:“你们这些年轻人,什么性格不和,说些借口叫人好笑。我昔年和老爷成婚时尚不相识,婚后还不一样相敬如宾?你们好好说上几句话,那便什么误会都解开了。” 汗,这和那个能比吗?不是一码事!林晚荣笑道:“所以夫人才能永远这般美貌年轻啊,无人能比!” “贫嘴!”夫人摇头一笑。走了几步:“你既然现在不想回去,那便等过的几日,我再派人来请你。对了,方才那女子真的是你娘子么?” “是的。”林晚荣毫不犹豫地道。 夫人叹了口气不说话了。聘聘娜娜往外走去。下了船来,却见胡不归已置办好两顶小轿,见林晚荣下船,他急急过来禀报道:“林将军,萧大小姐已经在轿里了。” 大小姐帘子低垂,里面没有一点动静,想来还在轿子里落泪。林晚荣无奈的摇头,你哭什么?最该哭的人是我。 夫人入了轿子,对外面官兵点头微笑道:“有劳各位将军了。” 还是夫人有大家风范啊,林晚荣叹口气。忽然想起徐渭说的,谁绑了萧夫人就要诛谁九族地话,心里顿时吓了一大跳。是仙儿绑了夫人。而仙儿又是我老婆,我日,要是老徐较起真来,那不是连老子都要诛了?笑话! 林晚荣对胡不归道:“胡大哥,你回去禀报徐大人。今日之事,乃是误会” “确实误会。我与玉若只是到这湖边游玩来了。”夫人微笑着看了林晚荣一眼,说道。 林晚荣竖竖大拇指。夫人就是夫人,明事理懂人情,赞一个!但愿大小姐也有成为夫人的那一天。 望着大小姐与夫人的软轿离去,林晚荣一回头,差点撞到一个丰满的娇躯身上。 “姐姐,你属猫,走路不带声的?”林晚荣心里噗通噗通跳着道,身子往前贴了贴,与姐姐酥胸靠近了几分。 安碧如咯咯笑着退了几步道:“我来看看。这夫人与小姐,你到底看上了哪位啊?” “姐姐不得说笑。”林晚荣严肃道:“我是清白的,比雪花还要白。” 安碧如脸色一变,冷冷道:“清白?我看你为了这点清白,连自己的娘子也忘了吧?你说,仙儿哪里对不住你了?今日她为了你,拉着我一起将这母女二人绑来,又故意将她们安置在船上,让你轻易寻到,这是为何?” “为何?”林晚荣不解道。 “你啊,枉你自诩聪明过人”安碧如轻轻一指点在他额前道:“仙儿见你昨夜那般苦闷,心里担忧。今日便是故意将这二人擒来,又让你看到她作弄她们,便是为了解开你的心结,让你不再为萧家而烦恼,你怎么就不懂呢!” 汗,这个法儿真是奇特。林晚荣跨步上船,急寻了一圈,却见仙儿坐在船头,两条修长的玉腿悬在船身之外,正在用力敲打着,小嘴嘟的老高,正在哼哼着什么。 “咦,这是哪里地仙子下了凡尘?”林晚荣惊道。 秦仙儿面色一喜,却哼了一声,偏过头去。林晚荣坐到她身边,笑着道:“美丽的仙子,说句话啊” “不说!”仙儿道。 “不说,那我就要强抱仙子了,来,乖乖,哥哥抱一个” “讨厌,我强抱你”仙儿扭过身来,紧紧的抱住了他地腰,脸贴在他的胸膛,娇躯却急剧的颤 抖起来,泪花沾满了脸颊。“乖乖,不哭了,相公这是疼你呢!”林晚荣轻拍着她肩膀道。 “那你还在那个女人面前骂我?相公,仙儿心里难受,呜呜” 林晚荣轻轻拍着她的脸蛋,抹去她脸上的泪痕道:“傻丫头,正是因为疼你才骂你啊,我们是夫妻嘛,越骂就表示越亲密越喜欢。你看,那萧大小姐,想要我骂,我还不骂呢!为什么呢?她资格不够啊,与我地宝贝仙儿差着好几个级别呢!” 也只有仙儿这样痴痴的丫头才会相信他的话,仙儿抬起沾满了泪珠地美丽脸颊,呆呆的道:“相公,你说的是真的么?” “真的。”林晚荣正色道:“比黄金白银还要真。” 秦仙儿破涕为笑,扑在他怀里道:“相公,你真好!那你以后就尽情的骂仙儿吧,打仙儿也可以的。” 汗啊,这个要求太特别了,林晚荣轻佻的挑起她圆润的下巴,在她樱桃小嘴上啄了一下,笑道:“刚乖乖,我怎么舍得呢每周打一次好了!” “讨厌!”秦仙儿依偎在丈夫怀里撒娇,忽然又道:“相公,你有没有喜欢过那萧大小姐?” “没有,绝对没有!此乃真话,就像我方才对你说过地话一样真。”林晚荣立即庄严道。 “嗯。”秦仙儿轻轻点头道:“这样我就放心了。相公,你以后就把她娶了吧” “什么”林晚荣差点从船头栽了下去,莫非我真的老了,怎么现在这些女孩子的想法,老子完全摸不着头脑呢! “这个不太好吧,我是个很认真的人唉。没有感情的绝对不往家里带,要这样做了,怎么对的起你,怎么对的起巧巧,怎么对的起素璇,怎么对的起那那谁呢” 秦仙儿见他张大了嘴目瞪口呆的样子,忍不住咯咯娇笑起来,在他怀里扭捏一阵道:“相公,我要你娶这萧大小姐,便是为了折磨她。你娶了她做妾,便把她指派到我房里,不要你跟她圆房。我便天天想着办法使唤她,咯咯,是不是很有趣?” 有趣,真有趣林晚荣脸都白了。这丫头有如此想法,应该不止一天两天了吧,她该不会是准备巧巧、青璇、二小姐皆依此办理吧,那还不要人命啊。 仙儿瞧见他的脸色,努力不让自己笑出来。林晚荣目光落到仙儿脸上,见这小妮子忍笑忍的好辛苦,这才恍然大悟,这妮子是故意拿我开涮呢。 “好啊,那我就先使唤使唤你,仙儿,把衣裳都脱了”仙儿一阵娇笑,夫妻二人闹成一团,情火渐热。 “怎么,和好如初了?”安碧如从后面走过来,坐到林晚荣身边,笑着问道。 “师傅”仙儿脸色一红,急忙自相公怀里坐起来。 “林将军,小弟弟,你这张嘴,真是没话说了。天下女子,碰到了你,便是遇到了魔障,能够逃过你掌心的,找不出几个来。”安碧如叹道。 “姐姐,偷听不是好习惯呢”林晚荣骚骚一笑,把我说的像是女人杀手,不知道姐姐你能不能逃得过我这魔障呢。 安碧如微微一笑,没有说话。 林晚荣打了个哈欠道:“仙儿,我想抱抱你!” “嗯!” “姐姐,我想抱抱你!” “嗯!” 林晚荣左手搂住仙儿,右手方要环住安碧如细腰,就见安姐姐嘻嘻一笑,掌中现出一股冷冷的锋芒,作势欲刺。 林晚荣脸色立变,收回手,一本正经的道:“骚蕊,骚蕊,差点抱错了。姐姐,我这个只是习惯性语言和习惯性动作,并不代表我真的会抱你你看我不是事先征求了你的意见么?” 安碧如给了他一个媚眼,林将军心里却拔凉拔凉的。难怪仙儿一点不怪我轻薄她师傅呢,原来这世界上能轻薄安姐姐的男人,还没出生呢。 他正在想着,忽听远远秦滩河上传来一声锐利的呼啸,一只火箭冲天而起。林晚荣脸色一变:“动手了,终于动手了。。。。。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