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八章 谁说仙子不杀人? - 极品家丁

第三百一十八章 谁说仙子不杀人?

. 宁仙子淡淡道:“武学之术,只是一个简单名字,心正则形正,与那灵犀相通毫无干系。倒是师妹这般心计,修的一身好功夫,全身上下皆是暗器,叫愚姐好生佩服。” 仙子这是讽刺安碧如借暗器伤人,安姐姐如何听不出来,她咯咯一笑道:“师姐果然心术高超,小妹佩服。不过,话说回来,师姐拿了宝剑杀人,却与我拿了毒物杀人有何区别?同样取人性命,难道你杀的便是高尚,我杀的就是龌龊?我不像师姐这般身份高贵,艳丽如仙,处处都有无数人为之疯狂仰望,我是一个低贱的苗女,孤身行走江湖,周旋众多男人之间,若无一身独特本事,怕是早连骨头渣都剩不下了。说这些,你又怎能理解呢?” 这绝美的二女轻纱覆面,说话间便似在叙些家常话,只是手下却无丝毫停顿,眨眼之间双剑交加,火花四溅,相斗二十余招,却是一式比一式急,一式比一式狠毒。二人本就是知根知底的师姐妹,相互争斗多年,今日一个为杀人,一个为救人,都使出浑身解数,谁也奈何不了谁。 萧家大院本来就甚是宽广,除了林晚荣外,男丁极少,这二女缠斗之下,无人敢来阻挠。大小姐盯住安碧如看了半天,忽地奇道:“难怪看着眼熟,原来竟是她。你这死人,方才还那般甜言蜜语哄骗于我,却原来是与她串通好了,做一出好戏。亏我还那般为你担心,你竟串通了外人来骗我----” 林晚荣急忙一把捂住她小嘴,轻道:“这事不是你想像的那么简单的,反正你要相信我就是了,男人做事总是有理由的----你仔细看看,我是坏人吗?” 大小姐挣扎开来,瞥他一眼,嗔道:“你若不是坏人,那这世界上就都是好人了。” 见她脸泛红晕的模样,天知道她又想到哪里去了。林晚荣嘿嘿一笑,搂住她纤细的小蛮腰道:“那是,我只对你使坏就是了。” 院中二人已经缠斗百余招,却难分胜负。安碧如见久攻不下,眼珠一转,突地咯咯一笑,晃身避过仙子来剑,脚下轻旋,便如一缕轻烟般,瞬间来到林晚荣身前。正扶住他一只胳膊,扣在了他脉门上。 林晚荣正与大小姐含情脉脉,忽觉幽香扑鼻,身体一紧,半边身子被安碧如拿住,安碧如眼中含笑,丰满的身子轻轻压在他身上,妩媚道:“我可拿住你了。” “喂,姐姐,你干什么,男女授受不亲,我喊非礼了----”林晚荣惊道。宁仙子动作也不慢,见了安碧如举动,她脚下疾点。眨眼便到林晚荣身前,正扶住他另外一只臂膀。二人以他为界,成倚角之势,丝毫不让。 安碧如轻哼一声,单掌疾挥,掌中白蒙蒙一片,冰冷彻骨,正印在他胳膊之上。林晚荣浑身一阵冷颤,只觉身体如掉入了一个冰窖里,冷不堪言。那边宁仙子也不多言,秀掌微翻,贴在他另一只臂膀上,顿有一股暖流顺着臂弯透入体内,炙热无比。一冷一热两股暗流在他体内争斗不休,翻腾滚动。 “喂,姐姐,拜托,你们给我做冰火也要专业点嘛,大爷是掏了钱买了钟的。”林晚荣大声叫道,这感觉便像是躲在冰窖里烤火炉,一边身子在打冷战,一边身子在流汗,说不出的难受。妈的,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冰火两重天?还是两位神仙一般的姐姐给我做的冰火,如果是躺在床上做这事,一边是冰山,一边是火焰,那滋味该是多么的美好啊。 安碧如咯咯一笑道:“师姐,你这般护着这小子,莫非是动了凡心,看上他了?”神仙姐姐面沉如水,无丝毫反应。 安姐姐轻喝一声,脚下用力,带着林晚荣,身如一只鸿雁般翩翩而起。宁仙子拿住林晚荣另一边胳膊,却也不敢用力,只得随了安碧如去势,身形腾空,两人便像是尘世中掠过的仙子般,直往墙外激射而去。 “林三,林三----”大小姐惊叫了两声,急忙向外追去。 安碧如与宁仙子是何等快速,怎是萧玉若这弱女子能追得上的,等她撵出门去,却见屋外鸿影杳杳,哪里还有三人影踪。 “这死人!”大小姐狠狠跺了跺脚,薄怒嗔道。林三虽然被拿走了,不过怎么看怎么像是和那个姓安的勾结好的。这二人本就一直勾勾搭搭、不清不楚的,姓安的狐狸精妩媚妖冶,对林三殊是不错,绝不会伤害到他。而那仙子更是来救助自己等人的,林三这一趟绝计不会有危险。只是不知道这家伙在外面又要鬼混到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了,他背上还有鞭伤呢。 ****************** “放开我,放开我,我不能坐飞机的,我有恐高症----”被两个女子架在了空中,林晚荣大力挣扎着,借势往安姐姐身上靠了靠,压住她胸前那高挺的玉乳,肆无忌惮的挤了挤,滑不溜秋,弹性十足。 安碧如却无暇顾及被他占了便宜,两个女子分别夹住林晚荣一边,脚下疾点,如鸿雁般掠过高树枝桠之上,另一只手却都没闲下来,正在林晚荣面门之前激斗,带起的风声抚过林晚荣脸颊,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。妈的,你们两个打架归打架,可别伤到我英俊的脸颊,老子还要靠这个吃饭的,林将军鼻尖惊得满是汗珠,心中忐忑难安。 两只一样纤细圆润的玉手在自己眼前不断晃动,甚至能闻见那指尖的淡淡幽香,林晚荣心中感觉殊是奇妙。被这天底下最杰出的女子架上天开飞机,还能顺便占占便宜吃吃豆腐,这滋味,真他妈刺激。 这两个女子乃是天下有数的高手,缠斗激烈,手上动作变化万千,便如翩飞的兰花般乱人眼球,却不会伤到他面颊一分。林晚荣担忧了一会儿便安下心来,见这一仙一狐各有一手搂住自己,激斗之下,却是幽香阵阵,酥胸急颤,煞是养眼。 想想这两个可是天底下最杰出的女子,今天和她们搞的这么热烈,简直就是天赐良机。若是不干点什么,实在对不起自己。 他本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,见安姐姐酥胸乱颤,说不出的雄伟挺拔,心里一酥。趁二人无暇他顾。一边胳膊微微一动,似是有意无意的,在安姐姐胸前蹭了几下。 安碧如媚眼生晕,百忙之中瞅他一眼,满是嗔怪之色。 是了,是了,安姐姐一定是怪我只去占她便宜,不去占她师姐便宜。一碗水要端平,不能厚此薄彼,他大义凛然的想道,另一只胳膊却往神仙姐姐胸前抹去。 仙子眼中神光一闪,哼了一声,手上加力,一股灼热的疼痛感觉便自胳膊传来。 林晚荣“哎呀”大叫一声,怒道:“喂,你烫我干什么?会留下疤痕的!能发热了不起啊!我还能打水枪呢!” 仙子微微一哼,没有说话,安碧如咯咯笑道:“我师姐的身子冰清玉洁,哪是你这粗俗的人物能够沾染的,师姐,这小子占你便宜,你便让我杀了他吧!” “他该死,却不能死于你的手中。”宁仙子娇声说道,语气说不出的平缓,似是没有什么事情能影响她的心境。 老子最讨厌你这种自命清高、仿佛所有人命运都掌握在你手中的态度,林晚荣大吼一声道:“我该不该死,不是你说了算。和你这种人说话,着实没什么趣味。这位黑衣服的姐姐,还是你杀了我吧。” 宁仙子面容不变,却是忽地丢开他臂膀,左手长剑一抖,便往安碧如身上刺去。 安姐姐神色一紧,堪堪架住她那一剑,身体一颤,左手却再也无暇顾及林晚荣。三人原本立于高高的树梢之上,失去了依托,林晚荣大叫一声,身如一块坠石,直往下面落去。 安碧如看的心里焦急,见林晚荣坠势甚急,再不施救怕就要送了性命。她银牙一咬,身体轻转,如一片青叶般便往树下坠去。 她快,却有人比她更快,宁仙子一剑攻出,逼迫安碧如松手,她身体疾弹,顺树而下,眨眼便已到了地面,凤眼一抬,便见那想占自己便宜的林三,自上面直直坠下,眼看便要砸到自己身上。 你要救我是吧,那就张开你的怀抱吧,我保证不会扑倒你的,林三脸上浮起一个淫贱的笑容,这位姐姐的“善良”,我真是太喜欢了。 似乎看穿了林晚荣心中的龌龊想法,宁仙子掩在轻纱下玉盘似的脸颊上浮起一丝冷笑。 仙子,我来了。眼见着仙子近在眼前,林晚荣伸出臂膀,便要来一个大力的拥抱。哪知双手堪堪要触到她腰肢,却觉一个冰冷的长方之物,正格在了自己身体上,自胸前到胯间,一分也动弹不得。仙子眼力极高,手法精准,这一下不偏不倚,正架住他的落势,一分不多,一分也不少。 我日,神仙姐姐拿什么顶我?林晚荣心里恼怒一哼,往身下看去,却见一柄薄薄的剑鞘正格在自己身下。 他悻悻的落下地来,拍手笑道:“姐姐好手段,顶的这么精准,是不是没事的时候,也拿这个东西顶自己?” 安碧如心里松了口气,刷的落在二人不远处,笑道:“师姐好计谋,原来是一招围魏救赵,果然不愧为‘玉德仙坊’的传人。” 仙子淡淡一笑道:“师妹,今日我二人缠斗多时,你斗不过我,我也奈何不了你。这人虽是粗俗,却不能任你杀害,你所作所为,皆是因我‘玉德仙坊’而起,你要害的,便是我要保的。” 林晚荣心里暗自哼了一声,你当日还要杀我呢,要照你这样说来,岂不是应该安姐姐保护我才是? 安碧如哼了一声道:“今日杀不了他,却还有来日,我就不信,你还能护在他身边一辈子不成?” “护他一辈子倒也未必,但护他一时却是没有问题。”宁仙子淡淡说道,眼中闪过一丝浓浓的自信。 “如此这般?莫非是师姐你看上这小子了?咯咯,林三,你交好运了----”安碧如放浪笑道,丰胸肥臀急剧起伏,划出一道美妙的曲线。她忽地止住笑。冷声道:“不过你可莫要高兴太早。我这师姐玩弄男人,可是胜我百倍,等到他日你上了她当,便叫你求生不得、求死不能----你还是叫我杀了吧,比跟着她痛快的多。” “真的?”林晚荣惊骇的离了宁仙子数步之远。煞是不信的望着她。 “林三,你好自为之吧。”话音一落,安碧如深深望了林晚荣一眼,身形一扭,便如一抹轻鸿,飞逝在茫茫树林之中。 宁仙子也不说话,望着安碧如远去的背影,轻轻一叹,眼神幽幽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 林晚荣无比留恋的望着安姐姐美好的身形。和这冰冷的仙子比起来,安姐姐热情似火,媚惑无限,与她说话那般放荡不羁,实在开心的很。若是将这又骚又熟的妇人弄上床,唱他一个《一江春水》,啧啧,那会是个什么味道。 林中便只剩下他二人,一时寂静无比。宁仙子感慨几分,转过头来,只见林三盯着远处,面泛淫光,口水都要滴落下来,实在淫贱之极。她忍不住眉头轻皱,青璇看上的,便是这么个人物么?那日要杀他,看来果真是英明无比的决定。 见神仙姐姐一言不发向自己走来,林晚荣急忙道:“你别过来啊,我可不是个随便的人。” 宁仙子停住脚步,淡淡道:“你是相信我,还是相信她?” “她?她是谁?”林晚荣先是惊奇,旋即恍然大悟道:“你说黑衣服的那个啊,她不是你师妹么?要叫我选的话,我还是选择相信令师妹。” “为何?你难道不知她要杀你?”宁仙子眼中平静无波,问道。 “她好像是要杀我,不过我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,哪能让她说杀就杀。”林晚荣嘿嘿一笑道:“我选择相信她,是因为她身材比较好。” 仙子也不生气,往前走了几步,道:“你不是什么简单人物?这倒的确,你武艺稀松平常,但若论起阴谋诡计,这世界上没有几个人及得上你的。那日险些让我命丧当场,这便是明证。” 林晚荣装糊涂道:“命丧当场?这是我做的?神仙姐姐,你弄错了吧,像你这样天仙般美丽的人儿,有谁舍得对你下手?唉,这种事我是绝计做不出来的,我要做就做一些更高尚的事。” 神仙姐姐听他狡辩,哼了一声道:“怎地,莫非你不认识我了么?” 林晚荣细细打量她一眼,良久摇头道:“姐姐风姿卓越,仪态万千,就像是月宫里的嫦娥,美得冒泡。只是,你蒙着脸,我便是见过你,也看不出来啊。” “那你认识这个吗?”仙子纤巧的玉手中,握着一只细细的蜂针,幽幽的泛着银光。 “咦,这是哪里来的绣花针?神仙姐姐,你的小手这么细嫩,这些粗活哪是你干的,快些把这针给我,我帮你扔了吧。”林三面不改色说道,伸手就要取那蜂针。 仙子纤手急转,动作极快,呲的一声,那蜂针便在林晚荣手上狠狠刺了一下。 “啊----”林将军大叫一声,脸色剧变,仿佛已能感觉到自己心脏的窒息。这可是仙儿老婆亲手调配的毒针啊,老子要是就这么死了那才真是冤枉。他拿蜂针扎人,却从没想到这针也会扎回到自己身上,当下也顾不得装了,伸手往怀里取解药。 神仙姐姐见他动作,微微一笑道:“你找什么?” “找解药----啊,呸呸,童言无忌,我是找糖丸,姐姐你吃吗,给你一颗。”林晚荣匆匆找到解药,想也没想便放了一颗吞入肚中。等了一会儿。只觉肚间一疼,接着疼痛散去,一股热流顺着胃腹发散开来,浑身似乎舒适了许多。 宁仙子也不阻止他,安静的看他吃完药丸,微笑点头道:“这解药味道如何?是不是先是腹痛,接着浑身热流翻涌?” “哦,是吗?”林晚荣嘻嘻笑道,心中却是一凛,神仙姐姐将这药性说的丝毫不差,看来那剧毒她自己的确能解。 宁仙子扬起手中蜂针,笑着道:“这蜂针之毒,调配之人煞费苦心,采集七种剧毒调配而成,中者毙命。当日若非我功力深厚。怕是早就丧命你手中了。” 靠,你倒会倒打一耙,要不是老子身上带了两杆枪一把针,怕早就被你一剑咔嚓了。林晚荣嘿嘿笑道:“神仙姐姐,我估计你认错人了,小弟我怎么会用这么歹毒的暗器呢。唉,竟然有人冒充我行凶,以我这英俊万端的面容。不知道有多少无辜少女要受到伤害呢。我一定要到官府报官,将他绳之以法。保护万家少女之安危。至于那些已经受到他毒害的少女,唉,我一定会负起责任的!” 神仙姐姐见他装腔作势,眼中笑意更浓,微微走了几步,笑道:“是不是你,现在来说,倒无关紧要了。这蜂针剧毒调配,那解药甚是奇特,也由七种见血封喉的剧毒调配而成----” “七----种----剧----毒----?见----血----封----喉----”林晚荣一字一顿,声音颤抖着念道。 “正是如此。天生一物降一物,七种剧毒调配,却由另七种剧毒相克,这调毒之人真是独具匠心,若非我对医术、毒术都有所涉猎,怕是今日便已化为一堆骷髅了。”神仙姐姐淡淡点头道。 林晚荣听得心惊胆颤,以毒攻毒这个道理他是懂的。前世的医院里用的解毒血浆,有很多便是从毒蛇身上提炼出来的。仙儿这丫头,玩什么不好,玩剧毒,还一弄就是二十种,这不是要吓死人吗?以后她万一看谁不顺眼,在她锅里下点毒,那就真的都玩完了。 仙子平静的接着道:“剧毒之物,可以害人,亦可以救人。不过,若是没有中毒之人,吃了这剧毒的解药,你想想,那是个什么结果呢?” “当然是中毒而亡了。”林晚荣笑着道。幸亏老子是中了毒才吃这解药的,要不然就真的一命呜呼了。 “瞧见你的样子,似乎不算太傻。”仙子微笑道:“只是有时候做事,却是喜欢装糊涂。你不认得我不要紧,不过不认识这蜂针,那就着实太不应该了。”宁仙子晃了晃手中蜂针,冷冷笑道。 “神仙姐姐说话太深奥,小弟弟我听不懂唉。”林晚荣道。 仙子却是轻笑出声,将那蜂针递给林晚荣道:“天下之毒,遇银变色。若那蜂针染上剧毒,会是个什么颜色?” “深蓝色,抑或黑色----”林三说着说着,便感觉不对劲了,望着手中那银光闪闪的蜂针,他脸上的笑容便迅速的僵硬了起来。 “你明白了么?”神仙姐姐微微一笑,温柔说道。 ***,上当了,林晚荣怒火腾腾而起,大声道:“你,你是名震天下地仙子,怎么能动手杀人?” “谁说仙子就不杀人了?”神仙姐姐巍巍一笑,娇躯漫扭,耳边秀发轻抚,那万般风情,竟比安姐姐还要诱人几分。 ****************** 老规矩,今晚十二点,书评区有精楼。明天白天也有精楼,兄弟们投票、领精一气呵成,呵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