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六章 劝解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六十六章 劝解

. “成亲?”林晚荣惊道:“夫人说笑了,我年纪还小,尚不是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,再过个十年八年来讨论一下,那还差不多。” 夫人听他瞎掰,忍不住笑道:“林三,你勿要与我怄气了。以前我是担心玉霜年纪还小,尚不懂这男女之情,担心她走错了路受了诱骗,才会那般对你说话。但这些时日以来,她对你情感非但未有减少,反而日渐热烈,你离去的这些日子,她每日都念叨你,为你祈福,我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。这孩子乃是真心实意,不似懵懂之举,对你确实情意深重。而你又如此能干,不仅助我萧家走出困境,在徐先生手下也是飞速发展。你与玉霜之间,我再也寻不着干涉的理由,我是玉霜的娘亲,自然希望看到她一生幸福,她既然中意于你,我也不想从中作梗,索性,不如把这事情挑明了,你看如何?” 夫人还真是个人精啊,林晚荣笑着道:“夫人,这件事情是你的意思,还是二小姐的意思?” 萧夫人道:“是我的意思,不过玉霜定然不会反对,这丫头的心思,我这当娘亲的了解得一清二楚。若是她听说了这个消息,一定会高兴地跳起来。” 林晚荣摇摇头,走了几步,从路边扯起一根野草道:“夫人,你看,这是什么?” 萧夫人奇怪地看他一眼道:“这是野草啊,林三,你问这个是什么意思。” 林晚荣道:“一棵残败的野草,要想恢复旺盛的生命力,不是光浇水就可以的。隆冬到来之时,他想偷懒。想休息一下,所以选择了残败下去。夫人,你是个聪明人,定然明白我的意思的,是不是?” 萧夫人凝眉沉思了一阵。喟然叹道:“林三,你不是小草,你是一棵参天大树。虽是隆冬,但只要根须还在,到了春暖花开,就会有枝繁叶茂的一天。我明白你的意思。你是累了,想要歇歇是不是?” 林晚荣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 萧夫人道:“林三。你累了可以歇歇,歇多久都没关系。我只希望,你不要丢弃我们萧家。” “夫人说笑了。萧家家大业大,应该是我恳求你们不要抛弃我才是。”林晚荣嘻嘻笑道。 萧夫人白他一眼:“你方才说那什么小草,倒还让人感慨,你也是个率性男子,处处与人不同。眼下却又怎的挖苦起我来了?我比任何人都清楚。萧家若无你相助,早已沦为别人的玩物,遑论欣欣向荣了。林三,不瞒你说,我答应你和玉霜的事情,便是希望能将你永远留在我们萧家。” 这才是实话嘛,林晚荣看了萧夫人一眼。 夫人轻拉长裙,缓缓向前走了两步,望着远处的山水一色,微微叹道:“林三,你也看到了,我萧家十余年来,并无壮丁男子,全靠我与玉若苦苦支撑。妇道人家,纵是有些业绩,但也有无数人在等着看我们笑话。我与玉若都是好强之人,曾经发过誓言,绝不让任何人小看了我们萧家,所以才造就了玉若那副执拗不肯低头的性子。她十三岁便跟我走南闯北,学习经营生计,性子里刚强多于温柔,爱好颜面,绝不允许别人小看了她,所以你觉得她过于霸道、从不认错,但我生的女儿我了解,这孩子内心脆弱,很多时候,都是有苦说不出来。我希望你能理解她,不与她计较,也多帮帮她。我们孤女寡母三人,要顶着别人耻笑的眼光经营这么一大家子,这里面的辛酸苦辣,作为一个男人,你是不会明了的。” 夫人眼中隐隐泛起些泪光,柔声道:“十余年来,我萧家忍受别人的挖苦嘲笑,只是因为缺乏一个男人的支撑。不瞒你说,我守寡多年,见过的事情不知凡几,更有人觊觎我财产与颜色,拼命地讨好于我,我若有这心思,便只需一句话,保教天下人再无人敢笑话我母女,但我郭怡君,不是那般随意的女子,这萧家再苦再累,我也认了,绝不会为了荣华富贵,做那失贞之事。林三,我厚颜与你说这些,你想笑便笑吧,我受人耻笑惯了,早已不在意了。” 见夫人脸上凄苦,眼泪淌落两行,如梨花带雨般楚楚可怜,却也更添一抹艳色。林晚荣心道,我能笑得出来么,没有同情的哭上两声已经算是坚强的了,你便是拿准我心软的脉门来的。 “我萧家要想改变现状,需要一个男子支撑,而且不能是一般的男子,并且还要有勇有谋敢于担当,能为我孤女寡母扛起所有的风雨,这个人是谁呢?”夫人望着他轻轻一笑,沾染着泪珠的脸颊,似是雨后盛开的朵朵桃花,艳丽无瑕。 “这个,我也不太清楚,有勇有谋,敢于担当,天下的大多数男子都有这些品德吧?夫人随便选上一个就是了。”林晚荣卖乖道。 夫人美目狠狠瞪了他一眼,道:“若天下男子都有这般品性,那这世上便是人人饥有粮,寒有衣,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----与你这人说上几句话,你却处处装糊涂,恼人之极。”夫人哼了一声,偏过头去,不理睬他,丰满的酥胸汹涌起伏,倒似是怀春的少女一般。 林晚荣哈哈干笑了两声:“夫人,你也知道,我是个谦虚的人,难道你一说这些优点,我就上来直接承认你说的是我么?拜托,谦虚难道也是我的错?” 夫人缓缓转过身来,目光流转,眼角还有些泪珠,脸上已经笑道:“论起谦逊,便是说尽天底下所有人,却也轮不到你。说起来,我萧家上下,都应感谢玉霜那丫头,若无她无意之中引荐了你,我萧家也不知此时沦落成什么样子了。” 想起与二小姐初见,那丫头纵狗行凶的刁蛮模样,林晚荣忍不住一笑,叹道:“萧家,最有眼光的,就数二小姐了。夫人,不是我说你,你与大小姐,都要向她学习才是。” 萧夫人掩住小嘴,轻轻一笑:“你这人,说你几句,你果然‘谦逊’了。”她脸上笑容灿烂,望着林晚荣道:“林三,你今年到底几岁了?” “十六啊,刚刚成年,怎么了?”林晚荣腆起老脸道。 夫人咯咯一笑,似嗔似怒地看他一眼道:“贫嘴。你若是十六,那我也才二十了。” 林晚荣瞪起眼睛,正大光明的上上下下将她打量一番,连吞了几口口水,大声道:“怎么,夫人难道你不是二十岁?天那,没天理了,你分明就是和大小姐一般年岁啊。” 夫人望着他轻叹道:“你这张嘴啊,若是有一天说你迷倒了天下所有女子,我也不会奇怪。只是我却奇了,看你模样不过二十余岁,但我与你说话,却比任何老狐狸都难对付,也不知你哪里学来这样的性子。听说,你昨日还连闯四关,得了那金陵赛诗会第一,连着总督大人的千金洛小姐,也送你鸳鸯帕,要与你成双成对了,你怎的还这般没个正经?才华绝伦,却放荡不羁,这天下的男子,似你这般的,怕是找不出第二个了。” “夫人----”林晚荣靠近她身边正色道:“人生若是太正经,那便什么意思也没有。便像你这般,为了萧老爷苦守贞节,看似正经了,却是人生最没趣味的事情。你是一个正常人,有着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,为了那高高悬起丝毫不中用的贞洁牌坊,你舍弃了幸福,在我看来,你这是太正经了,正经的让人无法接受。” “你,你----”听到他惊世骇俗的言论,夫人大吃了一惊,脸上惊怒交加,酥胸急剧起伏,纤纤玉指指着他道:“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?” “我说错了么?”林晚荣双手一摊,无辜地道:“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,我从来都是这样想的,也是这样做的,有错么?如果追寻幸福也是一种错误,那我宁愿一错再错。” 听着他的奇言怪论,萧夫人恼怒地看他一眼,匆匆行上小轿,怒喝道:“回府----” 林晚荣看着萧夫人远去的身影,无奈摇头,我什么也没做,只是很理论的和你探讨了一下幸福的定义而已,你若不想要幸福也就算了,有必要这样恼火吗? 萧夫人行了不远,猛地想起来,我此行不是要劝解林三回府的么,怎的与他说了两句话,我竟先敌不住他的话落荒而逃了?这人如此大的杀伤力,这一番话谈下来,也不知是我劝他还是他劝我了。 她苦笑了一下,叫停轿子,掀起帘子往外看去,只见林三骑了快马,走得比她还快,三两下之间,就只剩下一个模糊的背影渐行渐远,片刻之后,便消失在她眼帘里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