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九十一章 甜蜜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九十一章 甜蜜

. “哗啦”一阵轻响,水中窜出一个矫健的身影,却正好接住她下落的身形,将她抱入了怀中。 大小姐吓的啊地尖叫一声,只觉身体落入了一个湿漉漉的怀抱,那胸膛却是滚烫的。 林晚荣抱住她走到岸边,嘻嘻笑道:“大小姐,我下去捉鱼儿去了,你这是要做什么?” 大小姐呆呆愣了半晌,忽然哇地一声大哭起来,拳头重重砸在他胸膛上道:“你这坏蛋,你这该死的人,我恨你,恨你,我叫你吓唬我,我不想活了,呜----” 林晚荣将她抱紧靠在树干上,轻轻道:“大小姐,你看着我----” 萧玉若抬头瞥他一眼,见他眼神炯炯望着自己,眼中闪着炙热的火焰,也不知怎的,心中一颤,急急道:“看你做什么!我就不看!你,你要做什么----” 望着那渐渐逼近自己的脸颊,大小姐浑身急剧颤抖,心脏加速跳动,虽是被他湿漉漉地搂在怀里,身上却是阵阵地发热:“你,不要----” 一张火热的大嘴覆盖在她樱桃小口上,双唇相触带着湖水的清凉感觉,却让她头脑中轰的一阵轻响,心脏都跳了出来,知觉顿时失去了几分。 你----呜----坏蛋----”大小姐泪珠儿簌簌滴落下来,拼命地一阵挣扎,想要逃脱开去,却被他铁钳似的双臂紧紧环住,一下也动弹不得。 感觉他身上的湿衣紧紧贴住白己娇躯,她浑身阵阵滚烫,想起与他的种种故事,大小姐心里一软,泪水流地更快,却紧紧搂住了他的腰肢,再也不肯松开。 品尝着那娇美的香醇,林晚荣也不去想其他事情,,将怀中这柔弱的女子紧紧抱起。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她。虽是冬天,两个人却像两团燃烧的火般融化在一起。 感觉到怀中玉人吻技的生疏,林晚荣伸出大舌,引导她火红的小舌与自己纠缠在一起,品尝她小口里芬芳的香津。泪珠沾满了两人的脸颊,萧玉若再也回不到冰冷时刻,心似在云中飘飘荡荡。时起时落,悲喜交加。她羞涩而又生疏地回应着他的吻,一种前所未有的甜蜜感觉充盈心头,虽是浑身尽湿,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,直希望时间停留在这一刻。 这一个法国湿吻终以林晚荣的全胜而告终。在他无休无尽地索取下,别说是大小姐这样的弱女子,便是安姐姐那样的媚狐狸也抵挡不住。 缓缓而又恋恋不舍的离开大小姐那娇嫩的红唇,林晚荣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唇道:“香甜可口,大小姐,以后这美味被我包了。” 萧玉若羞得脸色通红,埋在他怀里不敢抬起头来,狠狠打他一下道:“你这死人,生下来便是来欺负我的,我恨你!” “唉,没有爱,哪来的恨,大小姐这是爱之深,才有恨之切啊,我深深理解。”林晚荣正色道。 大小姐心中又甜又苦,想起今晚在他房中看到他与那个狐媚的女人温存的场景,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泪珠儿又落下道:“你占了便宜,却又来与我说些风凉话,你与那女人相好时,也不知说了多少好话哄骗,如今又拿这些来哄我。” 靠,敢情这丫头还没忘记那码子事啊,林晚荣知道大小姐脾气倔强,可不能在这个时候触她霉头,便打了个哈哈道:“大小姐,你切莫误会了,我与那位姐姐是清白的。我们只是在巧合情况下,发生了一些碰巧的事情,赶巧你又看到了而已,其实那只是巧合中的巧合,我与她之间什么事情也未发生过。真的,我以我的名誉保证,我与安姐姐并发生苟且之事,我的名誉,你总可以相信的吧。” 大小姐哼了一声,在他胳膊上狠狠扭了一把道:“你说的轻巧,当我是瞎子么?你与她搂搂抱抱,乃是我亲眼所见,那便是你所谓的清白?若照你这样说来,我们二人此刻便是清白得很了。” 汗,这丫头不愧为做生意的,举一反三,一下子就找出了症结所在。林晚荣叹了声道:“唉,我早说过了这是个误会。你也不想想,我要真与她做些苟且之事,会连门都不栓上,专门让你来捉么?我每次都很谨慎的----哦,不是,这种事我一直都是反对的,非常反对。” 大小姐狠狠瞪了他一眼道:“你处处沾花惹草,才有巧巧和玉霜还不够,还要招惹多少女子才是?” “唉,”林晚荣轻叹道:“不瞒你说,大小姐,博爱一直是我最大的缺点,我正在努力的修正这个缺点,争取让它少博一点。不过话又说回来,我要是不博的话,恐怕永远不会明白大小姐的心思。唉,缺少了大小姐的相伴,人生将是一个多么大的遗憾啊!” 萧玉若被他的糖衣炮弹击中,脸色羞红,轻道:“油嘴滑舌,懒得理你。” 林晚荣暗中捏了捏拳头,擦擦额头的冷汗,不容易啊,话题转移了,多云转睛了。这丫头和玉霜不一样,有主见,有强权,不会随意迁就人,能搞定她,我也不容易啊。 他望见那被丢在一旁的线团,今晚能顺利找回大小姐,这玩意儿居功至伟,他捡起那线团笑道:“大小姐,这线团是你丢下湖的么? 萧玉若小脸羞红,急急抢过道:“不是我丢的。” 林晚荣奇道:“不是你丢的?那莫非便是月老故意丢给我,让我寻着你的?大小姐,我们拜上一拜吧,谢谢月老公公。” 听他说活,萧玉若想起在灵隐寺时,自己与他稀里糊涂的一拜,顿时面颊生晕,羞涩道:“谁与你拜了,要拜你便一个人拜!” 林晚荣却是真的跪在地上磕头,大小姐想起那夜他放飞红线灯的情形,顿时心生柔情,挨在他旁边也跪了下来。 萧玉若今夜是又悲又喜,又适逢淋雨,衣衫打湿,心里却是水一般的柔情。林晚荣是先受惊吓,又遇惊喜,还下湖洗了个冷水澡,这一番折腾下来,也是有些困顿了。 问起大小姐如何到了这里的,萧玉若眼眶微红,鼻子发酸,望着他道:“还不是你这死人作怪,与那狐狸精做一场好戏气我?人家出了门来,却连方向都辨不请,天色黝黑,又正逢下雨,饥寒交迫,也不知该往哪里去。想起玉霜在这里,便想过来与她说说话。只是走到门前,却不知该与她说些什么。难道说你看上了别的狐媚子,要抛弃我们----” 说到这里,她脸孔微红,不满的看了他一眼。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,林晚荣这才明了,他急忙道:“你们都是我的心,都是我的肝儿,都是我的四分之三儿,我怎么舍得抛弃你们呢。” 这样肉麻到极点的话,哪里是骄傲而又羞涩的大小姐承受得了的,她双颊飞霞,水汪汪的美目看他一眼,略微低下头去,风情万种地道:“讨厌,难听死了,再说几遍就不准说了,你可记住了!” 汗,说一遍我就受不了了,还能说多少遍?女人果然是最心口不一的动物。他呵呵一笑没有说话。大小姐忽然幽幽道:“林三,我们这样,是不是对不起玉霜?我总觉得抢了她的东西,太对不住她!” “这怎么能比呢?”林晚荣义正严词的道:“我又不是东西,啊,呸,呸,我又不能和东西相比。你应该这样想,好的东西,就应该与大家分享,就好比一件非常好的玩具,二小姐喜欢玩,你也喜欢玩,干脆大家一起玩,三个人一起玩,不妨碍你,也不妨碍她,这不就行了?” “什么三个人一起玩?胡说入道!”大小姐红晕上脸,轻啐道。 “唉,二小姐一定能够理解你的苦衷的,就像你能理解她一样。以后你不离开她,她也不离开你,你们都不离开我,咱们三情相悦,这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啊。”林三充满憧憬的道。 大小姐又在他胳膊上扭了一下,嗔道:“你想的倒美,娘亲那一关,我看你如何通过?” 哇哈哈哈,林晚荣嚣张一笑道:“大小姐,这世界上还有我林三过不去的河么?你就等好消息息吧!” 萧玉若看他一眼,忽然羞涩道:“林三,以后,你不要叫我大小姐了。” 林晚荣惊道:“不叫大小姐?难道要叫心肝宝贝?这主意不错。” 大小姐急急打他一下,脸红嗔道:“喊什么心肝----吓死个人了,你就不能称呼别的?我那闺名你又不是不知道?” 唉,还是喊大小姐好啊,不仅刺激,还有成就感,他微微一笑道:“这样吧,人前我就叫你大小姐,没有人的时候么,我就叫你玉若心肝,怎么样?” “疯言疯语,懒得与你说话。”大小姐羞得急急遁走,林晚荣哈哈一笑道:“女菩萨,前面有妖怪,贫僧来与你引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