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六章 刺杀 - 极品家丁

第三百一十六章 刺杀

. 回到萧家的时候,已是夜深时分,是杜修元等人搀扶着他回去的,饶是林将军自认铜皮铁骨,却也架不住这一顿好打。他背上伤痕累累,血渍隐现,连见惯了搏杀场面的众将也是暗自心悸,这老胡还真是根直肠子啊。 军人打架,就是一根大道通到底,服就是服了,没有二话。苏慕白手下将士原有一万之众,今日亲眼见了林将军忠肝义胆的情形,皆都暗自心折,主动与他握手言好。林将军挨了一顿鞭子,却能换到众心所向,在军中威望更上一层,这倒是杜修元等人没有想到的。 胡不归也是浑身伤痕,不过他是经过了无数战火洗礼的老油条,皮实的很,不像林将军这样的小黑脸,经不住打。胡不归挨了鞭子,又与众人痛饮了烈酒,便倒在地上沉沉睡去,那背上的层层伤痕,仿佛不存在似的。 这大胡子,老子什么都不服他,就皮糙肉厚这一点,不服也不行。白袍小将林将军将那披风与羽扇一扔,心里无奈的想道。 几人搀着林将军,方才到了店铺门外,却见一顶小轿急急从远处行来,还未行到近前,便听到一个女子声音在里面焦急道:“停下,快停下。” 小轿急急落下,一个女子飞一般自里面冲了出来,望见被众人搀着的林三,先是一愣,接着便不由自主眼眶一红,泪珠儿噗噗落了下来:“你,你这是怎么了?” “就你会扯谎,”那女子抹了泪珠,冲过来望了他一眼,咬住嘴唇泣道:“当别人都是傻子么?”大小姐靠近林三身边。望见他背上错乱的鞭痕,顿时心惊肉跳,小手捂住嘴唇,眼泪落的更急。 护送林晚荣归来的杜修元满脸尴尬,抱拳道:“夫人,末将护卫将军不力,请夫人责罚。” “什么夫人?”大小姐泪珠依旧,脸色却是通红,瞅了林晚荣一眼,强自道:“你,你可不要乱说。” “我从来不乱说。”林晚荣苦笑道:“但是别人乱说,我就管不了了。” “你这死人,都这般模样了,还要欺负人。”大小姐心疼的嗔他一眼,扶住他胳膊。偷偷向他背上一望,顿时又悲上心头,急急忍了眼泪道:“各位兵大哥,快请屋里坐,环儿,看茶----” 杜修元匆忙摆手道:“夫人折煞末将了。今日未能护好林将军,小的实在问心有愧。眼下将军已经安然返回,只有委托夫人好好照顾于他了。林将军乃是我军将士之灵魂,末将代表我军中数万将士。谢过夫人恩德了。” 杜修元说着,却是含泪跪下,向大小姐磕头。 萧玉若急急道:“这位大哥说的哪里话。照顾他本就是我的责任,哪里是什么恩德。你这死人,还不说句话,快让这位大哥起来。” 林晚荣咧嘴一笑道:“杜大哥。你就快些起来吧。要不然,待会儿,她还不知道会怎样折磨我呢。咦----”他眉头一皱,却是轻声叫了起来,原来是大小姐听他胡言乱语,忍不住在他腰间轻轻一捏,他惊叫之下,触动身后伤口,疼得叫了出来。萧玉若又是后悔又是心疼,急急拉住他手,眼中满是愧疚。 杜修元起身感叹道:“将军与夫人恩爱异常,实在羡煞旁人。末将不敢打扰您二位,就此告辞。林将军,兄弟们明日再来看你。” 林晚荣摆手一笑,大小姐脸色羞红送他出去,转回身来的时候,却见林三脸色苍白,憔悴不堪,哪里还有平日里生龙活虎地样子。 没了外人在,大小姐满腔的担忧与恼怒便不再掩饰,泪水像是决了堤的河水般哗哗流淌:“你这死人,我才一日不在家,你怎地就闹出这般模样?” 林晚荣嘻嘻笑道:“今天这事是个意外,兄弟们太热情了,挨几下鞭子,也没什么关系的。咦,你不是在徐小姐家待着的吗?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我还以为你最起码要住上个十天半月呢。” 大小姐抹了眼泪,轻道:“原本是想与徐姐姐多叙些话的,只是想着你这阎王留在家里,也不知道闹出些什么难受的事。正心里不安,徐姐姐便回来了,说你受了重伤,我,我,我吓得魂都没了----” 说到这里,萧玉若早已忍耐不住,嘤嘤哭泣了起来,又想方才一路担忧的情形,眼泪便如放了闸的河水,稀里哗啦止不住了。 汗,徐芷晴这丫头说了些什么,把大小姐吓成这个样子。见大小姐酥胸急抖,梨花带雨的模样,饶是他方才血气方刚,眼下却也没了半分脾气,拉了拉大小姐手,笑道:“别哭了,我没事地。不信你亲我一下试试?什么,你不愿意?难道要我亲你,拜托,我是伤员呢!” “亲你个头。”大小姐羞急交加,轻声哼道:“都这般模样了,心里还在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。” 见林三悻悻模样,她心里一柔,再也板不起脸孔,伸出小手,轻轻抚摸着他背上伤痕,声音颤抖的道:“这是谁打的?下手这般狠毒?疼么----” 林晚荣微叹道:“是有点疼,不过肉再疼,也比不上大小姐你的心疼。” “油嘴滑舌。”萧玉若脸现红晕,目泛柔光,轻叫一声道:“环儿----” 在门外伺候地小丫头便急急进了门来,大小姐温柔道:“三哥受了伤,你与我一起扶他进去。” 环儿应了声是,两人便一起架住他,小心翼翼往屋里走去。 被两个女子一左一右包夹的滋味,着实让人心里骚痒难耐,感受着二女柔嫩的香肩与腰肢,望着大小姐秀美的脸颊和洁白柔嫩的小耳垂,他骚心大发。靠在大小姐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。萧玉若心里一颤,浑身发软,脚步都有些站立不稳。她秀脸发烧,狠狠瞪了他一眼,那怒中带羞的神情,销魂之极。 “还是床上舒服啊!”二女将他面朝下放在床上,林晚荣抱住枕头,深深感慨一声道。 大小姐也不理他,对小丫头道:“环儿,你去准备药水。哦,对了,还有剪刀!” 林晚荣吓了一跳,急急道:“大小姐,你要剪刀做什么?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啊。我还没死呢,一切功能都很正常,不信你试试。” 环儿噗嗤一声轻笑,大小姐羞怒焦急,想在他身上来一下,却怎么也舍不得下手。只得在他手心里狠狠抓了一下:“胡说八道些什么!叫人听了笑话。” 待那小丫鬟出门去,林晚荣便拉住她手,大小姐脸色温柔,乖巧地坐在了他身边。想起徐芷晴对自己说过的话,也不知道怎样才能实现,忍不住轻轻叹了一声。 林晚荣道:“大小姐。你今日神色有些不对劲,是不是徐芷晴那受了什么欺负?告诉我,我给你找场子去。” 我不受你欺负,已经是谢天谢地了。哪里还会有别人来欺负我。大小姐叹了一声道:“林三,我问你一件事。你须得好好回答我,不许有一丝一毫地隐瞒。” “天下还有比我更诚实的人么?”林晚荣面不改色地道:“大小姐,你与我相处这么久了,我的这个长处,你应该知道的很清楚了,还要我再重复吗?” 大小姐神情痴痴傻傻,望着他,轻声道:“林三,若是有朝一日,我也像肖小姐这般不见了,你会这样疯狂地找我么?也会为了我做任何事情吗?” 林晚荣吓了一跳,不会吧,大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?徐芷晴那丫头和她说了些什么,让她这样胡思乱想。 萧玉若紧张的望着他脸色,见他犹豫,心里一阵剧痛,泪珠儿滚落下来,却坚强的别过脸去道:“算了,你不用说了,我不想听你说谎话。” “大小姐,你看着我的眼睛。”林三语带挚诚、无比正经地说道。 “干什么?”大小姐望了他一眼,只见他眼睛睁得又圆又亮,似乎满是真诚。 “你从我地眼睛里面看到了什么?”林三微笑着道。 大小姐强忍了笑,轻道:“除了血丝,什么都没看到。” 林晚荣眉间黑线隐现,这小妞,咋就不入戏呢?他轻叹一声道:“大小姐,每个人在我眼中看到地影子,都是不一样的。同样,在我心里,你和青璇也是不一样的。她圣洁高贵,似是月宫里的仙子,你成熟而又艳丽,便是水里地洛神。这洛神和嫦娥,一样的美丽,一样的高贵,就像一根扁担的两头,你一定让我分出那边重那边轻,这不是为难我了么?” “什么嫦娥洛神,说的好听。”大小姐眉间含笑,目泛柔光,轻道:“若真是如此,我叫你离开那肖小姐,你会愿意么?” 林晚荣摇摇头道:“没有这个可能。就像青璇如果要让我离开你,我也不会答应,是一个道理。唉,博爱是一种伟大的胸怀,纵是世上无人理解,我也要将博爱进行到底。” “讨厌地坏蛋!”大小姐轻哼了一声,脸泛红晕,紧紧拉住他手道:“我萧玉若自认聪明,却不知道哪里招了你,便被你这样拿的死死的,若是你敢对我薄情,我便死给你看。” “薄情?”林晚荣吃惊道:“----这还是人做的事吗?大小姐,请你千万不要在我面前提这两个字,听到这两个字我就浑身打哆嗦。” “作怪!”大小姐嗔笑一声,小手在他掌心里轻挠了一下,林晚荣心里骚痒,顾不得背上伤痛,手上用力一拉,大小姐惊地啊了一声,却是瞬间扑倒在床上,正靠在了他枕边。 “你要做什么?”大小姐见他脸上似笑非笑,面颊便近在眼前。心里噗噗直跳,却是升不起一丝反抗的力气。 萧玉若酥胸急颤,身躯微微抖动,面上浮起两抹浓浓的晕红,长长地睫毛轻轻颤抖,莲花小口微吐,朱唇一张一兮,阵阵如兰的芳香自她口中吐出,说不出的火热诱人。 你你的,拼了。林将军眼中火热,心中骚痒,背上疼痛也顾不得了,却是一翻身,便将玉若搂在了怀里。 “不要----”躺在他怀里。大小姐娇躯酥软,眼中妩媚如水,檀口火热,轻轻颤道。 “要地,要地。”林将军微微一笑,双手缓缓抚上她柔嫩地香肩。轻轻揉捏一阵,便由上而下,在她滑如凝脂的腰际一番徘徊,又自顺流而下。魔爪一探,正抚上那丰挺的翘臀。 大小姐软如团棉的娇躯一阵轻颤,紧紧按住正在自己臀瓣上作怪的大手。莲口轻吐道:“你这坏蛋,怎地如此大胆,便不怕我娘亲治你?” “她治我,我治你。”林晚荣无耻一笑。顺着那柔滑的丝缎,将萧玉若隆起的翘臀包裹的珠圆玉润。他急吞了口口水,大手一伸,便揭开那裙摆,往里面探去。 “小姐----”丫鬟的声音在外面响起,却一下子惊醒了正无比亲昵地二人,大小姐急忙一下翻起身站下地来,脸上红的都能拧下水来,美目嗔他一眼,无限羞涩的道:“你这坏蛋,便是受伤了却还能做出这般坏事,我讨厌死你了。” “咦,你不说我倒想不起来了,原来我受伤了啊。”林晚荣嘻嘻一笑道:“唉,连一个伤员都不放过----” “你说什么!”大小姐又羞又怒,却是一下子扑到他身上,两个人嘻嘻哈哈闹成一团。- 良久方才止住,大小姐望他一眼,忽地扑到他怀里,眼泪簌簌落下道:“你这害人精,我每日便都这般想着你,念着你,恨不得与你永远这般才好。” 魅力大没办法,林晚荣双手一摊,环住她细细小蛮腰,轻道:“这样还不算好,还有些更美好的事情等待我们去做,其实现在这样也可以做----老树盘根、倒浇蜡烛这两式我很久没用过了,不如我们今天来共同探讨一下吧。” 虽然不明白这两式是个什么来路,但见他眉眼间的色笑,便知不是什么好东西,大小姐恼怒地在他身上挠了一下,环儿却已取了创药急急走了进来。 “环儿,你来的真及时。”林晚荣嘻嘻一笑,意味深长说道。 “老实点!”大小姐玉颜绯红,小手在他屁股上重重拍了一下。 “大力一点,再大力一点,哦,耶斯----”林三发出一阵怪叫,听得二女娇颜火烧,环儿羞得转过头去,大小姐怒也不是,羞也不是,恨不得将他屁股踹个稀巴烂,只是心里,却隐隐的留恋着这种欢欣的味道。 取来剪刀,细细的为他剪去与淤血粘在一起的布衫,林晚荣虽是淫叫不止,只是脸上豆大地汗珠和变调的嗓音,却显出了他巨大的疼痛。环儿看的心惊胆颤,早已扭过头去,不敢看那血肉模糊地背膀。 萧玉若紧咬玉唇,小手微颤着,为他剪去布衫,泪珠却一道道的在眼中打转。待见到他嘴唇咬出的鲜血,便再也忍不住,扔掉药水剪刀,一把扑在他背上,用自己娇嫩地脸颊轻轻磨擦那火热的伤痕:“你这坏人,真要了我的命了----” 环儿见小姐痛哭,便也跟着扑在他肩头娇声哭泣起来,两个女子的泪水,顺着他肩膀流下,落进伤口,却是阵阵地疼痛。 妈的,我忍!林晚荣身上难受,心里却是骚痒,脸上浮起一个比哭还要难看地笑容。 “咯咯,好一对同命鸳鸯,好一幕郎情妾意啊----”一阵娇笑声自院中响起,那声音听着似远似近,便仿佛回响在几人耳边。 大小姐一惊,急忙停止了哭泣,转过身来惊道:“何人喧哗?”小丫鬟环儿也吓得一哆嗦,急急躲在了二人身后。 哗啦一声大响,门板已被人一脚踹开,门口却是站着三个蒙面黑衣人,手中执着明晃晃的钢刀,眼中射出湛湛神光,正盯紧了林晚荣。 “你,你们是何人?”大小姐心里一惊,脸上现出一丝恐惧,却勇敢的护在了林三身前,不教他受到丁点伤害。 来了,来了,安姐姐演的好戏来了。林晚荣心里一震,惊喜中带着些忐忑,“勇敢”的跳出去挡在二女身前道:“来者何人,速速报名,本将军饶你们一死----” 话音未落,便见一阵明晃晃的刀锋直往眼前闪来,那刀声呼呼带风,来势迅疾,竟是一点未留情面,要生生将他劈在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