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五章 送别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六十五章 送别

. 这一夜昏昏沉沉,和两个老头喝喝酒,说些笑话,听他二人讲些朝中的奇闻趣事,倒也逍遥自在。这三人皆是见识广博,相互之间吹牛皮也是栩栩如生,相互辩不出来哪是真哪是假,林晚荣心里直觉得有意思,和有学问的人说话就是爽。 第二日一早醒来,头疼欲裂,睁眼一看,只见自己躺在仙儿的画舫上,塌边守候的,却是巧巧这小丫头。小妮子蜷在他身边的塌上,睡的正熟,鲜红的脸蛋还带着甜蜜的笑容。 林晚荣伸出手在她脸蛋上轻轻摸了一下,笑道:“醒醒,宝贝,天亮了。” 巧巧迷迷糊糊嗯了一声,睁眼就见大哥正在对自己微笑,当下惊喜道:“大哥,你醒了?仙儿姐姐,快来,大哥他醒了----” 秦仙儿掀帘而入,望着林晚荣欣喜一笑:“相公,你可算醒了。昨日夜里,你醉的那般糊涂,可把我们忙坏了,把你搬过来就不容易啊。呶,先喝碗醒酒汤。” 林晚荣将药碗接过,咕噜一仰脖子,一股辛酸呛辣的味道呛得他连连咳嗽起来。巧巧急忙轻拍在他背上,心疼道:“大哥,慢些喝,这是醒酒汤,不是女儿红,你昨夜那般喝法,怎能不醉。” 仙儿给他弄的这醒酒汤与别的醒酒药剂不同,味道闻着甚是奇怪,效果却出奇的好。咳嗽了一阵,浑身的酒气似乎眨眼之间便无影无踪了。林晚荣拿着那碗细细闻了一下,奇道:“仙儿,这是什么汤,怎么这么灵验?” 仙儿神秘一笑道:“这是师傅的独门秘笈,她说不能告诉你,否则你定会将这汤药吐出来的。” 什么玩意这么大能耐,林晚荣心里纳闷。巧巧轻声道:“大哥,我听说昨夜,仙儿姐姐的师傅找人挖蚯蚓,说是要做药,也不知道是不是做这个了?” 林晚荣脸色煞白,寒冬腊月挖蚯蚓?那玩意儿能找到么?这个妖精,故意整我是吧。他强自忍住腹水往外吐的冲动,咬咬牙道:“仙儿,安姐姐呢?是不是又在练贱?我有些事要和她咨询一下。你别拦着我啊,你拦着我也要找她,蚯蚓那玩意儿是给人吃的吗----” 秦仙儿脸上一阵黯然,微一摇头道:“相公,你今日要找师傅怕是不成了。她今日晨时。已经离开金陵,快马往京城而去了。” 走了?跑得倒快啊!眼见着就要过年了。安姐姐这么心急火燎的跑京城干什么去了?林晚荣愣了愣道:“仙儿,你师傅在京城是不是有什么老相好?召她去团聚了?” 秦仙儿又好气又好笑道:“相公,你胡说些什么。师傅怎么会是那种人?她说有正事要办,我也不敢阻拦。” 林晚荣站了起来叹口气道:“这倒是可惜了。原本想留她下来过年地,我见她吃的东西少,添双筷子想来也赔不了几个钱。” 因师傅离去,秦仙儿眼中原本有些湿润,听了他这一番话却又噗嗤一声笑出来道:“相公,你真讨厌!不知有多少人愿意奉上万贯家财终生供养师傅。师傅都未正眼看上一下,怎的被你说的如此不堪。” 林晚荣呵呵一笑,他开这玩笑的本意,便是不想看见仙儿悲伤。见她笑出声来,目的达到,便笑笑不答话。 秦仙儿自袖中取出一封信道:“相公,这是师傅给你的书信。” “给我的?”林晚荣心里奇怪,这个安姐姐走就走,呗,无缘无故给我留书信干什么。 “小弟弟,听说我走了,是不是很开心?咯咯,姐姐在京城没什么老相好,要说相好,也只有你这个新结识的小相好了,其他人等还未入地我法眼,你可不要乱吃飞醋哦。” 汗,林晚荣额头冷汗隐现,这妖女,莫非是我肚子里的蛔虫,连这也能猜到。 “你这人,看似什么都不在意,实则处处精明,我昨夜告诉你那巧巧夫人,我要用蚯蚓做汤,想必她一定会告诉你的了,嘻嘻,很想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哦。你灭我白莲,我整你这一回,也算扯平了,千万不要怪我,我怕你拿大炮轰我。”大炮倒是有,但绝不轻易发射,林晚荣哈哈大笑,心中却有些冷汗,这安姐姐的确是个人精,深谙他地心理。 “京城与金陵相隔千里,这一去,也不不知何时才能相见,你可别忘了答应我的事情哦,快些来京城吧。大不了姐姐补偿你,让你抱一抱,不让你这小坏蛋占点便宜,你是不会出力地,消极怠工是你的强项。当然,如果干的好,还会有额外的奖励哦----咯咯,不知道仙儿看到这封信,会不会很高兴?保重!” 林晚荣将那信笺看完,脸色一片肃穆,对巧巧道:“巧巧,快取火烛来。” 巧巧嗯了一声,取来明火,林晚荣将那信笺付之一炬,才长长的舒了口气,这妖精,摆明了要害我,烧了这罪证,看你还玩什么花样。 秦仙儿奇怪道:“相公,师傅说什么了?” “安姐姐说,要让我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还许诺对我重奖,但我是那种贪图便宜的人么?这信里有些秘密,不能让别人看到,你们二位纵是我的娘子,我也不能能将它示于你们,否则,便是辜负了安姐姐,辜负了金陵父老,辜负了我大华民族。”林晚荣满怀“悲怆”的道。 他将淫心说成正道,义气凛然,巧巧见他神情坚定,轻轻依偎到他怀里道:“大哥,你要做什么事情,巧巧都会支持你地。” 秦仙儿不甘落于人后,依偎在另一边怀抱道:“相公,我就是你的影子,你做什么,仙儿都要跟着你。” “真----的?”林晚荣拖长了腔调道:“如此甚好,两位娘子。今日阳光明媚,我们不如回到床上,研究一下打鼓的游戏吧----请不要以这种眼神看我,从本质上来说,这是一个很高尚地游戏,就像我的人品一样。无数先人尝试过的,做一做你们就知道了----” 二女当中,巧巧是他货真价实地娘子,早已有了夫妻之实。仙儿这丫头每日与他同床共枕,对他的脾性也了解三分。见他眼射淫光,哪里还不知道他在说什么,两个女子同时轻啐一声。羞红上脸,脱了他怀抱。手拉着手跑了出去。 这姐俩感情不赖啊,林晚荣看的愣了愣,心中大喜,性福的日子指日可待啊。 徐渭结束了金陵的事情,今日便要返回京城了。早上走了安姐姐,眼下老徐又要回京城,也不知怎的,林晚荣心中有种感觉,他与这京城像是越来越有缘分了。 将徐渭送至金陵城外。徐老头笑着拱手道:“林小兄,这江南之行,能与你相识相知,实在是一大幸事。快慰之极。但千里搭长亭,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,眼下我们就暂且别过,老朽在京中等着小兄驾临。” “徐大人,我做事很低调的,到了京中,可不要大肆宣扬我啊。我最怕这一套了。”林晚荣嘻嘻哈哈道。 “了解,低调,一定要低调。”徐渭哈哈一笑,却远元的望见萧府地一顶小轿急急而来。 小轿到二人跟前停下,萧夫人从轿中行下道:“文长先生,你怎的走的这般匆忙,也不在金陵多盘喧几日,让我略尽地主之谊。” 徐渭道:“郭小姐太客气了。文长驻留江南已久,朝中诸事待定,实在耽搁不得。便请下次小姐重回京城,老朽再与小姐一叙友情吧。”他停了一下,犹豫道:“有一件事,老朽要转告郭小姐。” “先生请讲。”夫人正色道。 “郭小姐,赵先生他----这些年间一直念叨着你,盼小姐得空回京城去看看。”徐渭吞吞吐吐的道。 “赵先生?”萧夫人轻抚耳边秀发,淡淡一笑:“世事如流水,文长先生不提,我倒还忘了。赵先生如此念叨君怡,实在是抬爱了,那便请文长先生代为转达我对赵先生的感激之情吧。” 联想起瞎子老魏说过地话,林晚荣心中隐隐有些明白了,这赵先生就是那一直对萧夫人有好感的大人物了。 徐渭无话可说,长叹一声,抱拳上马,众人浩浩荡荡,直往京城行去。杜修元、胡不归等人远远地向林晚荣招手,他们也知林将军年后即将赴京,反正到时候又要相聚,倒也不如何气馁。 林晚荣望着众人远去,长长叹口气道:“走了,走了,都走了。昨日还一起饮酒高歌,今日却迅即分别,这人生之事还真是反复无常啊。” 夫人望着林晚荣笑道:“林三,勿要感叹了。我来问你,你什么时候与我回萧家啊?” “回萧家?回去做什么?”林晚荣苦叹道。 “回去成亲啊。”萧夫人嫣然一笑,便似一树灿烂的桃花,绽开在这长亭之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