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一章 赏花 - 极品家丁

第三百零一章 赏花

. “你怎的才来?”远远望见林三和环儿嬉闹着过来,大小姐急急迎上前去,嗔道:“别人都忙的头晕眼花,反倒是你,最为清闲了。” “重伤员嘛,受点照顾是应该的。”林晚荣嘻嘻一笑,上上下下打量了萧玉若一眼,由衷赞道:“大小姐,你今天真漂亮。” 萧玉若听得心里欢喜,脸上生晕道:“要你来油嘴滑舌。来的这样晚,方才徐姐姐邀请我进去赏花,见你没来,我也只得作罢。” 大小姐原本是一个工作狂人,平日里忙起经营,是绝不会有功夫想起这些闲事的。但今时不同往日,她已心有所属,又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,这等花前月下的美事,自然心生向往。再加上今日促销大为成功,就算是犒劳一下自己,进去欣赏一番又如何? 她心里有此想法,却不好意思先提出来,见林三脸上嬉笑没个正经,忍不住暗哼一声:这死人,如此这般时候,平时的机敏也不知道哪里去了? 林晚荣何等眼力,见大小姐神情扭捏,眼神不时往相国寺里面瞟去,哪还能不明白,心里却是暗自好笑。真的是春天来了,连大小姐都开始思春了。 他哈哈笑了一声,招呼道:“宋嫂,这发放赠品之事你就帮忙照应着吧,我与大小姐进寺里走走----不要误会,我们是进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大主顾可以联络一下感情的。唉,如此赏花盛事,我却一心想着工作,实在是忠良淑德、世之典范啊。” “去吧。”宋嫂笑道:“这里有我照看着就行了,你和大小姐好生玩耍一番。这几日,可是忙坏了她了。” 品香会,林晚荣只是负责出出主意,动动嘴皮子。虽然很有技术含量,但剩下的琐碎之事,全由大小姐和宋嫂安排。如此大规模的促销,又没有经验,要准备的事情多多,着实把大小姐忙的够呛。 萧玉若脸上一红,强辩道:“是林三这人想偷懒,我才不要去呢----喂,你不要拉我。” 宋嫂望着二人的身影,忍不住摇头微笑,但愿林三与大小姐能有一个好的结果吧。 两人进了相国寺大门,便觉一阵暖意扑面而来。寺中游人穿梭,熙熙攘攘,竟比寺外还要热闹几分。林晚荣心里奇怪,这相国寺赏花会便有这么大魅力么,怎么感觉像是整个京城的人都涌到这里来了? 望见大小姐微微薰红的脸庞,林晚荣笑道:“这寺里莫非有火炉么,怎么比外面还要暖和?” 大小姐好笑的看他一眼:“你这人平时精明无比,事事都清楚明白,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?相国寺后山便有一汪大的温泉,气候舒适,四季如春。那寺里的花园受温泉灌溉,在初春时节便能百花盛开,蔚为奇观,这便是相国寺赏花会的来历。要不然。这等时节,你到哪里去欣赏如花美景呢。” 原来是这样啊,林晚荣嘿嘿笑了两声,难怪这赏花会如此的兴师动众,原来这里是京城第一春。不过那温泉落在和尚庙里,着实暴殄天物,若是落在萧家大院,老子发明些三点式和丁字裤,每日与两位小姐鸳鸯戏水,何其美哉。 **************** 相国寺历史悠久,源远流长,因为独特的温泉气候,寺中的后花园更是天下闻名。 两个人自相识以来,还未曾有过如此轻松相处的时刻,漫步寺中,无拘无束,说些大小姐心惊肉跳的肉麻话,直把萧玉若逗得小脸通红,心里狂跳,想要骂他,眼中射出的,却全是水般柔情。 两人说说笑笑到了后花园,还未走近,便有一阵淡淡的、沁人心脾的寒香飘了过来。 林晚荣抬头望去,只见一个圆形的拱门立在眼前,门上正中两个大字----梅园。 大小姐见他发愣,便笑道:“又不知道了吧?这相国寺里依花而分,最出名的是梅园、桃园、兰园和牡丹园。这才是第一个呢。” 梅乃四君子之首,素有高洁雅名,乃是文人墨客赏花的首选。穿门而入,两人便没入一片梅花的海洋里。 那枝上梅花点点,纷纷复复,红的如火,白的似雪,粉的像霞,处处皆有花香,五彩缤纷,美不胜收。园子里人声欢腾,丽影穿梭,好不热闹。 大小姐脸上一片欢容,惊喜的叫了一声,娇躯一扭,便急急冲入落英丛中,点点梅花映着她秀丽的脸颊,无比的娇媚。 平日那样严肃认真的大小姐,难得露出这样小女孩般甜美的笑容,林晚荣心里一热,急急追上去笑道:“大小姐,你这样好兴致,不如我们做个采花的游戏吧?” “什么采花游戏?”大小姐停住脚步,奇怪问道。 “这采花游戏,说起来很简单啊,看清这树上最高的那一枝梅花没有?要么,我抱住你将那花枝采下来,要么你抱住我采下来,怎么样,是不是简单之极?” “你这坏蛋,整日脑子里就没点别的念头?”大小姐羞涩的哼了一声,脸上浮起一抹红晕。每日听他胡说早已有了免疫力,更是成了习惯,一天不听他说话,总觉不适应了。 大小姐扶住眼前一棵梅花树,见那树干干枯,曲曲折折盘旋而上,粉红的花朵沾染着点点水珠,似是初承雨露,艳丽非凡。她忍不住伸出手去。摘下一只梅花握在手上,轻轻吟道:“折梅逢驿使,寄与陇头人,江南无所有,聊寄一枝春。” “好湿,好湿,真是好湿。”林晚荣拍掌笑道:“大小姐这是想念金陵了么?赶明儿个天气暖和了,便把夫人也接到京中来,了却大小姐一番思念就是了。” 大小姐瞥他一眼,笑道:“随便做做,哪是什么好诗,偏你最会说话。你说好诗,那你便也作一首梅花诗来听听。” “梅花啊,这个好说,我不仅会做梅花诗。还会做杏花诗呢,你信不信?”林晚荣笑着道。 “你这人别的不擅长,就数吹牛天下第一。”大小姐捂唇笑道,身如花枝般颤抖,那美艳的韵味,竟胜过了满园的花朵。 见她粉面桃腮,春意浓浓的样子,林晚荣心里一热,拉住她小手,凑到她耳边骚骚一笑道:“因何(荷)而得偶(藕),有幸(杏)不须媒(梅)。大小姐,这诗好不好?” 这坏蛋。大小姐心中甜蜜,轻嗯一声,急急低下头去,脸上那抹粉红,直把枝头的红梅都比了下去。 “萧家妹妹,萧家妹妹----”一个女子声音响起,大小姐一惊,急忙甩开了林三的大手。 梅花树下闪出一个俏丽的身影,拉住萧玉若笑道:“怎地,等到你们家那林三了?” 萧玉若脸上一片羞赧,也不知方才自己二人的情形有没有被她看到,急忙道:“徐姐姐,你在说些什么呢,我听不明白。” 这徐芷晴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,破坏老子与大小姐的情致,林晚荣心里恼怒,只是见她与大小姐说话,模样甚是亲热,也不好发作,只得忍了下来。 “徐姐姐,你们都游过这花园了么?”萧玉若心中有鬼,便开口问道,转移徐芷晴的注意力。 “我也是方才进来,叶兄与田兄见这梅园精致幽雅,正在那边斗诗呢。我听着无趣味,便过来寻你说话。”徐芷晴淡淡笑道。 林晚荣听得也是奇怪,这徐芷晴不是全能通么?怎么听那叶兄和田兄吟诗却觉没趣味呢? 正说话间,叶雨川与田文镜已经走了过来,田文镜见了大小姐,急急凑过来笑道:“萧大小姐来的正好,我与叶兄斗梅花诗,便请大小姐做个评委吧。” 大小姐眉头一皱,不知道说些什么好,林晚荣却是心里明白,这哪是斗诗,分明是在大小姐面前卖弄呢。 “东风才有又西风,群木山中叶叶空。只有梅花吹不尽,依然新白抱新红。这是田某方才所做新诗,请萧小姐品鉴一番。”田文镜不待大小姐说话,便急急将那诗词念了出来,殷切望着大小姐,期待得到一丝赞许。 叶雨川也望了徐芷晴一眼,含笑道:“众香国里人来去,花信风中鸟倒悬。更喜水光相映发,横斜疏影托波来。” 林晚荣将两位公子的神色看在眼里,姓田的明显在追求大小姐,姓叶的也对徐芷晴有意,好嘛,没老子什么事了。他突的哈哈笑了两声道:“好湿两首,胜过喝酒,好湿,好湿啊!” 田公子当日便是折在他手下,闻言顿时狠狠瞪了他一眼,叶公子则明显高人一筹,只淡淡扫了他一眼,微笑不语。 大小姐笑了笑道:“两位公子高才,小女子自认不如。这诗便不评也罢。”她一句话便推脱了,田文镜眼里闪过一丝深深的失望,叶雨川却把期冀的眼光望向了徐小姐。 按说这两位公子的赏梅诗都是做的不错,徐芷晴这种才女应该赞赏才对,哪知她微微摇头道:“叶兄,田兄,你们这诗非是做的不好,论起写景,这两首堪称一绝。只是古人有云,文以载道,诗以言志,这两首只为应景而作,论起意境,却还差了些。” 原来如此,林晚荣点点头,这位徐小姐自己有“深度”,当然也喜欢有深度的人,可惜啊,老子再怎么深造,也比不上她的深度,林晚荣嘿嘿直笑,在徐小姐身上巡视一圈,目泛淫光。 徐芷晴说话直白,那两位公子却不见着恼,只是深深一恭道:“谢徐小姐指点,雨川(文镜)受益匪浅。” 萧玉若见两位公子对徐芷晴如此尊重,便捉狭一笑道:“徐姐姐,你既有兴致,那不如也做首梅花诗,让小妹也见识一下,何谓景色与意境双得?” “正是,正是。”田文镜拍着手行到大小姐身边,道:“萧小姐所言,正是文镜心中所愿。” 愿,愿,愿你妈个头啊,见那田某某如此亲近大小姐,林晚荣心中光火。一闪身,正挡在大小姐身前,对着田文镜皮笑肉不笑的道:“田兄所愿,亦为林某所愿也----田兄,几日不见,你好吗?你小弟弟好吗?老夫人和二姨太都好吗?” 这家伙竟然知道吃醋,大小姐心里又是甜蜜又是好笑,却乖巧的躲在他身后,任他为自己遮风挡雨,心中柔情万种。 田文镜哼了一声,懒得答他话语。徐芷晴莲步轻摇,走了几步,缓缓念道:“定定住天涯,依依向物华。寒梅最堪恨,常作去年花。”这几句景色幽暗,却是借物伤怀。用在徐芷晴身上再合适不过。 七步成诗,这丫头还真是有几分才气啊,再联想她学习阿拉伯数字时举一反三的迅捷思维,林晚荣不得不承认,这世界上,真的有天才存在。 “好诗!”田公子和叶公子同时叫道,脸上满是敬佩之色,萧玉若拉住徐芷晴的手道:“姐姐,你通天晓地,经纶满腹,如高山仰止,真叫小妹佩服不已。” 徐芷晴一叹道:“叫妹妹见笑了。这诗词之事乃是盛世之花,只为娱人娱己,若是兴在乱世之中,便是祸国殃民啊。” “说的好!”林晚荣竖起大拇指赞道。这丫头倒和我的观点一致嘛,他忽地想起了与青璇第一次相见时地辨论,乱世唱盛歌,非民之罪,乃国之误也。 徐小姐的意思,叶、田二位公子自是听得出来,他们不敢反驳徐小姐,但是见林三发言,却再也忍不住了,田文镜瞪了林晚荣一眼,哼道:“此地哪有你插话的份,还不快快滚到一边去。” 林晚荣还未说话,大小姐已怒道:“田公子,我家林三说话,却也轮不到你插嘴。” 田公子一愣,大小姐脸上却是羞红,望见林三正对自己微笑,便伸出小手在他胳膊上狠狠拧了一下。 徐芷晴好奇望了林晚荣一眼,笑道:“原来如此,萧家妹妹,你眼光倒着实独特。林三,你除了猜谜算数,竟还有如此手段,倒叫人小看了。” 靠,老子手段多着呢,你要不要每样都尝尝,林晚荣心中暗自哼道,只是大小姐这一番维护,却让他从头爽到了脚。 那田文镜脸色一变,也顾不得风度,便自拂袖离去,叶雨川拉了几下,竟是没有拉上,只得无奈地望了徐芷晴一眼道:“徐小姐,田兄他----” 徐芷晴不以为意的一笑:“去便去了,田兄这般与人计较,却也不是君子所为。不过----”她望了林晚荣一眼,笑道:“林三,萧大小姐这般照顾于你,你是否该当有所表示呢?也不为难你,今日既是咏梅花,那你便也做上一首,就当是谢萧家妹妹赏识了。” “做湿?我不太会唉。”林晚荣谦虚道,大小姐倒是瞪了他一眼,你为那洛凝小妖精勇夺金陵赛诗会魁首,为我做一首便不行了?一碗水要端平! 徐芷晴也不说话,笑望了大小姐一眼,看她如何处置。萧玉若心中一阵恼怒,脸上却是泛起一片红霞,狠狠跺脚哼了一声。 唉,这是只爱吃醋的母老虎啊,林晚荣嘻嘻一笑,指着徐小姐和萧玉若,笑道:“放眼皆美女,莲步玉颜霞。” 叶雨川差点笑出声来,这是什么诗啊,狗屁不通,也不知道这小子当初是怎么蒙对徐小姐的灯谜的。大小姐也是心中忐忑,这坏蛋不是突然变傻了吧。 “红唇腮边露----”林晚荣指着萧玉若和徐芷晴嫣红的小脸,微笑道:“----点点是梅花。” 死人,就喜欢玩弄玄虚,吓死个人了,大小姐脸上羞臊,心中却是惊喜。这首诗,前三句都是垃圾,最后一句,却将垃圾变成了金子,实在是绝佳的点睛之笔。 徐芷晴淡淡一笑,这诗虽然有些意思,却也不过是个游戏之作,与那诗以言志的境界相差甚远,林三便只有这个本事么? 望见她嘴角那抹轻笑,林晚荣自然知道被人鄙视了,妈的,我要淫起好湿来,十个你也抵挡不住,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。他也不去辩解,对着大小姐打了个胜利的手势,偷偷来了个飞吻。 徐芷晴虽是女子,却颇有大将之风,淡然处世的态度,便是男子也学她不来。去了一个田文镜,便剩下两男两女,林晚荣老老实实的走在大小姐身边,想起萧玉若刚才的那番情意,忍不住在她耳边轻道:“大小姐,等晚上回去,我给你淫一手好湿,嘿嘿。” 园子中赏花之人络绎不绝,徐芷晴和大小姐似乎根本没有受到田文镜之事的影响,二人手拉着手,逛完了梅园逛桃园,倒似一对嫡亲的姐妹。 在桃园里行了几步,两个女子正说着话,却听园外传来一阵大笑声,一个魁梧的身影在众人拥绕下,缓缓走了进来。 “诚王!”徐芷晴眉头一皱,轻声说道。林晚荣急忙扭头看去,只见这人长眉阔目,体格雄伟,正是方才远远见过的诚王爷。

上一篇   第三百章 推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