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九章 讨厌你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六十九章 讨厌你

. 几日不见,大小姐似乎清减了许多,眼中有几分伤神,玉盘似的脸颊上挂着淡淡的哀愁,丰胸细腰小翘臀,身段依然挺拔玉立,少了几分高傲,却多了些幽怨,与青日相比,别有一番动人风韵。 大小姐方才拜菩萨,言语虽简单,寥寥几句话而已,只是听在林晚荣耳里已觉大不寻常。她想念的那坏人在大小姐口里的坏人,除了我这坏到家的林三哥,还有谁能获此殊荣?听她语气,似乎对我有那么点那啥他心里顿时噗通噗通跳了起来,意外,实在太意外了,会要人命的。 “谁?”大殿里空旷,林晚荣声音虽小,落在大小姐耳里却是格外清晰。她没想到后殿竟然有人,心里吃了一惊,急忙站了起来喝道。 林晚荣暗自叫苦,怕什么就来什么,这不是故意整人么?他讪讪笑着走出来,对萧玉若招手道:“嗨,大小姐,你好吗?二小姐好吗?夫人好吗?福伯好吗?府里的兄弟们都好吗?” “是你?”见从后面走出来的,竟是自己在菩萨面前念叨的人,萧玉若又惊又羞,想想方才说的话儿极有可能一丝不落的落进他耳里,大小姐有种要昏倒的感觉,心里的慌乱自是难以言说。 “不是我,是菩萨,是菩萨在说话。”林晚荣干笑了两声,补充道:“大小姐放心,我什么都没听到。” “是你,是你,就是你。你是故意的。”大小姐心里凄苦,望着这个讨厌的人,心里不知道是个什么感觉,五味杂陈。泪珠儿哗哗落了下来,泣声道:“你是故意躲在这里看我笑话的!” 这小妞太倔强了,我还没养成偷听别人隐私地习惯呢。见大小姐哭得凄惨,林晚荣也不知该说些什么,若是像今天之前什么都不知道,那便还罢了。偏偏在不恰当的时候,听到了些不该听到的内容,又被大小姐发现了,这事还真难办。一时之间,他也没做好心理准备。只得缓缓走上前去,轻声道:“你不要哭了,我真的不是故意地。是夫人早上来寻我。说二小姐不见了,我焦急之下,才会到这里来看看的,哪知我在里面搜寻,你却在外面查看。这只是一个偶然之下的巧合,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。至于你说的那些话,我一句也没听到!” “你真的什么都没听到?”大小姐哼了一声。望着他,泪珠儿却滚滚滴落了下来,竟比刚才哭得还要厉害。似乎他真的什么都没听见,反而更委屈。 “没有,没有,绝对没有。”林晚荣急忙道:“即使听到了,我也肯定会全部忘记的,我以信誉担保。” 望着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林三,大小姐再也忍不住了。扑上前去,扬起小拳头,恨恨的砸着他胸膛,大声哭道:“我叫你听不到,叫你听不到,叫你听不到,你这坏人,要欺负死我,你才甘心” 无敌了,要我说听不见地是你,要我说听见的还是你,怎么回答都是错了。还要挨你这阵拳头,我容易吗我? 大小姐泪如雨下,那小拳头砸在他身上,和挠痒痒没有什么区别。 原来这丫头真的有点喜欢我!林晚荣有些发愣,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。细细回想和大小姐交往以来地经历,还真有那么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夹杂其中。只不过他给大小姐留下的第一印象便是卑鄙无耻,大小姐给他的第一印象也是高高在上不切实际,两个人互相看不顺眼,就像是斗气的冤家,谁也不肯服了谁,他压根就没想过大小姐会对自己产生好感。若不是今日无心偷听到了,以自己与大小姐地状态,怕是一辈子也不会往这个方面想了。所以说,第一印象真的很重要啊。 他轻叹了一声,颇有些幸福的烦恼地感觉。大小姐见他神情古怪,更是羞急,不知该怎地才好了。 林晚荣想通了这些,再回想大小姐的所作所为,感觉顿时豁然开朗,原来这小妞的所作所为不是没有道理,而是过于讲“道理”了。 他充分的发扬了人贱人爱的犯贱精神,嘿嘿笑着道:“大小姐,我是真的没有听到啊!要不,你再说一遍,我保证一个字不漏的记住。” 大小姐脸上一红,急急擦去眼角泪珠,哼道:“你做梦,没听见最好,鬼才希望你听见呢。”听他似乎话里有话,大小姐神情慌乱无比,眼光也不敢看他,心里噗噗直跳,脸上阵阵发烧。 想起与大小姐之间的种种,林晚荣微微一叹,拉住她小手道:“好了,不要闹了,乱七八糟的事情够多地了,我们先好好说会话吧。”萧玉若的小手温热,沁出点点汗珠,握在手里,就像一块温水里的暖玉,柔和无比,细腻无比。 被他拿住了小手,大小姐只觉自己的心似乎都要跳出来,身躯一阵轻轻颤动,想要挣脱他,却又使不出力气。她仿佛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,嗓音中带着丝丝颤抖,强自忍住羞涩,努力板起脸颊道:“说说什么你你要做什么没见过你这么坏的人” 她的心里越跳越快,早已说不下去,敷粉似的脸颊上,染上一层浓浓的晕红,火烧般的感觉让她浑身都失去了力气。一句话结结巴巴说完,自己都不知道说了些什么,更无丝毫底气可言,她急忙低下头去,不敢让他看见自己火般滚烫的小脸。 “我不在家,你不要苛责手下的人,创业容易守业艰难,该当好些对待他们,人家才能全心全意为你出力,不要乱发脾气。”林晚荣不经意道。 大小姐嘴唇张了张。想要反驳,望见他面容正经,却又开不了口了。她脸上红的像要滴出水来,轻咬红唇。鼻孔里轻轻嗯了一声,旋即似乎又不服气似的抬起头道:“我哪里对他们不好了?是这段时间心里烦躁,才会过于严厉了些,我也没做错什么,这些人就会跑去向你告状!” 她眉如春水,目似凝黛,说话间脸颊羞红,酥胸起伏,如三月桃花般鲜艳,那委屈的神情不似一个叱咤商场地女强人。倒尽显羞涩女儿家的种种风情。 林晚荣看的呆了一呆,大小姐若是每日都是这般柔情似水,那会是怎样一种美景啊。 “看什么看!”萧玉若心里娇羞不堪。想要做出尊严,使尽了力气,却再也板不起面孔,被拿住的小手,紧张地满是汗珠。“我。我要去寻玉霜了。”大小姐脸上一片鲜艳的红色,急急低下头去,以细如蚊蚋的声音说道。 “我们一起去吧。”林晚荣道。想起玉霜。他心里也是紧张起来,这里没有寻到那小妮子,莫不是她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不成? 见林三脸上担忧的表情,大小姐想起自己与他的关系,又想起妹妹与他的关系,她心里为难,也不知该如何是好。 “谁要与你一起去,没羞没臊。”听他说话,大小姐心里微微一颤。一阵甜蜜滋味涌上心头,言不由衷的说道。 她用尽所有力气,将小手从他大掌中抽了回来,脸上灿烂一片,再无丝毫勇气去看他,轻声道:“我寻玉霜去了,你,你不要跟着我,我讨厌你” 讨厌就讨厌,不讨厌才怪了。林晚荣望着大小姐,呵呵一笑。 大小姐仿佛被他看穿了心事,心中一颤,脸上浮起一层鲜艳的粉色,娇躯轻扭,直往大殿之外奔去,步伐甚是急迫,似乎在这里多待一刻,便会危险加上一分。 这丫头,跑的倒快,林晚荣无奈地摇摇头,望着大小姐摇曳生姿的美妙身段,心里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。人生真是奇妙啊,昨天还在埋怨这丫头胡乱发脾气,今天却听到了她的真心话,虽没将他打懵,却也生出些不真实之感。 “大小姐,走错方向了”见萧玉若急急往寺庙里面奔去,显然是心情激动之下,根本就没有辨清方向,林晚荣笑着喊道。 “要你管!”大小姐脸上发烧,停下脚来,见果然是慌乱之下走反了方向,恨恨地跺了下脚,脸色如夕阳般红艳,掉转方向又往寺外跑去。走到林晚荣不远处时,她偷偷瞥他一眼,脸上鲜艳如桃花,娇哼一声:“你这讨厌的人” 她似嗔似怨,脸上薄怒中带着三分羞红,林晚荣看的发呆,心中一荡,这大小姐销魂起来,比安姐姐还要胜上三分那! 萧玉若见他目光如炬,哪里还敢多留,头也不回的向外奔去,只是心里再也平静不下来。 真是来的早不如来地巧啊,见萧玉若出了庙门,林晚荣无奈一笑,转过身来,捐了一锭银子做香火,对着菩萨前所未有的虔诚拜道:“感谢各位菩萨大仙慷慨相助,等我从京城回来,一定为各位重塑金身。” 他挂心萧玉霜,又在栖霞寺内仔仔细细搜寻一番,逢人便问,却是依旧没有见着二小姐的影子。与大小姐那朦朦胧胧地滋味,本来甚是愉悦,但没寻着玉霜,他心思却再也好不起来。 出了寺院,大小姐早已不知道到哪里去了,想想这丫头此时的心境,恐怕也是乱成一团麻,哪里能安下心来寻找玉霜?倒也为难她了。 正在想着回去召集青山洛远开会,发动洪兴中的兄弟挖地三尺也要找出玉霜,他信步便已来到了栖霞寺前的湖边。上次被掳归来,便是在这里正要与二小姐亲热时,被大小姐抓了个现行,当时将大小姐恨的牙痒痒,现在想想,这里有颇多寻味,也颇多怀念之处。 湖面平静,清澈见底。他目光随意一扫,便见那湖边坐着个少年公子,背对着自己看不清容貌。个子不高。身着一身淡蓝的袍子,双肩消瘦赢弱,发髻盘起,露出修长洁白的颈项和晶莹如玉的小耳朵。 这身影看着有些熟悉。是哪家地公子哥长得如此俊俏?林晚荣细细瞅了一眼,心中顿时大喜,悄无声息地走过去,轻轻道:“女施主,贫僧给你送茶来了”” “不要,不要,哪里来的和尚,打扰本小”那少年公子声音清脆,说了一半,忽觉有异。急急转过身来,望见眼前那张朝思暮想的面孔,双眼立即蒙上一层薄薄地水雾:“林三。真的是你么” “女施主,正是贫僧。哎呀,女施主,你撞坏老衲了” 二小姐猛地扑进他怀抱,扬起小拳。拼命的打他胸膛,泪花落满脸颊道:“讨厌,讨厌。你这讨厌的坏蛋,呜呜,叫你不来找我,我打死你算了,然后再陪你一起死” 他这前胸方才在庙中遭遇大小姐暴揍,眼下又被二小姐恶打,心里唯有哭笑不得:我与这姐妹二人,缘分实在奇妙了些。 将玉霜紧紧抱在怀里,这丫头哭得稀里哗啦。泪水湿透了二人衣襟,二小姐却是越哭越厉害,如同长江之水泄了闸门,抽泣着几乎要晕厥了过去。 何苦呢,林晚荣心里叹了口气,老子这是自作自受啊,真为难了玉霜!他轻轻在玉霜后胸上拍了几下,小声道:“二小姐,不要哭了,你哭的我心里也不好受” 二小姐猛吸了一下鼻子道:“我就哭,就哭,难受死你这个没心肝的。你在外面风流快活,惬意的很,哪里还记得我,我哭死了你也不会管的。” “我怎么会不想你呢?我每日白天想,晚上想,吃饭的时候想,睡觉的时候还在想。”甜言蜜语不用细想,张嘴就来,他微微叹了口气道:“唉,二小姐,你不知道,我这次出去,九死一生,差点就没有命活着回来了。” 二小姐果然被他这一招转移了精力,吓得也不敢哭了,紧紧搂住他道:“林三,你怎么了,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?告诉我,我带镇远将军去收拾他,看谁还敢欺负你。” 林晚荣哭笑不得,心里却更感动,抱住她道:“你不用担心,那些欺负我地人,早已被我干掉了。以后谁要敢欺负你,你也跟我说,我现在手上人多,打他个骨头稀烂是没有问题的。” “吹牛!”听他语气轻松,二小姐也破涕为笑:“要说欺负我的,第一个就是你了,你自己与自己算账吧。” 林晚荣哈哈笑了两声:“哪能呢,我疼你还来不及。怎么舍得欺负二小姐呢。” “你自己说说,你回金陵多少时日了,却从不来看我。枉我每日为你留在房中祈祷求福,府里地人都说我改了性子。”萧玉霜眼泛泪花,委屈的道。 想想也是,一个十六七岁的小丫头,从前那般活泼,喜好恶作剧,自从遇到自己之后,却变得如此多愁善感,算来算去,自己就是罪魁祸首了。想到这里,林晚荣正色道:“玉霜,你以后不要刻意的压抑自己,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我还是喜欢见到原来那个无忧无虑的小丫头。” 萧玉霜羞涩一笑,哼道:“只要你不欺负我,我就还是那个玉霜。你说说,你什么时候没有欺负我?”见她目中含泪,脸上带笑,年纪虽是不大,却生地明目皓齿,艳丽非凡,神情一片殷切,与大小姐风味迥然不同,林晚荣心里搔痒,嘿嘿一笑:“那我就欺负你一辈子,你愿不愿意?” 萧玉霜望着他,脸上惊喜万分,猛地勾住他脖子道:“这是你说的,以后我们就互相欺负,谁也不准离开谁。”她呆呆的望着他,突然开口道:“林三,你带我私奔吧?” 林晚荣大汗,这丫头怎么又冒出了这种傻傻地念头,私奔难道很时尚吗?他笑着道:“私奔是一种很没有品味的行为,我们目前还没有必要走到这一步吧。”此话一点不假,萧夫人早已经透露过这个意思,只不过是眼下正和萧家打冷战,所以才将这事推后再说了。 “谁说不到这一步了?”二小姐嘟嘴道:“你都和姐姐吵成那样了。她连家门都不让你进,难道还会允许我们的事吗?” “你都知道了?咳,咳,二小姐。其实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么复杂的。” 二小姐哼了声道:“听姐姐说,你是带了两个女人回来,姐姐担心我,才将你拒之门外地。是也不是?” 关于这件事,林晚荣本也没打算瞒她,点点头道:“玉霜,不瞒你说,眼下在金陵我已经有了两个红颜知己,我是绝不会离开她们的,就像绝不会离开你一样。” 萧二小姐紧咬嘴唇。轻泣道:“你这坏蛋处处留情,人家早就知道了,可恨我就是喜欢你。你要怎样,我还能拦住你不成?人家为了你,连家都不要了,你敢不要我,我就死给你看。” “哪里哪里。怎么会呢?”林晚荣呵呵一笑,将二小姐搂进怀里道:“对了,你怎么会这身装扮。又到了这里呢?大小姐方才寻你来着,你见到了么?” 玉霜在他手臂上咬了一下,哼道:“你现在才想起来问么,我生气了,不告诉你。” “那我要将你娶进家门,你愿不愿意?”林晚荣嘿嘿笑道。 二小姐脸上染起一抹红晕,低头道:“现在么?人家还要到京城求学呢,要不,我们成了亲再去好了”她一抬头。便看见他脸上捉黠的笑容,顿时小脸通红道:“你个坏蛋林三,就会这般欺负我。我将来一定要将你欺负个够。” 与这天真无邪的丫头聊了两句,又放下了心里地担忧,林晚荣着实开心。 二小姐道:“昨日我从丫鬟那里得知了你回来的消息,恼恨姐姐一直瞒着我,还将你拒之门外,就去找她理论。姐姐心情似乎也很差,我和她说着,她也有些激动。人家一时委屈,就想出来寻你了。” 说起昨夜的情形,玉霜脸上又泛起一阵委屈之色:“当时夜色深,我又不知道到哪里找你,只好等到今日天蒙蒙亮才出门。为了避人耳目,我出门之后就换了这身衣裳,到处寻你。可你这人也不知钻到哪里了,我寻你不着,又无处可去,便想到了这个地方。我就在想,本小姐就一直在这里等着,看你能不能寻到我。你三天不来,我就等三天,你三年不来,我就等三年。要是你个没良心的,永远想不起我,我活着也没意思,就算是冻死在这里也是活该。” 这丫头竟然和她姐姐一样执拗的性子,林晚荣又好笑又感动,在她小脸蛋上拍了两下道:“什么冻死活该,以后可不准说这些话,你年纪还小,幸福滋味都没尝过呢,以后你会成为天底下最幸福的女子” “之一!”这两个字在心里念念也就算了,可不能说出口来。 二小姐在他腰肢上用力扭了一把,哼道:“你就会说好听的哄人,那两位姐姐,定然也是你这样骗来的。”她将头靠在林三胸前,甜甜一笑,柔声道:“不过,总算你还有些良心,知道到这里来寻我,还能认出我来。方才姐姐来时我看见了,我特意躲开她的。她出来的时候模样好生奇怪,就像我想你时候地样子,也不知怎么了。我当时心里不忍,差点就叫住了她,可再一想想她那般待你,我就忍住了。林三,我知道姐姐那样对你,你受了委屈,心里肯定难受。但是我心里也不好受。姐姐她也是为我好,我代她向你赔罪,你就原谅她,好不好?” 原谅?现在的问题比这个复杂多了!他呵呵一笑:“我这个人一向记性不好,睡一觉醒来就什么都忘了。二小姐你不知道吗?” “我怎么知道?又没和你睡唔,讨厌!”二小姐上了他的当,打他一拳,在他怀里一阵撒娇。 想想现在两个老婆都已经在家里了,玉霜这丫头过门也是迟早地事情,几个人见一下面开个联席会议是很有必要的。他拨拉一下小妮子光洁玉润的小耳朵,凑在她耳边道:“你那二位姐姐现在都在一个很好玩的地方,那里有一艘好大的船,就只有我们几个人在上面,谁也看不见我们,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。我与你两位姐姐,每天都会做一些很好玩地事情。你想不想去看看?我带你去好不好?” “好不好!”小丫头先是心生向往,接着似是想起了什么,羞红了小脸,急急否定道:“你又未明媒正娶,我去你那里干什么?是不是又想做坏事了?” 汗啊,我长得那么像大灰狼吗,林晚荣哈哈笑了两声,竖起大拇指道:“二小姐,你警惕性真高,今天不去,那就日后再去吧。” 二小姐拉住他手道:“你从前对我说,要多学些本事,帮助娘亲,帮助姐姐,你不在的这几日,我已经开始很用功的学习了。不仅学些诗话,还学术数计算之法,到了京中,我还要拜请名师,本小姐就不相信了,别人能做地事情,我萧玉霜为何就做不得?” 她的神情决绝,眼中射出坚定的光芒,望着有些像萧夫人,却也能看到大小姐的影子。林晚荣心里暗叹,这丫头长大了,心里有主见了,但愿到了京中能遂她所愿吧。 “林三,到了京中,若是我忙于学习,冷落了你,你不要怪我,好不好?”萧玉霜靠在他身上轻轻道。 这丫头,竟然给我打起了预防针,林晚荣将她搂在怀里笑道:“你学的越认真,我就越高兴。你要是不好好学,我会打你小屁股的。” “坏蛋,玉霜眼中蒙上一层水雾,想起了那些往事,只觉小臀上似乎有些热辣的感觉,忙嘤咛一声,含羞依偎在他怀里。 搂着二小姐,忽然想起今日与大小姐在殿中的种种纠葛,林晚荣心里顿时升起丝丝旖旎,原本只想偷一个小姐,哪知一不小心,超额完成了任务,这可怎么办是好?大小姐可是朵带刺的花儿啊,扎手地很呢。 在怀中那柔嫩的娇躯上轻轻揉捏一阵,他嘴角荡笑,思绪早已不知飞到了哪里。。。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