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三章 黯然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七十三章 黯然

. “要下雪了。”洛敏望着阴沉沉的天空,黯然一叹,轻轻向前迈去,苍老而凝重的脚步,踩到那早已枯萎的草----我,当了我老丈人,也不跟我说实话。 洛敏知道他心思,拍拍他肩膀道:“不是我不告诉你,以你和凝儿的这般关系,我要是能说,早就坦诚相告了。不过你大可以放心,有这几位贵人相佑,京中你就尽管闯去吧----话说回来,即便是没了贵人保佑,以你地性格,恐怕也老实不下来吧?” “别这样说,我一向很低调的。”林晚荣正色道。以他林某人独一无二地经历,叫他委屈自己绝不可能,死都死了好几道了,何必还要在别人面前装孙子呢! 洛敏点头大笑,又问道:“你是初三上京么?” “估摸着就是这个时候了,和萧家大小姐她们约好的。”林晚荣答道 洛敏看了洛凝一眼道:“过几日便过年了,离初三也没几天功夫了,如此倒也好。你到京中安顿下来之后,我就安排凝儿和小远他们去京中探望祖母,到时候你可要好好照顾他们姐弟俩。” 这还用说,一个是没有过门的老婆,一个是小舅子兼兄弟,自然要好好照顾了。 “新任的江苏总督,乃是我昔日同僚,与文长先生和我,都甚是交好。我走了之后,他会照顾着萧家和你名下产业地。想来徐大人也定然对他有所吩咐,你大可放心。”洛敏又细细嘱咐道。 这个问题林晚荣到没有担心过。皇帝贬了洛敏地职,但绝不会把江苏交给别人,定然还是徐渭圈里的人。有徐渭老头在,新总督对萧家和自己名下的产业肯定是照顾的。 老洛变了老丈人,就是不一样了,这些小事都记挂在心上了。林晚荣点点头,几片薄似绒毛的的雨点落在他脸上,冰凉冰凉地。他伸手轻轻摸了一下,那绒毛便消失不见。 “这雪,终于还是下了。”洛敏叹道。飞舞的雪花落在老洛花白的头发上、胡须上,他鬓角便似挂了几缕霜花。 洛凝急忙为父亲披上了一件长袍,又温柔的拉平林晚荣衣衫,含情脉脉地望着他,眼中笼起一层水雾。 “你们好好交待一番吧。”送别徐渭的长亭边,老洛望着一双儿女与林晚荣几人,忍不住的黯然伤神。转身走了几步,跨上马车,没入帘子里。 那边地洛远和青山说了几句话,两个年轻人哭成了一团。他们一起组建洪兴,历经生死,战斗中结成的友谊深厚无比,如今乍然面临分别,自然难舍难分。 林晚荣过去拍住二人肩头道:“你们两个小子,哭个什么劲。金陵离着济宁,快马也就一天地路程,青山你要是想小洛,就带领着兄弟们过去看看,顺便把洪兴分会办到山东去,办到济宁去,这不就成了么?” 青山一拍脑袋,猛然醒悟道:“对啊,我怎么就没想到呢?小洛,咱们不哭了,你去济宁打基础,我带领兄弟们随后杀到。” 洛远哈哈一笑,心里感动,拉住林晚荣道:“大哥,谢谢你一直这么照顾我,没有你。就没有今天的我。” “我也没教你什么,吃喝嫖赌抽。坑蒙拐骗偷,都是你自学的,与我无关。”林晚荣正色道,三人一起大笑了起来。雪花洋洋洒洒的飘落下来。落在几人身上头上。 洛远看了跟在林晚荣身边的洛凝一眼。挤眉弄眼的道:“姐姐,姐夫,时辰宝贵,你们叙叙话吧,我就不打搅你们了。”话完,便与青山前行几步。避开二人,留给林晚荣与洛凝说话的功夫。 洛凝脸儿一红,哼道:“这个小远,说话没大没小的。” “怎么。他说地不对么?”林晚荣将她冰冷的小手儿拉进怀里,用力揉搓了几下道:“你不想与我说话么?” 洛凝偷偷看了远远立在长亭中地巧巧一眼,见她正在向自己二人挥手。她暗一咬牙。眼圈一红,再也忍耐不住的扑进他怀里。凄泣一声道:“大哥,凝儿不想离开你----”洛凝方才与他定下名分,正想着花前月下卿卿我我那般甜蜜美景,怎知一道圣旨却击散了她的美梦,还未相聚便要分别,她怎能忍耐的住? 林晚荣叹息了一声,他与洛才女向来是聚少离多,好好相处地日子也没有几天,大部分时候还在欺负人家,想想心里也有些愧疚。轻轻拍着她肩膀,林晚荣强笑道:“小凝儿,快别哭了,要叫人家看见名震金陵地才女哭成这个样子,别人还以为我又欺负你了呢?” 洛凝嘤咛一声,轻打他胸膛道:“你就是欺负我了,就是欺负我了。从第一次见面,你就开始欺负我,害我茶饭不思,心神不宁,心里再也容不下任何物事。更可恨,我连正经话都没与你说上几句,却又要分别,大哥,你说,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呢?我也想像巧巧她们一样,每天都在大哥身边,听大哥说话,永远不要分开----” 这个要求很简单,可是也要等到我从京城中回来才能实现了,这几个女孩子,离开了谁我也舍不得啊。妈的,我怎么就养成了博爱的恶习呢,真要命了。 见洛凝哭得伤心,他在她耳边轻轻道:“凝儿,你以前不是说过,你要找的夫君,文能入相,武能杀敌么?你看我怎么样,满足了你的要求么?” 洛凝噗嗤一笑,梨花带雨,抬头看他一眼,又埋头他怀里道:“大哥,那是以前凝儿不懂事,才会有些天真地想法。大哥你文采风流无人能比,便是听你说话,别人学上十年也未必能及得上你。纵是不会武艺又怎么了,凝儿喜欢的是你的人,便是一无所有,我也要跟着你,跟你一辈子,无怨无悔。” 林晚荣正经道:“凝儿,其实你那文武双全的要求,我是完全满足地。事到如今,我也不得不说实话了,站在你面前的林大哥,其实是一个征战沙场的大将军,曾经跟着徐渭大元帅剿灭白莲,身居十万大军地右路元帅,统兵数万之众,与敌鏖战于济宁前线。亲率手下弟兄,斩杀白莲第一勇士,活捉白莲圣王,轻取济宁城,敌人听了我的名字,就会闻风丧胆,被我看上一眼,便只有望风而逃了。人都称我百胜林将军,无敌一杆枪,可不是瞎吹来地。” 洛凝呆呆望了他半天,忽地掩袖轻笑道:“大哥,你说的这话儿便像真的般,若非平日听多了你说笑话,我定然相信你了。大哥,我以前那些话儿,只是年少糊涂之言,凝儿从前也以为自己追求的便是这些。直到遇到了大哥,我才知道,自己是多么的浅薄,像大哥这样的人,才是真正的大智慧,纵然不能上战场,也是凝儿心目中的英雄。” 为什么我说谎话人人都信,说了实话,反而无人肯信呢?我的人品从来没有问题啊。林晚荣无奈摇头,脸上扯起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。 洛凝咯咯一笑,四处瞅了一眼,见无人注意自己,一踮脚,在他唇上如蜻蜓点水般,飞快的吻了一下,脸色顿时红如彩霞,转身便要离去。 林晚荣想起那日花船之上这丫头的强吻,今日哪还能遂了她所愿----该我主动了吧。他嘿嘿一笑,反手一拉,便将洛小姐拥进怀里,找准她娇嫩的樱唇,狠狠吻了上去,火红的小舌,甜美的香津,顿时溢满唇间。 ...... “大哥,一定要想着凝儿。等爹爹安顿好了,我就来京城寻你,等着我!”洛敏父女三人乘坐的马车悠悠晃晃走远,洛凝痴情的话语还在林晚荣耳边回响。 “凝儿,我们京城见!”他对着洛凝的马车缓缓挥手,地上白茫茫的一片,飞舞的雪花落在他身上,将他凝成一个不化的雪人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