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七章 寻觅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七十七章 寻觅

. 林晚荣与两位小姐翘首望着那轻飞的莲灯,他三人安静站立,便如没入人海中的泥丸,谁也看不清他的踪迹。 抬眼遥望灿烂星空中那轮光洁如玉的玉盘,立于楼顶的女子轻轻一叹,目光无意识扫过熙攘的人群,却并未注意到那万千人海中的三颗泥丸。 眼中泪光浮动,女子脚下轻点,瞬间化作月下美丽的飞鸿,消失在茫茫夜色中。 见那并辔莲花灯徐徐飞过头顶,萧玉霜欣喜的拍手道:“这也不知是哪家小姐放的花灯,真好看。想来这位姐姐定是思念情郎了。” 莲花灯越飞越高,仿佛有万千芳华散射开来,让人目眩神迷,成为这灯会中最靓丽的风景。无数痴男怨女双手合十,顶礼膜拜,神色虔诚之极。 冥冥中似乎有股力量在召唤自己,林晚荣目光落在那楼顶之上,只见明月当空,万里如银,那地处空空荡荡,哪里能看到人影。 “你在望什么?”大小姐见他发愣,急忙轻声说道。 “那酒楼,我想去看看。”林晚荣坚定道。 大小姐嗯了一声:“酒楼?那便正好,行了这么多天路程,终于到了京城,我们便去那里好好享用一番,以作庆祝。准你喝些酒,但不能误事。” 林晚荣哈哈一笑,这大小姐的管理越来越人性化了,有前途。 几人见到的那酒楼,正立于前门大街正中,地理位置极好,约摸五六层楼高。气势雄伟,蔚为壮观,是这前门大街上最繁华的一座酒肆了。 林晚荣拉着两位小姐。好不容易挤到那楼前,只见那楼从上到下,处处挂着大小不一的花灯,正中间一块金色大匾,上书四个大字----云来仙境。 我日。吃饭的地方都取这么个名字?真是风雅地过分了! 林晚荣呵呵一笑,大小姐拉了拉他,指着那匾额下的几个小字道:“你看。” 方才只见这几个金光闪闪的大字,倒是忽略了角落里地小字。得了大小姐提醒,他又抬头望去,只见那匾额下还题着几个小字----“徐渭题”。 这楼竟然得了徐老头题字?果然风雅的很那,那就更得上去看看了。林晚荣点头一笑道:“两位小姐。我们便在这里打个尖吧。” 三人正要上楼,却有一个伙计笑脸将他们拦住了:“诸位客官,实在不巧。今夜我们云来仙境被人包下了,不能接待其他顾客。请各位再寻覓别处吧,对不住了。实在对不住了。” 酒楼被人包了场,这也是常事,何况是元宵灯会这样的大日子就更没得说了。这伙计态度也不错。大小姐点点头,便要离去。林晚荣心里挂念着那楼顶放莲花灯的人,心里总有些不甘,仿佛错过了这里,就要错过许多东西一般。 “这位兄弟,真的就上不去了么?我家两位小姐远道而来,特地来此赏灯,便是仰慕这云来仙境地名气,此刻连三个位置都挤不出了么?”林晚荣道。 那伙计一阵为难:“这位老兄,不瞒你说,今日我们云来仙境,是给京华学院的公子小姐们包下来赏花灯猜灯谜的。他们特意嘱咐了,闲杂人等不要打扰。你也知道,公子小姐的脾气都难伺候,老兄你就不要为难我了。” “京华学院?”二小姐一惊,旋即兴奋地拉住萧玉若道:“姐姐,这京华学院,莫非就是我要去求学的那处不成?” 大小姐点点头道:“这京中想来就只有一个京华学院,应该就是的了。” 玉霜顿时兴奋起来,萧夫人允许她到京中求学,为她联系的便是这京华学院。林晚荣也愣了一下,京华学院?这不就是传说中地大学了?这些家伙倒有钱的很,一出手就包下了这么大一个酒楼。 三人原本可以随便找个酒肆解决一下温饱问题,但现在听到京华学院的名头,二小姐满心期盼,林晚荣也有所牵挂,想上这楼顶去看看。 几人正踌躇间,从外面行来一位身着华服的公子,带着两个小厮直奔楼上。 那伙计急忙迎上前去道:“田公子,您来了?各位公子小姐都在上面等着呢。” 这唤作田公子的青年,生地风流倜傥,潇洒不凡,点头嗯了一声道:“芷晴小姐和叶公子都到了没有?” 伙计急忙道:“这二位都还没有到,不过其他的公子小姐早已经来了。” 田公子应了一声,正要往楼上而去,经过萧家两位小姐身边的时候,无意中扫了一眼,顿时眼中一亮,脚步停住,拉了拉衣服下摆,转过身来潇洒行礼道:“敢问两位小姐,也是来参加京华学院这灯会地么?我以前怎么没有见过两位?” 他脸带微笑,面色殷勤,风度气势皆是不凡,目光亲切的落在两位小姐地脸上,让人一见就产生好感。不过似林三这等下人,便自然而然的被他过滤掉了。 长的漂亮就是好啊,处处都有人抢着打招呼,林晚荣心中鄙视,却又奈何不得,总不能上前将这冒昧发问的家伙揍上一顿吧。 大小姐落落大方道:“这位公子有礼了。我们姐妹非是京城人氏,方自外地而来,久闻这云中仙境大名,又恰逢今日元宵佳节,便想赶个热闹来看看这灯会的。” 田公子长长哦了一声,殷勤道:“原来如此,两位小姐生的如此美丽,便似是脱尘的仙子,不知是来自哪里?莫非是月宫里下凡的嫦娥?” 二小姐年纪幼小,听这位公子当众称赞自己二人,脸上有些发烧,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。 靠,比老子脸皮还厚啊。林晚荣哼了一声,我老婆哪用的着你来赞美。玉霜偷偷拉拉他的手,笑脸绽开,柔声道:“坏人,我还是喜欢听你说我好看。” 大小姐淡淡一笑:“公子谬赞了,愚姐妹来自金陵。” 那田公子惊道:“原来是江南佳丽,难怪如此清新脱俗,相貌不凡。两位小姐为何不上楼去观赏花灯?” “哦,我这两位小姐方要上楼观赏花灯,只是这位跑堂的兄弟说,这座酒楼已经被你和你的同伴包下了,所以我们就上不去了。”林晚荣嘻嘻笑着道。 那田公子本想与两位小姐说说话,但见此时一个家丁插上嘴来,截断了小姐的话,忍不住眉头一皱,心道这下人好生的没规矩。 但见人家两位小姐都没有说话,他也不好发作,只得讪讪笑道:“唐突!实在唐突了佳人啊!这中间必然有些误会,在下田文镜,与京华学院的诸位好友相约了今夜来此赏灯,才将这酒楼包下,一是为了免人打扰,二是猜些灯谜,耍耍乐趣。按照我们定下的规矩,能猜中一个灯谜者,皆可上楼赏灯,没想到因此怠慢了两位小姐,实在罪过罪过。在下这就向两位小姐赔罪,并请两位小姐上楼共赏花灯。” 大小姐看了林晚荣一眼,虽不知道他为何要上这云来仙境,但既是他要办的,那自然有道理,何况妹妹也想上去见识一番京华学院的才子才女们,便微微一笑道:“原来是要猜灯谜上楼?这倒也怪不得了。我姐妹二人冒昧打扰已是不该,更不能坏了规矩,便请田公子取上一盏灯来,小女子试着猜上一猜吧。” “原来小姐竟是位才女,失敬失敬。”那田公子眼中闪过一道亮光,脸上的笑容越发恳切:“这灯谜也只是玩笑之作,随便闹闹的,小姐不必当真。不如今日便由田某做东,请二位小姐一起上楼,赏这花灯美景,共庆盛世华年。” 大小姐微微一笑没有说话,林晚荣将手里那快散架的花灯往身边靠了靠,心中暗道:“盛世华年?说的跟真的似的。谁要信了你,明日便要再过一回年。” 那位田公子见大小姐态度坚决,无奈点头,指着那楼上悬挂着的各种花灯,殷勤一笑道:“那便请小姐选上一盏灯吧。” 大小姐对着玉霜挥挥手道:“妹妹,你替我选一个吧。” 二小姐点点头,纤纤小指一伸,指着一盏蝴蝶灯道:“就要这个了。” 酒楼伙计急忙举起竹竿将那灯取了下来,田公子双手递于大小姐手中,殷殷笑道:“请两位小姐开启谜面。” 大小姐点点头,取出那灯里的字条递给酒楼伙计,伙计又转于田公子。 田公子看了谜面,愣了一下,念道:“小姐,这是一个字谜。遇水则清、遇火则明。猜一字。” 这种脑筋急转弯似的题目是林晚荣最擅长的,他思忖一会儿已有了答案。再看大小姐,秀眉轻皱,想了一会儿,提起那酒楼伙计奉上的小楷,在端着的盘子里,写上了一个秀丽的小字----“登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