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章 推销 - 极品家丁

第三百章 推销

. 此行中的前三顶轿子甚为惹眼,林晚荣目光歹毒,一眼便看见了第二顶软轿上端坐的女子。 这女子红唇雪肤,身形婀娜,眼神四处飘荡,顾盼间美目生辉,似是娇羞含情,却又说不出的火辣大胆,娇媚无比。她四周望了一眼,脸上升起一片柔美的笑容,妩媚之极。这女子不是别人,正是多日不见的安姐姐。几日不见,安姐姐似乎变了样子,秀发高挽,间插了一支金灿灿的龙凤金钗,耳边缀着两颗碧绿的镶金玛瑙,丰胸肥乳,玉腿隆臀,身影绰绰,风韵十足,让人看了目眩神迷。 她后面的一顶软轿上,坐着的一个年轻公子,风流倜傥,潇洒不凡,正面对人群微微含笑,那模样林晚荣也不陌生,正是在金陵数次相斗的诚王世子赵康宁。 有这赵康宁在,那最前一顶轿子上坐着的,不就是他老爹诚王爷了? 林晚荣急忙抬眼扫去,只见一个国字脸庞、浓眉大眼的中年男子正坐在轿上,锦衣黄袍,气势非凡,不用说,这定然就是那有着贤王之称的诚王爷了。这诚王爷果然不愧为天之骄子、国之贵胄,身形魁梧,眼神凌厉,虽是唇边带笑,顾盼处却无人敢与他对视,威严十足。 ***,这狐狸精总算出现了。林晚荣心里先是一阵惊喜,旋即又有些迷惑起来。安碧如要借着诚王爷之手对付她师姐。这一点是早就知道地。只是自从白莲教被灭掉之后,她已失去了立身之所,想要再助诚王爷也心有余而力不足。何况,一旦失去了势力,她和诚王就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了,对他再无影响力。闹不好还会受制于人。林晚荣与安碧如相处了有段时间,知道安姐姐是绝不肯吃亏的人,她在自己面前从来不提起诚王爷,前几天更是要求自己去对付她师姐,怎么才几日不见,她就又和诚王搞到一起去了?莫非他们本来就是老相好? 他想来想去想不明白,只是望着安碧如妩媚的笑颜,心里有点不是滋味。 赵康宁父子一行数百人,前有兵丁开路,后有诸官护卫,浩浩荡荡向山上行去,威势十足,引得诸人驻足观看,欢呼不已。 “看,是宁小王爷唉。”环儿望见赵康宁,拍着小手兴奋的道,小脸激动的通红。 那赵康宁正自软轿上含笑挥手,与周围众人打着招呼。他人生的风流倜傥、仪表堂堂,又是皇族长子,家世显赫,自然有无数的女子趋之若鹜。见小王爷挥手打招呼,人群中顿时响起一阵尖锐的呼喊声,大多是些采春而来的女子,梦想着飞上枝头变凤凰。见着了偶像,哪能不疯狂? 望着环儿痴痴呆呆的样子,林晚荣暗自摇头,笑着道:“环儿,你觉着这小王爷很好么?” 环儿摇头道:“我也不知道他好不好,不过小王爷生的模样俊俏,玉树临风,又是王爷世子,别人哪里比的了?听说咱们现在的皇上膝下无子,要将这小王爷过继过去继承大宝呢?这样的风流人物,又是如此权贵,大家当然都说他好了。” 继承大宝?林晚荣心里哼了一声,这个小王爷外表俊朗,背地里却是有一套手腕,若是他当了皇帝,那可不是百姓之福。不过从徐渭对赵康宁的态度来看,似乎看不出有老皇帝要将他过继的意思,否则这赵康宁父子怎会勾结白莲教谋反,而徐渭又要千方百计削减他们羽翼呢?这过继之事,多半是有心人要把水搅浑而故意做出来的,不过朝廷庙堂,水深之极,又岂是寻常百姓弄得明白的? 望着诚王爷一行人等向山上行去,安姐姐的身影渐渐远去,林晚荣嘻嘻一笑,问道:“环儿,那要是三哥我和小王爷站在一起,你会喜欢哪个多一点?” 环儿小脸一红道:“三哥,你好坏啊,哪能问人家这种问题嘛。”她想了想道:“这小王爷长得好看,只是隔着我们却遥远的很,就算现在看起来很好,但知人知面却不能知心,也不知道他这人到底如何,怎能和三哥你比?三哥虽然长得不像小王爷那样英俊潇洒,但是为人亲切和蔼,即使有时候有点坏,我心里却喜欢的很----” 她越说声音越小,一副怀春少女模样。林晚荣却是愤愤不平,娘的,这狗屁小王爷长得比我帅么,什么眼神啊,他无非就是长得比我白一点。可老子这叫健康,无数人羡慕都来不及,千方百计都要烤成我这种皮肤呢。 林晚荣有心寻那安姐姐说几句话,只是他见安碧如和诚王走得这么近,也不知道他二人关系到底如何,若二人是老相好,自己再去找她,岂不是自寻无趣?说不定还暴露了目标,惹上一身腥臊,所以还是等等再看为好。 ***************** 相国寺前香烟袅袅,游人如织,呼朋唤友的公子、娇羞无限的小姐,穿来行往,甚是热闹。 赏花会还未开始,萧家的品香会倒是抢先一步、如火如荼的开展起来了。女子天生爱美,刚刚过完冬天的夫人小姐,听说有一种新的、特别的“香粉”上市,便都想来试上一试,又恰逢萧家的临时店铺就搭在相国寺前,可谓事事便利,不一会便排起了长长的队伍。队中都是些年轻貌美的小姐,顿时吸引了无数的眼球,踏春的公子哥三三两两的聚集在这周围。不看门道,专看热闹。 不仅如此,场上盛传那金陵来的萧家大小姐,更是美艳冠绝群芳,今日这品香会便是由她亲自主持。美女香水,相得益彰,更引的众人疯狂。 这品香会操作起来甚是简单,便是每样香水配上相应的花朵,让花瓣的香味与香水进行直接对比,引人入胜的同时,又货真价实。 大小姐手持一瓶兰花香水,正微笑着向诸人介绍:“这香水乃是我萧家一位聪明绝顶的先生,采取百花精花,经过九九八十一道工序精心酿制而成,香味馥郁,经久流长。可谓花中之王,香界至尊。根据采用花朵的不同,可分为不同的类别,例如我手中拿着的这瓶兰花香水,幽香淡雅,沁人心脾,适合各位淡薄而又优雅的小姐使用,再说那玫瑰香水,奔放热烈,花香浓郁,适合性格活泼、热情奔放的小姐使用。还有那茉莉香水----” 大小姐边说话,边将那香水瓶子打开,一股淡淡的清香便如和蔼的春风般,沁入众人鼻孔,果真是高贵幽雅,香中之王。 “根据大家口味的不同,各种花朵的香水也分为浓香、淡香、幽香型,各位夫人和小姐可以根据自己的口味选用不同的花型、不同的香型,而且使用方便,只需轻轻涂抹一点,便可以长香保留两天。”大小姐轻轻一挥手,便有丫鬟手捧各种各样的花瓣走了过来。 “萧小姐,这是何意?”一位小姐奇怪说道。 萧玉若微微一笑:“口说无凭,眼见为实。小妹将在各种花瓣上涂上相应的香水,再发放于诸位姐妹手中,请诸位与那未涂香水的花瓣比较一番,是何效果,便可一目了然。” 众位小姐纷纷点头,这个方法好,简单而又直接,耍不上手腕。 丫鬟将各种花瓣分别发放到夫人小姐们手中,诸位女子按照自己的喜好分取不同的花瓣,放在鼻尖轻轻一触,顿时一种与众不同的芳香扑鼻而来。虽是凭花酿造,却比那花朵更香,让人一闻之下再难舍弃。 “萧小姐,这香水多少银子一瓶?”一位小姐握着一瓶玫瑰香水,爱不释手的抚摸着,眼中闪过浓浓的喜爱之色,急急问道。 萧大小姐微微一笑道:“这香水只有我萧家能够酿制,花朵采集异常困难,酿造更是不易,每月产量甚少,我们在金陵和杭州都是限量发售的。目前在京中存货极少,价格也还未确定,所以此次赏花会上,我们并不发售香水,只是为大家做一个简单的推介。” 一听说不卖,夫人小姐们脸上顿时闪现点点的失望,更有几个女子将手中那沾染了香水的花瓣小心翼翼捧住,深怕它掉落了下来。 大小姐看的暗笑,心道,这家伙也不知道怎么想出这些花招的,他对这些女子的心理,简直是琢磨透了。故意说明今日不卖,便是为了调足大家胃口,让众人知道这香水的珍贵。 “不过今日正逢京中盛世,又是这赏花大会,我们便为大家助个兴头,今日我们为大家准备了千份赠品,皆是各种样式的香水,大家请看----” 大小姐话音一落,便有两个丫鬟端着彩盘而出,盘中放着一个个小小的玻璃瓶,婴儿拳头般大小,每个瓶中都装了小半的香水,虽是不多,却足以让众人惊叹了。 众女子顿时惊呼出声,千份赠品,这是多么大的手笔啊,不说那香水,光说这精巧的玻璃小瓶,便要价值一两银子了。 人群一阵惊叹,这萧家真是大手笔啊,光今日这一番只赔不赚的促销,便要花去两千两银子,实在叫人乍舌。 这时代人心淳朴,众人何曾见过如此手段,一时人声鼎沸,众皆欢腾,便往那赠品而去。大小姐急忙道:“诸位姐妹先请登记造册,然后便可领取赠品,谢谢大家对我萧家的支持。” 这沸腾的场面,林晚荣在半山便看的清楚,忍不住心中得意,世界上谁不贪点小便宜呢,尤其是女人,便是此中翘楚。一两银子便能让她们成为最好的促销员,而且是最忠实的那种,这生意做的划算之极。 两千两银子促销,先抑后扬,故意不卖,却是大笔赠送,真是赚足了彩头。想不被人夸也难,萧家的声名一跃冲天,一百个两千两也赚的回来。他的算盘打得稳稳当当,绝不会出错----论起琢磨人心,论起做生意,这世界上又有谁能够比得上他呢? 接着便是香皂的宣传,有了香水的先例,这次就不用多费口舌了,都是可以一眼看到的东西,又有大排场在先,众人很容易便接受了这伟大发明。 一时之间,领取赠品的队伍从山上远远排下,望着甚是壮观。幸好萧家搭建敞篷的地方,离相国寺正门还隔着一段距离,若是不然,那赏花会的入口非被堵死了不可。 这边正热闹着,忽听传来一阵女子的惊呼道:“是徐小姐,京华学院的徐小姐也来了。” 萧玉若急忙抬头望去,就见徐小姐满面含笑,轻轻巧巧的走了过来,身后还跟着数名京华学院的教习,其中就有那次在“云来仙境”见过的田文镜。 “徐姐姐,你怎么来了?”大小姐急忙迎上去,娇声问道。 徐芷晴笑道:“那香水我用的好极了。苏姨娘也是爱不释手,特意嘱咐我过来谢你。我收了妹妹你的好处。怎能不帮你一帮?姐姐我在京中还有些薄面,往这里一站,说不得要为你吸引些姐妹来。” 她的话说的自信之极,却不是吹嘘,围观的众人见徐芷晴到来,纷纷惊呼起来。徐小姐琴棋书画、天文地理、历数算学无一不精,又有绝世容貌,被誉为大华第一奇女子,影响力自是非同凡响,她往那里一站,便是活生生的招牌。 大小姐心里感激,拉住她手笑道:“既如此,小妹就谢谢姐姐恩德了,也谢谢苏小姐厚爱。” 徐芷晴点头一笑,望着汹涌着领取赠品的人群,叹道:“那香水实在是美妙之极,苏姨娘身上用了些,就连爹爹也是赞不绝口。萧家妹妹,香水真是林三发明的么----咦,怎么没看见林三?” 大小姐四处张望,这死人怎么到了这时还不到来,莫不是在路上又看见了什么小姐,惹事去了?真个恼人死了! 她体贴林晚荣伤重初愈,早晨走时便嘱咐他晚些到来,本来只是客套话,心里还是希望他早早的陪在自己身边,哪知这人别的事不听,偷懒的话却牢牢记在了心头,都日上三竿了,还不见个人影。 “他啊,”大小姐无奈一叹道:“我们家就没人能管的住他。眼下这般时辰还没到来,估摸着又是哪家小姐遭殃了。” 徐芷晴听得咯咯直笑:“妹妹,叫你这样说,林三好像就是你们家的霸王了,我就不信了,你如此精明的人儿,会管不住他?” 跟在徐芷晴身后的叶公子好奇道:“徐小姐,你们说地林三,是哪一位?这香水便是他造出来的么?” “何止是香水。”大小姐轻轻一叹,附在徐芷晴耳边轻道:“便连我送你与苏小姐的那奇怪的内衣,也是林三的发明。” “此言当真?”徐芷晴脸色通红问道。 大小姐点点头,徐芷晴愣了半晌,才道:“难怪爹爹说这个人是最难看透的,他偷学了人家的阿拉伯数字,这香水和内衣,却又不知道是哪里抄来的?” 那叶公子问话,两位小姐没有回答,他却一点也不尴尬,风度翩翩笑着道:“这位便是萧大小姐么,在下叶雨川,见过大小姐。听田文镜兄数次提起大小姐,今日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 田文镜便站在徐小姐与叶公子身后,早注意大小姐多时,此时见她得空,便笑着走上来道:“文镜见过大小姐。自那天灯会一别,已有数日,大小姐可还安好?” 大小姐微笑回了一礼,道:“谢田公子关怀,小女子一切都好。” 田文镜四处瞅了一眼,见萧家人手充足,领取赠品场面也是井井有条,便殷勤道:“大小姐眼下可有空闲?今日乃是一年一度的相国寺赏花会,京中贵人来此赏花甚多,错过这机会实在可惜,小生愿为大小姐引路,一同赏花而去。” 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,徐芷晴和叶公子都看出了田文镜的心意。大小姐并未答他,转头望着徐芷晴笑道:“徐姐姐,你们今日便是专为赏花而来么?” 徐芷晴笑道:“算是吧----” 叶雨川插嘴道:“可不是这么简单,徐小姐还亲手培植了几株花朵,要在这赏花会上展示呢。” 大小姐惊喜道:“真的么,姐姐?” 徐芷晴淡淡一笑:“我种花草只是兴趣,这展示也谈不上,无非是寻几个同道中人,交流一些经验。好妹妹,你若得了空,便与我们一起进去看看吧。今年这花会应该热闹的很。” 大小姐叹口气道:“姐姐,我也想与你一起进去,只是我家那林三却不知跑到哪里游逛去了,等他许久都不到,真个气死人了。”她这话说的极为巧妙,不动声色便拒绝了田文镜的好意。 田公子实在弄不明白,邀请大小姐进去赏花,和那林三到不到来又有何种因果?只是以他的胆量,恐怕做梦也想不到,那个叫林三的家丁胆大包天,不仅偷了萧家的二小姐,就连眼前的大小姐也是他盘中之物了。 叶雨川听到林三这两个字,总觉有些熟悉,却又想不起在哪里听过,忍不住道:“萧小姐,你说的林三,到底是何人?” 田文镜恼怒道:“叶兄,林三便是那日猜中了徐小姐灯谜那人。听萧大小姐意思,这香水香皂也是他搞出来的。” 叶雨川一拍手道:“我想起来了,徐小姐,那日在学院门口顶撞你的,便是这林三么?他还用了个假名叫做三林的,原来是这小子,果然狡诈的很。” 徐芷晴摇头轻笑,不发一言,大小姐哼了声道:“我们家林三,虽是平时喜欢嬉闹不拘小节,却是光明磊落之人,他用假名自是有原因,说不得是有人欺负了他,迫不得已而为之。” 叶雨川和田文镜见大小姐如此维护林三,心中虽有奇怪,却以为这是她在护短,也不以为意。 徐芷晴好奇的看了大小姐一眼,笑道:“既如此,那我们便先进去了。萧家妹妹,待会儿等着了林三,你可一定要进来看看啊。” ***************** 望见那排的长长的领取赠品的队伍,林晚荣嘿嘿直笑,这是老子以后赚钱的来源啊。他往山上走了几步,却瞧见赵康宁几人已下了轿子,正往相国寺里走去。 那安姐姐走在诚王爷身边,王爷也不知道说了句什么笑话,安碧如那狐狸精妩媚瞥了王爷一眼,顿时咯咯娇笑起来,玉面桃腮,丰乳肥臀,浑身花枝一般颤抖,狐媚之极,诱人之极。 “骚狐狸。”林晚荣愤愤不平的吞了口口水:“勾引老子的时候,怎么不见你这般卖劲?” “三哥,你说什么,什么骚狐狸?卖什么劲?”走在他身边的环儿娇声道。 林晚荣老脸一红,嘿嘿笑道:“哦,没什么。我是说,环儿妹妹这样子,颇有些成为小狐狸精的潜质啊,特此鼓励一下。” “呸----”环儿娇哼一声,脸色飞霞,急急向前跑了几步。 林晚荣哈哈一笑,正要追去,眼神瞥处,却见那安姐姐在寺门微一回头,眼光直往这边射来,脸上的笑容却是越发的妩媚迷人起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