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九章 大小姐失踪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八十九章 大小姐失踪

.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,这事似乎有点刺激,老子要不要考虑一下呢?他心跳加速,呆呆愣了半晌,安碧如见他神情,顿时笑道:“怎的,听说人家长得好看,你便动了心思?男人还真是经不得诱感。” 林晚荣装作没有听见她的讽刺,好奇道:“那么请问安小姐,这位仙子住在哪里?怎样才能见着她?” “想见她?咯咯,这世界上想见她的男人,能从京城排到金陵去,可是真正见了我这师姐真面目的,又有几人?”安碧如摇摇头,微笑望他一眼:“当然,你是一个例外。只要你答应了这条件,有我从中安排,你想见她多少面都是可以。至于怎么打败她,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。最不济,目标暴露,你被她杀了,咯咯----” 林晚荣听得冷汗不止,刚才只是注意了这事的刺激,却忽略了危险,幸亏这狐狸精点明了。 他嘻嘻一笑正要答话,却见安碧如眉头一皱,轻声道:“有人来了----” 林晚荣凝神听去。走廊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,听着似是一个女子。这女子似乎是特意压轻了脚步走路,若不仔细凝听,根本就感觉不到。 “谁----”安碧如眼珠一转,脸上一丝狡黠,忽然开口问道。 那窗外女子愣了一下,似乎是没想到里面竟会传出女子声音。她咬咬牙,捏紧了拳头,怒哼道:“你又是谁?” “咯咯。我是林三的相好----”安碧如媚笑着望了林晚荣一眼道。 “你疯啦?”林晚荣吓了一跳,急急拉住安姐姐,手掌一下捂住她的樱桃小口:“***,你想害我么,这是大小姐。小心我将你先杀奸,奸了再杀,杀了再奸----看什么看,没被奸过吧?” 安碧如眼晴眨了眨,长长的睫毛微微一抖,脸上泛起一抹奇异的粉红,樱桃小口轻启,一阵如兰似麝的芳香便传入他鼻孔:“你怕她么?那可更好了”你答应我便罢,不答应我----救命啊,大小姐救----” 我日你,林晚荣大手猛地一下捂住她小口,将她身体往墙上狠狠一压。两个人便紧紧靠在一起。 “我警告你啊,我想做什么事,没有人可以强迫我,你不要自作聪明,我***可是什么事都能干的出来的。”他目露狰拧,凶神恶煞地说道。 安姐姐小嘴急喘,吐出的芳香气息喷在手掌之上,却是痒在他心里。林晚荣一只腿顶住她修长圆润的玉腿,身体紧贴在她身上,两人面对面相望着。 安碧如挣扎了几下。眼中流露出一丝惊恐,丰满的酥胸急剧起伏。似是一个少不更事的小丫头般,惶急道:“你,你要做什么,不要过来。” 娘的,你就装吧,林晚荣对这安姐姐的媚术早有所知,对她楚楚可怜、弱不禁风的模样完全无视,身体猛挤到她身前,望着她长长的睫毛,晶莹的脸颊,冷笑道:“你不知道我要做什么----”他大手迅即往她胸前摸去道:“这下你该知道了吧?” 安碧如脸色大变,方要动手,林晚荣却是比她更快,身体一倾,将她狠狠抵住,单掌已是就势抚摸在她玉乳上。 只轻轻一碰,林晚荣顿时心里一酥,这玉乳高挺丰满,虽是隔着衣衫,却仍能感受到那滑腻的弹性,似乎要将自己手掌都弹了回来。 安碧如武功高于他,但她未曾想到一向温文的小弟弟会突然发难,而且一改之前的嬉笑模样,下手如此之狠,一愣之下,竟被他得了手。 她脸上发白,急哼道:“你敢轻薄我,我要杀了你,哦----” 林晚荣将她双手举起高高压住,整个人都扑倒在她身上,望着她如玉的脸颊,怒道:“仙儿整日叫唤着杀人,这便是你教的吧,既然你如此喜欢杀人,那我就先杀了你。” 他怒目而视,眼中似有火焰,安碧如酥胸急喘,樱桃小口时张时兮,美目中羞臊与怒火一起喷涌,两个人你瞪住我,我瞪着你,谁也不肯相让。 两个人身体紧紧挨在一起,彼此都能闻到对方急促的呼吸,那火热的气息,让两个人心跳都加速了数倍。 大小姐在门外久未听到动静,又叫了声道:“你是谁?快说话?你怎会在他房里,林三,林三----” 屋内二人紧贴在一起,林晚荣握住那洁白皓腕,感受着胸前那柔软而细嫩的两点,望着那洁白无暇的玉脸秀颈渐渐的染上一层粉色,空气中顿时弥漫起一丝旖旎的气息。那成熟的女子芳香,一阵阵的传入鼻孔,让他心跳加速了无数倍。 两个人紧触的大腿上都是汗珠,湿答答地粘在一起。安姐姐身材修长,又是习武之人,双腿紧绷有力,弹力十足,这一番触摸,让人心旷神怡,林晚荣又往她腿上靠了靠,舒服地轻哼了一声。 安碧如脸颊通红,琼鼻上沁出一层淡淡的汗珠,眼中水蒙蒙的,鲜红小口急喘道:“你,你不要这样,我可是仙儿的师傅----” 不说这句还好,话一说完,林晚荣便觉鼻中似是着了火般,浑身火辣辣的,急吞了口口水道:“你是仙儿的师傅,我是仙儿的相公----” “嘤----”安碧如脸色红如血,心里生出一阵奇怪的滋味,似是冲破禁忌的感觉,饶是她武功高强,却也暗中香汗涔涔,与林晚荣浑身大汗贴在一起,便似粘在一起的两个湿人,心里顿时生出不一般的滋味。 林晚荣眼中射出熊熊火焰,紧紧抵住她圆润光滑的玉腿。身体缓缓向前压去。火热的部分似是燃烧的火焰,紧贴住她小腹而下,将她衣裙形成一个褶皱,正顶在那娇嫩之处。 “不要----”安碧如似乎忘了自己是一个会武功的女子,娇躯紧扭。急声轻叫,媚眼丝丝,高挺的酥胸划出一道美妙的波浪,芳香小口吐出如兰的气息,带着阵阵的火热打在他脸上。 真他妈爽到家了,林晚荣心里暗叫一声,这狐狸精简直就是个熟透了的蜜桃,那成熟而浑圆的双腿紧紧夹住自己,腹沟之下传来柔滑绷紧的感觉,便像是新出水的嫩豆腐,虽是隔着一层薄衫,却依然能感受那娇嫩与脆弱,都到了这份上了,你还叫我不要,当老子是善男信女么,一不做二不休,他微微向上一顶,二人同时一声轻喘。 安碧如心都要跳了出来,忽地在他肩上打了一拳,轻泣道:“你做什么,不要欺负我,不要欺负我----”她此时已不是什么白莲教圣母,便是一个普通的受欺负的女子,打这两拳自然不在话下。 汗。我这是在做什么,望见安碧如眼角的泪珠。林晚荣顿时清醒了许多,老子一向不玩强暴游戏的。 “林三,你在不在里面,我要进来了----” 林晚荣一惊,急忙道:“不要进来----” 他急急要与安碧如分开,安姐姐哼了一声,却是一下搂住他脖子,媚笑道:“怎地,不敢继续了么?” “我日,你干什么,放开我,放开我,救命啊,强暴啊----”他一声还未喊完,便听哗啦一阵轻响,房门推开,大小姐手里端着几样小菜,正要迈步进来,望见屋里的情形,顿时脸色煞白,呆呆的愣在了那里。 “这个,这个,大小姐,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样----喂,你快放开我,放开我----大小姐,我是被逼的----” 哗啦一阵脆响,萧玉若手里的杯盏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,精美的菜肴撒了一地,她呆呆望了林晚荣一眼,泪珠盈满眼眶,忽地转身,拔脚就往外跑去。 “大小姐,大小姐----”林晚荣急叫几声”但萧玉若性子执拗,哪里肯听他呼喊,三两下之间,早已跑得不见人影。 安碧如笑嘻嘻松开环在他脖子的手臂,笑道:“好了,她走了,你可以放心去办我们的事了!” 林晚荣哼了一声,懒得理她,拔脚就要去寻大小姐,安碧如急忙拉住他道:“你要去哪里?” 林晚荣冷冷道:“把你的手放开,否则我真的不敢保证我会做出什么。” 安碧如只见他平日嘻嘻哈哈,哪里见过他如此冰冷的样子,只觉眼前这个人并非是自己所熟识的那个小弟弟,也不知怎的,心中突然生出一股惧意,悻悻松开他胳膊道,轻道:“这么凶做什么,是她自己跑的,我又没拿棒子撵她。” 妈的,这妖精还是不是人了,这种话都能说出来,算了,算了,老子管不了你,也懒得管,他心里烦透了,又惦念着萧玉若那丫头也不知会做些什么蠢事,便懒得管这安碧如,脚下步伐一迈,就要出门而去。 安碧如见了他申请,忽然微微一叹道:“罢了,罢了,我本就是低贱的苗女,又是行事不择手段的妖女,被人这般欺负了,也是活该,你快去寻你那萧大小姐回来吧。” 她说话间,眼光却是轻轻瞥他,只见他似乎没听见自己话般,脚步极快,三两下便出门而去了。 他就这么走了?安碧如呆立了半晌,忽地脸颊晕红,吃吃笑道:“小坏蛋,软硬都不吃,占了便宜就跑,还真是一副好性格!” 林晚荣出了门来,先到对面大小姐房中寻了一番,却是空无一人,正瞧见大小姐的小丫鬟环儿走了进来,急急拉住她道:“环儿,你见着大小姐了么?” “大小姐?”环儿奇怪道:“方才不是为你送膳食去了么?大小姐知道你今晚没有用膳,特地嘱咐了厨房为你单做了几道小菜,本来是着我送给你的,后来她不放心,就亲自过来了,怎么,你没见着她么?” “哦,可能走岔了吧!”林晚荣尴尬笑道,心里却不是滋味,这丫头,在我面前老是板着脸,却原来对我这么上心。老子今晚受安狐狸精的诱惑,差点着了道,着实有些对不住大小姐,以后一定要改过自新----话说回来,面对那狐狸精的诱惑,我能够隐忍而不及于乱,这世上能有几个人做到?老子比柳下惠还柳下惠了。 和环儿在这院里院外寻了一圈,却没见着大小姐的踪影,问了店前的伙计,有人见着大小姐方才匆匆出门而去,只是天色已晚,竟无人瞧清她去往哪个方向。 林晚荣心急如焚,这是京城,不是金陵,夜色已深,大小姐在这里根本就不认识几个人,又没有相熟的地方,她能到哪里去? 宋嫂闻讯早巳赶来,心里也甚是焦急,望了林晚荣一眼道:“林兄弟,我问句不该问的,你是不是和大小姐闹别扭了?” 林晚荣干笑了两声,也不知该不该承认,宋嫂一叹道:“林兄弟,不是我说你,大小姐对你关怀备至,体贴入微,连我都看着羡慕。” 见他眼神疑惑,宋嫂无奈摇头道:“本来大小姐不让我说的,只是我要不说,你就永远不知道大小姐对你的好。就说今日去拜访京中的官老爷们吧,原本想让你去的,但是大小姐说,你性子高傲,若是去看人家脸色,难免心里不舒坦,怕你委屈了,才叫我陪她去,让你去送二小姐。在护城河外遇到你时,我们早已瞧见了你,大小姐见你发呆,便不让我们过去打搅你,就在那里等着你。她还担心你不知规矩,错闯了皇宫禁地,惹下祸事,所以特地嘱我拿了钱财去打点那护城河边的官兵,才让你又向前多走了几步。晚上大小姐与你生气,却又嘱咐我为你多做几身衣衫,说你性格大剌,不知冷暖,若是无人照应于你,你便能冬穿夏衫过大年。她虽嘴上厌你,却又担心饿了你,偷偷跑到厨房,嘱咐厨子做些小菜送与你。我在萧家几十年,服侍了夫人又服侍小姐,却没见过大小姐对谁这般,你呀,是身在福中不知福。” “我哪有她说的这般不堪。”林晚荣鼻子有些发酸,倏地站了起来:“放心,我就是死了,也要把玉若找回来。” ****************** 八月结束了,新的一个月开始了,谢谢兄弟们一直以来的支持。明天是周末,老禹今晚要码通宵,争取明天能更新三章!新的一个月,希望有月票的兄弟、有推荐票的兄弟们都支持一下。 家丁已经写了六个月了,这六个月以来,不管风霜雨雪,生老病死,家丁每天都有更新,俺自豪的说一句,老禹从来没有跳过票。 要这样每天不停的坚持下来,对俺这样繁忙无比的上班族来说,中间的辛酸实在难以诉说,只有三个字----不容易啊!希望兄弟们有票票的都支持一下,月票、推荐票、粮票、电影票统统都要,俺需要大家的支持!谢谢兄弟们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