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四章 进京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七十四章 进京

. 春寒料峭,冷风凛冽,雪后干硬的冻土被冰凌结成一块一块的土疙瘩,马车行起来颠簸不平。空气中弥漫着爆竹散发的淡淡火药芳香。方才解冻的河水哗啦啦的流淌,声音清脆响亮,振人心扉。 家家户户门前都挂起了灯笼,有大有小,花样各异,形状不同,灯火或明或暗,或远或近,从远方望去,便像是挂在天边的灯火,挨个点燃揉亮,甚是美丽。 路两旁行人甚多,丫鬟们手执灯笼,在微寒的春风里走起路来摇曳生姿,小姐们含羞带笑,低头急行,深怕是被别人瞅着了自己面容。寻春的公子哥手执逍遥小扇,不时打量着来来往往的女子,模样甚是潇洒。 三十的火,十五的灯,老话说的不假。春节过了半个月了,眼下又到元宵,春氛正浓,这满城的灯火,便是一年兴旺的开始。 刚刚化开了冰块的护城河边,河水淙淙流淌,无数的花灯漂浮在水面上,微微摇晃,形状不一,或成莲花,或成牡丹,争奇斗艳,甚是美丽。河中映着灯的倒影,每灯一影,水上水下,交相辉映,便像是谪落在水中的点点繁星,艳丽无匹。 这是北方流传甚广的花神灯节。传说中,每年元宵初春尚始,待字闺中的小姐们,便将自己的心愿写于纸上,再放于特制的花灯之中,让它顺流而下,随波流淌。若被有心的才子捡拾起来,便是有缘之人。传说中的花神,会保佑这因花灯而结缘的公子小姐百年好合、共偕连理。 这个传说千百年流传下来。也地确凑成过几对有名的佳偶,一时之间,花神灯节与元宵灯会便成了北方元宵节上独特的风景。 今年的元宵来地早,河水冰棱初化。寒冷不堪,但河畔等着捞花灯的公子们却是密密麻麻,络绎不绝,将沿河两畔挤的水泄不通。 一个十一二岁、穿着绫罗的小男孩,手里举着一根长长的竹竿,竹竿上挂着一个小小的铁钩,三两下便勾起一个个花灯,引来岸两边才子们一阵阵的赞叹和羡慕。这些公子们,大多数是空手而来,即便是手里拿了工具的。也没有准备的这么周全,望见这小哥不过十一二岁年纪,便不断的捡起上游小姐放下地花灯。心里除了佩服还是佩服:这是谁家的小公子,如此的高瞻远瞩,可了不得! 一辆宽大地马车,缓缓自远处醒来,在颠簸的路面上下起伏着。 那拉车的两匹马儿套在口嚼子里的马嘴不断吐着热气。虽是风尘仆仆,却体态神骏,英武不凡。后面的车厢甚大。外面笼罩了些尘土,一望便知是自远方跋涉而来。 马车一阵颠簸,车子里传来女子地一声轻叫:“喂,你干什么,压着我了。” 另一个男子声音响起来道:“哦,不好意思,马车太颠簸了,我不是故意的。咦,这个软软的是什么?哇。这边还有一个” “你,给我下去!”车厢里地两个女子一起叫喊了起来。 车帘子急急拉开,一个面带微笑皮肤健康的男子被两双小手推着下了车来。 他抖了抖身上青衫,将小帽一拨,嘿嘿笑道:“害什么羞嘛,只是不小心而已,虽然你身材好,也用不着这样霸道吧。下来就下来,反正坐车也累了,走两步锻炼下也不错。” 那马车行了不远,噶然停下来。跟在马车旁边的男子打了个呵欠,望着河两岸密密麻麻的人群,顿时吓了一跳。我靠,这是干什么的?黑灯瞎火,大家一起来打鱼? 马车窗上的帘子被掀开,一张美丽的小脸伸了出来,脸上带着一个甜甜的微笑,细细打量了一番眼前的人群,好奇地道:“姐姐,京城里的人怎么这么奇怪?天气寒冷,又是黑夜,他们围在河边干什么?咦,这河上还有好多花灯呢,真好看。” 另一个女子也将头探出窗外,玉面粉腮,小口微红,眼神流转,顾盼生姿。她往众人打量了一番,才开口道:“哦,今儿个是元宵佳节了么?我们行了这么些日子,便连这好时候都忘记了。这个大概就是传说中的花神灯节了。传说只要未婚的女子,在河水上游放下一盏花灯,写上你的心愿,若是在下边被有情的公子捡着了,这便是花神做媒,天作之合,定能白头偕老,花开富贵。” 那年纪稍小的女子惊喜道:“真的么?”她偷偷打量了一眼马车旁边行走的男子,轻声道:“那我便也去放上一盏,叫那个坏人拣起来好了。” 年纪稍大的美丽女子噗嗤一笑道:“还要他拣什么,你便直接与他百年好合好了,弄这么多曲曲道道,反而烦琐了。” 年纪小的女子嘤咛一声,脸红过耳,在马车里与姐姐闹成一团。 走在车边的某人听了这一番话,顿时恍然大悟,原来这些人是来捞灯的,难怪一个个都这么猥琐,双眼放光。不过这项活动,对于锻炼这些四体不勤的公子小姐,倒是有些益处。 他四周扫了一眼,见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哥动作麻利,不一会儿便已捡起了四五盏灯,扯起那灯里的信团看一眼,便哼一声将那花灯扔在了一边。被糟蹋的花灯越摆越多,那可是一个个美丽多情的小姐们的心那,旁边围观的公子们急得直吞口水。 我靠,这么小也来捞花灯,还有没有天理了?小小年纪,那玩意儿都还没长毛,竟然也想弄这些风流勾当,真是丧尽天良。他狠狠吐了口口水,笑嘻嘻走上前去。脸上挂着和蔼的笑容道:“冬弟弟,你好啊。哇,真了不起,这么小就会摘花灯玩了。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玩啊?” 周围的公子们见一个家丁上前套近乎,顿时心生鄙夷,这是谁家的下人如此不识礼数,还讲不讲点礼义廉耻了,连人家小孩都来骗。 “姐姐,他又去做坏事了,你也不管管他?”车厢里地年纪小的女子扯起帘子,看了一眼,哼道。 姐姐笑着道:“他这个人做坏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哪次能管的着。我们家要寻一个能管着他的人。那可太难了。” 妹妹道:“我看是姐姐你不想管吧。这个坏人,一路从金陵行到京城,每天都要想办法做些坏事。要没人管着,还不知道要做什么恶呢?” 那姐姐笑道:“作恶?他每日在你身上做些恶事地时候,我瞧你倒是喜欢的很呢,别以为我睡着了就什么都没看见。” “姐姐”妹妹羞臊的扑进姐姐怀里,不敢说话了。 姐姐无奈的在她鼻子上一按道:“你啊。才这般小小年纪,就任他每日在你身上做坏,将来可怎么得了?我不是赠你小刀防身了么。他若再欺负你,你就拿刀扎他,咯咯,可别说是我教你的,他这人喜欢报复我” 这姐妹二人在车厢里说笑,那边某人早已腆着脸皮凑到小孩身边道:“怎么样,小弟弟,你答应么?咦,你不说话。我就当你答应了。呶,这是一两银子,只要你捞起十盏花灯,这一两银子就是你的了。” 小孩哼了一声,没有说话。 有个性,我喜欢。他嘿嘿一笑,拿起白花花的银子,在那小孩眼前晃了一晃,眯眼笑道:“看见了么,这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啊,十盏花灯就是一两银子,多划算啊。” 那小孩鄙夷的望他一眼,从怀里摸出一锭元宝,足有四五两之多,对他勾勾小指头道:“呶,这是五两银子,只要你捞起一盏花灯,这银子就算是本公子赏你的了。”周围围观地人群,爆出一阵哈哈大笑。 我靠,比我还拽?京城果然不一样啊,连小孩子都这么拽。他脸皮甚厚,对众人嘲笑也不为意,竖起大拇指道:“冬弟弟,果然有个性,我喜欢。不如我们交个朋友吧,我叫林三,你叫什么名字?” “林三?”那小孩子皱皱眉,摇头道:“这名字够难听的,俗不可耐。你起这名字,学问也好不到哪儿去。” 这小家伙一副小大人模样,说了半天,却没报出自己的名字。林晚荣不以为意地呵呵一笑道:“是啊,我这名是别人起的,乱七八糟污秽不堪。不知道小弟弟你有个什么样高雅的名字啊?” 小孩警惕的望他一眼道:“你问我名字干什么?哼,与我套近乎的,十个就有八个是打鬼主意地。瞧你贼眉鼠眼的,不像是什么好东西,莫不是想拐卖我?告诉你,少爷我可不是吃素的!我三岁能杀猫,五岁能撕豹,前些日子刚刚徒手宰了一头猛虎,你想拐我?小心我拳头不认人!”他伸出手晃晃小拳头,一副我是肌肉男地模样。 林晚荣愣了半天,我靠,终于遇到一个比老子更不要脸的了,还是如此年纪幼小,大有可为,大有前途啊。他奸笑两声道:“冬弟弟果然厉害。好,好,我也不问你名字了。你说说,你捞这些花灯做什么,莫不是真的要找位姐姐做媳妇?” 那小子切的一声不屑道:“找媳妇?找媳妇做什么?你以为个个都是你这般啊,天天就想媳妇!”众人爆笑,林晚荣大汗,这小子还真是一看一个准啊,老子到京城就是找媳妇来的。那姐妹俩听林晚荣与这小孩说话处处吃瘪,忍不住躲在车厢里捂唇轻笑。姐姐道:“叫你做坏,总有人能吓住你了吧。” “既然你不是找媳妇?那你捞人家花灯做什么?”围观众人听他二人说话,终于有一个忍不住开口问道。 “这花灯做的也没点什么鬼意思。”小孩道:“我捞了四五十盏灯,竟是些小姐写的恩恩爱爱的艳词,难看死了。想寻些对口味地糕点,竟都没有寻着。” 无数公子倒地地声音!这个天杀的小挨刀的。捞这些花灯竟是为了寻糕点,还将小姐们写地艳词随手丢弃,实在是丧尽天良啊。 林晚荣哈哈大笑,他对这什么艳词本来就不抱好感。这小孩子又很是有趣,让人忍俊不禁。 那小孩子见周围仇视的眼神,并无丝毫惧怕,拉了拉林晚荣的衣袖道:“林三,你还不错!” “什么不错?”林晚荣奇怪道。 小孩子一本正经的道:“这些人都是想拣个花灯找个小姐,实在庸俗的很,也肤浅的很。看你身份虽然低下,却和他们不一样,不去拣花灯,也不笑话我。人品还算不错。那我就告诉你我的名字吧,本少爷叫李武陵,以后在京城若有人欺负你。你就报我的名号,我保准没人敢动你一根汗毛。” 我日啊,这么牛叉?林晚荣偷偷一笑,也没当回事,不过听他前面那句。倒是心有所悟,这孩子不简单那。只见这李武陵生的虎头虎脑,瞳孔漆黑。眼睛扑闪扑闪,甚是机灵可爱。想起他拣花灯的奇特理由,林晚荣忍不住笑道:“冬弟弟,你捞这花灯是为了点心?是不是上人当了?” 李武陵哼了一声:“我昨天听人说起这花神灯会,便问爷爷灯会是干什么地。这老头子当时正忙,我缠了他几下,他便说是为了应付馋鬼,由各家的小姐做些糕点献于河神。哼,老头子连我也敢骗。赶明儿我要与他马上一较雌雄,让他知道我的厉害。” 无敌了,林晚荣听得一阵大汗,这小家伙在家里估计就是霸王,连他爷爷都不放在眼里。 “快看了,快看了,花神灯”一阵喊叫声从上游传了过来。 “花神灯,花神灯”两岸地公子们也一起惊呼起来,声音兴奋中夹着激动。躲在车厢里的两位小姐,听到叫喊,也忍不住向外望去。 “花神灯,花神灯是个什么东西?”林晚荣望着李武陵,奇怪道。 “你问我,我怎么知道,我可是小孩子唉!”李武陵白眼一翻。 我靠,遇到刺头了,林晚荣嘿嘿一笑,便也向那上游望去。只见上游水面上,缓缓行来一盏花灯。那花灯一人来高,做成一个美女形状,神情娇俏,面上带笑,裙带飘飘,活灵活现。这美女花灯全身上下泛着一层淡淡的黄光,周围还有数十盏小小灯火组成一个莲花形状,远远望去,便像是轻浮在莲花中的仙子。 这便是花神灯了?林晚荣看的也暗自称奇,不说这花神灯地构思,便是让这一人高的灯盏浮于波浪之上,而不倾倒,那便是一个大大的难题,非是一般人能够做到。 “什么花神灯?看我一样把它捞上来。”李武陵不屑地说道。 河道两边的人们早已被这美轮美奂的花神灯所吸引,有不少人已跪倒在地膜拜起来。唯有李武陵与林晚荣二人天不怕地不怕,反正是上游小姐放的灯,捞起来看看再说。 李武陵立的这地方,正是河道的窄处,乃是捞灯的最好地方。他伸出竹竿,看准那花神灯漂来的方向,使劲一勾。这花神灯虽高,在水中却甚是稳固,李武陵劲道小,那花神灯略为倾斜了一下,却未被钩过来。 林晚荣眼疾手快,接过那竹竿用力一拉,才将这美女花灯钩了过来。 待这花灯上了岸,林晚荣仔细打量花灯底部,只见下面是一个圆形支架的固定灯座,支架上绑着数十个木头小轮,可以随水流冲击任意改变方向。这灯从上游来地时候,轮子便顺着水流的方向,所以要把这灯钩过来,其实就是要改变轮子的方向,用上的力道自然要大。 这机械结构设计的巧妙,林晚荣看了也忍不住点头,京中当真是能人辈出啊。 众人见花神灯也被捞了起来,便纷纷围拢过来。躲在车子里的大小姐和二小姐也忍不住莲步轻移,站到了林晚荣身边。 这两个女子身段婀娜,美貌异常,比画上的仙女还要美上几分。围观诸人见了,顿时目瞪口呆。连李武陵这小吉卜头也看的有些发呆。 靠,我老婆是你们能看地吗。林晚荣心里不爽,将两位小姐护在身后。轻咳了一声道:“尽弟弟,这花灯你准备怎么办?” 李武陵擦了擦眼睛,道:“这两位姐姐生的可真好看。林三,这是你娘子么?” 这句话问的好,林晚荣哈哈一笑道:“差不多吧。”萧玉霜嘤咛一声脸红过耳,大小姐却狠狠一下捏在了他腰间的肉上。 “林三,你神情怎么这么古怪?”李武陵道。 废话,被这小妞执行指刑,疼地是老子的肉,脸上还要陪着笑。能不古怪吗?他打了个哈哈道:“冬李,别说废话了,快看看这灯里有没有糕点。我也有些饿了。等吃完饭,回家陪老婆睡觉去。” “你想死了,什么话都敢说?”大小姐手上加力,脸色红的像天边的烟霞,在他耳边轻轻说道。吐气如兰的芳香,让林晚荣心里痒痒。 李武陵点点头,在那花神灯里检查一番。糕点自然是没有的,又找到个纸团倒是真的。小鬼头自然大失所望,连那纸团看也不看,丢给林晚荣道:“这灯是你钩回来的,人家小姐写的信,自然也只有你看了。” 感觉腰上的细肉一阵剧痛,林晚荣苦笑道:“大小姐,我这可是无心地,你不要瞎吃飞醋。要不。给你看吧,我不看了。反正看了也白看。” 萧玉若脸色嫣红,偷偷看了妹妹一眼,急忙哼道:“谁吃飞醋,就你这人喜欢胡诌。玉霜,我们不要理他,让他得意去。” 萧玉霜嗯了一声,奇怪道:“姐姐,你怎么了,脸色好红哦。” “是吗?”大小姐捂住了脸蛋,心里急跳:“可能是风吹的吧。反正都是林三害的,我们不理他就是了。” 李武陵见纸团拿在林三手上,这人脸上表情却又是甜蜜又是痛苦,忍不住道:“林三,你到底看不看?不看就早些丢了,省得你老婆吃醋。” 看在这声老婆地份上,就不和你这个小东西计较了。他嘿嘿一笑,揭开纸团,只见上面写着一行小字:“龙龙龙,何时来引凤?” 这句似诗似联,只有半句,看得人云里雾里。李武陵凑过小脑袋扫了一眼,讥笑道:“什么龙啊凤的,这是哪家小姐,倒自大的很。” 有道理啊,这些小姐就会心比天高,整天做些美梦,就像从前的凝儿一样。不过幸好我以无边的魅力征服了洛才女,否则她还不知道要苦到什么时候呢。 “虫虫虫,专做折凤龙!”林晚荣哈哈一笑,题上几个字,便似是自己地写照。 李武陵人小鬼大,点头道:“林三,这句回的好。龙征服凤,不算什么,虫征服凤,那才是本事。” 林晚荣将那字条塞回灯内,两个人便又把花神灯放回河里,看着灯神美女继续向下游飘去,李武陵嘻嘻笑道:“林三,你这个人不错,等进了城,本少爷请你喝茶。现在我要回去骑马了,改日再见。” 骑马?黑灯瞎火骑马?这家老的小地都是疯子不成?李武陵走得远了,他还在发愣。京城果然不一样啊,见到的都是这种人才 折回车上的时候,玉霜笑着道:“那花神灯上,写的什么,让你耽搁这么长时间姐姐,是这么问吧?” “死丫头!”大小姐脸色一红,急忙偏过头去。 林晚荣在大小姐掌心偷偷划了一下,正色道:“没什么,是花神祝福我们!” “祝福什么?”大小姐轻道。 “祝福我们百年好合,早生贵子!”林晚荣嘻嘻笑道。 两个女子同时轻呸一声,二小姐以为说的是自己,心里怦怦直跳,大小姐心中有鬼,脸色羞红,急急道:“与你说上几句,就又没个正经的了。罚你走进城去。” 走进城倒是不必了,几人说话间,马车已缓缓行到城墙底下。林晚荣立在车辕之上,望着朱漆的城门,和城门之上两个鲜红的大字,心里一阵阵的激动:“景璇,我来了!” 唉,在新德里地炉火考验中,求几张月票吧!俺也不容易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