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三章 被小妞强吻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六十三章 被小妞强吻

. 秦淮河上,参加赛诗会的才子们斗诗正酣,没有了功名与利禄的羁绊,他们显得格外的潇洒,众人杯来盏往之间,气氛甚是热烈。 洛敏笑着对程德和赵康宁道:“刚王爷,程大人,这赛诗会已举办了数届,就数今年这届最是热闹。不仅招来了这么多才子,就连小王爷也大驾光临,实在是我金陵之幸啊。” 赵康宁哼了一声道:“我看最热闹的,还要数洛大人你招到了贤婿啊!” “是吗?”洛敏哈哈一笑:“这事眼下还没有定论,老朽也不能打包票。他们年轻人的事情,就让他们自己闹去吧。” 程德道:“下官行军多年,对这诗词之事不甚在行,今日只是来给小王爷和洛大人捧个场的。” 守在舱外的高首对着洛敏微微一点头,洛敏眼中闪过一丝亮色,对程德笑道:“程大人,说起行军,我倒记起来了。昨日从京中传来消息说,徐渭大元帅率领十万大军亲征白莲教,盘踞在山东济宁一线的白莲匪患已经被全部剿灭,徐大人活捉了白莲匪首陆坎离父子,炮轰了白莲圣母,白莲教已经灰飞烟灭了。多年的匪患一夕灭绝,这可真是大快人心啊。听说皇上龙颜大悦,着将这喜报送至各省官员参看,我估摸着,这庆祝大捷的旨意,马上就要传到江苏了----” 程德和赵康宁互相望了一眼,眼中闪过一丝戾气。程德点头道:“是啊,这白莲为患多年早该剿灭了。可惜江苏与山东近在咫尺,此次进剿。我江苏骑营步营竟是寸功未立,实在有些遗憾。” 洛敏摇头笑道:“程大人不用谦虚了。这剿灭白莲人人皆有功劳,若非你派人守住鲁苏交界,那白莲不是又窜入江苏了么?说起来。你这功劳也不小。” 二人话里有话,别人皆是听不明白。坐在正中的赵康宁一笑道:“二位大人皆不用过谦了,这是诸省合力进剿的结果,要论功劳,两位大人都少不了的。就等皇上地旨意下来吧,想来各位都会有封赏的。” 三个人一起哈哈大笑起来,各自的心思,便只有各人自己明了了。 “禀大人,皇上庆剿灭白莲大捷的喜报送到。”一个衙役走进来,急急向洛敏禀报道。 “哦。说来就来了。今日这赛诗会可真是惊喜不断那!”洛敏大喜,对程德道:“程大人,我们便一起去迎这喜报吧。” 程德微微点头。二人一起行出舱外。宁小王爷非是江苏官场中人,这迎接喜报倒也不用亲去。望着洛敏地身影,赵康宁眼中闪过一丝寒光。 洛敏带着程德走进一间厢房,只见这房内空空如也,哪里能见着送喜报的钦差的身影?程德疑惑道:“洛大人。钦差大人在哪里?” “钦差大人?哦,马上就到。”洛敏笑着说道,眼中的杀气再也隐藏不住。 程德敏感的直觉不对。大声道:“洛大人,钦差大人在哪里?你将下官引来这里,是欲何为?” “程德,你可知罪?”一声大喝传来,自帐后走出一人,头发花白,气势威严,正是山东剿匪的徐渭大帅。 “徐大人?你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程德大惊。急急退了几步,惊慌失措的道,一只手同时往腰间的佩刀摸去。 自他身后同时现出高酋和数名带刀护卫的身影,将程德夹在当中动弹不得。 程德惊火之下,手压佩刀,强自大了胆子道:“徐大人,你要做什么,下官犯了什么罪?” “你贪赃枉法,擅自用兵,勾结白莲,意图谋反,难道这些罪名还不够么?”徐渭冷笑道。 “胡说。我带兵多年,对朝廷之忠心可昭日月,怎么可能谋反?你们不要血口喷人!”程德大了胆子道:“你们这是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,我要到兵部,到诚王爷,到皇上面前去告你们。” “休得狡辩。”徐渭大喝道:“你做的那些事情,洛大人早已查证地一清二楚,铁证如山,如今都在老夫掌握之中。你勾结白莲匪人,派了你长子程瑞年为白莲教陆坎离送信,如今他已落到我手上,并搜出带有你亲笔签名的印信一封。程瑞年已招供画押,是你派他送信,通知我大军进剿的日期。你还敢不承认?不仅如此,半个时辰之前,老夫亲率军士搜索你府宅,你后花圆中竟敢私藏金刀玉玺。程德,你要造反了?” “不可能----”程德大叫道:“这是你们诬陷我。我没有私藏什么金刀玉玺,那信也不是我写地,是----”他顿了一下,想起了什么,不敢接着说下去了。 “是谁写的?”徐渭冷冷一笑:“铁证如山,你还想狡辩。来啊,带程瑞年----” 两个兵士自里舱将程瑞年推了出来,程公子被反绑了双手,浑身青肿,脸色煞白,显然受过了酷刑,口里被塞着布条,一望见程德,便呜呜呜呜的大叫起来,却苦于难以开口,只得拼命挣扎着。 “程德,如今人证物证俱在,你还有什么话说?”徐渭厉声道,神情威严,有一股不可侵犯的气势。 程德惨叫道:“洛敏,你,你和徐渭串通起来谋害我,我要到皇上面前告你,我要告你。” 洛敏哼道:“程德,你跟着你主子作恶多年,自己干了些什么事情自己清楚。你当真以为便没有人能治的了你么?今日之事,你主子也救不了你。” 徐渭自袖里掏出一道密,念道:“查江苏都指挥使程德贪赃枉法,勾结叛逆。意欲谋反,着立即处死,钦此!” “不,这不可能。你这是矫旨,你大逆不道,我要告你,诚王爷----”程德发疯般地吼道,猛地拔出佩刀,不断挥舞着,脸上一片凄色。 徐渭对高酋使了个眼色,高酋手执钢刀,缓缓向前逼去。 程德脸上满是恐惧,啊的一声向前冲了过来。他是江苏都指挥使。也是马上出身,这一刀倒有几分力气,但对于高酋来说。却相差太远。 高酋轻轻一刀架住他来势,顺势一推,钢刀已架在他脖子上,正要顺手了结了他,忽听舱外传来一阵大喊道:“走水了。走水了----” 林晚荣呆呆望着那腾空的火箭,轻啸,闪亮。燃尽,坠落,心里隐隐有种不安地感觉。 秦仙儿见他神色不妥,急忙道:“相公,你说什么?什么动手了?” 安碧如意味深长的看他一眼,道:“灭了我白莲,徐渭下一步就是要整饬这江苏官场了,今日,怕就是程德的祭日了。” 林晚荣吃了一惊。这安姐姐可真不简单那,只凭一句话,就能猜出今夜要对程德动手,绝对不可小觑了她。他忍不住在安碧如身上仔细打量起来。以前只见着安姐姐风情万种的以一面,从没见到她如此透彻地分析形势,再想想当日济宁城破之时,若非白莲圣王陆坎离不听她劝告,那济宁又怎会轻易被攻破?这位安姐姐,看着风骚万分,实际却是个睿智之极的人物,这一句见解就足以胜过许多男子。 “看我做什么?又在打什么坏主意。”安碧如一笑,轻摸耳边秀发,万种风情便隐然而现,她偷偷凑在他耳边低声道:“小弟弟,想要抱我么,那便等仙儿不在的时候,让你抱一抱。咯咯,男人的怀抱,是个什么味道呢,很想知道哦!” 这妖精真是深谙男人心理啊,让你看得到摸不到,恨得牙痒痒,却又记挂着。林晚荣暗自一咬牙,当作没看见她的样子,微微一叹道:“姐姐,我到现在才发现,当日我那般容易取下济宁,实在是太幸运了。若那白莲军全听你地,这仗就有的打了。” 安碧如想起前尘往事,苦笑道:“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。我用了二十年的时间做一件事,到头来却是功败垂成。不过,你也不差啊,围而不打,虚虚假假,趁我军心不稳之际,便又变假为真,实在狡猾。小坏蛋,你坏了我的好事,我恨死你了,咯咯----” 林晚荣打了个冷战,这狐狸精学大小姐说话,不是故意耻笑我么? 仙儿依偎在他身上道:“相公,你与师傅是不打不相识,现在我们三个人这样在一起,不也挺好的么?我和师傅,就由相公你照顾一辈子了。” 汗,仙儿这丫头,不是故意挑逗我么,你不知道我和你师傅是互相觊觎么?一不小心,说不定就发生点超友谊地故事,到时候老公变师公,你哭都来不及。 “打盹的老虎也是老虎。小弟弟,看你信心满满,不用说,你们这次行事,定然是万无一失了。”安碧如笑道。 林晚荣想起巧巧和洛凝尚在船上,脸色一变,刷的立起,直往船下冲去。 “相公,你做什么?”仙儿吓了一跳,急忙叫道。 “我到秦滩河上去一趟,仙儿,你和师傅姐姐在船上等我。”林晚荣头也不回急急说道。 幸亏那快马被胡不归留下,还在岸边拴着,林晚荣解开马缰绳,方才骑上马背,便觉一个柔软地娇躯轻轻飘上马,紧紧抱住了他腰肢,那丰满的酥胸贴住他脊背一阵摩擦。 “相公,妾身跟你一起去,我要保护你。”秦仙儿将脸颊贴在他宽广的背上,深情款款的道。 这丫头,林晚荣忍不住一笑,在她臀上摸了一把,他心下焦急。也不赶她下去,催马飞奔而去。 安碧如望着这小夫妻二人离去的身影,轻轻摇头,心中微微一叹。目光轻飘飘地落在水面上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 一路飞奔到了秦滩河边,这里早已被徐渭军士封锁,只许进不许出。这些将士皆是徐渭从当日林晚荣的右路军中跳出来地精锐,大部分人都认识他,一见了林晚荣顿时惊呼道:“林将军,林将军回来了。” 营中行出一个年轻地千户,惊喜异常的快步跑过来道:“林将军,林将军,原来你真的还活着----” 林晚荣和秦仙儿下了马。拍着年轻千户地肩膀道:“许震,你小子行啊,几天不见。都是千户了,我看你和胡大哥他们一样,封万户也是指日可待了。” 当日他被佟成所害,部下们谋划为他报仇,胡不归便是派了许震偷偷潜入佟成押解的路上。一箭要了佟成的狗命,林晚荣自然要好好感谢他一番。 许震感激道:“林将军,当日是你赏识我提拔我。我许震能有今天,全靠您老人家,只要你一声令下,我许震掉脑袋都不怕。” 昔日滁州督军的时候,这许震还稍显稚嫩,旬日过去,又经过战争的磨练,这孩子已经去除了稚气,成长为一名真正的军人。 林晚荣哈哈一笑道:“这些以后再说吧。许震。你快派几个人划了小船,送我到河中大船上去。” 许震急忙道:“林将军,今日徐大帅下了令,这河上许进不许出,怕是要出大事了。前面危险地很,您可不能亲身涉险。” “你小子越活越回去了,仗都打了这么多了,还说什么涉险。”林晚荣笑道:“快去准备小船,迟了,我担心发生事故。” 许震不好意思的一笑,急忙下去安排了,秦仙儿紧靠在他身边,嫣然一笑道:“相公,你手下这些兵士,对你倒是忠心的很。” 林晚荣摇头轻叹,这都是用性命打拼出来的交情,能不忠心吗? 许震负责封锁水面,手下快船自然多地很,他为林晚荣找到一条结实的木船,又亲自摇浆,将林将军夫妻二人向洛凝花船送去。 方才走了一半多一点的距离,许震忽然惊道:“将军,你看,走水了----” “什么?”林晚荣大惊,放眼望去,只见洛凝地花船和旁边两条才子游船,皆都冒出浓浓黑烟,竟是同时着了火。三船一起着火,妈的,定然有人故意纵火,今夜注定不平静啊。 林晚荣大吼一声道:“走,我们快走。” ,“哪里走水了?”徐渭统领数十万大军,听说走水,心中微微一惊,却不慌乱,大声朝外面喝道。 “禀告两位大人,旁边两艘游船和本船顶上厢房,皆着火了。眼下众人慌成一团,形势杂乱,还请大人定夺。” 洛敏哼道:“程德,原来你早有安排。” 程德哈哈笑道:“洛大人,我程某人行伍出身,行事素来谨慎。你这般大张旗鼓的为令千金招亲,虽说是爱女心切,却也不能不让人生疑。下官防着一手,也是应该。如果不出我意料的话,这大火,怕便是从令媛闺房着起来的。” 洛敏还未说话,便听哗啦一声轻响,窗户被人撞开,两个矫健地黑影破窗而入,钢刀闪亮,便往洛敏和徐渭二人而去。 “保护二位大人----”高酋乃是宫中侍卫之首,处变不惊,将钢刀压在程德脖子上,大声叫道。手下众护卫急急护在两位大人身前,那两刺客虚晃一枪,便一起向高酋攻去,目标自然是救程德。 “斩程德----”洛敏大声叫道。 “斩程德----”高酋大喝一声,钢刀哗啦直劈而下,程德头颅与身体瞬间分家,脖子里鲜红的血液迸发几尺来高。 那两个刺客想不到如此危险的时刻,洛敏竟然丝毫不顾自己安危,逾越职权,对程德说斩就斩。眼见程德尸首离异。两名刺客微微一愣。高酋斩了一人,刀口染血,杀气腾腾,一晃而上。一刀斩杀一个刺客,一干护卫一拥而上,将另一个刺客重重包围起来。 “速速救火,护卫洛小姐周全,派人看住小王爷----”徐渭急急道。 洛敏笑着道:“徐大人,小女那里,倒不用太过于担心,有高首在,出不了什么岔子。” 徐渭点点头道:“这纵火之事,恐怕不是程德干地。你今日趁乱斩了程德。固然免除了后患,但兵部那里恐怕不好交代了。” 胃林晚荣焦急瞅了一眼,见洛凝花船上的大火。似乎是从主舱燃起,顿时想起洛凝和巧巧正在厢房中,心里大急,红眼道:“快划----” 仙儿见他如此焦急,拉住他手道:“相公别急。妾身助你。” 秦仙儿立在船头,脚下用劲,浑身功力急转。那小船便如脱弦之箭往前射去。 日啊,我怎么没想到呢,那安姐姐不就经常拿这一招划船吗,老子也有功夫地啊。他心急火蟟,上前拉住仙儿小手道:“老婆,我也来助你。” 秦仙儿甜甜一笑,拉住相公大手,二人一起运功。林晚荣这一身功力非同小可,夫妻合力。这小船瞬间又加速不少。许震和几位军士在后面看的暗自吐舌,将军与夫人不用浆就可以划船,真乃神人也。 杜修元早已带领着数千兵丁乘坐小船,高举着火把,将水面照亮的如同白昼,三艘大船被团团围住。才子们乘坐的两艘船上早已乱成一锅粥,军士们迅速靠近大船,打水救火。 洛凝乘坐地花船上,皆是金陵城的名门望族达官显贵,见了眼前又是刀枪又是明火的情形,也慌成一团。赵康宁坐在人群之中,岿然不动,嘴角闪过一丝得意地神情,眼光不时向楼上洛凝的闺房打量一番。 待到小船靠近画舫,林晚荣正要跨步而上,秦仙儿却一下拉住他道:“相公,且慢----” 林晚荣回头不解的望着她,仙儿自衣衫里取出一方面巾,遮住花容,羞涩道:“妾身昔日在妙玉坊时,为了教中大计,周旋于诸人之间,金陵颇多人识得。今日我已与相公成亲,若叫他们认出我来,定然会为相公招惹麻烦。” 这丫头,想的倒周全,林晚荣微微一笑,见她捂好面孔,便拉她小手跨步而上。 林晚荣担心巧巧二人安危,才急匆匆赶来,他向人群望去,到处乱糟糟的一片嘈杂,眼光搜索了几遍,却没见着洛凝和巧巧的人影。 “相公,你看!”仙儿纤手一指,急急叫道。 林晚荣抬头望去,却见顶上厢房火势汹汹,纸包的窗户已经全部燃着,噼里啪啦地阵阵作响。两条黑影沿着厢房檐壁正偷偷向里摸去,这二人隐蔽的极好,若非仙儿看到,别人很难发现。 妈的,果然有人搞鬼,林晚荣大叫一声,带着仙儿便往楼上冲去。哗啦一声轻响,一块燃烧地木头落在身前,差点将他衣服点着。 仙儿见相公如此拼命,急忙护在他身前,林晚荣抬头看去,只见那两条黑影已经被一彪形大汉拦住,三人站在一起,林晚荣看的真切,那拦住二贼的正是高手高首。 “大哥,大哥----”厢房里忽然传来一阵娇呼。 林晚荣一扭头,就看见巧巧趴在仍然完好的一扇窗前,正在挥舞着手娟,激动的向自己叫喊。 “巧巧,等着我----”林晚荣蹦起来大喊道,见到巧巧无恙,他心里才安稳下来。 仙儿与他二人正要继续上楼,却见洛敏与徐渭二人从一扇厢房里出来,疾步行过来道:“小兄弟,不要着急,我早已派了护卫保护二位姑娘,她们不会有危险地,你千万不要亲身冒险,只安心等着便可。” 不急?我靠,那是我老婆,你们当然不急了。鄙视你们两个老狐狸,一场瓮中捉鳖的好戏被你们演成了一锅粥,也好意思叫我不急。他眼睛一扫,只见赵康宁坐在椅子上,手上端着一盏茶,悠闲品味着,脸上神情似笑非笑,自得之极。 我日你他妈还拽上了。林晚荣对仙儿耳边轻语了几句,仙儿轻轻一笑,寻了根竹筷折成两截,纤手轻轻一弹,便听啪啦一声轻响,赵康宁那座椅散架,宁小王爷一屁股坐在地上,滚烫的热茶泼了他一身,赵康宁啊地一声惨叫了起来,倒把这一舱乱哄哄的人群给震住了。 林晚荣嘿嘿一笑,趁着乱与仙儿急急上楼,只见高首率着十余个护卫,将四个刺客包围在中间。妈的,原来还潜藏了两个,幸亏老洛他们安排了,要不然今天这事可就没法善了了。这些刺客武艺不弱,虽是被团团围困,却依然斗志顽强,一望便知是死忠之辈。 林晚荣哈哈一笑道:“你们这些顽冥不化的东西,你们主子已经被拿下了,还在这里负隅顽抗。” 那四个刺客虽是久经训练,但人的本能还是让他们的眼神不经意的往赵康宁望去。 果然是这个狗东西。林晚荣心里怒火大烧,今日形势大乱,让仙儿发根神针,趁他不备,干掉这个狗东西?这个疯狂的想法让他吓了一跳,不可否认,这个想法很有诱惑力。但这样一来,徐渭和洛敏二人就麻烦大了。 他恨恨压下心中的想法,这边仙儿却没闲着,曲指连点,那四名刺客便莫名其妙身形一顿,被高首抓住机会,一举擒获了。 “巧巧,巧巧----”林晚荣冲入洛凝闺房,巧巧目中带泪,脸上含笑,一下子冲进他怀里嘤嘤哭泣道:“大哥,大哥,你可来了!” “冬宝贝,你是我地小心肝,我当然要来了。”林晚荣在她耳边轻轻道,同时偷偷看了仙儿一眼。只见那个最爱吃醋的小丫头,笑脸望着巧巧,出奇的安静。喜欢吃飞醋的仙儿,对巧巧竟然这般平和,这还真是缘分那! “巧巧,这楼上着了火,又这般危险,你们怎么不下楼?”林晚荣道。 “不是我不下去,是凝姐姐她----”巧巧说到这里,停顿了一下,偷偷往床前看去:“她说一定要等到你来,她才肯下楼----” 林晚荣一眼望去,只见洛凝那丫头坐在床沿,脸上泪痕未干,却没有任何表情,只呆呆望着他一言不发。 林晚荣被她的目光看的有些发毛,这小妞是怎么了,不会找我拼命吧?我是真的有急事啊,这不又赶回来了么?他心里有些愧疚,强忍住心中的不安,纳纳走过去,蹲在她身前,轻声道:“洛小姐,你,你没事吧?” 一阵软玉温香猛地扑进怀里,洛凝那丰满火热的娇躯紧紧贴着他胸膛,双手环住他腰肢,两片柔软滚烫的樱唇猛地覆盖上他的嘴唇,一股如兰似麝的芳香冲进他鼻里,让他一阵目眩神迷。 懵懵懂懂之间,林晚荣脑中轰的一声轻响,我日啊,老子被这小妞强吻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