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八章 灯谜(1)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七十八章 灯谜(1)

. “妙啊。”那田公子小扇轻敲手掌,脸上满是笑容道:“小姐容颜绝丽,天仙化人,又有如此才华,田某佩服佩服,两位小姐快请上楼。” 林晚荣对大小姐竖了竖大拇指,萧玉若面色轻红,看他一眼,拉住妹妹的手道:“玉霜,我们上去看看。” 那田公子便率先在前引路,引着两位小姐上楼而去,不时与二人说几句话,文质彬彬,斯文有礼,说了半天话,却谨守礼数,不问小姐姓名,端的是风度翩翩,让人生出好感。 以林晚荣的身份,自然只能走在最后,他不以为意的笑笑,跟在了几人后面。 上了楼来,里面已是人声喧哗,叫好声,娇笑声不绝于耳。 林晚荣抬头望去,只见这云来仙境环境幽雅,布置简单大方,处处挂着花灯,灯火通明,甚是雅致。厅中摆放着许多桌子,围成个圆形,三三两两的公子小姐坐在席前,写字的写字,作诗的作诗,弹琴的弹琴,甚是热闹。 见着田公子到来,几个年轻才子走过来抱拳道:“田兄,你怎的来的迟了,罚酒,罚酒三杯。” 田文镜笑着作揖道:“方才有些事情耽搁了,这才迟到,诸位同僚勿怪。” 原本正在嬉笑的女子也都停止了喧哗,走过来笑着行礼。其中一个女子见了田公子身边的萧家姐妹二人,顿时惊道:“田公子,这是你在哪里寻着的姐姐妹妹,生的这般貌美,咯咯----” 田文镜点头一笑:“这二位是金陵来的小姐。不仅相貌美丽,才学也是高人一筹,田某也佩服万分啊。”他含笑向大小姐看了一眼道:“哦。田某唐突,还未请教二位小姐尊姓芳名呢。” 这田公子倒是有心之人,在私下不问姓名,到了这人数众多场合开口相询,语出自然。却也叫人拒绝不得。 大小姐是经商出身,点点头道:“小女子姓萧,唤作玉若,此乃家妹玉霜。方自金陵而来。因敬仰这云来仙境美名,特冒昧打扰,还请各位公子小姐见谅。” 田公子道:“萧小姐勿要客气,你可是正大光明登楼而来。”他将方才那灯谜之事说了一遍。众人皆是称赞,倒叫大小姐有些不好意思了。 林晚荣上这酒楼来地目的便是探访一番,但见这楼上并无通向顶部的楼梯,他心里略微有些失望。 空气中传来一阵淡淡地兰花幽香,众人闻不出来。林晚荣却是分外敏感。这兰花香水乃是他亲手酿造,自然熟悉的很,此处楼中用了香水的只有大小姐和二小姐两人。且她姐妹与萧夫人都是钟爱玫瑰香水,唯有青璇用的是独一无二的兰花香水。 他用力嗅了几下。心里大喜,急忙四处搜寻起来。 这楼上开阔,每个人都可清晰看见。林晚荣缓缓靠近窗边,那幽香似是从楼顶传来。他探出身去四处打量,只见月色如水,静谧之极,哪里去寻青璇地影子。想起那并蒂莲花灯,林晚荣呆呆愣了半晌,原来青璇真的来过。 田公子极为殷勤的将京华学院的一众公子小姐,一一介绍与大小姐认识。大小姐想着日后在京中经营之时,这些都是宝贵地人力资源,自然含笑见过。 田公子见这金陵来的萧大小姐,温婉达理,美丽大方,心里更是高兴,笑道:“萧小姐,这几位都是京华学院里有名的才子佳人,有饱读诗书的教习,也有才华横溢地学生,其中还有几位是入过朝堂旁听议政的,乃是我大华未来的栋梁之才。另外还有两位尚未到来,这两位可是名动京华的才子佳人,声名之盛,无出其右者,待会儿我再介绍他们与你相识。 这位田公子初次见面便如此热心,大小姐也有些不好意思,点头谢过道:“看田公子学问满腹,为人谦和,极具风范,也不知是哪位大家的公子? 他旁边一个叫余杭地公子笑道:“萧大小姐你还不知吧,我们这位田文镜田兄,乃是工部尚书田大人的公子,乃是真正的名门之后。 “哦?”小姐惊奇了一声:“原来是田大人地公子,小女子有眼不识泰山了。 田文镜急忙谦道:“萧小姐说笑了。家父一再教育文镜,做人要谦谨,不可仗势凌人,不可欺负弱小,文镜一向是遵照他老人家教导行事,低调做人,低调做人,万事只求低调。”他脸上谦恭,眼中却闪过丝丝得色。 林晚荣虽是心挂青璇,只是听到这田公子的话,也是忍不住偷笑。低调?你小子果然低调,比我低调多了。 大小姐微微一笑,也未有田文镜想像中地那般趋之若骛,这叫田公子有些失望,却也更加的感兴趣起来。 见林晚荣心绪低落、不发一语,大小姐悄悄走过来,拉住他袖轻声道:“你怎么了?” 林晚荣抬头笑道:“没有什么,就是有点饿了,大小姐,我们开饭吧----今天你请客!” 大小姐轻嗔一声:“你要吃便吃了,谁还能绑住你不成。” 上楼之前,那位“低调”的田公子便说今晚由他做东,知道这公子要讨好大小姐,有冤大头可宰,林晚荣也不客气,拣贵的点了几个。 大小姐知道他今日心情不佳,执了酒壶,将美酒倒出一半,才交给他道:“今天不准多喝,小心误事。” 那边的田公子见萧大小姐对一个下人如此客气,微微一发愣,他旁边的那个叫余杭的公子看在眼里,眼珠一转,计上心头。 余杭站起身来,轻拍桌子道:“各位,既然叶兄和芷晴小姐尚未到来,我们便先寻个乐子吧。今日是正月十五,赏花灯,猜灯谜,正是当时。小弟不才,便抛砖引玉出一谜谜面,与各位猜上一猜。我这谜面是,豕品佳酿猫学步,猜的是这厅中一物事。” 话音一落,厅中诸人便都大笑起来,萧家那个家丁正提着美酒倒入杯中欲要品尝,这余杭公子便是取的这个典故,指明了猜的是厅中一物事,就是故意要羞辱萧家的这个下人。 见自己这隐谜得了众人赞赏,余杭一拉长袍,得意的四周抱了抱拳,笑道:“承让,承让。”他体形瘦高,这一番动作,望着便像是一个正在作揖的猴子,叫人忍俊不禁。 这谜底不用猜,大家也知道说的是谁。众人嘻嘻哈哈间,大小姐俏脸带怒,正要站起身来,林晚荣微微一笑,拉住她手道:“我来吧,干这事我最擅长。” 二小姐听到这些人侮辱林三,早已怒火冲天,紧紧拉住林三手道:“坏人,好好教训他们。” 林晚荣在她小手上刮了一下,站起身来长笑道:“这位余杭余公子是吧,好名字,好气势啊。方才您出这谜面,在下我驽钝,却是听不懂。” 余杭轻蔑笑道:“量你也听不懂。一个粗鄙的下人,喧宾夺主,主子面前,哪有你坐下的地方?” 林晚荣嘿嘿一笑道:“我坐不坐,却不是你说了算。余公子高才,你那谜面我猜不出。不过我也有个灯谜,不知道余公子能否猜出。你那灯谜是豕品佳酿猫学步,我这谜面叫做,猿舒残臂犬作揖,与您那句对应,也是猜这厅中一件物事。” 众人一愣间,萧家二小姐却已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一骂还一骂,林三这句绝了! 那叫做余杭的才子满面通红,说不出话来。京华学院的公子小姐们面面相觑,谁也不敢笑出声来。没想到这萧家,不仅小姐极具才华,就连一个家丁也是这般机智,着实轻视不得。 林晚荣走回自己桌边,大小姐轻嗔道:“就会胡闹。”脸上却是笑成了一朵花。 沉默不语的田文镜见眼前冷了场,便笑道:“方才只是个小小的玩笑,诸位都不要介意。今日是赏灯猜谜,那我们便从这厅中悬挂的灯笼开始吧。大家看到这灯笼下挂的玉穗了没有,不同颜色,便代表不同难度。有橙,红,蓝三种颜色。橙色最难,那是芷晴小姐亲自出的谜题,难度可想而知了。” 一听说是芷晴小姐亲自出的谜,厅中诸人便露出兴奋中又带着怯怯的神色,林晚荣不知道这位芷晴小姐是什么人,便拉了拉玉若道:“大小姐,这芷晴小姐是老虎么?怎么这么多人变色?” 大小姐没有说话,玉霜却笑道:“我知道了,一定是这位芷晴姐姐学究天人,大家都答不上她出的题目,所以对她又敬又怕。哼,连一个女子出的题目都猜不出,这些人也太没胆色了,还是坏人你有本事。” 林晚荣嘿嘿一笑,凑在她耳边轻声道:“那不如你也出几个谜,我来猜一猜。猜中了,便罚你被我一下,猜不中,便罚我被你亲一下,如何?” 二小姐轻呸一声,大小姐听在耳里,也是面孔羞红。偏三人还要在人前做出一本正经的样子,紧张之余,又有些刺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