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九章 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- 极品家丁

第三百一十九章 我会给你一个交代

. 安碧如临走前曾说,神仙姐姐是玩弄别人的高手,现在看来真是一点不错。林晚荣心中急跳,见那宁仙子亭亭玉立,便如洁白的莲花一样圣洁,若非她给自己来了这么一出,任谁也想不到她竟也有如此狡猾的一面。 林晚荣哼了一声,将那蜂针对准自己手腕又扎了两下,一阵轻微的酥麻瞬间传了过来。 宁仙子微笑道:“你这是做什么?莫非是嫌弃自己死的不够快?只是这针上没了毒,你扎上一百下也是无用。” 林晚荣微微一笑道:“仙子讲的好故事,若是一般人,怕就被你唬住了。只可惜你却遇到了我,我林某人号称打不死的小强,岂能那么容易就被你骗了。” 神仙姐姐眼中波澜不惊,淡淡扫了他一眼道:“你说这话,是什么意思?我何曾唬过你。” 林将军嘿嘿一笑,缓缓行了几步道:“以毒攻毒,听着果然是大有道理,要是换了别人,怕是没被毒死,也要被你吓死了。只可惜,你却不明白那毒针是谁送我的,她乃是我最为亲近之人,若这解药真是剧毒之药,她定然早就告诉我了,哪里还轮得到你来和我耍这些心眼。此乃其一----” 宁仙子既不点头也不摇头,绝丽的面庞遮掩在轻纱之下,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。她缓缓笑道:“哦,这么说来,解药无毒,也只是你的猜想了?”宁仙子果然是聪明绝顶的人物,短短一句话,便抓住了林晚荣语中的破绽,拆穿了他的心思。 林晚荣摇头笑道:“我方才说过了,这只是其中的原因之一。还有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原因,神仙姐姐你花费了这么大功夫来救我,绝不是为了杀我。我死在你师妹手中,那还情有可原,因为她在世人眼里便是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。多杀我一个算不得什么。可仙子姐姐你是天下敬仰的人物,今日又是众目睽睽之下劫走了我,若我死于非命,别的我不敢说,但是萧大小姐一定明白我死在谁的手中。若她宣扬出去,神仙姐姐你手中沾染了鲜血,不仅对你清誉有损,更会让你那个什么什么坊----” “是‘玉德仙坊’。”宁仙子朱唇微启,轻轻说道。 “对,对,就是这个作坊,仙子姐姐果然聪明,这个坊比我们萧家的香水香皂作坊有名多了。”林晚荣嘻嘻笑道:“你杀了我。就让你师傅家的作坊名誉受损,别人口里不说,可是对你的尊重却要大打折扣。这样赔本的买卖,神仙姐姐你是肯定不会做的。退一万步说,你若真要杀我。那就让我直接死在你师妹手中,既不用你动手,又除了你不想看到的人,一举两得。顺便你还可以打着斩妖除魔的名号,对你师妹动手。这样划算的买卖,你会不做?” 仙子轻笑道:“我‘玉德仙坊’以拯救天下苍生为己任,和做买卖完全不同,你这推断站不住脚。” 林晚荣冷笑道:“拯救天下苍生?拉倒吧,除了你自己,你谁也拯救不了。这世界上有人逐利,有人爱名。你打着为国为民的旗号,想的却是维护你师门的荣誉,要让众人永远仰望之。为了这个目的,你们什么东西都可以牺牲,这和做买卖有什么区别?只不过有人做的明显,有人做的阴暗罢了。” 听他说话,仙子也不生气,扫视他一眼道:“说完了么?从一颗毒药,扯到我师门名誉,你这人,倒不是一般的能耐。” 林晚荣又掏出一颗解药塞进口中,嘻嘻一笑道:“此言不假----我再吃一颗试试,看能不能毒地死我,我估摸着,这解药也就和维他命c差不多,你唬不了我的。” 神仙姐姐微笑着望他一眼,道:“你自己绝无把握,所以才想要从我这里得到答案,想让我告诉你这解药没毒,是也不是?” 妈的,这神仙姐姐和安狐狸精果然不愧为师姐师妹,竟是一般的狡诈,老子费尽了口舌她也不上当。如此难缠地人物,也不知道青璇和她是个什么关系,以后还是少见她为妙。 林将军哈哈哈大笑了三声:“有毒无毒,一试便知。我连吃两颗药丸,却到现在还能生龙活虎、龙精虎猛,你哪里骗的了我,姐姐,你快些招了吧。”话音未落,他便浑身酸软,眼皮逐渐的加重,仙子的面容在他眼中渐渐变得模糊起来。 “蒙汗药!”林将军面色一变,昔日在金陵之时,肖青璇曾亲手送他蒙汗药,美人恩重,他牢记不缀,没想到今日,青璇的亲人,又送了自己蒙汗猛药。 仙子微笑道:“你这人聪明的时候令人可恨,愚笨的时候,却可爱了许多。那解药无毒,确实不假,可这针上,却是敷了蒙汗药的,可笑你自作聪明,将我的话当作耳边风,眼下你便是自讨苦吃了吧。” 这针上的蒙汗药药量极少,融入血液里,虽不至于使人昏迷,却让人头晕眼花,林晚荣心里又喜又忧,喜的是,终于没有中毒,忧的是,林某人中了蒙汗药。以前只是他林某人对别人用蒙汗药的份,谁知今日临到了自己,整日打雁却叫雁啄瞎了眼。这仙子从头到尾都是故意在玩弄自己,妈的,安姐姐说的真是没错。 “没想到啊,仙子姐姐也会用蒙汗药。”林晚荣强忍了眩晕道:“我还以为只有我这种武艺稀松平常的人,才会用这下三滥的手段呢。” 宁仙子微哼一声:“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。你用那剧毒的蜂针谋害于人,害我卧床多日,性命险些不保,我今日使些手段,教训于你,又有何不可?” 似宁仙子这样的人物,清高自傲,极少用蒙汗药这样的下作手段,只是林三实在可恨,偏生自己今日不能杀他。这才用上些小手段,让他尝尝那被人暗算的滋味。 她用的药量极小,只是要惩戒林三,林晚荣眩晕一阵,便已清醒了不少,只是脚步仍有些轻浮,他向前走了几步,忽地身形一个不稳,便往神仙姐姐身上靠来。 仙子眉头一皱,心道,我用的那些药量,便是一只小狗此时也该清醒了,这人怎的这么不经药?见这林三眨眼便要倒了下去,她意念轻动间,手中剑鞘一指,正要顶住林晚荣倒下的身体。却见那林三突地身形一动,绕过剑鞘,直直向她胸前倒来。 仙子又惊又怒,轻叱一声。飞速闪开,顿听哗啦一声轻响,却是林三拉住了她半截袖子,衣物受力不住,哗啦一声自中间撕开,露出她光洁如玉的洁白手腕。 “该死的登徒子!”望见自己欺霜赛雪的皓腕裸露在一个陌生男子、且又是自己极为讨厌的男子面前。宁仙子涵养再好,却也忍不住怒火中烧,长剑一指,便要往他身上刺来。 “不好意思,仙子姐姐,我不是有意的,方才中了你的蒙汗药,站立不稳,这才有些失控。”林晚荣嘻嘻一笑,脸上那丝轻浮地神情,哪有半丝不好意思的样子,摆明了趁着机会吃她豆腐,老子就是登徒子了,你怎么着吧。 宁仙子盛怒之下,长剑已到他胸前,堪堪便要刺入,但她到底非是常人,得失之间把握的比别人强了许多,见他满不在乎的样子,银牙一咬,长剑回旋,“叮”的一声脆响,那剑柄却将将抵在了他胸前。 林晚荣嘻嘻一笑,手中火枪往仙子小腹上顶了顶道:“仙子姐姐,你有剑,我有枪,咱们这次,又打平了。” 这林三果然狡诈非常,明里是要激怒自己,暗地里却是备好了火枪,不得不承认,他这一招对症下药,用的极准,自己竟然又一次上了他的当。 宁仙子面色不变,微哼道:“天下奸诈,无人能与你相比。” “过奖,过奖。”林晚荣嘿嘿淫笑:“天下美貌,无人能与神仙姐姐并论。”他背上鞭伤累累,触目惊心,方才故意调戏仙子意欲掏枪,却是费了老大的功夫,眼下火枪在手,心里顿时一松,背上的鞭伤便又疼痛了起来。 宁仙子剑柄轻触他胸前,道:“你浑身上下都是暗器,果然诡异非常。” “暗器?你说这个么?”林晚荣笑着自怀里掏出一样物事:“一块金牌而已,我拿来做护心镜用的。姐姐,你摸摸,上面还有我身上的温度呢。”他手中拿的,却是当日在杭州灵隐寺外遇到的那华服老者相赠的金牌。他到了京中,一直没有功夫去衙门寻那人,又见这金牌卖相极佳,手感也不错,干脆当作护心镜挂在了胸前,没想到今日还真是发挥了大用。方才宁仙子的那剑柄正抵住了这奇特的“护心镜”。 神仙姐姐望见他手中那造型奇特的金牌,忍不住轻咦一声,眼中闪过一丝惊诧,急声道:“这金牌,你是从哪里偷来?” 妈的,老子有的是钱,想要多少金牌买不来,还用偷么?林晚荣瞧了宁仙子一眼,嘿嘿道:“神仙姐姐,请你用词注意点,小小一块金牌,我家里没有一百也有八十,每天枕着睡觉的都是它,还用的着偷么?” 宁仙子将手中长剑收起,轻道:“林三,可否将这金牌借我一观?” “干嘛这么客气呢,”林晚荣嘻嘻笑道:“你要你就说嘛,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呢。唉,看来这个破牌子果然有些门道,连仙子姐姐都很感兴趣呢。” “你到底是给还是不给?”仙子秀眉轻皱道。 “给,当然给!”他扬扬手中金牌,哈哈一笑道:“----要看这金牌么,也很是容易。仙子姐姐,你叫什么名字?” 仙子眼中闪过一丝恼怒,旋即便平静下来,轻轻抚抚耳边秀发道:“名字只是一个符号,我不用姓名很久了。再说,名字与这金牌有关吗?” “金牌也只是一块金子,我喜欢金子很久了,看来一定要把它珍藏起来了。”林晚荣皮笑肉不笑,手中火枪对准了仙子,另一只手却将金牌往怀中放去。 见他那小人得志模样,仙子一叹道:“罢了,罢了,便数天下,能胁迫我的,你是第一人----我叫宁雨昔。” “宁羽西?羽化西去?”林晚荣摇头道:“这名字真不吉利,还不如叫宁驾鹤!” 宁仙子恼怒道:“你这人胡说些什么。我叫宁雨昔,落雨之雨,昔日之昔,哪里是什么羽化西去?” “宁雨昔?这名字不错,和我林三二字有的一拼。”林晚荣点点头,大言不惭的接道:“我说雨昔啊,你要这金牌做什么----” 听这人说话,宁雨昔只觉自己这仙子顿有堕落尘世的倾向,她柳眉倒竖,银牙轻咬,酥胸猛烈起伏,总算她修为高深,抑制了心中的怒火。淡淡道:“雨昔二字,只是我俗世凡名,多年之前就已弃之不用。你莫要再喊了。” “知道了,雨昔。”林三点头道:“雨昔,你要这金牌做什么?凭咱俩的交情,你要金子,我送你一些就是了,这快牌子没什么好看的。” “你若是说话不算,那便罢了。”宁雨昔平静道。她有种感觉,眼前这个不要脸的人,将为自己带来天大的麻烦。 林晚荣嘻嘻一笑道:“别慌,别慌,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,问完了,就给你看金牌。” 宁雨昔摇头道:“你若是想问青璇下落,那便免了,你与她之间,不会有任何结果。我今日没有对你施那遗忘之术,已是让你占了便宜。” 靠,和安姐姐一样的狡猾,林晚荣心中恼火,哼了声道:“青璇是我老婆,我和她有没有结果,与你不相干。这尘世之中,虽有淌不过的河流,却没有能绞得断的思念。我不问青璇的下落了,换个问题----雨昔,你今年几岁了?” 宁雨昔淡淡扫了他一眼道:“修行之人,不论年纪,你说我十六亦可,六十也不差。” 这宁仙子果真淡定之极,都被问到这份上了,却还能保持镇定,林晚荣深深佩服她的涵养,当下哈哈一笑,将那金牌递于她手中道:“雨昔,你答地很有哲理,这金牌便给你观赏吧。但有一条件,你一定要遵守。” 宁雨昔纵是天上的仙子,却也猜不透这不要脸的东西要说些什么,只得道:“有何条件?” 林三郑重无比道:“我将这金牌送与你,便如同将我自己送给了你。你一定要温柔体贴,只可远观,不可亵玩!” 宁仙子秀拳轻握,一声不吭的将金牌接于手中,林晚荣见她一言不发的模样,心里顿时说不出来的爽快,连仙子都能调戏,老子真是天才。 宁雨昔将那金牌翻来覆去,仔细观摩一遍,才微微一叹道:“这金牌,你是从哪里得来的?” 这是仙子第二次问起这个问题了,林晚荣对那华服老者的来头根本不知,如何能说起来历,支吾了几声笑道:“这是别人送我的,怎么,莫非雨昔你认得这玩意儿?” 听他越叫越顺口,仙子眉头轻皱,深深看他一眼道:“想来也是别人相赠,这东西,你想偷也偷不来。这金牌对我‘玉德仙坊’有莫大效用,我如何不认得?” 汗,一块破牌子,竟然和宁仙子她师傅家那什么作坊能联系到一起?就算是御赐金牌,也起不了这么大作用吧?靠,无意之中竟然捡到了宝,就是不知道这牌子到底有多大作用,能不能让宁仙子交出青璇,顺便把她自己地衣服脱光。 他目泛淫光,尚未说话,却听宁雨昔自言自语道:“如此重要的东西,怎能落入不相干人之手?”她眼中泛起一丝神光,盯住林晚荣道:“林三,莫非你进过宫?” 进宫?这玩意儿真地是宫里流传出来地,林晚荣一惊,若真是如此,灵隐寺外遇到的那老头,岂不是宫里的大人物? “什么进宫?我不知道啊!”林晚荣笑眯眯道:“你也知道,我是一个精壮的男人,进宫做什么?这东西虽是宫里之物,却也不代表我一定要进宫才能找到。” 宁仙子微微一叹道:“你如此支支吾吾,言之不实,却无多少可信度。也罢,既然又见到了这金牌,我就亲自进宫走一趟吧。林三,你好自为之。” 她说走就走,身形飘飘,眨眼便没入树林深处。 “喂,喂,我的护心镜,还给我----”林晚荣大声喊道:“你到底是仙子还是强盗?” 一阵轻笑传来,宁雨昔的声音响起道:“你放心,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。” 交代?你能对我交代什么?望着她远去的背影,林将军深深迷惑了。 ***************** 求月票,兄弟们支持一下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