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章 大小姐爱脸红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七十章 大小姐爱脸红

. “林三,我们这是要去哪儿?”二小姐坐在马车里,靠在林晚荣身上,好奇的道。 “去一个好地方,你一定会喜欢的。”林晚荣哈哈一笑:“你今天瞒着夫人和大小姐偷跑了出来,她们此时定然焦急不堪。我们去这个地方看完之后,我就送你回去,好不好?” 二小姐嗯了一声道:“那你呢,你回不回去?” “我在外面再游逛些时日吧,前些日子太累了,这就算是放假吧。等过完年进京的时候,我们再一起赴京城好了。”林晚荣答道。他现在与大小姐的关系,糊涂里透着暧昧,暧昧里又有些糊涂,回不回去倒成了一个真的难题了。 二小姐乖巧的应了一声,依偎在他怀里:“那我听你的,等去了那地方之后,你便送我回去。不过,你以后每天都要来看我,我还有好多问题要向你请教。要是敢再丢开我,我就,我就天天骂你,骂到你来看我为止----” 林晚荣哑然失笑,这丫头的威胁太“吓人”了。 二小姐哼了一声,从怀里摸出一张珍藏的小纸条,望了一眼,有些欣喜又有些害羞,她抬起小脸,似嗔似怪的看了林晚荣一眼,目光迷离的轻吐小口道:“你这坏蛋,离家那么长时间,好不容易写封家书回来,偏还只有这么几个字,连张纸都舍不得用,气死个人了。” 连张纸都舍不得用?我有这么吝啬吗,林晚荣心里奇怪,拿过玉霜手里的纸条一看。却是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:“二小姐,我想你!” 这是当日到达丰县,收到大小姐地信后,他连夜炮制的一封书信,请了徐渭专程送回来的。他自然记得清清楚楚,可那信明明是三句话。叫到了三个人的名字,怎么到了二小姐手里就只剩下这一句了? “二小姐,这字条是谁给你的?”林晚荣奇怪问道。 “当然是姐姐给我的。她说你给我写信了,我心里欢喜地要命,哪知拆了来看,却只有这么几个字。你这狠心的人。”二小姐小脸通红,将那字条夺回贴在心口,又依偎在他怀里轻声道:“只写这么几个字,偏还让人家做梦都要念着你,讨厌。” 林晚荣明白了。定然是大小姐见了那书信觉得不雅,便将信纸裁成了三条,一人分发一条,虽是纸张外形差了点。但总比什么都没有要来的强。靠。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,大小姐太有才了。林晚荣恨不得长笑三声,大小姐太知心了。只不过不知道给夫人的那字条在哪里。莫非被大小姐保留着了?那可是罪证啊。 找来的这马车走了几步,林晚荣掀开帘子。无意识的向外看了一眼,只见栖霞寺边地山脚下立了一座残破的草庐,一个青布衣衫的女子身影时隐时现,似是一个女修士。 胸挺大的!林晚荣眼光极好,廖廖几眼便看的清楚,心里龌龊了一会,忽然想起了什么,急忙叫道:“停车,停车----” 二小姐惊奇道:“怎么了?” 林晚荣道:“去看胸,哦,不是,去看一个熟人。二小姐,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,我下去看看,马上就回来。”萧玉霜轻轻点头。 林晚荣下了马车,往前走去,那茅屋残败,四处漏风,一个身着青衫地女子,将秀发高高挽成一个发髻,用一尊小小的佛帽遮住,竟真的是一个女居士。 林晚荣望着这女子的面容,吃了一惊,轻轻道:“陶小姐,真地是你?” 陶小姐睁眼见他,啊地一声张大了小口,脸色通红,手中的经书掉在了地上,旋即站了起来,欣喜道:“林三----林施主,怎么是你?” 望着眼前这个有些消瘦的女子,林晚荣怎么也想不到,竟会在这里碰到她。陶小姐美妙丰满的身躯掩映在一袭宽大的长袍里,遮去了无限美好地身段。想起这小妞从前的泼辣,林晚荣心里困惑:“陶小姐,你怎么到这里来了?你这是在做什么?” 陶婉盈轻轻嗯了一声,强装平静道:“我在这里有几日了,眼下正在带发修行。” “带发修行?”这丫头正是如花妙龄,怎么就要出家做姑子,莫非是和候公子闹了别扭?他急忙劝解道:“陶小姐,你正是花朵般的年纪,怎么就想着要出家呢?是不是和候公子闹别扭了?唉,你们年纪轻,吵架也是正常的,可不要一时义气,做了终生后悔的事情啊。” 陶婉盈摇头道:“林施----林三,你莫要胡说,我和候公子一点干系也没有!” 一点干系也没有?林晚荣狐疑的望了她一眼,笑着道:“陶小姐,你与候公子的事情,大家都看得清楚。眼下洛小姐已经明确的拒绝了候公子,你正应该好好待他,与他配成双才是正经,怎么一个人跑到这里修佛来了。” “胡说。”陶婉盈眉毛一挑,眼中闪过一丝怒气,隐约又见昔日那个暴走的小妞的影子:“从前我对候公子虽有些崇拜,但距离你说的那般境界却差的甚远。经历了这么多事,我和他更扯不到一块去,你千万莫要误解了才是。” 见陶婉盈说的决绝,不似作假,林晚荣无奈道:“好了好了,我不说了,免得你一怒之下,又要拔刀冲过来。” 陶婉盈听他提起往事来调笑自己,脸上一红,轻道:“林三,你怎么到这里来了?我印象中,你可不是什么虔信神佛的人。” “我来这里办点重要的事情。倒是你,陶小姐,你这是怎么了。真的要出家么?” 陶婉盈轻轻叹道:“最近我家出了许多事情,父亲丢了官职,哥哥又变成那般模样,家道中落,早已不复昔日繁盛。我知道,这是父亲与哥哥做了错事。是神仙在惩罚我们陶家。我这就是替他们还债来了。本想求着庙里地大师剃度,他们却说栖霞寺中不收女弟子,我苦求未果,只得在这寺外结庐,做个修行之人,希望能代父亲与哥哥赎清罪孽。” 她父亲与她哥哥的事情。林晚荣都脱不了干系,不过相比他们做过的恶事,他并无丝毫愧疚之心,点点头道:“陶小姐倒的确是个孝顺之人。不过我看你面目清秀,天庭饱满。怕是红尘夙缘仍未了结,这出家之事,估计成不了了。” 陶婉盈噗嗤笑道:“你又不是大师,怎的还会看相?我要不能出家。那便是拜托了你的乌鸦嘴所赐。饶不了你。” 林晚荣与她相交不过几次,对于她还真说不上熟悉,只不过见着一个风风火火地小辣椒看破红尘要出家修行。心里总觉得不太舒坦,与她说笑了两句。望见她那袭宽大的佛衫,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。 陶婉盈幽幽道:“对了,还忘了恭喜你赛诗会上独占魁首,眼下你是人人敬仰,想要什么就能有什么了。” “那些都是胡闹着玩玩的,当不得真,我对什么才子名士,天生反感。”林晚荣笑道。 陶婉盈看他一眼:“那你真的要和洛凝姐姐成亲么?” “这个,应该是吧。”林晚荣笑笑,洛凝那丫头也好久没见着了,该当想个办法去看看才是。 陶婉盈点点头道:“那我先祝你们百年好合了。能让你这么一个洒脱的人归心,洛凝姐姐真了不起。你们郎才女貌,乃是天作之合。” “陶小姐,你就不要拣些好听的说了。这寺里生活孤苦,你有空就多出去转转,心情自然会好起来地。我估计,用不了几天,你就不会想着出家了。” 陶婉盈眼睛一瞪道:“要你来动摇我心境,我才不听你的。” 林晚荣哈哈一笑,转身行去,陶婉盈呆了呆:“林三,你要走了么?” 听她声音里似乎有些留恋,林晚荣也是轻轻一叹,这也难怪的她,想来她到这寺外有一段日子了,能与她说上话的没有几个人,一个年轻的女子要青灯伴佛,了此残生,实在是残酷了些。 “我又不出家,当然要走了。”林晚荣回过头道,见陶婉盈眼神一阵黯淡,急忙又笑着说:“不过你也别慌,我在金陵还会待上几日,有空地话,也会过来和你聊聊天,还有洛小姐大小姐她们,我会转告你的消息,想来她们都会来看你的。到时候你们聊上几句,你的心情就会好许多了。” 陶婉盈没有说话,苦涩一笑。 回到马车上地时候,二小姐正靠在壁上微微打盹,林晚荣在她小鼻子上摸了一下,笑道:“醒醒了,小家伙。” 二小姐睁眼见到他,脸孔微微一红,急忙抱住他胳膊,不好意思地道:“今日出门的早,昨夜又未睡好,等了一会儿竟然睡着了。你的朋友看完了么?” “看完了。”与陶婉盈比起来,二小姐算是幸运地了,林晚荣将她拉进自己怀抱里,深情道:“你接着睡吧,我守着你。” 马车进了城中,在一处大宅子面前停下,二小姐下了车打量了那朱漆的大门一眼,好奇地道:“林三,这是谁家的房子啊,怎么比我们家还大?” 林晚荣嘿嘿笑道:“这是林府。以后,你也是这府里的一员了。” 林府?二小姐呆了一下,旋即明白过来,惊喜道:“林三,你说的是真的?” “那是当然,以后这就是我在金陵的家了。”林晚荣笑道。 二小姐早已咯咯娇笑着冲进府内,只见这宅子构造精美,地处广阔,亭台楼阁,小桥流水,规模比萧家还要宏伟许多。 二小姐兴奋的拉住林晚荣的手,脸色羞红道:“林三,你便是要在这里与我成亲么?” “那是当然。”林晚荣道:“这房子大。不用来娶老婆,实在太可惜了。到时候我专门给你建一座养狗场,让你养点什么狼狗藏獒,嘿嘿----” 二小姐听得面露欣喜,躲进他怀里含羞带笑地道:“好,等我在京中求完学。我就做你的娘子。” 哇哈哈哈,这还用说,不仅是你,还有好几个老婆等着呢!林晚荣仰天长笑,幸亏老子买的这房子够大,娶上十个八个老婆轻松之极。 与二小姐在这新宅里好好徜徉一番。卿卿我我,占些小便宜,心情愉悦之极。玉霜还有几分小孩子脾性,拉着他嚷着要分配房间,林晚荣偷偷笑了几声。分配房间做什么,大家住一起不挺好么?同吃一锅饭,同睡一张床,这才是亲密无间嘛。 好好陪了二小姐一天。也算是这些日子怠慢了她的补偿。直到夜灯初上。才拉着恋恋不舍的二小姐送她回去。 几日没回萧府,站在门口竟然有些不习惯了。望着萧府那朱漆的大门,林晚荣无奈摇头。拐骗了二小姐,又偷了大小姐地心。这世界上还有比老子更牛的家丁吗?这萧家,莫非天生就是为我准备的? 萧夫人得了下人们送来的消息,急急匆匆行出门外,一眼便看见女儿立在门前,当下惊呼一声道:“玉霜,你可算回来了----” 二小姐眼眶发红,扑到夫人怀里撒娇道:“娘亲,我只是出去玩一玩,你不要着急。” “你这丫头----”萧夫人怜爱的在她小屁股上拍了一下,薄怒道:“偷偷出去也不与家里人打声招呼,叫我与你姐姐都急死了。” 二小姐秀脸一红,小舌头轻轻一吐,扑在娘亲肩头,对着林三做了个鬼脸。 夫人也喜欢打玉霜的小屁股?手感真地很好呢。林晚荣嘿嘿淫笑两声,对着二小姐眨眨眼,二小姐羞得钻进母亲怀里,唔唔两声,轻道:“娘亲,他欺负我----” “林三,你过来!”听女儿在自己怀里撒娇,萧夫人忍不住微微一笑,见林三站在门口发愣,便开口招呼道。 “夫人有何吩咐”林晚荣走过去道。 萧夫人怜爱的抚摸了一下女儿的头发,眼中闪过一片柔和的光芒,点点头:“林三,玉霜的事多亏了你了。她年纪小,性子还未定型,若出了什么岔子,你可要多担待着点。她从小就由我和玉若照顾,现在她地心思全部在你身上,说不得,便只有请你好好照顾她了。” 夫人说的这样明显,林晚荣纵是再强悍,也只有唯唯诺诺的应了几声。与二小姐这事已是板上钉钉,夫人偏还当着二小姐的面叮嘱,就是让他推辞不得。林晚荣心里苦笑,夫人最擅长地就是这绵里藏针了,这是硬着把我绑在萧家啊。 二小姐也听出了娘亲话里地意思,心里怦怦直跳,却不敢说话,藏在母亲怀里,连头也不敢抬起来。 “玉霜----”一声惊呼中,大小姐从府里冲了出来,直往二小姐行去,褶裙沾了地也顾不得了。 “姐姐----”二小姐也一声呼唤,投进了大小姐的怀里。 萧玉若紧紧抱住妹妹,擦了下眼角泪珠道:“好妹妹,昨日是姐姐不对,不该那般责怪你,我跟你道歉,你不要怪我好不好?” 萧玉霜噗嗤一声笑道:“姐姐,我哪里怪你了,我今日是偷偷跑出去玩的!” 大小姐嗯了一声,看到林三站在那里对自己微笑,脸上顿时羞赫,心里急促跳了起来,浑身发烫,拉着二小姐地手道:“玉霜,你今天在哪里?怎的与他----与林三遇上了?” 萧玉霜害羞道:“我是与他在栖霞寺遇上地。姐姐,早上你到寺里去的时候,我也见着你了。” “什么?”萧玉若大吃一惊,脸蛋腾地一下变得通红,心都要跳了出来,若是玉霜也在那里,那自己与林三的一幕,岂不是都被她看见了? “不过,那时候我想着要去见他,所以不敢出来与你说话。姐姐你不会怪我吧。”二小姐接下来的一番话,让大小姐心里安生了许多,急忙道:“你这傻丫头,说的哪里话,你是我妹妹,不管做了什么事,姐姐都不会怪你地。” 说到这里,她又偷偷看了林三一眼,却见他正含笑打量着自己姐妹二人,目光火辣辣的,大小姐心惊胆颤,急急低下头。将玉霜的小手捏的生疼。 林晚荣望着眼前这娇艳如花的姐妹二人,一个娇憨纯洁,一个成熟羞涩,虽是一母同胞,却有着截然不同的风韵。 大小姐越来越爱脸红了啊。他心里早乐开了花,老子这家丁当地可真不冤枉,又是大小姐又是二小姐的,勾勾搭搭。摸摸抓抓。谁能比得过我?感谢老魏,感谢老徐,感谢老洛。感谢夫人---- 正在得意间,却见二小姐对着自己招招手。嗔道:“看些什么,你快过来----” 林晚荣凛然的走过去道:“二小姐,有什么事情?” 萧玉霜美目轻瞥他一下,眼中带着点点羞涩,对夫人和大小姐道:“娘亲,姐姐,从此我们就是一家人了,大家都不要再见外了好不好?” 夫人爱怜的看了女儿一眼,连。连笑道:“好,好,当然好了,玉霜说的就是对。” 二小姐嗯了一声,脸泛红晕,拉住萧玉若的手道:“姐姐,他这个人就喜欢胡闹,那日是他故意气你来着,你也不要与他一般见识了。以后我们都好好相处,不要他再招惹你,好不好?” 萧玉若不知道该怎样说才好,早上才被他拉了手,眼下见着他心里都止不住地乱跳,哪里还能体会到妹妹话里的意思,不敢说好,也不敢说不好,只站在那里,低着头不说话,哪里还有平时雷厉风行女强人的样子。 夫人和玉霜见了大小姐此时的模样,心里都有些奇怪,萧夫人道:“玉若,你这是怎么了,不舒服么?” “哦,我想大小姐可能是见着二小姐回来,心里高兴,才会这般模样的,是不是啊,大小姐?”林晚荣“善解人意”地为大小姐开脱道。 大小姐又羞又恼的看他一眼,脸儿染上一层丹枫,见他目光明亮,急忙偏过头去低声道:“是啊,妹妹,你回来就好了,以后我们一家人,开开心心过日子,永远不分开。” 萧玉霜轻嗯一声,小声道:“姐姐,林三也是我们一家人,他也与我们永远不分开,好么?” 大小姐偷偷瞥他一眼,轻道:“他想留就留,谁还敢赶他走不成!” 二小姐咯咯娇笑着与姐姐勾了勾手指道:“那就这样说定了。林三,你也与姐姐拉拉手指----” “好啊!”林晚荣毫不犹豫的答应,脸色相当的正经。 “不要----”大小姐地声音细如蚊蚋,脸泛桃花,心跳地像打鼓一般,转身便要离去。 玉霜眼疾手快,一下拉住她,笑着道:“姐姐,你就原谅林三吧,与他勾一勾吧!” 是啊,勾一勾吧,多勾几下就好了,林晚荣心里搔痒难耐,大小姐羞的不敢抬头。半推半就之下,二小姐拉着她手指,与林三大手触在了一起。 大小姐匆匆收回玉指,狠狠瞪他一眼,脸如火烧,拉住玉霜道:“妹妹,不要管他,我们快些进去。” “奇怪了,玉若今天是怎么了,脸红地这么厉害?有些不对劲!”萧夫人望着两个女儿的身影道。林晚荣嘿嘿一笑,别问我,我也不知道,真的不知道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