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七章 打手枪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八十七章 打手枪

. “这名字不错,汀芷芳晴,有意境的很,比我林三两个字强多了。真不愧为天下第一学士之女,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”林晚荣点头笑道。 徐芷晴摇头轻笑,这人说话古怪,乱扯一气,听他说话就当作是笑话听听了。 “我说芷晴啊,回去跟你爹说说,等过几天我得空了就去你家府上拜访,想来徐大人一定是无限欢迎的。哦,对了,还有你苏姨娘,说好了等我进了京,他们要请我吃谢媒酒的,可惜你的媒我就做不上了,这世界哪有自己为自己做媒的道理,哈哈----” 听他口称芷晴,亲热之极,后面又是老话重提,占自己便宜,徐小姐哼了一声,长出一口气,眼神却是平和下来,似是没听到他这般胡言乱语,脸色古井不波,点头道:“林世兄的话,芷晴一定转告姨娘与爹爹。” 真不愧为徐渭的女儿,有些气魄,林晚荣哈哈干笑了两声:“徐小姐有空的话,也可以到萧家的分号来看看啊,我一直都在的----哦,不是,是大小姐一直都在的。你不是要与她见面聊上一聊嘛,相信你们会有共同语言的。” 徐芷晴长长的睫毛抖了抖,忽然开口道:“林世兄,芷晴有个不情之请,不知林世兄可否答应?” 这小妞要求我?林晚荣细细审视了她一眼,只见徐小姐杏眼桃腮,雪肤玉唇,柳腰纤细,身躯丰满,虽已不复双十年华。却更有股成熟的韵味。“小姐求我什么?先说好了,如果是简单的,我就答应,不简单的,我就不答应。”他笑眯眯道。 “简单之极。”徐芷晴淡淡道:“想借林世兄随身携带的火枪一观。” 借枪?我随身携带两支枪。也不知道你是要看哪一支。他嘿嘿一笑。面色严肃道:“这事对小姐来说容易,对我却不简单。这火枪是我一个朋友送给我防身的东西,对我而言,重逾性命。试想,我与小姐不过是区区两面之缘,能放心的把性命交到你手上么?” “林世兄言之有理。”徐芷晴点点头。将手中连环弩递到他手上道:“这连环小弩改进成功之后。我便每日随身携带,从不离身,也是我防身之用。为表我诚意,我便将连环弩交与世兄手中,这也算是一命换一命。你以为如何?” 徐芷晴脸色凝重,不似玩笑,林晚荣看了那连环弩一眼。笑着道:“这个莫非就是传说中的生死相许,至死不渝?我们才见了这么几面。就到这个地步----是不是进展的太快了点?” 徐芷晴凤眼轻闭,示意没有听见他的话,林晚荣见好就收,哈哈一笑,将火枪放到她手里道:“给你看看也是无用,这玩意儿以我大华冶炼的水准,是仿造不出来的。” 那火枪入手甚沉,徐芷晴握在手里却是秀眉一皱,轻道:“昔年第一次见这火枪之时,我只是远远观望,未曾触摸,不曾想放在手里,竟是如此沉重。” “你不是说,你昔年曾经研习过么?”林晚荣奇道。 徐小姐嫣然一笑:“我不这样说,你能将这火枪借我一观么?” 好一个狡猾的小妞,林晚荣嘿嘿一笑,幸亏老子将这弹药卸下了,要不然落在你手里,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呢。 徐芷晴仔仔细细的观察摆弄了那火枪一阵,摇头叹道:“西洋人的手艺精细的很,这枪膛和准线都是精致活,我大华工匠略逊一筹,想要仿造,却也造不出来。 林世兄,你能不能打上一枪?我想看看火枪发射时的情形,方才那一枪太快,我没看清。” “这个----不太好吧,当着徐小姐的面打手枪,不太雅观,我也不擅长啊!”林晚荣腼腆道。 徐小姐见他神情说不出的猥琐,顿时提高警惕:“打手枪而已!为何不太雅观?” 林晚荣哈哈笑了两声道:“那你是希望我左手打,还是右手打?” 徐芷晴只觉他表情说不出的怪异,却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,思索半天未觉有什么差错,只得道:“林世兄习惯用哪只手,那便用哪只了。” 林世兄严肃道:“这种高难度的技术活,其实我两只手都不太擅长。不过徐小姐既然发话了,那我便打来看看,唉,当着这么美丽的小姐面前打手枪,我真是有些不好意思呢。” 他拼命的忍住笑,装好子弹,瞄准池畔一棵干枯的柳树,“怦”的一声大响之后,那树上顿时嵌满了弹子,深入树干数分。 放开掩住耳朵的小手,徐芷晴肃容道:“西洋人的手艺,果然非凡,单凭这气势,便足可将人吓倒,遑论这火枪发射的巨大威力。” 林晚荣摇摇头道:“徐小姐,这不是手艺活,而是最初级的精密加工,单凭人手,是做不出这样的工艺的。不知道徐大人有没有和你谈过法兰西人塔沃尼的事情?李圣是到过塔沃尼的铁甲船的,那铁甲船上整块切割的钢板,还有船上的火炮,做工精密程度,都要强于我大华。这还是他们刚刚踏入精密加工的门槛。倘若我大华继续固步自封,夜郎自大,待到西洋进入真正的机械时代,划船可以不用风不用桨,而是用热能转化成机械能,推动万吨巨轮前进,那我们与他们的差距将是巨大的。不管徐小姐相不相信,这绝非危言耸听,如果等到那一天我们再觉醒,则悔之晚矣。” 徐芷晴纵是天资聪颖,听了这些话却也有些吃惊,讶异道:“热能转化成机械能?这是什么意思?那西洋,真的会有如此发达的一天么?” “就拿这火枪来说。徐小姐认为这枪膛里装填的弹子是如何发射出去的呢?” 徐芷晴认真思考一阵,才道:“这个我曾研习过,是火药爆炸燃烧时将铁弹子射出!” 林晚荣苦笑道:“你只知其表象。却不知其内里。这是两种能量的转化,火药爆炸产生的热能,转化为推动子弹前行的动能----这个,我说的,你能听得懂么? 见徐小姐睁大了天真无邪的眼睛。林晚荣无奈苦笑。老子说这些不是自找苦吃么?她愿意懂么?她能懂么? “不说了,不说了,说了你也听不懂,没什么意思。”林晚荣意兴索然地挥挥手,再也没了兴致,连招呼都没打。转身就向远处去了。这天底下。到哪里去寻个能听懂他说话的人呢? “热能?动能?这到底是什么?”徐芷晴皱眉苦思着,忽见那走远的林三又回转了过来,脸色有些尴尬的问道:“徐小姐,问你个事?” “何事?” “皇宫怎么走?” 。。。。。 徐芷晴迟疑了半天,才笑道:“你去寻皇宫做什么?那里是你能去的么?只怕你还没到了近前。早已被人拿下了。” “我去周围转转,顺便找个人。”林晚荣嘿嘿笑着道。 “你这人倒会做些美梦,那二公主乃是王之骄女。天生贵胄,每天想要求见她的富家公子,没有一千也有八百,你莫要把自己误了。”想起林三先前说的那些莫名其妙地话,徐芷晴忍不住好笑,听这人方才说话倒是有板有眼,怎么转眼就又痴痴傻傻了呢。 林晚荣嘻嘻笑道:“徐小姐,你可千万不要这样关心我啊,会让人误会地。” 徐芷晴淡然道:“谢世兄关心了,我对许多人都是这般说话,却也不见误会。” 又摆脸色了,有个性,惹恼了我,我就想个法子追上你,然后再甩了你,让你痛苦后悔一辈子,嘿嘿,这个惩罚够歹毒吧!他笑得淫邪,徐小姐似是猜中了几分他心中想法,摇头哼了声,不再与他说话。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去皇宫看一看是一个伟大的梦想,林晚荣的人生目标是,想到就要做到,要做就做最好。徘徊在外城之前,远望宫阙重叠,画栋雕梁,九梁十八柱,无不精美异常。 皇宫内院可不是萧家大院,不是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,眼下立在护城河外,前方守卫森严,想要再进一步都是困难。林晚荣倒是平静之极,他可不是傻子,就算青璇真的住在宫里,这皇宫内院,光说房子就有几千几万间,到哪里去找她?一切都还要从长计议。 站在门阙处,遥望皇宫外城,他仿佛看见了青璇俏然挺立地身影,这丫头,也不知道是不是也一样的想念我? 他嘿嘿一笑,旁边却是落下一乘小轿,轿中探出一个娇俏的面孔,轻呼道:“林三,你怎么在这里?” “大小姐,我特意来接你啊!”林晚荣嘻嘻一笑。 萧玉若脸上一红,白了他一眼道:“不老实!我到这里拜访母亲的一位故友,也是临时决定,你到哪里接我来着?怕是你到这里做什么坏事才是!” 哈哈笑了两声,见天色已晚,便直接跟着大小姐的轿子回府里去。将送玉霜到学院的事情与大小姐讲了一遍,听到徐渭的千金便在这学院里授课,大小姐点点头道:“有徐家姐姐照应着玉霜,我就放心多了。等到忙过这几日,我们便一起去徐大人府上拜访一番,到时候好好与徐姐姐说说话,你看可好。” “好,当然好!”林晚荣笑着答道:“大小姐今日这番忙碌,有什么收获没有?” 萧玉若微微一叹,轻声道:“母亲离京多年,这些旧友早已疏远的差不多,今日贸然上门拜访,别人不给冷脸就不错了,哪里谈的上什么收获?” 人一走茶就凉,本来就是这个理,你又不是第一次见识到。见大小姐脸色有几分凄凉,林晚荣劝慰道:“世界上的事情本来就是这样,越是艰辛的,你办好了,就越有成就感。要相信自己,再说了,就算你不相信自己,也要相信我啊,我是什么人,我是林三啊!” “讨厌,我哪里不相信自己了?就听你吹牛皮。”大小姐哼道:“过几日大相国寺要举办赏花会,对我们来说可是好机会,这几日你不许偷懒,要天天跟在我身边,好好谋划一番。” “我本来就是被你盘剥的命,要说不帮你,那你还不得把我吃了?”林晚荣笑道:“说起来,咱们那银钱也赚了不少了,什么时候把帐本给我看一看啊,可别被你做了假帐,黑了我的银子。” “你整日就记得银子,等明儿个,把你些银子都从银号里般回来,你都抱着睡觉好了。”大小姐见他嬉皮笑脸的样子,心里说不出来的恼怒,哼道。 看准宋嫂瞅不见的机会,林晚荣鬼鬼祟祟的将头伸到小轿边,轻薄说道:“那我抱你好了,抱了你就等于抱了银子。” 大小姐心里怦怦跳了几下,扭过头不去看他,轻声道:“无耻之徒!别想哄骗我,我可不是玉霜,只有她才听信你那些鬼话。” 林晚荣偷偷伸过手在她手背上挠了一下,大小姐急急将手收了回去,脸色羞红,小声哼道:“你做什么,有人看着呢!莫以为我像玉霜那般容易欺负!” 林晚荣与她调戏一会儿,笑道:“说起玉霜,我还真有些想念。她去了学院,这内院之中,只剩下我与大小姐二人,孤男寡女,我真怕,唉----” 大小姐听得心惊胆颤:“你,你要做什么?要是你敢欺负我,我就去告诉娘亲!” “那要是你欺负我呢?”林晚荣嘻嘻笑道:“难道我也要去告诉你娘亲?那怎么好意思呢?我可是正经人----” 萧玉若再不敢听下去了,恼怒瞪他一眼:“你可不要以为我是那般随便的女子,你要是敢有什么不轨之心,我就----” “好了!”林晚荣轻轻笑道:“不要威胁我了。和你开个玩笑,你还当真了?等着我去行不轨的女子多的是,排队你也要等三个月啊!” 大小姐放下帘子,在轿子里大声道:“抬轿子的,行快些!宋嫂,吩咐下去,今夜不必准备林三的晚膳!排队伺候他的人,都等了三个月了。” 大小姐果然说到做到,这晚膳便无人过来招呼他,林晚荣也不在意,打是亲,骂是爱,不打不骂那才怪。 正躺在床上昏昏欲睡,忽听吱呀一声轻响,房门被人打开了。 大小姐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啊,他心里一喜,急急起了身来,见了门外走进的那人,却是一愣,惊道:“你,你要做什么,不要过来,我喊非礼了----”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月底了,事情太多,连续加班,累得躺在床上就睡着了,一个字----真他妈累!熬过这几天,周末小爆发一个吧,有票的兄弟们还是支持一下,拜谢,呵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