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九十三章 找碴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九十三章 找碴

. “进宫?”徐渭骇然的望了他一眼道:“林小兄如何会有这种想法?莫不是你与诸位娘子相处不和谐?亦或她们让你不满意?” 妈的,不就是进个宫么,怎么扯到我老婆身上去了,林晚荣嘿嘿笑道:“徐大人说到哪里去了,我和几个老婆相处的好着呢,每晚大家都互相谦让,怎么会不和谐?徐大人想的太多了!” 徐渭奇道:“如此说来倒怪了,你生活美满,夫妻和谐,为何要进宫呢?要知道那宫里的执事成百上千,你虽知晓天地、满腹才华,却多你一个不多,少你一个不少,即便你净身进了宫,未必比的上外面逍遥快活----何况你净身了,你外面这些娘子如何处置,你将他们置于何地?” 净身?林晚荣惊骇的看了徐渭一眼,我说进宫,这老头竟然以为我要当太监,靠,他脑子里整日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龌龊不堪!是男人什么都可以做,绝不做太监。 他嘿嘿干笑了两声道:“徐先生你说到哪里去了,我春秋鼎盛、需求旺盛、夫妻生活美满和谐,怎么会净身做太监呢?” 徐渭恍然大悟,哈哈大笑了两声道:“原来如此,竟是老夫误会了小兄弟,罪过罪过,原来林小兄是想入朝为官,如此老夫倒有些办法,不过,我也奇怪了,以林兄弟的战功赫赫,以前老夫要在皇上面前为小兄弟请功,却都被你拒绝了。如今怎么改变了想法呢?” 林晚荣哭笑不得,这徐老头聪明一世,怎么就糊涂一时呢,我和他说要进宫,他不是以为我要当太监,就是以为我要去做官,靠,除了这两点难道就没有别的了么?我去偷偷公主不行吗? 他叹道:“徐先生又误会了,小弟非是要进宫当太监,也非是想入朝为官,这么说吧,我是想到皇宫内院去看看,去寻一个人。” 徐渭疑惑的望了他一眼,却更坚定的摇头道:“林小兄,此事万万不可,那皇宫内院里乃是公主嫔妃所住之地。除了皇上一个人是男子外,其余便是宫女和净了身的执事,外人绝不可能进入,你若真舍得净了身做太监,此事倒还可以商议一番,除此之外,再无他法可想啊。” 林晚荣皮笑肉不笑的道:“也正是这样有难度的事情,小弟才要请徐大人帮忙啊,若是真要一刀咔嚓了当太监,那也用不着徐大学士您来担心了。” 徐渭见他决绝的样子,知道他确实是想进入皇宫内院,虽不知他要寻地是什么人,只见他甘愿冒此风险,便知那人对他绝对是意义非凡。 徐渭眉头紧皱,脸色凝重,也不答他话,便缓缓在厅内踱起步来。 林晚荣也知道这事有难度,见老徐思考。他便也安静下来,静静等待结果,那边正在说话的苏卿怜与萧徐二家的小姐,听他二人唧唧喳喳一阵又安静下来,俱都奇怪的望了他们一眼。 徐渭想了一阵,却还是为难的摇摇头道:“林小兄,男子擅闯内宫,那是杀人头、抄九族的大罪,以你对老夫的恩典,我便是为你冒这大罪亦无不可,只怕我们做了这牺牲,你却依然被发现,那可就大大不值啊。” 老徐说的诚恳,林晚荣细细一想。他所说的也不假,便忍不住地叹了口气道:“若照徐先生这样说,那就真的没有办法了么?” 徐渭见他失望地表情,笑着道:“小兄弟先不要悲观,办法倒是有,就看你肯不肯去做了!” “什么办法?”林晚荣兴奋道:“为了青璇,这天底下还没有我不敢做的事情。” 徐渭微笑道:“此事说来容易,做起来却甚难,那后宫虽是严禁男子闯入,可是只要有人说一句话,你便可以正大光明地进去。” “你是说皇帝?”林晚荣惊讶道。 徐渭点头道:“林小兄果然绝顶聪明,后宫是皇上的后宫,只要他发话请你进去,那便是堂而皇之了,谁人也不敢拦你。” 靠,这老徐说话不靠谱,那后宫是皇帝的家,皇威重于天,又有谁敢到皇帝家里逛一逛?就算我去对皇帝说,那白莲教是靠林三我才给你灭了的,他也顶多封赏个大将军,弄几百颗东珠几千两黄金,要进他后宫逛逛纯粹是痴心妄想。 徐渭人老成精,早已将他心思看穿,笑道:“小兄弟也勿要着急。你在皇上面前,也绝非无名之辈,此次进剿白莲,你是第一大功臣,你居功不傲,不仅不要封赏,却连名号也不愿见于皇上。皇上除了惊奇,对你更是大加赞赏,赞你隐士风范、青松傲骨,对你地印象甚佳啊!” 老徐这马屁拍的,老子真是喜欢听,他哈哈笑了两声道:“徐先生,这些好听的话就留待日后再说吧,我只是关心怎样进宫去。” 徐渭道:“林小兄莫慌,我说的也正是这事,眼下,你在皇上面前已经有了好的口碑,只要你再为我大华多做几件大事,到时候有老朽引荐,你突然出现在皇上面前,皇上见你仪表堂堂、学识超群,必定龙颜大悦,对你欢喜无比,到时候不要说你是进去寻一个人,就是要他将公主许配给你,他也定然答应。” 我靠,我要的就是公主,如果青璇是公主的话。他心里一阵活络,见徐渭眼神闪烁,似是奸计得逞的样子,忍不住上上下下打量了徐渭一眼,点头笑道:“原来如此,我明白了。徐先生今天来,看来也是有事情要办啊。” 徐渭见来意被他看穿,尴尬笑了笑道:“哪里哪里,我今日来此,主要便是为了与小兄和大小姐叙叙旧谊,其他的都是附带,附带而已。” 好一个附带,当老子是傻子啊,林晚荣嘿嘿笑了几声道:“徐先生,咱俩是老关系老朋友了,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,大家都可以打个商量的。” 徐渭点头笑道:“小兄弟是明眼之人,那老朽也不说暗话了。前日,老朽去李将军府上拜访,席间谈起军中之事,老将军对你手下的胡不归、杜修元、李圣、许震诸人都颇多赞赏,倒是对身为统帅的小兄你颇有微词啊。” 林晚荣摆摆手,截断他地话道:“徐先生,统帅之职已是过去,眼下我是俗人一个,每日与大小姐说说话,做做事,颇多开心,老将军要怎样说,那便由他去吧。” 徐渭尴尬道:“话虽是如此说,但是老朽向李将军举荐了你,李将军又亲自对你考量过,赞你有学识,有胆色,唯独对你独善其身、拒不为国颇多微词,依老朽与林小兄的交往过程来看,林兄弟你绝非这种人,不知道小兄弟你到底是怎么想的?” 果然是为了这事啊,李泰那个老头也太小题大做了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志向,强迫也没什么意思。 “徐先生,你也知道,我在萧家过的甚是快活,若非你上次相邀,我和什么军国大事根本就沾不上边,尽管打了一次仗,老实说,那也是运气所致,我自己有几斤几两也是知道的。与其上阵去误人误己,倒不如认清自己,老老实实的做些脚踏实地的事情为好。” 林晚荣话音方落,却听一个女子声音叹道:“世间颇多自私自利之人,为一己之私,而罔顾家国,偏还寻些歪理,振振有词,实在是好笑之极。玉若妹妹,你讨厌这样的人吗?” 说话的正是徐芷晴,她此时正在与大小姐说话,只是这句话声音甚大,又正赶在林晚荣话后,却似是故意说给某些人听的。 徐渭好奇的看了女儿一眼,脸上浮起一丝神秘的笑意。 这小妞故意找碴吧,林晚荣看了徐芷晴一眼,嘿嘿笑道:“那以徐小姐之见,什么样的人才是真正的聪明人呢?” 徐芷晴故作惊奇的看了看他,微笑道:“咦,我与玉若妹妹说话,没想到倒叫你也听见了。我方才讽的是那些自私自利之人,而那些真正的有学识、有见识的人,是绝不会任自己才华闲置的,为百姓、为国家谋福祉,乃是他们毕生的梦想。倒是那些半罐子,喜欢弄些话语推脱,实则是对自己本事无信心,说到底更是自私之极。” “徐小姐果然是大智慧之人。”林晚荣脸上闪过一丝戏谑,拍掌笑道:“但不知徐小姐认为哪些才是有学识、有见识之人?是那些整日口上喊着我要上前线、我要打胡人的人么?靠,这口号够响的!若是这样,那便当我没问,我与小姐也不是同路之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