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二章 仙子与强女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八十二章 仙子与强女

. 这丫头,竟然提出这种要求,不是逼我犯错误么?林晚荣“难为情”的想了想,玉霜见他踌躇不决,以为他担心被人看见,忍不住小嘴一嘟,脸色轻红的哼道:“胆小鬼!人家都不怕,你怕什么,唔----” 一阵强有力的拥抱将她搂进怀里,鲜红的小口被紧紧堵住,一双作怪的大手在她腰肢上轻轻抚摸,她鼻息咻咻的轻嗯了一声,浑身热情似火,便融化在这突然到来的jq里。 “唔----”林晚荣长长的吁了口气,无氧的耐力训练还要增强啊,才二十几分钟就坚持不下来了,怎么着也得一个小时才及格吧。 二小姐四周瞅了瞅,嘤咛一声躲在他怀里不敢抬起头来,脸色阵阵滚烫,轻轻拍打着他胸膛道:“坏人,你这样做坏,要是让姐姐看见怎么办?我可是答应了她,不能让你再随意欺负的,若是她看到了,我岂不羞死了。” 这丫头,方才的主动哪里去了?林晚荣笑道:“怕她做什么,我们这叫做两情相悦,她想看就让她看个够吧。”二小姐对他没有任何办法,只得脸色羞红了任他作为。 和萧玉霜卿卿我我一番,再回到屋里的时候,大小姐和宋嫂已经商定的差不多了,萧玉若正誊写着什么。看了一眼玉霜红扑扑的小脸,大小姐无奈的嗔道:“你们做什么去了,这么久才回来?我与宋嫂商定了些办法,你来看看如何?” 林晚荣笑道:“我与二小姐出去口舌交流了一番----那什么方案,你与宋嫂定了就可以了,我放心的很。” 宋嫂吃不准林三和大小姐什么关系,说话如此随意。萧玉若嗔怪的看了他一眼,轻道:“你倒会推的一干二净。若这差事弄砸了,赚不了银子,赔了我萧家,可也赔了你。” “大小姐办事。我放心!”林晚荣笑着道,萧玉若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。 经营的事情,林晚荣向来懒得管,就像酒楼都交给巧巧一样,香水和香皂,大小姐会比他更尽心。他本人只负责出出主意,反正他的点子都是金点子,只要落实好了,基本不会失败。至于具体的策划安排。那就要靠大小姐了。毕竟她是女儿之身,对太太小姐们的习惯脾性都清楚,如果硬让一个大老爷们掺和进去,反而会弄出个四不像,适得其反。 大小姐知道他想偷懒,却也拿他没办法,想起昨夜那温馨地场面,心里升起一片柔情,便也不去逼他做些不喜欢的事情了。 林晚荣想起与青璇的约定。心里惶惶,拉住宋嫂道:“宋嫂,你对这京城地处熟悉,请问那玉佛寺在哪个位置?” “玉佛寺?”宋嫂眉头一皱道:“这是哪里的宝殿?我在京中二十来年,却没有听说过。” 林晚荣愣了一下。当日离别之时。青璇明明说的是七月初七,玉佛寺前相见,她是绝对不会骗自己的。为何宋嫂在京中待了多年,反而不知道这玉佛寺呢? 他原本想先到玉佛寺外寻访一番,哪知上来就被打了一记闷棍。似宋嫂这样的老京城都不知道玉佛寺在何位置,这叫我到哪里去寻找青璇? 宋嫂道:“林兄弟,你是要去烧香吗?这京中的名山大刹海了去了。大相国寺,小相国寺。净潭寺,都是有名的宝刹,香火鼎盛地很。每到正月十五前后,达官显贵都要去烧香求佛。你去求求,肯定也灵验的很!” 林晚荣摇摇头道:“宋嫂,我就是想要去这玉佛寺。你真的没听过玉佛寺的名字么?” 宋嫂摇摇头道:“我在京城这些年,大小地处都跑遍了,确实没有听过玉佛寺的名头。” 大小姐见他痴痴傻傻的样子,不知道他问这些有什么目的,只是见他这般无神的模样,心里隐隐觉得难受,便柔声道:“是不是你记错了?” “就是失去了性命,我也不会记错这个地方的。”林晚荣坚定道。 望见他斩钉截铁地样子,就知这个地方对他无比重要,大小姐轻声道:“你勿要着慌,京城这么大,宋嫂也不可能处处都知道的,我叫人多多打听一下,保准叫你找到那地方就是。” 林晚荣苦笑了一下道:“谢谢你了,大小姐。” 萧玉若愣了一下,幽幽道:“你这般向我道谢,我反倒有些不习惯了,以后莫要再说这些话,听得不舒心。” 那一直沉默的宋嫂眉头紧皱,半晌才道:“林小哥,你说的,莫非是卧佛寺?” 卧佛寺?林晚荣急忙道:“也别管什么玉佛卧佛了,只要是佛寺,你就给我说说吧。” 宋嫂点点头道:“这卧佛寺位于城北郊外,二十多年前香火鼎盛一时,只是这些年早已衰败下来了。也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这个地方。” 林晚荣大喜,管他什么佛,只要是个佛寺,那就有希望。他急急朝宋嫂作了一揖道:“谢宋嫂了,你地大恩大德,小弟来日再报。”话音一落,便急急出门而去,身形匆忙,转眼就消失在了熙熙攘攘地人群中。 “这林三兄弟倒是心急的很,也不知道寻那玉佛寺做什么,莫不是会些相好的姑娘?”宋嫂笑道。 大小姐偏过头去,哼道:“莫要管他,他便是将天下所有女子都拐回家中,也由着他了。” 宋嫂探头望了望阴沉沉的天空,忧心道:“看这天气,今日怕是要下雨了。林兄弟一个人出去,要是淋雨,可就不妙了。” 话音未落,就见大小姐拿了把油伞急匆匆的冲了出去。只是这人海茫茫,哪里还能寻着林三地踪影?大小姐站在大街上,望着南来北往的人群,一时有些呆了。。。。。。 林晚荣兴冲冲出门来,辨明方向,直往城北而去。京城繁华。贩夫走卒,百戏杂耍,让人眼花缭乱。大街上人来人往,挤得满满当当,吆喝声、叫喊声不绝于耳,热闹之极。 林晚荣心记玉佛寺,对京城胜景也无心打量,找准了几个人问清卧佛寺的位置,匆匆向郊外行来。 京城地处广阔。这一行直走了大半个时辰,渐渐地行人稀少了,已到了郊外。又行一程,却觉得前方道路渐渐崎岖起来。抬头望去,只见眼前陡然树立着一处悬崖。这悬崖怕有几百丈高,陡峭之极,四面光滑,几无下足攀登之地。山顶上云雾笼罩,烟岚环绕。隐隐见亭台楼阁,飞檐走碧,直似云中仙境。 山崖脚下,立着一座破败的寺院,木门残缺。青苔遍地。锈迹斑斑,人迹罕至。这寺里房屋墙顶绝大部分都已倒塌,只有一个正殿,尚有半个屋顶遮掩。 林晚荣看地心里阵阵激动,这就是那卧佛寺了么?这是不是青璇说的玉佛寺呢? 他走到近前。只见寺内高墙倒塌,屋顶也敝开在露天之下。一尊巨大地石刻弥勒佛,足有二十丈长。八丈来高,憨态可掬。腆着个大肚子,笑眯眯卧在地上。风吹雨打之下,这石头卧佛身上的棱角已经磨砺殆尽,尽显柔和之气。 佛像前立着一个巨大的香龛,烟熏火燎的痕迹,虽历经风雨却仍未褪去,依稀可见当年香火鼎盛的情形。 林晚荣在大殿里来来回回的巡视一番,除了依山而建的巨大石佛外,便是空无一物。这卧佛寺墙体皆已倒塌,唯一保存的好些的便是正殿了。穿正殿而出,寺后却是一片占地极广地树林,树木高大,枝条粗壮,虽是新春方过,枝叶残败,却不见萧条。 这寺庙结构简单,前后有无活物,一眼便可以看尽。林晚荣前前后后的搜寻一番,却是连个鬼影子都没见着。 他不信邪的四处寻访一周,只见这山峰四周陡峭,崖壁光滑,几无可以落脚之地,三面皆是环水,唯有卧佛寺这面是块平地,也不知那绝峰之上的飞宇楼阁是何人所建,又是如何登爬上去的。 一圈扫下来,却又回到了起步时的那片树林之中,别说是青璇,就连个活的兔子都没找到。他抹了把额头的汗珠,一下子躺倒在干草地上,四肢平躺,大口大口喘着气。 这里到底是不是玉佛寺?青璇,青璇又在那里?他浑浑噩噩的躺着,心思也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,眼睛渐渐闭上。 不知道躺了多久,模模糊糊中,似乎有点点湿意滴在脸上。下雨了!他心里一叹,朦朦胧胧睁开眼来,往前一瞟,顿时将双眼睁得圆圆。 那树梢之上,一个白衣飘飘地女子身形窈窈,莲足轻点,踏于细细枝叶之端,似是虚无缥缈的云中仙子般飞掠而过,不沾染一丝俗世的尘埃。 看见鬼了?还是看见神仙了?林晚荣顿时睡意全消,刷的一声坐了起来,高声叫道:“喂,喂----” 那女子似是没听到他的叫喊,身形不停,恍如轻烟向前掠去,身形美妙无比,却不是肖青璇。 林晚荣在这卧佛寺本已绝望,但见了这突然出现地女子,心里又升起了几分期冀,追在她身后高喊道:“小姐,仙子,美女,----” 任他叫破了喉咙,那女子依然没回头,身形杳杳,转眼便要消失在他眼帘。林晚荣追了几步,气喘吁吁,喊破了嗓子,鞋子也跑掉了。 妈地,会飞就以为自己真的是仙子啊,我最讨厌别人在我面前飞了,要是有导弹的话,老子早就一炮将你打下来了。林晚荣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,拣拾起自己落在地上的布鞋,便狠狠往那仙子身上扔去----打不着也要吓吓你! 仙子似是感觉到了什么,长袖一拂,猛地回过头来,扫了他一眼。 林晚荣心里猛的跳了一下。脚步却是呆呆停住了。这女子凤眉轻目、雪肤朱唇,完美无瑕地脸颊晶莹如玉,唇边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,立于树梢末端,长裙飘飘,恍如九天之上的仙子般圣洁高贵,不带一丝烟火气息,仿佛任人看上一眼也是罪过。 乖乖,这莫非真地是仙女。美的不像话。饶是林晚荣这样强悍地人,在这女子面前也生出些自惭形秽的感觉。他旋即惊醒过来,我靠,什么样的女人不是男人配的?我怕她个鸟!他蛮横无忌的抬起头来时,那女子已如一缕看不见的尘烟,消失在了他面前。 林晚荣用力摇了摇头,让自己清醒一下,这不是做梦吧,仙子下了凡尘?在树林里寻找一番。却哪里还能找到仙子的身影? 他长长的吸了口气,今天这事透着邪门,我明明是来找青璇的,怎么会冒出这么一个仙子来,还美得丧尽天良?看不出这仙子地年纪。她与青璇有没有关系?姐姐?妹妹?莫非这卧佛寺。真的就是青璇口中的玉佛寺? 一连串的问题涌上来,他也有些头晕眼花,用力的揉了揉两边太阳穴:青璇啊青璇,你跟老公打这么多哑谜干什么啊? 这一番惊艳之下,他早已没了睡意。抬头看天空灰蒙蒙的,阵阵的闪电忽然将天空映的雪白一片。点点雨滴滴落在脸上,冰冰凉凉的。让他清醒许多,接着一阵大雨便哗哗啦啦地落了起来。 卧佛寺破败不堪。残垣断壁,唯一能遮风避雨的就是正殿里尚未塌陷的一片墙顶了。林晚荣双手捂住头,急急往正殿跑去,无意间一抬头,只见那裸露在外的卧佛,在闪电照耀下竟然闪烁着点点玉光,晃得他眼花。 卧佛?玉佛?他一拍掌,猛的跳了起来,妈地,这卧佛寺原来真地就是玉佛寺啊。这雕刻卧佛的天然石头其实是一块尚未开凿的璞玉,平日里看不出来,遇到强光,才能显示出玉石的特性。这卧佛寺,就是青璇口中的玉佛寺,一定不会错地了。 有了这一个发现,他心里的兴奋无以言表,“啊”的长叫几声,将那惊雷都要遮住,恨不得抱了这大肚子地弥勒佛亲上一亲。 确定了这就是玉佛寺,他心里激动,脚下加速间,已到大殿屋檐下,正要迈门而入,却听里面传来一个女子声音道:“外面是什么人?” 他脚步一下子停住了,这个破地方也会有人来?莫非是刚才那个会飞的仙子?而且是仙子在飞地过程中被雨淋湿了,正躲在里面换衣裳?哇哈哈哈!他心里得意了几声,怪叫道:“女施主,我给你送茶来了----” “怦!”却是一块石头从里面扔了出来,将林晚荣吓了一跳,急忙躲开道:“仙子,是我,我们刚才见过面,我还追了你一截路程的。” 里面的那女子沉默半晌才道:“什么女施主,仙子的?你莫非是这庙里的和尚?不对----这玉佛寺破败多年,哪里来的和尚?你,你是做什么的?”那女子说话间声音有些惧意,旋即便又平静下来了。 “玉佛寺?”林晚荣身体轻震,这女子说这是玉佛寺?这里真的就是玉佛寺!妈的,世界上还有比我更聪明的人么? 他哈哈笑了几声,精力便转到庙里这女子身上了。如果里面的这位,真的是那会飞的仙子的话,就是两个林三也打她不过,哪还会这样安静的与自己说话。如此一来倒奇怪了,里面这女子是谁? 他想这么多,却都只是一瞬间的事情,听那女子声音清丽,想来年纪不大,他嘿嘿笑了一声道:“里面的小姐不要怕,我叫三林,是一个大大的好人,今日到这里是为了寻访一位朋友,我不会欺负你的!” 那女子声音平静的道:“原来是三公子,小女子有礼了。小女子今日与一众好友出来作画,见这天气阴沉才来此躲避一时,眼下我那朋友们去寻柴草点火去了,马上就回来。” 林晚荣笑道:“如此甚好,这雨越下越大,屋檐下也避不了几时,在下也进来躲上一躲吧!” 他脚步方要踏进,只听那女子道:“不可!” “有何不可?”林晚荣问道。正要继续迈进,却是又一颗石子飞来,砸在他脚前。林晚荣无奈道:“小姐,你这是做什么?要打架么?你可不是我的对手!” 那女子哼了一声道:“那可不一定吧,你看看你的正前方是什么?” 林晚荣抬头一看,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,只见那角落处露出一截强弩,箭枝已上,正幽幽瞄准自己。 他是带过兵的人。在李圣的神机营里见过这玩意儿,这叫做连环弩,最多一次可以上五支箭枝,连环发射,威力巨大,当日力战白莲第一勇士,这连环强弩就发挥了重要作用,他如何不认得。殿里这女子持的这连环弩小巧玲珑,很明显经过改良。适合女子携带防身。 终日打雁却叫雁啄瞎了眼,这荒郊野外的卧佛寺里,却遇上一个野蛮女,他暗叫晦气,哼道:“小姐。你连神机营里的连环弩都能弄到。想来不是什么平常人!” “你竟然识得这连环弩?”殿里女子笑道:“三公子倒也见识不凡。小女子实无威胁之意。听公子言行,也是个读书人吧?” “不是!”林晚荣一口答道,他站在屋檐下,雨丝飘进来,打湿了他半边身子。难受地很。凭着他现在的功夫,只要找准那女子位置,解决她不是什么难事。关键的问题是。他为什么要解决她?难道就因为她不让林三进去避雨?说出去笑死人! “公子倒也有趣!”女子道:“小女子孤身一人在殿内,若是公子也闯了进来。瓜田李下之嫌自是难免。虽然我二人清白,流言蜚语也止于智者,但人活尘世中,要少遭人诟病,还需自己谨慎。公子说是不是?” 林晚荣笑道:“小姐方才不是说,还有你知交好友即将返回么?这可不算孤男寡女。再说这庙也不是你家开的,只因为你一人要躲雨,就要让别人在外面忍受寒风冻雨,是否有些说不过去呢?” 看不清那女子面上的反应,只听她沉默半晌叹道:“三公子说的有礼。只可惜世事艰难,我们女儿家身处弱势地位,若不学会保护自己,恐怕最终苦的就是自己了。对公子来说,可能因为没有及时避雨大病一场,可是对于女子来说,一着不慎,怕是一辈子就毁了。孰轻孰重,公子自然可以分辨。” 这丫头真是一张利嘴啊,林晚荣哈哈一笑道:“不就是避个雨么?难道小姐真的因为这样莫名其妙的一件事,要射杀一个素不相识地、非常优秀、非常善良、非常帅气的人么?我倒要来试一试!” 他口上说试试,却偷偷退了出来,捡起脚边的那块石头,向大殿里扔去。 “嗡----”的一声轻响,一只小箭正中旁边木柱,深入三分,羽翼带着微微颤动嗡嗡作响。 林晚荣惊的一阵大汗,这小妞,真射啊。敢向三哥我开炮的女人,你是第一个,有种! “三公子勿要考究小女子的耐性,对我来说,清白重逾性命!若伤了公子,但能维护我清白名声,小女子愿一命赔一命,自缢于众人之前。”那女子斩钉截铁的道。 “好,小姐,你很有个性!请问你成亲了没有?”林晚荣咬牙道。 殿里女子不答话。林晚荣嘿嘿一笑道:“我猜还没有吧。依小姐的品味个性,应该有很多公子追求吧?能不能算我一个呢?” 那女子声音中带着微怒道:“请公子自重!” “追上你,然后甩了你,这是我地目标,也不知道能不能达到呢?”林晚荣似是自言自语,偏那声音大到让殿里听见。 “嗡----”“嗡----”“嗡----”“嗡----” 数只小箭连环发射,正中门柱处。那女子提着强弩走出来时,只见一个坏坏的影子朦朦胧胧消失在前方雨雾里,连面容都看不清楚。一个嬉笑的声音自雨中传来:“小姐,可不要再让我遇见你哦,否则,我必定实践我的诺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