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七章 绝色双姝 - 极品家丁

第三百一十七章 绝色双姝

. 见那刀锋寒光闪闪,直往自己胸前砍来,林晚荣心里一惊,这哪是演戏?分明就是玩真的。他心中念头急转,闪身避过这一刀,背上的伤口却又传来一阵巨疼。那杀手刀锋不停,转刺为挑,竖直直往他小腹劈来,比方才更是迅疾。 妈的,老虎不发威,你当我是病猫,林晚荣惊怒之下,也顾不得背上疼痛,看准那杀手面门,运足力气,愤而一拳击出。他这一式,后发而先至,比那杀手速度还要快上许多。杀手也是吃了一惊,手中长刀疾挥,堪堪护在自己要害之前。 “去你爷爷的。”林晚荣大喝一声,收住拳头,猛地踢出一脚,正中那杀手小腹处,砰的一声,便将那人踢出门外。与此同时,屋内另两名杀手却也没闲着,二人刀锋急转,绕过林晚荣,便往背后的大小姐袭去。 林晚荣一招得手,心里顿时安稳了许多,对这二人也是不惧,顺手拾起手边一张长凳,便往偷袭的二人架去。“哗啦”一声轻响,刀锋与木凳相接,木凳被劈的稀烂,片片散落。林晚荣也不迟疑,将手中的残垣狠狠扔出,正中一名杀手胸前。他愤怒之下,浑身力气爆发,这一击势沉力大,那杀手闷哼一声,急退了数步,不断的喘息着。 “走!”林晚荣大喝一声,拉着大小姐与环儿,便往那门口冲去。方才踏入院中,就听一声娇笑道:“想走?没那么容易!!”语音方落,便听一声尖锐的呼啸带着凌厉劲风,直往自己面门袭来。 听到这声音,林晚荣心里松了口气,旋即又大是恼怒起来,妈的,安碧如这骚狐狸,说好了是演戏的,可这他妈哪一点像演戏了?选哪天不好,偏要选老子受伤的时候,老子一个不慎,刚才就被那几个小子劈了。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,还有一个他完全看不透的人的话,那就非安姐姐莫属了,论起手段、论起智谋都不在他之下,还披着一张华丽无比、让人目眩的外衣,实在难以防范。 那袭来的暗器,却是一盏打磨的极为精致的白莲花,飞旋不已,虎虎生风。林晚荣看准那来势,顺手一接,顿觉一股大力透过铁莲花传来,仿佛一记大锤,往他胸前砸来。他连退了两步方才拿稳身形,还未喘过气来,便见一条黑影腾空而起,手中长剑疾抖,如一道流星般向自己胸前袭来。 那黑影虽是轻纱蒙面,却生得隆胸肥臀,摇曳多姿,在空中的身形划出一个美妙动人的曲线,甚是勾人。***,你终于出来了,他心里暗哼一声。打了这么长时间,几度遇险,却也没见到那什么仙子出现相救。安碧如这骚狐狸,到底有没有摸清她师姐的行踪,别逗老子玩才是。 那黑影御剑而行,如一道霹雳般迅捷无匹,离得近了,林晚荣都能看清她眼里的凛冽杀气。他可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,闪身疾躲,安碧如眼中寒光一闪,长袖一甩,袖中一枚小箭激射而出,眨眼便到林晚荣胸前,那小箭箭头黝黑,竟是淬了剧毒。 我日,你真的想要老子的命啊!林晚荣浑身冷汗,拼命向旁边躲去。那袖箭来势极快,眼看便要射中他身上,却听一声轻啸,斜刺里忽地射来一枚银剑,正中那淬毒的袖箭。两器相接,火花四溅,那袖箭瞬间被击得一偏,堪堪擦过林晚荣肩膀,砰的一声,插入身后木柱上。 妈的,还真有人来救我,林晚荣心里发出一阵惊叹,也不知是该喜该忧。安碧如发出一阵惊呼道:“何人阻拦于我?” 一个女子声音幽幽叹道:“安师妹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那声音乃是自对面房顶发出,诸人放眼望去,却见对面屋梁之上,俏然挺立着一个身态修长的女子,面蒙轻纱,白衣白裙,微风拂来,吹动她长发微微飘起,淡然幽雅,高贵圣洁,便像是神仙一样的人儿。 虽看不清她的面容,林晚荣只扫一眼,便知道,这人就是那夜伤在自己手上的那位神仙姐姐了。那日这神仙姐姐分明是中了毒针,没曾想今日却又生龙活虎的站在了自己面前,看来真如安碧如所说,这神仙一般的人儿,哪能那般轻易就被人射杀了。她与安碧如和仙儿同根同源,破解那毒针,自也应该不在话下。 “原来是宁仙子驾到,小妹有失远迎。十数年不见,仙子容颜更胜往昔,着实可喜可贺啊。” 安碧如俏立庭院之中,一袭紧身黑衣,更将她衬的丰胸翘臀,身形曼妙,同样是一袭薄纱蒙面,却多了几分妖冶气息。这两个女子一上一下,一个高贵如仙,一个妩媚如狐,气质截然不同,偏还生的一般美艳,又是同门师姐妹,实在叫人惊诧。 大小姐靠在林晚荣身边,轻声道:“林三,这人我怎么看着似乎有些熟悉。” 她说的,便是立在对面的安姐姐。林晚荣呵呵一笑,能不熟吗,你还吃过好几次飞醋呢。不过他自然不会傻到自己去点破,当下笑道:“是吗,我倒没有注意呢。在我眼里,除了大小姐、青璇和我几个老婆之外,其他女人长得都是一般模样,分不出什么美丑来。” “贫嘴!”大小姐娇嗔道,却是更紧的依偎在了他身边,想起方才他那般舍生忘死的挡在自己身前,心中幸福而又感动,小口微启,在他耳边轻道:“坏蛋,今后不要那么傻了,要是伤了你,我一个人也绝不苟活于世。” 两个人甜甜蜜蜜、恩爱缠绵,那边高立于房上的仙子却是轻轻一叹道:“师妹,你这是何苦呢,昔年之事,乃是一场误会,你又何必把这些怨气撒在不相干之人身上。我们十余年不见,正该握手言欢,叙些情谊才是。” 安碧如咯咯一笑道:“叙情谊?好的很,经年不见师姐,我也甚是想念师姐呢。咯咯----”她说着,却是纤手疾挥,两只银针寒光闪过,转眼便到林晚荣身前。 安碧如动作虽快,不过那仙子对她似乎甚是了解,也不见她脚步如何动作,转眼便到了林晚荣身前,长袖轻挥,那迅捷的两枚银针便收入她袖中。 仙子脸色微微一阵发白,旋即恢复了正常。望着安碧如笑道:“师妹,这些年不见,这冰魄神针,你却更是精熟了。昔年师傅亲手将这神针传授于你,却也没选错了人。” 原来这玩意儿叫做冰魄神针,难怪插到屁股上总有一股凉劲呢,林晚荣暗自想到,却是不由自主的摸了摸屁股,又偷偷望了望身形曼妙的安姐姐一眼,想起了昔日微山湖上这骚狐狸为自己打针的情形,一时之间感慨万千。 安碧如咯咯一笑,语中却是带着说不出的悲愤与苍凉味道:“师姐,多谢你还记得师傅。你若不说,我倒忘了这冰魄神针竟是她老人家亲手传授于我的呢。传艺之德,我本该没齿难忘才是。可是当初她当着我二人面前说过的话,我纵是死了也难以忘怀。‘苗女根骨顽劣。纵有天资,却有祸国之根。’这话,我每日都要念上百遍,师姐,莫非你就忘了么?哦,我倒忘了,你身份高贵,乃是生于人世间的一朵奇葩,师傅对你看重都来不及,又怎能理解我这下贱苗女的心情?” 林晚荣心里哦了一声,难怪安姐姐如此偏激。在这时代,远没有达到民族平等的境界,苗女在世人眼中乃是荒蛮野族,尚未开化,身份极为低下。这安碧如天香国色、聪颖非凡,本该是天仙一般的人物,唯独身为苗女却给她刻上了一个抹不去的印记。大概是她们二人的师傅也是一个纯粹的血统论者,在得知了安姐姐的苗女身份之后,对她心生鄙视,才有了安姐姐方才重复过的那一番话,似安碧如这等高傲而又敏感的人儿,要是不反出师门,那才奇怪了。 话说回来,苗女有什么不好,她们淳朴多情,奔放热烈,敢爱敢恨,比那些娇滴滴的大家闺秀却又多出了一种独特的味道,这安姐姐就是一个鲜活的例子,她的个性给林晚荣留下了永难磨灭的印象。 仙子沉默了一阵,一声幽息,缓缓道:“先师已为古人,我等深受她养育陪护之恩,哪能再言她是非?以愚姐看来,师傅当日说这一番话,并非针对师妹,只是为了大局着想。在我心里,无论何种民族,皆是我大华子民,本无高低贵贱之分,只是这世间人心险恶,非是人人都能宽和待人。我‘玉德仙坊’世代领袖武林,协助帝王兴国安邦,为世人所敬仰。昔年又恰逢国有大难,若是有人借了师妹的出身大做文章,局面就更加难以收拾。为安抚众民,保我大华安宁祥和,师傅她老人家才迫不得已做出姿态,在众人面前挑穿了你的身份,实在是她老人家不得已而为之。” 汗,竟然是当众拆穿,这安姐姐的师傅也太不给面子了吧,似安碧如这样高傲的人儿,你这样刺激她,她不翻脸才怪呢。何况,你一个老太婆,就算是打着为国为民的幌子,又有什么权利当众揭人隐私?就为了你所谓的领袖群伦、拯救万民?狗屎,说的好听罢了。他心里愤愤,对安碧如同情之心更盛。 安碧如哈哈一笑,目中泪光隐现:“说的好,说的好,领袖武林、兴国安邦,多么伟大的理想!为了这个,师姐你一辈子清心寡欲,独守寒窗,却要丫角终老,连情爱滋味也未曾尝过。这是多么高尚的情操啊。可是小妹有一事不理解了,这武林,是习武之人的武林,这天下,是天下人的天下,又有何人需要让我‘玉德仙坊’引领。又有谁来叫你安邦兴国?师姐,这个问题,小妹思虑多年,却一直没有想通,你能不能为我解答一番?” 说的好,林晚荣心里大爽,苗女。苗女怎么了?老子喜欢的就是苗女,这世界多种多样,没有包容的决心。何谈领袖群伦?安姐姐果真是个聪明之极的女子,一语点中要害,世界是所有人的世界,不是属于什么仙子,也不是属于什么“玉德仙坊”的,要打仗还是要和平,关你狗屁事,你丫能管得了吗?还以牺牲别人为代价,来维护所谓的人间正义、世界和平,扯淡吧。 “便是打着这个幌子。你们就置我一个弱女子于不顾,以牺牲我一辈子为代价,换来这人世安康、社稷太平?”安碧如慷慨激昂,说到心痛处,泪珠已簌簌落下。瞥眼见到林晚荣目光灼灼,脸上满是鼓励的微笑,与平日嘻哈模样完全不同,似是这尘世之中。唯有他一人是自己的知音,她心中一暖,望着他轻轻一笑,却高高地昂起了螓首。 仙子摇头道:“师妹所言固然有理,可这国家乃是自古有之,非自今始。无数的事实证明,百姓需要有人领导,否则便会是盘散沙,受外族欺凌。便如今日我大华外敌入侵,胡人泛滥,若是无人领导,何谈安居乐业、国泰民安?这国与人便是一个千年不变的话题,为国,便须有人牺牲,不是你便是我。师妹固然受尽委屈,可愚姐又何尝心安?师傅传我基业,要爱惜我‘玉德仙坊’百年盛名,愚姐诚惶诚恐、战战兢兢,又何敢走错一步?” 这宁仙子也是一个极有想法之人,这一番话说的是国与人的关系。大众与小我,果然是一个千年难解的话题,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,纵是林晚荣身处的前世,也是诸人各持己见,谁也说服不了谁。 “多说无益!”安碧如怒声一哼道:“道不同不相为谋,师姐,今日之事与你无关,请你让开,莫要威逼小妹对你动手。” 仙子回过头看了林晚荣一眼,眼神淡淡,脸上古井不波,看不出是个什么表情。林晚荣笑嘻嘻一招手道:“嗨,这位姐姐,你看着好面熟啊,我们在哪里见过吗?” 大小姐却似极是崇敬仙子的样子,轻轻捅了林晚荣一下,小声道:“你这人,莫要亵渎了仙子。”汗,我亵渎她?这是什么道理,我还担心她亵渎了我呢。 仙子既不点头,也不摇头,淡淡瞥他一眼,转过身去,脚下如生了根般,护在他身前一动不动。一切果真都在安碧如算计之中,这位神仙姐姐不是一般的正直,简直是正直的过分了,为了阻止师妹行凶,竟能抛下往日恩怨,果然有派头。 安碧如眼光湛然,娇声一笑道:“好,很好,师姐果然还是那般正直,经年不见,小妹今天就来领教领教名震天下的宁仙子又学了些什么新奇的功夫。” 仙子摇摇头道:“师妹,你与那诚王勾结一处,沆瀣一气,草菅人命。我既是见了,却也不能不管。这人虽是可恶,却不能死于你手中。” “要你来管----”说话间,安碧如身如一只青燕般飘然而起,纤纤十指弯曲成钩,细长指甲闪着湛湛银光,声势极快,比之方才偷袭林晚荣快了数倍不止,直往仙子脸上插去。 宁仙子面色不变,长袖微抚,双手间泛起一阵淡淡荧光,便似是圣洁的莲花般,式子更快,眨眼便抵在安碧如手上。 安碧如轻哼一声,化抓为掌,丝毫不让的往她胸前印去。二人相斗,以快打快,片刻之间,便接连对了三掌,怦怦三声轻响过后,两人同时疾步后退,耳根微微发红,酥胸轻喘,显是不相上下。 安碧如却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人物,飞退之间,手里也不知道哪里变出的一把小剑,功聚手掌,腕间一抖,那小剑便如破空的流星般,直往仙子酥胸飞来。 这二人相距极近,安姐姐的功力林晚荣也亲眼见过,见她又出暗器全力一击,那仙子似乎再无可躲之处,心里顿时也隐隐的生起一丝惋惜,若是就这么把仙子毁了,那实在是暴殄了天物。 *************** 事实却并非如林晚荣所想,宁仙子与安碧如相斗多年,两人都是知根知底,见了安碧如手中抖出的飞剑,她也不如何惊慌,手中却不知何时多了块锦帕,秀腕轻抖,那帕子微微一转,甚是好看,却正覆住了疾飞的小剑。这一连串动作在电光火石之间,干净漂亮,神乎其神,叫人看的眼花缭乱。 林晚荣拍手笑道:“好看,好看,这位姐姐,原来你还会抖帕子啊!” 仙子似是背后长了眼睛,下垂的长袖中忽地滑出一柄长剑,寒光一闪,耀得林晚荣眼睛发花,满腔淫心顿时消散殆尽。 安碧如一掌退下,却更是不依不饶,袖中变戏法似的抖出一把秋水宝剑,似那月光般寒冷。林晚荣看的目瞪口呆,这骚狐狸身上到底藏着多少宝贝啊,为何我每次搜她身的时候都没有找出来呢?要是我下次再轻薄她,她一声不吭的掏出一个玩意儿,给我来这么一下,老子的一堆老婆就要做寡妇了。 “驿路梨花!”安碧如娇斥一声,欺身直上,手中宝剑轻盈抖动,竟是一连挽出七朵剑花,分从不同方向,带着凛冽锋芒,直往宁仙子身前攻去。那剑花便如盛开的洁白梨花,甚是耀眼,淡淡的寒光却有如刀锋,刺的人不敢上前。林晚荣站在仙子身后,却也忍不住冰寒彻骨,这安姐姐果然是高手,平时与自己嘻嘻哈哈,原来是保留了许多情面的。 仙子眉头轻皱,手中长剑以疾不可察的速度舞至身前,看准其中一朵梨花,不顾其它寒光,一剑直指。“咣当”一声脆响,两剑接实,七朵梨花皆尽散去。 安碧如一剑落空,也不耽搁,手中宝剑微微一指,竟是渐渐颤抖起来,便似是一条不断扭动的毒蛇,蜿蜒着向宁仙子射来。 神仙姐姐眼中神色郑重,不敢轻易出手,待到那剑光将要及到自己胸前忽地换剑出指,一道疾风便往安碧如腕间射去。 这围魏救赵的一式让安碧如不敢小看,她急急一下跳将开去,咯咯一阵娇笑,酥胸急剧起伏道:“师姐果然好手段,经年不见,这灵犀一指更是出神入化了。只可惜你丫角终老,却也找不到这灵犀相通之人,可惜了这灵犀美名了。” 灵犀一指?我靠,这可是千金不换的秘术啊,有功夫一定要尝试一下!望着安姐姐与仙子,这一黑一白的绝色双姝,林晚荣伸出手指狠狠捅了一下,脸上满是淫贱之色。 *************** 今天下午有活动,这一章提前到中午发放,兄弟们周末快乐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