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三章 巧遇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八十三章 巧遇

. 自玉佛寺回来,林晚荣心情比之前已经好上了许多。虽然没找到清青璇,但是最起码知道了,那卧佛寺就是玉佛寺,青璇的确没有骗自己。七月初七之约,现在虽然遥远,但只要自己努力,没准能早些与青璇相见也说不定。 大小姐见他浑身湿漉漉的跑回来,脸上却是眉开眼笑,与去时的情形截然相反,忍不住道:“淋了雨还这般高兴?那卧佛寺便是你要找的地方么?” 林晚荣点点头,笑道:“说起来真的要多谢宋嫂了,没有她,我都不知道要找到什么时候呢?” 大小姐轻嗯了一声,小声道:“你寻那地方,是为了寻找青璇小姐么?找到她了么?” 林晚荣叹口气:“现在还没寻着,不过终有一天要找到的。你也知道,这天底下还没有我林三做不成的事情。” “吹牛!”大小姐哼了一声:“青璇小姐待你情意深重,你找到了她可要好好待她,一个女子生在世上,遇见个倾心的人儿便是三生的造化,莫要伤了她的心。” 林晚荣上上下下打量了萧玉若一眼,呵呵笑道:“大小姐,这真的是从你口中说出来的话么?怎么和以前大不一样了?” 萧玉若白了他一眼,没有接下去,轻道:“快些进去将湿衣换下,我去叫宋嫂烧些姜汤,莫要受了凉。明日一早,我与宋嫂去拜访京中大户,你送玉霜去京华学院,娘亲已经交待好了。你自送她去便可。记住一点,勿要惹事生非。” “勿要惹事生非”,这句话已经成为每次出门前,大小姐嘱咐他的口头禅,可是这些时日下来。他不去惹是非,是非偏要来惹他,已经成了惯例,大家都已经习惯了。 听了大小姐的话,林晚荣倏然醒悟,明天就是正月十七了。京华学院要开学了,二小姐算起来也是这时代的“大学生”了,实在可喜可贺。 吃过晚饭洗完热水澡。被这一场急雨淋得冰凉地身体又恢复了活力,大小姐仍在厅房与宋嫂准备着明日拜访的礼品。望见二小姐房里灯火通明,他便偷偷摸摸走到玉霜房前,轻轻敲击几下门窗道:“二小姐,二小姐----” 玉霜的声音传来道:“你快些进来吧,门没锁!” 吱呀一声推门而入。屋灯正暖,二小姐忙里忙外,往箱子里装着东西,衣衫杂物。玩具零食,尽是些小女生喜欢的东西,末了又放进文房四宝。连香水香皂也装了好些进去,望着便像是要去远行。看见这熟悉的场景。林晚荣依稀想起了自己去大学报到前夜,母亲为自己收拾行李地情形,原本茂盛的淫心一下子平静下来,心里温馨之极,走到玉霜身边道:“都收好了吗?可别落下什么。” 二小姐嗔道:“你以为我是你啊,丢三落四的!该带的东西都在纸上列着呢,一样也少不了。”她转过身来,拉住他手哼道:“今日明明天气阴沉,出门也不带把伞,要将你淋病了,看你怎么办?” 这丫头倒有些小管家婆的潜质,林晚荣笑着刮了她小鼻子一下,往那箱子里瞅了一眼:“你带这么多东西去,真的要搬家吗?我们都在京中,你每过十天半月就回来一次,我们再为你备上一些你需要地送过去,不是省事多了么?”见着柔弱的玉霜收拾了这么些东西,他心里倒有了些送孩子上学去的感觉,虽然站在面前地是自己早已内定了一百遍的老婆。 二小姐望了他一眼,坚定的摇摇头道:“不行!我那学院便是专门为了学本事去的,若是十天半月就回来一次,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好好用功?再加上你这坏人在此,我怕回来了就不想再去了。坏人,你与姐姐都要答应我,我入学之后,你们都不要去看我,我要将全部心思都放到这学业上。你也说过,我现在年纪还小,还能学许多东西,将来可以帮得上姐姐,也帮的上你。林三,你答应我好不好?” 林晚荣愣了一下,这丫头心智如此坚定,以前倒是小看她了,差点将她培养成花瓶。 “玉霜,我们坐下来好好说说话吧。”他点点头,前所未有的认真道:“都说了要送你去京华学院,我却还不知道你要去学些什么呢?” 二小姐捉狭一笑道:“我去学些诗词啊、画画啊,我见你似乎这些东西会地不少,等我学好了,将来一定要打败你!” 林晚荣苦笑道:“你学这些做什么?难道诗词画画能够帮的上大小姐、帮的上我么?一个洛才女已经够我受的了,你要是再学来这些东西,以后我们家里就只能听见两才女对句,老公我就要敬你们而远之。” 二小姐咯咯一笑道:“我一个女儿家,不要学诗词,那你希望我学什么呢?” 林晚荣想了想道:“有没有什么算术加法之类地,你学学记账算账,以后老公的产业做大了,你就做个总会计师,掌管我林家总账。” “什么叫总会计师?”玉霜扑闪着大眼睛道。 “哦,这个总会计师,就是,就是算总账的。”他胡乱解释道。 二小姐捂唇娇笑:“那好,以后我就做个跟你算总账地,嘻嘻!” 这话听得别扭,他自己也忍不住笑了笑:“话虽这样说,我也没去过京华学院,这里面是不是都是只学些什么诗词绘画?也不知道有没有这专门学习术数算法的学科?” 玉霜点头轻笑道:“你啊,也太小看这京华学院了。这是我大华学子地最高殿堂,不仅教授算法数学,还培养武将谋略。至于你说的诗词绘画,那更不用说了。只要你愿意,选择其中任何门类学习都可以。” 林晚荣心里也是惊奇,这样说来,这个什么京华学院还真是一所综合性、全能性、复合性大学了。不仅有文学院,理学院,竟还办有军事培训班,以前倒是小看这地方了。 “那你到底选的什么?”林晚荣笑着问道,不会是选择地军事学科吧,难道我林家还要再出一个女将军? 二小姐微微一笑。从一个红布包裹的崭新小袋里,取出一样小巧玲珑的物事,手腕轻摆。那物事上的珠子哗啦作响:“嘻嘻,林三,你认得这是什么吗?” 林晚荣哈哈大笑道:“小乖乖,原来你早有准备,我们可真是心有灵犀啊,以后我们林家的总会计师。就非你莫属了。” “讨厌,胡说八道!”二小姐秀脸通红,玉指轻轻拨拉了几下,那物事上挂地珠子阵阵乱响。玉霜道:“这东西。我也是从别人那里看到的,听说算账有用的很,好不容易寻了一个来。却没几个人会用的。也不知道京华学院的先生,会不会教授这个?” “他们不会。你老公我会啊!不就是珠算嘛!”林晚荣嘻嘻一笑,接过那小巧算盘,轻轻拨拉几下道:“三下五除二,四下五去一,----” 玉霜惊得小嘴都合不拢了:“坏人,你,你这是哪里学来的?我见金陵会用这算盘地都没有几个呢!你口里念的又是什么秘诀----原来你才是总会计师!” 汗,我哪是会计师,只不过小学时候学过而已。但见了玉霜惊讶的表情,他心里也有些诧异,看来在这个时代,算盘虽已出现,却仍未普及,珠算口诀表也无人总结,不知道那京华学院里有没有高人!这数学是百科之母,是自然科学地奠基石,数学不能发展,科技进步那就是一句空话。 他忍不住为难的挠了挠头,我要不要把这珠算口诀交给玉霜呢,这样她可能就成为大华术数学的第一人了,也算为我老林家争了光。但看见玉霜细嫩的小手,他心思又淡了下来,算了,自己老婆自己疼,这些辛苦的差事还是教给别人去吧,以后在京华学院里找个谈的来人,教教这口诀,也算自己为大华数学做了些贡献。 玉霜扑在他怀里轻轻道:“你明日送我去了京华学院之后,便不要寻我了。我不学成本事,绝不出这书院。” “支持,绝对支持!”林晚荣拍着她香肩道:“对于要求进步地老婆,我一向是举五肢支持!” 二小姐轻轻嗯了一声,忽地奇道:“何来五肢?” 他哈哈笑了几声,不予回答,二小姐叹口气道:“你在外面风流快活,有各位姐姐妹妹相陪倒也罢了,只是我一人在里面苦学,这思念如刀,要是我想念你了,可怎么办呢?” “这个简单,我画一副自画像,保证英俊潇洒,玉树临风,你每日放在枕边,饭前便后都看一看,不就解了相思么?” “谁要看你?”二小姐脸孔通红,又小声道:“那你将我也画上好了,我们两个,永远在一起。” 来到这完全陌生的世界之后,林晚荣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还能重新回到大学的校园里,可是站在京华学院的大门前,他似乎又重新回到了自己地大学时代。 京华学院乃是大华的第一学府,位于京城南门外,与皇宫内院遥遥相对。学院分诗文、术数、军论三科,招收学生都是在诸方面出类拔萃的人才,听说要经过数关严厉地考核。 考核?林晚荣看了走在自己身边的二小姐一眼,无奈摇头,上大学走后门,古来有之啊。 当今大华,文重武轻,进这京华学院地学生,多数是来拜名师学诗词的,一旦被举荐入朝,必可飞黄腾达、出人头地。那学习军论的,人数相对较少。要么是世家武官子弟,要么是立了功的军士,也是股不可小觑地力量。 最弱的,就是像二小姐这样学习术数的了,要兵没兵。要权没权,不仅在京华学院,就是放眼整个大华朝,也是最不受重视。因此,报名学习算法术数的人数极少,十成里占不到一成。与林晚荣经历的“学好数理化,走遍天下都不怕”地年代相差甚远。 一早便陪着二小姐来报名的林晚荣,望着术数红榜上那稀稀拉拉的报名人数。再望望诗文榜前攒动的人头,忍不住的摇摇头,这都叫什么事啊,光做些风花雪月的淫诗艳词,就能让大华国富民强?真他妈扯淡。他勉强也算得上是个囫囵吞枣地半吊子才子,可是对于才子这个称号。他是深以为耻的! 二小姐却是兴奋的很,她方满十七,正是喜欢热闹地年纪,此处又是大华的最高学府。兴奋混杂着骄傲的心情,就像林晚荣当初走进大学的心情一样。 萧玉霜要学的这术数,报名人数甚少。讲学的课堂是在一处小院内,只有四五十人。女子更是不足十个。二小姐一进去,自然引起了轰动。 玉霜局促不安地看了林晚荣一眼,只见他对自己微微一笑,她心里便安定了下来,恋恋不舍的看了林晚荣一眼,朝自己位置走去。 按照与二小姐的约定,进了书院之后,林晚荣便要离去,不能打扰玉霜的苦学,当然,对于这种刻苦精神,他是深深赞成地。 对玉霜微笑了一下,林晚荣脚步加快,正要走出小院,外面却急匆匆行来两个人。行在最前的是一个女子,正在低头沉思,急急行来也不看前面的路,差点与他撞上。 林晚荣急忙闪身避开,这丫头,赶着投胎吗?幸亏遇上我身轻如燕,反应迅捷,要不你就变成飞燕投怀了。 那女子身后跟着地男子,见她差点撞了人,急急抢上前道:“徐小姐,你如何了,有没有伤着?” 我靠,这话问的有水平,我和她连个皮毛都没碰着,你却张口就问有没有受伤?他无奈摇头苦笑,只见这问话地男子二十多岁年纪,一身白衣,身形修长,玉面朱唇,丰神俊朗,生的比潘安还要好看几分。 对于比自己还帅的人,林晚荣天生就没有好感,他也没看那女子一眼,转身便要行去。 “且慢!”俊朗男子一声低喝道:“这位兄台,你差点撞倒了徐小姐,是否应该略表歉意?” 明明是这小妞差点撞到我,怎么我变成肇事者了?林晚荣心里叹了口气,想起大小姐嘱咐过的“勿要惹事”的嘱托,他慢慢回过头来,笑嘻嘻道:“哦,差点撞倒了吗?那真的对不起了,这位小姐,我向你道个歉!” 那位小姐似乎这才从沉思里回过神来,皱眉道:“叶兄,这是怎么回事?有什么事情吗?” 林晚荣大汗,这丫头想什么事情如此出神,竟连差点撞了人都不知道,幸亏这年代没汽车让你开!不过她的声音听着有些耳熟,似乎在哪里听过。 俊朗的叶公子说道:“哦,徐小姐,也无大事。只是你方才思考间,这位兄台差点撞上你,我叫他向你赔个不是!” 这话说的太他妈有水平了!换成以前的林晚荣早就拔枪干上了,可是今时不同往日,玉霜还要在这里读书,大小姐又特意嘱托过,为了姐妹俩的安宁,我忍! 那位徐小姐从容摇头道:“不必了,叶兄,方才是我思考事情,走得匆忙,差点撞到了这位公子,论起过错,我也有一半。” 这位声音听着有些熟悉的小姐,说话倒还靠点谱,主动承揽了一半责任,虽然这责任百分之百都应该是她的。 叶公子点头道:“徐小姐如此宽厚待人,实为我京华学院诸多教习与学生之楷模,叶某佩服万分。”徐小姐淡淡一笑,没有说话。 林晚荣鄙视的摇头,拍吧,你就拍吧,脸皮比老子还厚。他也懒得看那徐小姐一眼。正要离去,却听叶公子道:“这位兄台,你是学院的学生么?是来学习术数的?我以前怎么没有见过你?徐小姐,你见过他么?” 这叶公子说话虽然谦恭有礼,话里却总透着股盛气凌人的味道。或许是因为他长得帅地缘故吧,林晚荣安慰了一下自己,说道:“在下不是书院的生员,我今日是送我家小姐来此学习术数的,她是金陵萧家----” “是萧家的小姐么?”徐小姐一惊道:“你是从金陵来的?” 萧家这么有名么?连京城都知道?林晚荣装作谦虚道:“在下正是来自金陵。”方才受了叶公子那般盘剥似地逼问,虽是强自忍了没有爆发。但他与这位徐小姐说话,始终没有抬起头看她一眼,借此表示对这二人的强烈抗议----我偏就不看你! “那你们认识金陵才女洛凝小姐吗?”徐小姐道。 “洛小姐?”林晚荣点点头道:“认识。认识,熟的很,她和我熟的很。” 叶公子笑道:“洛凝小姐是前任江苏总督洛敏大人的千金,身份高贵,你一个做下人的,也能与她相熟?” “哈哈哈哈----”林晚荣强忍了笑道:“做下人?有多下?为何洛小姐从不把我当下人呢?凭自己地劳动挣钱。凭自己的双手吃饭,为何会低人一等?这位公子将人分成三六九等,实在是有违众生皆平等的佛诫,我建议你去城北地玉佛寺做做功德吧。” 叶公子未曾想一个下人有如此利嘴。愣了一下,旋即摇头道:“是不是分三六九等,不是你说了算。也不是我说了算,自在人心之中。我不与你争吵。免得丢了身份。” 林晚荣摇头不语,这家伙的自我感觉不是一般的好啊,今日看在大小姐的面子上,懒得和你争论,走人! 他拔腿正要离去,那徐小姐眉毛淡淡一扬,轻迈几步道:“玉佛寺?公子知道玉佛寺?” 她这几步,正迈在林晚荣身前,林晚荣抬头一扫,顿时愣住了。 只见这位徐小姐二十多岁年纪,身形窈窕,体态婀娜,雪肤樱唇,杏眼桃腮,脸上虽无笑意,却有一股说不出的淡定从容,正站在了他身前。林晚荣有些发呆,除了惊诧于她的美丽,却更惊异于这女子身上地气质,这是一种充满了自信的平和镇定,是一种真正的知性美。 被林晚荣这样盯住,徐小姐也不恼怒,淡淡道:“公子能否告诉小女子,你是如何知道玉佛寺的?” “咳,这个----”林晚荣心中涌起些不妙地感觉,急忙退了两步道:“京中上了些年纪的,哪个不知道玉佛寺呢?我也是听一位大姐讲起的。” 徐小姐微微摇头道:“世人只知卧佛寺,却不知玉佛寺!那卧佛乃是璞玉雕成,京中无几人知晓。” “小姐,人都是有眼睛地,并非只有你一人善于观察。”林晚荣道。 徐小姐微一点头:“公子果然眼光凌厉。那请问公子,你昨日是否去过玉佛寺呢?” “昨日?昨日那般倾盆大雨,我去玉佛寺干嘛!”林晚荣正义凛然道,眼中闪过丝丝坚定。 徐小姐盯住他眼睛,良久才道:“你知道一个人说谎的时候,眼珠会怎样吗?” “不知,我地眼珠没有乱动!”林晚荣严肃道。 徐小姐淡淡的哦了一声,面无表情道:“追上你,然后甩了你,这是我的目标。公子,能不能请你把这句话学上一遍?” 冷汗,一层层的冷汗,饶是林晚荣这样久经考验的厚黑学者,也不知该要如何是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