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九十二章 来访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九十二章 来访

. 两个人嬉闹一阵,却是前所未有的解脱与开心,大小姐心愿得偿,便任由他拉着小手往回走去,反正眼下天黑风高,谁也看不清。看着大小姐甜美的笑容,林晚荣无奈感叹,老子这情场还要历练啊,如果错过了玉若,那真的是终身遗憾。 回到府里的时候,宋嫂等人正在焦急等待,大小姐脸孔微红,有些不好意思。好在众人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,何况哪有当下人的责怪主子这回事情,这件事情便被轻轻松松掩盖过去了。 宋嫂见大小姐浑身衣衫半湿,心疼的道:“大小姐快去沐浴更衣,外面天寒,可别染了风寒。” 大小姐嗯了一声,望了林三一眼,轻道:“你也快去洗洗。” “同洗----”趁众人不备,林晚荣比了个口型,大小姐微恼的嗔他一眼,脸带红晕地速速去了。 同洗当然只能是个笑话,大小姐屋里有丫鬟伺侯,他总不能进去把她们主仆都办了吧。大小姐心情刚复,他自然要暂时收敛几天,不能让她再落下话柄。 接下来的两天,林晚荣果然收起了狼尾巴,每日与大小姐准备些赏花会的事情,出出主意,说说笑话,顺便搂搂亲亲,一时过的不亦乐乎。安碧如自那夜闹出一段旖旎之后,便再未出现过,林晚荣担心仙儿,但再想想她们师徒亲密的关系,就不再忧心了。 日子虽快活,他心里却越来越多的思念巧巧,还有那远在济宁的洛才女,青璇的事情自然就成了他的心病,像一块石头般压在了他心上。青璇若真是大华的公主,要想见她,就只有去皇宫里。可是要如何才能进宫呢? 想起与青璇分别时说过的笑话,若是找不到她,便在京中到处张贴她的画像,虽是说笑一下,却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。他趁着闲暇功夫,回忆青璇的样子,笔落丹青,将这日夜思念的女子,栩栩如生地刻于纸上。 这日上午,诸事准备地差不多了。大小姐便命宋嫂将近期的账本取出誊写核对一遍,再由大小姐亲自核算收入。 萧玉若这几天与他耳鬓厮磨,亲亲摸摸,早已情深似海,见他呵欠连天的样子,想想他这几天像是改了性子般勤勤恳恳,又知道他不喜欢拿笔干活,便柔声道:“你不是要去拜访徐先生么?等忙过了今日,明日我们便去徐府拜访一番。说起来,到京中这些天来竟没有去看看徐先生,实在失礼之至。” 林晚荣点点头,见玉若这样为自己着想,他也不好意思到处闲逛了,便凑到大小姐身边看她记账。只见大小姐秀腕微抬,小楷如风,正在将那账目一点点的记上,然后核算。不看不知道,看了几眼,林晚荣眉头便皱了起来。 原来店铺记账都是用的“筹码”,不仅计数麻烦,运算就更为复杂。见萧玉若新嫩的小手不断地抄写誊算,林晚荣忍不住摇头,这样算下去,要到何年何月啊,别的不说,就是大小姐的小手这样折磨下去,那也绝对受不了啊! 他叹了口气道:“大小姐,你们便是这样计算的么?” 萧玉若妩媚嗔道:“是啊,自祖宗以来,便一直是这样计算下来的,有什么不对么?你这人,就喜欢大惊小怪。” 林晚荣提笔在纸上写了一个歪歪扭扭的:“○”字,问道:“这个数字,大小姐,你认识么?” 玉若摇头道:“这是什么?怎地如此奇怪!” 林晚荣扔笔一叹,看来阿拉伯数字还没有传过来啊。他前世拥有丰富的数学知识,自然知道阿拉伯数字是在14世纪左右传入中华的,可是由于“筹码”计数的存在,阿拉伯数字一直没有得到及时的推广运用,直到五百年后,阿拉伯数字才开始在中华推广,比欧洲整整晚了六百年。 妈的,六百年啊,就是在这六百年里,中华科技远远的落后了欧洲,会不会跟这计数计算方法有关呢?这可是基础啊! 他来来回回的踱了几步,却是越想越觉得有道理,毫无疑问,阿拉伯数字和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的各种运算法则,使用起来更加简练有效,这对整个社会科技的进步是不言而喻的。 他猛地一拍手,干,老子就搞搞这阿拉伯数字了,又简单又有效,这些基础科学,比那些凭空飞来的什么造火药造大炮的技术要有用多了。相信凭着大华人的聪明智慧,有了这简单有效的计算方法,赶超欧洲并非美梦。 他越想越兴奋,夺过萧玉若手中的笔,微笑道:“大小姐,你先别忙了,我教你一种简单有效的计数方法,保证比你这个实惠多了。” 他提笔写下了十个阿拉伯数字和四个运算符号,将其中意义一一解释给大小姐听,萧玉若是做生意的,对这数字天生敏感,听了一会儿顿时来了兴趣,笑道:“你从哪里学来的这些东西,听着似乎真是简单了不少。” 林晚荣哈哈一笑道:“天机不可泄露,不过如果你答应让我亲一下,我就算泄露了也无妨。” 萧玉若瞥他一眼,羞道:“与你说上几句话,就又没个正经了。你若想亲,便找那姓安的狐媚子去。” 汗,这丫头记仇上瘾了,他脸皮早已不是一般的厚实,嘿嘿笑了两声正要霸王硬上弓,却见环儿小脸红扑扑的跑进来道:“大小姐,三哥,户部尚书徐渭大人携夫人和小姐来访。” 我靠,正想着去拜访老徐,没想到这老头子竟然先来了,还带了夫人和小姐。夫人是苏卿怜,那小姐不就是徐芷晴?这小妞不是拜访我来的吧,老子现在可正在禁欲期,想要实践昔日的诺言有难度啊。 他正愁眉苦脸地想道,那边大小姐早已欣喜地道:“快快有请!” 说话间,门外已传来一阵朗笑道:“萧大小姐,林小兄弟,老朽不请自来,两位可莫要见怪啊。”门外依次走进三人,领头的面容清瘦,精神矍铄,正是天下第一学士徐渭。他旁边跟着的便是白发红颜的杭州名伶苏卿怜,后面却是那见识非凡的徐芷晴小姐。 大小姐早已起身迎上前去,恭敬行礼道:“小女子萧玉若拜见徐大人、夫人和小姐。” 徐渭哈哈笑着扶起她道:“大小姐怎么恁地客气了,昔日在金陵,老朽还承蒙郭小姐照顾呢。” 苏卿怜昔日在杭州便是因这二人做媒,心里自然感激,也笑道:“相公说的极是,我与相公能有今日,皆是林公子和大小姐所赐,卿怜没齿难忘。” 徐芷晴拉住萧玉若道:“这位就是萧家妹妹么?果然生得美丽端庄,仪表万千,我早就想与妹妹叙些话,只是今日才得了空闲,还望妹妹莫要怪罪。” 大小姐急忙道:“姐姐说的哪里话来。玉若初到京城,本该先当拜访徐大人和姐姐才是,只是近日事务繁忙无暇得空,正准备明日过府拜访,没想到叫徐大人抢先了,我这做晚辈的实在惭愧得紧。” 林晚荣听他们文绉绉地掉书袋子,老大的不习惯,笑嘻嘻地抱拳道:“徐先生,好久不见了,你好吗?苏姐姐,你好吗?徐小姐,你也好啊!” 徐芷晴似是没听到他的话般,继续与萧玉若说话,她自进屋之后,便未曾看过林晚荣一眼,惹得林某人心里一阵发骚,妈的,那日的手枪算是白打了,浪费弹药。 这两个女子,徐芷晴年纪大上个五六岁,皆是美丽聪明的人儿,说了几句话便姐姐妹妹亲亲热热地叫上了。林晚荣听得摇头,女人的情谊果然来的便宜。 他转头看了苏卿怜一眼,笑道:“苏姐姐,几日不见,你却越发得年轻美丽了,想来定是徐大人滋润灌溉的功劳,我这里恭喜二位了,那谢媒酒什么时候请我喝啊?哈哈!” 他是徐苏二人的大媒,又如此相熟,开些玩笑自是无妨,倒叫那边叙话的两位小姐听得面红耳赤,暗骂无耻。 苏卿怜是红尘里打过滚的人,听他说话半荤半素,忍不住脸泛红晕,娇羞道:“林公子休要取笑我了。卿怜能有今日,皆是公子所赐,今日便是特地前来谢媒的。” 徐渭在旁边抚须微笑,附和道:“正是如此。林小兄可是我们的大恩人那!” 徐老头的气色比金陵之时好了不少啊,看来苏姐姐也是个养人的妙人儿,他龌龊地笑了两声,拉住徐渭悄悄道:“徐先生,那谢媒酒晚些再吃也无妨,倒是有一件事要请你帮忙。” 徐渭奇道:“能叫林小兄开口相求,这倒难得,你快说来听听,只要徐某能够办到,定当从命。” 林晚荣嘿嘿一笑,咬牙道:“我要进宫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