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七章 想你!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六十七章 想你!

. 连过了几日,再无他事相扰,林晚荣日子过的逍遥自在。眼中看着年关越来越近了,快活的日子过一天便少一天。白天在酒楼里做做甩手掌柜,看准巧巧记账的时候,挤过去占一番便宜,弄得这妮子脸红耳赤,娇喘吁吁。到了夜间,则与两位娘子宿于花船之上,做些爱做的事情,何其逍遥。他与巧巧正是新婚燕尔,又想着过了年便要离京,心里越发的疼爱她,每日都要与她怜蜜疼爱一番。 食为仙连锁下的第二家酒楼已经开业了,第三家店也正在装修。林晚荣按照青山的提议,将第二店命名为“太好吃。”这个名字大俗,不过大俗即大雅,这个道理,搞了多年营销的林晚荣是深深知晓的。 “太好吃”开业的时候,洛敏亲自驾到,现场手书一番,卖足了林晚荣面子。目前他还是江苏总督,不过江苏官场都知道洛大人的前景不看好。 程德的案子牵连极广,前些时日,苏州织造陶宇被罢了乌纱,理由是结党营私。林晚荣想起那被自己废掉的陶东成,心里阵阵爽快。可是再想想那个叫陶婉盈的小妞,心里也难免唏嘘,想来她与侯公子应该配成了一对了吧。他也懒得去管了。 擅斩程德的事情,朝中正闹得沸沸扬扬,估计过不了几日便会有圣旨下来,老洛吉凶难料。林晚荣见他眉飞色舞,连眉间的皱纹都少了许多,知道这老头是真的洒脱,心里也有几分佩服。 “林兄弟,我这薄礼,可不要给你惹来麻烦才是啊。”看着林晚荣命人将那墨宝取走装裱,洛敏意味深长地道。 林晚荣哈哈一笑:“洛大人,你也说过,祸福乃是天定,我们都是凡人,哪能事事照应周全。”他压低了声音笑道:“你做的这些事情,别人不明白,金銮殿上的那位可是再清楚不过了,何况还有徐大学士从中斡旋,您这是一时搁浅,却能换来十年龙腾。洛大人,小弟该说恭喜才是。” 洛敏大笑:“小兄弟宽我胸怀,老朽感激不尽。你是有福之人,若我有了意外,我这一儿一女还请你多多照应才是。” 说起儿女,林晚荣这才注意到,洛远正和青山闹成一团,却未见着洛才女的影子。想起当日花船之上说过的话,他又忍不住一阵头疼,难道真要大张旗鼓去追洛凝?那巧巧、仙儿还有二小姐怎么办?不能厚此薄彼啊! 洛敏见他眼光四处搜寻,忍不住笑道:“别找了,这是凝儿让我送你的书信。我老倒是老了,却没想到还要做你们这些小儿女的信使,真是越活越倒退了,呵呵!” 让她爹帮忙送情书?打死我也不敢。这个洛才女,太有才了。不过也只有碰到老洛这样开明的老爹,她才敢这样做啊。 “怎么,不敢当着我的面拆啊?这倒也是,你们小儿女的话,我这个做老人家的,怎好意思偷看呢。”洛敏笑着道,一副为老不尊的样子。 “哈哈,怎么会呢?”林晚荣打了个花腔,拆开那信条,上面一行娟秀的小字言简意赅:“大哥,想你!想你!!想你!!!” 这丫头,有胆色啊,林晚荣心里暖暖的,想我还躲着我?看来这次是真的要我主动了。见了老洛玩味似的眼光,林晚荣纵是久经沙场,也忍不住一阵脸红,正义凛然地道:“哦,洛小姐祝我开业大吉,生意红火,送我十两银子的利是,说是寄存在洛大人处。大人,这红包你带来了吗?” 仙儿跟在他身旁,得知是洛凝的信后格外地瞅了一眼,见相公对着洛大人打马虎眼,心里哼了一声。 洛敏对林晚荣竖了竖大拇指,意思是,你小子,有种! 萧家也送了贺仪来,两串珍珠白银千两,极为贵重的一份大礼,无人能比。萧家尚不知这几所酒楼都是林三的产业,但知道是董巧巧开的,想来与林三肯定也有关系。只凭这一点便大礼相送,倒也确实有诚心,林晚荣心里感慨,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呢。 先是得罪了大小姐,相送徐渭那日,夫人也是大怒而归,想来,与萧家的缘份也就到此为止了吧。只是要怎样想办法,将二小姐从她姐姐与母亲手下偷出来,才是正经。 萧家送贺仪来的,却是四德与萧峰二人。他们见了林晚荣,心中大喜,急忙拥了过来道:“三哥,三哥----” “你们两个小子,最近过得怎么样啊?”林晚荣笑着道。 二人一起叹了口气道:“三哥,你什么时候回萧府?” “怎么了?”林晚荣奇怪道:“府里出了什么事情?”按照道理说,白莲教灭了,程德被砍了,赵康宁灰溜溜地逃回了京城,萧家所有的家业都顺风顺水,正该欣欣向荣才是。 “府里倒没有什么大事情,就是情形有些不对头。夫人不管事,大小姐最近脾气特别不好,容不得别人办错一点事情。二小姐又深居简出,每日向佛。三哥,我们都想你啊。”四德红着眼睛道。 这个大小姐!林晚荣心里忍不住一怒,创业容易守业难,你这样不能容忍,莫不是要把老子的产业败光了才是?他压住了怒气,现在和萧家处于分居状态,这些事情懒得去理了。 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 “大哥----”欢爱过后,巧巧脸上泛出阵阵的红晕,眉眼之间皆是满足的表情,将柔若无骨的美丽身躯紧紧依偎在他怀里,嗯嗯两声,喘息道:“巧巧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了。” 林晚荣缓缓抚摸着她光滑的臀瓣,紧挤她丰满的酥胸,那玉乳如一团滑动的凝脂,让他舒服的哼了一声,仍没在爱妻体内的神秘之器一阵胀大,将那小臀轻轻一掰,淫笑道:“宝贝,我们再来一次吧。方才的那些,能让你生两个儿子,现在我们再制造四个儿子吧。今晚我保证不折磨你,只做三次好了。” “大哥。”巧巧小脸羞臊得通红,紧紧地挤进他怀里。与大哥做夫妻这些日子了,每次听到丈夫的荤言荤语,她却仍像是做姑娘时候那般害羞。也正是这种小姑娘般的羞涩,让林晚荣倍觉刺激,每日不好好疼爱她几次,那便是对不住自己了。 “大哥,你与仙儿姐姐为什么不同房?害我昨天那般被她看笑话。”巧巧羞涩的小声道,话音一落,便觉体内某物又胀大两分,她嗯了一声,小脸似火,热情如炙。 “她怎么看你笑话了?”林晚荣嘻嘻笑道:“不就是趁我与小宝贝欢爱的时候,偷偷摸进来偷看了一下么?没什么大不了的,以后你也看看她好了。” “啊----”巧巧猛地捂住了面颊,不敢去看丈夫:“大哥,你莫要说,羞死了。仙儿姐姐怎么那般做坏,偷看不说,还要挤到我们床上来,唔,大哥----” 林晚荣凑在她耳边,轻轻吹了口气道:“小宝贝,不要怕,以后相公也这样整治她,叫你二人谁也不能笑话谁。宝贝,我们再来一次吧。” 巧巧羞涩的嗯了一声,紧紧贴在大哥怀里,伸手去摸他脊背,却意外的碰到一只滑如凝脂的小手,当下啊的大叫一声,却听一个女子娇媚的声音道:“巧巧妹妹,你方才怎么在相公面前编排我的不是了?” “仙儿姐姐----”巧巧一声惊呼,只见秦仙儿脸色潮红,全身上下空无一缕,紧紧地搂住了丈夫的腰肢,酥胸缓缓磨擦着。 “相公,喜欢么?”秦仙儿眼中闪过一丝妩媚,掩住心里的悲色,轻声道:“这是师傅教的,她说,要想你疼爱我,就得肯为你做任何事。” 这安姐姐也真是的,怎么能教这么----好的招术呢,一式哪够,没个七八十招,也敢出来教徒弟?他轻轻拍拍仙儿的背道:“小乖乖,你的苦,相公知道的。等我上了京,一定为你解开那情蛊,到时候我们做真正的夫妻。” “相公----”秦仙儿脸颊紧贴在他背上,轻声而泣:“有你这一句话,仙儿死了也知足了。”她用脸颊缓缓在丈夫背上磨擦了几下,声音忽然柔媚地道:“相公,那你便好好疼疼巧巧吧,你这些相好里,我最中意她。我与她不分彼此,你疼她,便是疼我,相公,我要看你们欢好,师傅还教了我很多的----” 这个要求太为难我了吧,林晚荣喜上眉梢,本已娇羞无限的巧巧更是不堪,轻呼道:“仙儿姐姐,你,哦----” “小宝贝,这是你仙儿姐姐逼我的,我也不想的,我是个正经人,哦,仙儿,这一招也是安姐姐教的么?下次能不能请她也教教我----” “坏蛋大哥,坏蛋仙儿姐姐----”知道难逃魔手,巧巧媚眼如丝,羞涩地送上红唇…… 虽是寒冬腊月,却是芙蓉帐暖,被翻红浪,夫妻三人,一起享受那至高的乐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