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八章 交换条件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八十八章 交换条件

. “怎么,怕我吃了你么?那你便大声叫着试试,看谁会来救你。”那女子手中执着一柄短剑,微微摇晃一下,笑着欺上前来,眼中水汪汪的一潭。 望着明晃晃的短剑,林晚荣心里一阵郁闷,这魔女怎么来了,而且还是夜晚闯进我房里?她要是把我办了,我是叫还是不叫呢?为难啊。 “唉,反正你是准备用强的了,看在你是仙儿师傅的面上,我也不反抗了,你奸吧,可千万不要用背入式啊。” 安碧如秀脸一红,咯咯笑道:“小弟弟,几日不见,你这脸皮似乎是越来越厚了啊。怎的,那日的醒酒汤没有治好你么,要不,姐姐再为你准备些好东西吧,保准你喜欢的。” 不提醒酒汤还好,一提这回事,林晚荣立即悲上心头,你这狐狸精,总有一天老子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半醉半醒、欲仙欲死。他打了个哈哈道:“哪里哪里,没有安姐姐在旁边锤炼,小弟弟我总觉得最近腼腆了不少呢----姐姐,好久不见了,真想你啊,来,抱一个!” 他作势要搂,安碧如嘻嘻笑着,晃晃手中短剑道:“好啊,我不介意的!” “----咦,你手里拿着刀剑干什么,晃得我眼晕。正月还没过,动刀动剑不吉利的,快快放下了,上床来说会话。”林晚荣笑道。 安碧如大大方方在他身前坐下,略一打量屋里摆设,摇头道:“这萧家待你真的不怎么样啊,瞧你这屋里寒酸的,连个暖床的丫头都没有。小弟弟,以后跟着我吧。姐姐保你吃香的喝辣的。那萧家地夫人小姐们,你玩玩就扔了吧,别沾上身了。” 无语,这位姐姐真是世界第一女强人!老子到萧家又不是来当大爷的,有这么个独立房间,还能每日调戏下小姐,如此出众的一份工作到哪里去找。 林晚荣哈哈笑着起了身,坐在她身前道:“姐姐,你是怎么找到我的----唉。这刀剑明晃晃的,看着吓人,还是收起来为好。” 安碧如妩媚一笑:“要寻到你还不容易么,你又不是那宫中的皇帝老儿,我有千百种手段寻你----这刀剑还是拿在手里安稳,我们孤男寡女身处斗室,你若是欺负我一个弱女子,奴家到哪里喊冤去?” 林晚荣恶汗,我欺负你?你不强暴我,老子已经大叫万岁了。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他搞不定的女子的话。这位安姐姐绝对就是其中之一。 “姐姐,你用你的贱对着小弟弟,我真地很不习惯唉,能不能请你把你的贱稍微收回去一点点,我怕吓着小弟弟。”林晚荣肃容望着她道。脸上的神情无比恳切。 “这剑是我防身之用。你若不放心,大可以也亮贱啊。当日济宁城外,你可是威风的紧,怎么今天就这样畏缩了,你还是不是男人。哎呀----” 林晚荣将手中火枪往她硕大的胸前顶了顶,软绵绵的感觉让他又推进了几分,在她身上扫了一眼。急吞了口口水道:“咱们打个商量吧,姐姐。你虽有绝世好贱。但我随身也带着两杆枪,其中一杆还是专打女人的,厉害无比。如今的你不是白莲教的圣母,我也不是官军的将领,咱们一个是仙儿的师傅,一个是仙儿的相公,都是她至亲之人,好说好商量,不要做些打打杀杀的事情,就像昔日在微山湖上那样,大家一起谈谈心,享受一下生活,不是挺美好的么?” 安碧如噗嗤一声掩住了小嘴,妩媚瞥他一眼道:“我就知道你会说这些话,你看我地这好剑是什么?” 她玉手轻拨,哗啦一声脆响,那明晃晃地小剑便从中间断成了两截,露出中间的一截空心,却原来是一柄货真价实的假剑。 ***,拿假东西糊弄我啊,要不是老子拔枪了,你这狐狸精怕是要吓唬我到底了。 “我只是与你开个玩笑,月余不见,姐姐我还真有些想你呢,咯咯----”安碧如酥胸挺了挺,脸上浮上一抹奇异的艳红,媚笑着望他一眼:“还不将你的枪拿开,对着我做什么?” “再让我的枪顶一会儿吧,机会难得嘛!”林晚荣嘻嘻笑道。见这狐狸精似乎没有一点害羞的意思,想起仙儿所说地,师傅一直洁身自好,他只能深表怀疑了。 “这个世界上,能让我安碧如害怕的,也只有小弟弟你了。”狐狸精微笑道。 “彼此彼此了。”林晚荣嘿嘿直笑,两人斗智斗骚,实在是棋逢对手,将遇良才,谁也占不着便宜。他性格开朗,与安姐姐斗上一斗,却涌起些惺惺相惜地感觉,这世界上,能够找出一个制住我林三的人,不容易啊。 “师傅姐姐,你怎么知道我来了?我还正准备找你呢。”不与安碧如调笑了,林晚荣便一本正经的说道。 “你找我做什么?怕是要找仙儿才是真吧,说的倒好听。”安碧如道:“今日我在外面办事,恰好见了萧大小姐的轿子,又凑巧看见了你,所以便来看看了。你这人不惦记我的好,却拿枪顶我,良心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?” 专门来看我,我和你很熟吗?林晚荣哈哈一笑道:“那就多谢姐姐了,小弟弟感激不尽。前几天到了京中便想与仙儿联系的,只是她走时匆忙,也没留下个寻找的地址。哦,对了,仙儿怎么没跟你一起来?” 安碧如微笑道:“仙儿啊,我让她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去了,怎么,你很想她么?我这不是代表她来看你了吗?” 冷汗!她是我老婆,你代她来看我,那你还能代她完成些别的工作么?仙儿全部心思都在自己身上,若是得知我到了京中。一定会飞一般的到来看我,怎会这么长时间还不见人影?有古怪,这安妖女肯定是瞒着仙儿呢。她究竟派仙儿做什么去了。妈的,拿我老婆不当人,太嚣张了。 安碧如见他神情闪烁,似乎猜出了他所想,摇头笑道:“你放心吧,仙儿自幼由我带大,我与她的感情你也见了。比你待她好的多,绝不会害她的。倒是你,若真是这般在意仙儿,却为何一直不与她洞房,做真的夫妻?这丫头因为此事,一直闷闷不乐,你要是心疼她,就早日圆了她的心思。” 这件事也一直是林晚荣的心病,原本想到了京中找到青璇,请她想个办法。只是看眼下这情势,若青璇真是大华的公主的话,要见到她也不知等到何年何月,仙儿那事还是要再想个办法才是。 想到这里,忽地想起在金陵安碧如与自己说过的话。心里顿时生出了希望。望着她道:“姐姐,我叫你一声师傅了,仙儿的心思我也明白,只是她那身上的情蛊,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去解。请姐姐帮我想个办法。下辈子小弟弟一定以身相许。” “下辈子?”安碧如嘻嘻一笑道:“你倒打的好主意。要解那情蛊,我与你说过的,休掉另外几个老婆。与我家仙儿好好过一辈子就是了,当日在微山湖上。我要是看着你们洞了房,也没今日这般麻烦了,仙儿丫头就是心太软了。” 要是那样,我还和你罗唆个屁。妈的,和这个妖女说话,她总喜欢打哈哈,别以为你是仙儿的师傅我就不敢把你怎么样,把老子惹火了,我就轮了你----手指和火枪一起上。他皮笑肉不笑的道:“这个提议真的很有趣,我长这么大,什么都写过,就是没写过休书,也不知道写那玩意儿是个什么滋味。” 安碧如观他脸色,便知他心中所想,忽然喟声一叹道:“林兄弟,你不要把我想的那般不堪,这痴情之蛊乃是苗女痴情的见证,种蛊之时,她们也要承受许多苦楚,哪是这么容易解去的。” 安姐姐与林晚荣相识以来,这样称呼他还是首次,见她脸色前所未有的正经,林晚荣心里打了个突,靠,这蛊到底是个什么虫,能种不能解,这不是糟蹋人么? “昔年仙儿年幼,却因身世坎坷,痛恨天下多妻多妾的男人,便央求我为她种蛊。我曾再三劝阻,无奈这丫头性子倔强,我与她说了许多话,也不能打消她的念头。恰好我那时迭遭打击,心绪不宁,便依了她的意见,种下了情蛊。原本想着以仙儿的容貌,天下能够配得上她的男人已是凤毛麟角,有谁还敢在她面前再想起别地女人。奈何,遇上你这么个奇怪的人,仙儿那傻丫头便乱了方寸,若是你只钟情她一人,那还好说。可恶的是,你却有这许多的红颜知己,仙儿爱你到极致,为你舍弃了多年前的誓言,只是这情蛊之事,种下容易,解开却是困难。否则便也不是痴情之蛊了。”安碧如幽幽说道,眼神带着丝丝波澜,语气黯然,似乎又想起了往事。 林晚荣听得明白,她说的是种下容易解开难,但并没有说不能解,这也就是说还有希望。 “姐姐,你就别逗我了,有什么法子你就直说吧,我还等着仙儿给我生儿子呢!她身段好,臀围胸围都大,天生就适合生儿子,师傅姐姐就快想个办法吧。”林晚荣嘿嘿道。 安碧如咯咯一笑,瞥他一眼道:“你这人,怎么什么话都说的出来,若是遇到别人听到你说出这些话,怕是早就将你打出去了。” 靠,要是坐在眼前的是别人,我早就将其扑倒了,哪里还轮地着她这样跟我说话。 安姐姐美目如水,脸颊有些晕红,轻叹了口气道:“这蛊是我种的,我自然有办法解掉,只是那法子却过于为难,我也要付出相当的代价,除非,你帮我做一件事情。” 林晚荣道:“我明白了,这才是安姐姐今日来找我的目的吧,了解,了解,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。这就算是交换条件吧。” 安碧如嫣然一笑:“林兄弟果然够聪明,和你这样的人说话,不用多费事。不过,你也不必太过失望,我今日来此,十成里有九成是为了这交换条件,还有一成,也是专门来看你的,咯咯----” 忽悠,你就忽悠吧,林晚荣无所谓地耸耸肩道:“打开天窗说亮话,安小姐,你究竟想要我做些什么?我自问,除了长得帅、学问多、温柔体贴、谦虚谨慎,别的就没有什么优点了,你究竟是看上了我哪点呢?” 安碧如幽幽望他一眼道:“小弟弟,这一声安小姐,却把我们叫的生分了,我还是喜欢你叫我安姐姐。” 我要信你才是见鬼了。林晚荣笑道:“安小姐这话说的不对了,我们这是交换条件,说不上谁欠谁,就像做生意一样,还是分开点好。谈谈你那条件吧。看看我能不能做到。” 安碧如见他神色湛然。不似作假,迟疑了一会儿,才笑道:“我来寻你,自然是你有把握能做到,而且是你最擅长的。” 最擅长的?身上最长的部分。我倒是清楚,可是最擅长的,我却不明白了。 “林兄弟。我给你讲个故事吧,听完这个故事。你就会明白了。”安碧如轻叹口气道。 “从前有一位天下闻名的大师,她收了两个弟子。这两个弟子皆是女子,生地天仙般的模样,琴棋书画,武艺骑射皆都出类拔萃,天下少年英杰,无不心神向往。师傅是冠绝天下的大师,有着崇高的威望,人人敬仰,她对这师姐妹二人同样施教,一向未有偏倚,师姐妹二人也相互交好。忽然一天,有人传说,那师姐竟是皇族远亲,血脉高贵,圣洁高雅,而那师妹却是苗女出身,外表放荡。自这谣言传开之日,师傅就有些改变了,渐渐格外的器重起师姐,单独授她课程。师妹不明就理,见师傅不再教授自己,便向师姐质询,却被师姐使了手段,恰好让师傅听到。师傅怒斥师妹,再不授她学问,并在临终之时,将师门交于师姐手中,嘱咐她辅佐当时尚在潜邸的皇帝,助他登上大宝之位。” 安碧如神情安静,语气黯淡,追忆着往事。林晚荣不发一言,一听这故事的开头,他便知道这是安碧如在讲她自己的身世呢。 “若是公平比试,败于师姐手下,师妹自也无话可说。只是师傅偏听偏信,失去了公允,那师妹本是苗女出身,出身低人一等,遇事格外敏感,见师傅都这般歧视自己,心里凄凉,便在师傅灵前发誓,一定要打败师姐,还自己一个公道。当日灵前,吊唁之人甚多,这师姐妹二人皆是心高气傲,一言不和,便大斗了一场。二人自幼相处,武艺本是不分上下,斗来斗去,谁也奈何不得谁。哪知却有宵小之徒,趁师妹不备,暗中偷放冷箭,师姐侥幸胜了半招。师妹一怒之下,带伤下山,自此便与师姐彻底反目。师姐辅佐的是当年的二王爷,师妹便要帮皇帝第三子,二人暗中相斗,谁也不曾占得分毫便宜。只是那诚王爷刚愎自用,关键时刻不听劝解,被人反水,终致兵败于野。师妹不甘心就此沉沦,便又借助力量,组建了白莲教,意图东山再起----” 说到这里,安碧如微微看了林晚荣一眼,脸上地神情复杂难辨,轻道:“按照我从前的性子,坏我事者,我定然不会饶过。哪知,你却是仙儿的相公,难道这便是我的命运吗?” 她长长地吁了口气,不知道说些什么好。林晚荣听了个大概,原来这安碧如是与她师姐争位失败,便想借助赵康宁他爹打败师姐,哪知诚王爷又败了,无奈之下只得组建白莲教,与师姐抗衡,却又稀里糊涂地灭在了自己手里。这样算来,我和她的仇可不算小啊。 “安小姐,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了,你就想开点吧,你师姐与你只是立场不同而已,谈不上什么深仇大恨。”林晚荣开解她道。 安碧如凄然一笑,眼中泪光盈盈:“无恨?我这些年颠沛流离,四海为家,遭人白眼,受尽欺辱,却是谁所致?她是出身高傲的仙女,便可以高高在上,我却是一个低贱的苗女,就只能任人践踏么?难道我苗家女子,便是天生比她下贱?” 林晚荣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如果说安碧如只是简单的内心嫉妒,但这么多年过去了,她不但仇恨不减,反而嫉恨更深,这已经不是嫉妒二字所能解释的了。或许是那种巨大的阶级落差刺激了她吧,这只是两个阶级的代表而已,想到这一点,他也不觉得奇怪了。 “不要哭了吧,我能理解你,这不是你的过错。”林晚荣从怀里掏出个手绢刚要递给她,看了看,却是青璇当日留给自己地云锦,急急又往回收。 安碧如哼的一声,夺过他手中的云锦,擦了擦泪珠,却又笑道:“你这人,怎么恁地小气,连块丝巾也舍不得,当我这泪珠是做出来的么?” 我靠,这是我和青璇的定情信物,老子平时都舍不得摸一下,你这狐狸精真是不知好歹。 安碧如见他脸色不好看,也叹了声道:“我与她斗了二十年,一次次败了,却又一次次的站起来了。屡败屡战,我却从未害怕过,不管如何,我今生一定要打败她,一定!” 她目光落在了他身上,嘴角泛起一丝笑意,林晚荣吓了一跳,急忙道:“安姐姐,你看我做什么,你不是让我去打败她吧?我日,你饶了我吧!我和仙儿还没洞房生儿子呢!” 安碧如咯咯笑道:“有我在,你怕什么?” 妈的,正是因为有你在我才害怕,没你,这世界就安宁了! “你以为我是叫你去和她比武么?你虽然有这奇怪的暗器,可就算能偷袭着她,却也不能致她死伤!”安姐姐嘻嘻一笑,纤纤玉指点在他鼻子上道:“真笨!我会那么傻么,虽然你傻了点,但是我还没笨到这个程度吧!” 她方才哭过,长长的睫毛上沾染着点点泪珠,俏脸微红,身形轻颤间丰乳隆臀,这似嗔似娇的一指,便似情人撒娇,媚到了骨子里。 娘的,又在诱惑我,你就是脱光了,我也不上当,老子只擅于床上比武,其他的都免谈。林晚荣肆无忌惮地在她身上巡视一番,嘿嘿干笑几声,却不答话。 “打败一个人,有很多种方式,凭武艺打败她,只是其中一种,虽然简单直接,却少了许多乐趣。”安碧如微笑道:“你还有许多种方式可以运用,例如智谋,例如才学,例如----咯咯,自己想去吧。” “你不是要我出卖色相吧?”林晚荣坚定道:“我警告你,你可不要打这个主意,我是个正直的人,你在我面前说这些,是对我的侮辱----她长得有你好看么?哦,我只是顺便问问,你千万不要误会了!我是个正直的人!” “倾城倾国,犹胜褒姒。”安碧如道。 “我靠,都美成这样了,那就让她倾城倾国去吧,我还是喜欢那些成熟的、带刺的,嘿嘿,安姐姐不要误会,我不是说你,你都成熟的快枯萎了----” 安姐姐妩媚地嗔了一眼,道:“你可别后悔啊。我这位师姐,有人说她是月宫里的嫦娥,是出尘的仙子,天底下没有哪个男人被她正眼瞧过一眼,你说她好看么?” “嫦娥?仙子?”林晚荣愣了一下,忽然想起那日玉佛寺外遇到的神仙姐姐,他母亲的,不会是她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