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六章 芳踪杳杳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七十六章 芳踪杳杳

. 远远的,那熙熙攘攘的人群中,行走着一个身着黄衫的女子,轻纱覆面,莲步轻摇,虽于万千人群中,却依然身姿曼妙,美不可言,拥挤中竟无一人可挨近她身边。 林晚荣手中的铅笔掉落在地上,头脑里一片空白,想过无数次的重逢的情景,可是当这一切真正到来、又如此之快的时候,他竟然有些措手不及了。呆呆的注视着她侧面的轮廓,虽是看不清面容,可是望着那陌生而又有些熟悉的身躯,他忍不住心里急跳:“青璇,真的是你么----” “你怎么了?”大小姐手执小楷,轻轻问道。 林晚荣顿时惊醒过来。我傻了?怎地见了青璇竟然张不开嘴了。他也顾不得眼前这姐妹二人,拔腿便往那女子身处行去,口中高呼:“青璇,青璇,我在这里----” 大小姐将那红线绑上,偷偷瞥他,原本心里有些惊喜,待到听他喊出一个女子名字,却顿如被人点中了穴道,呆呆立在那里,言语不得。 她与林三一起被掳、被救,自然知道他口里喊出的青璇是谁,也知道他来到京城便是为了这青璇小姐。林三虽从未细细说过这位小姐,但从他言辞中,萧玉若便可推断,这位青璇小姐在他心目中占了极生重的地位,有救命之恩,又有恩爱之情,便说是最重要也不为过。 只是方才到了京城,连个脚都还没歇上,正待等他一起放飞这红线灯笼,他却遇到了心中最重要的人。难道这都是天意?想起上次在苏卿怜船上被秦仙儿砍断红线的一幕,大小姐忍不住目泛泪光,这便是我的命运么? 以前在金陵还不觉得,到了京城。乍然见了这女子,林晚荣才猛然警觉,这青璇竟然在自己心里占了如此重要的地位,连自己也未察觉到。 他大声呼喊着,往那酷似青璇的女子处行去。只是两人相隔极远,中间又是人如水、灯如潮、欢歌笑语不断,他高声的叫喊方才出了口,便淹没在喧哗欢闹之中,隔着数丈都听不见他地声音。 他用力的拨开人群。不断的呼喊着,用力向前挤去。方才拉开一个人。便又迅速被另一个人填上,这人流组成的山峦,便像是不断增强的弹簧人墙。将他与那女子远远隔开来,欢聚不得。人挤人,人挨人,即便是大罗金仙下了凡尘。也无丝毫办法。 肖青璇长袖飘飘,脚步轻盈,头也不回的往前行去,不见她如何作势。众人却无法靠近她,转眼便淹没在人潮里,再也看不见了踪迹。 我日啊。林晚荣被挤在人群中,心里有如一团火在烧。他早已不知嘶喊了多少声,不知挤开了多少人,望着那消失在人群中青璇美妙的背影,他用尽全身力气,一声凄喊:“青璇----”声音一出,却只有自己能听到,久唤之下,嗓音竟然已经嘶哑了。 站在拥挤的人潮中,望着点点灿烂的花灯、笑语不绝地人群,他呆若木鸡,有种不可置信的感觉:“刚才看到地真的是青璇么?我不是眼花了吧?这么容易便与青璇相遇了?又如此容易便失去了她的踪迹?我日啊----” 久盼之下,乍见青璇地惊喜,与近在咫尺、得而复失的失落之感,同时涌上心头,便是铁打的金刚也承受不住。林晚荣双手捏紧,立于长街之中,面对涌来攘往的人群,“啊----啊----”地长叫起来,那破锣似的嘶哑嗓音闻之刺耳,却有说不出的悲凉与哀戚。 长街灯市,人潮如水,有人欢笑,有人发愁。林晚荣呆呆发愣半晌,心里已经凉到了底。遇事不气馁本是他的长项,但是这种咫尺天涯、乍得又失地感觉,最是让人心碎,即便他这种每日从口笑到心的人,也是难以承受。 “林三,林三----”林晚荣发愣间,忽听一阵娇唤声落入自己耳里,这声音在人潮的嘈杂中极为弱小,若不是距离有些接近,他根本就听不着。 “大小姐,二小姐----”林晚荣听这声音,心里一惊,哎哟,方才只顾着青璇,竟把她们给忘了。 他急忙抬头向后望去,却见不远处的人群中,玉若紧紧拉着玉霜,脸色通红,焦急的向这边张望,几个嬉皮笑脸地混混正慢慢向她们靠近。玉霜脸上一阵惊恐,玉若脸上满是坚定,姐妹二人携手向前行来,手中还抬着那尚未来得及放飞的红线花灯。 你娘的,林晚荣心火大盛,硬起肩膀往回挤去,三两下便来到姐妹二人身边。玉霜见到他,娇泣一声投进他怀里,再也不肯松开。大小姐咬牙不说一句话,将手里那花灯捉的紧紧,不肯撒手。花灯在二人连跑带挤之中,枝干早已散落,摇摇欲坠,只是绑着红线的那一对男女依然紧紧的靠在一起。 “两位标致的小娘子,你们是哪家的小姐啊?”慢慢围拢过来的几个小混混嬉笑着靠近,周围拥挤的人群见了这群小混子,便如遇了鬼般迅即散开,留出一片空旷的地带。 “大小姐,你怕不怕?”林晚荣将两个女子护在身后,面无表情的说道。 “你要是不走,我们就不怕。”萧玉若轻轻道。 “记住了。永远在一起,打死也不分开。”林晚荣忽然想起下马车时,自己与这两个女子说过的话,当时嘻嘻哈哈,从没想过要食言,哪知遇到了青璇,率先与她们分开的,却是自己。 “对不起,这次是我的错。”林晚荣愧疚道,与大小姐相识这么长时间,他是第一次有了惭愧的感觉。 大小姐轻嗯了一声,脸上一团酡红,小声道:“眼下怎么办?我们初到京中,还是少惹事端为好。” 眼前的形势,是我要惹事吗?是事要惹我啊。他对大小姐心存愧疚,苦笑道:“我尽力吧。” 他今日心情差劲之极,四周打量一眼,捡起散落在地上的两根木棒,毫不费劲的狠狠砸在一起,那两根木棒便同时应声而断。他是上过战场的人,这几个混混怎么会放到眼里,冷眼之下,目中凶光隐现,杀气自生。 那围上来的几个混混心中一惊,其中一个领头模样的急忙道:“你,你要做什么?我,我们可是铁侍郎府上的。” 林晚荣哼了一声,杀气腾腾道:“兵部铁侍郎?哼哼,那可好的很。狗东西,若不是徐大人不让我惹事,我今夜定然废了你们这群杂种。” “徐,徐大人?”那领头模样的混混结巴了几下道:“哪个徐大人?” 林晚荣将手中一截断棒扔过去,正砸在那领头之人身上,怒道:“你好大的胆子?敢如此问话?我与徐大人剿灭白莲之时,哪有你们这些狗东西说话的地方?” 人的名,树的影,徐渭是天下第一学士,皇帝第一宠臣,又亲自挂帅剿灭了白莲,眼下声望正隆,京中无人能敌。那几个混混仗着后面有人,平时横行惯了,实际却是个欺软怕硬的主,见了眼前这个满身杀气的家丁,又听他说起徐渭大人,心中顿时有个直觉,要惹怒了眼前这人,恐怕自己会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 “还不快滚!”林晚荣怒吼一声,几个混混面面相觑,急忙拔腿逃走了。原本空出来的一块地处,瞬间又挤满了人,就仿佛方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般。 二小姐望着他,眼中闪过阵阵柔情道:“坏人,你方才说的是真的吗?你真的与徐大人一起上战场,杀白莲了?” 林晚荣拉过她小手,嘻嘻笑道:“假的,我骗这些家伙的。” “骗人的坏蛋。”二小姐轻嗔一声,拉住他手,再也不肯松开。 林晚荣回过头去,见大小姐望着手中散落的红线灯发愣,他心中有愧,急忙道:“大小姐放心,我一定会让这红线灯完整无损的飞上天,你相信我。” 萧玉若微微一笑,轻轻抚摸手中花灯,柔声道:“方才,你真的见到肖小姐了么?” 林晚荣点点头,神色一黯,叹道:“我见着了她,她却没见到我。人生便是如此无常,在不经意中遇见,却又在不经意中失去。” 大小姐柔声安慰道:“这般消沉,可不像以前的你。换个角度想,你方到京城,便有幸能见肖小姐一面,这何尝不是个好的开始?只要你努力找寻,终会有重聚的一天。” “我也是这样想的。”林晚荣呵呵一笑:“大小姐,要是你每日都这般温柔说话,那我可就有福了。” “油嘴滑舌。”大小姐脸上一红,轻轻嗔道。 “轰轰”连声巨响,远处的烟花冲天飞舞,火树银花中,一盏巨大的并蒂莲花灯,自一处酒楼顶部徐徐升空,缓缓飞舞。两朵粉红的并蒂莲花漂浮空中,流光溢彩,绚烂夺目。 一个黄衣飘飘的女子立于楼顶之上,肌肤胜雪,美目轻凝,望着那盛开的莲花,忽地几颗清泪滴落下来,便像是谪在凡尘的仙子,美艳不可方物。。。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