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二十章 皇上召见你 - 极品家丁

第三百二十章 皇上召见你

. 宁雨昔便似一阵清风般,来的快,去的更快,还未弄清楚她到底是何用意,她却已踏风而去,说不出的洒脱。 和这宁仙子接触了两次,林晚荣也说不清对她是个什么印象,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,以后定然还有和她见面的机会。 至于那块被她取走的金牌,既然是出自宫里,且那华服老者又是那般雍容华贵、气势非凡,莫非他便是---- 林晚荣心里急促跳了几下,要真是那样的话,老子这次可发达了。他哈哈大笑了几声,树林中寂静空旷,唯有他的笑声回响个不停。 林将军身上疼痛,慢慢蹒跚走回萧家之时,却叫大小姐大吃了一惊,急忙拉住他手道:“你,你怎的这般便回来了?” 林晚荣无奈道:“我不回来,难道还等他们留我吃宵夜么?哎哟,疼死我了----” 萧玉若急急扶他进房,又将他伤口抹了一回药膏,疼痛方才减少了几分。大小姐虽是温言软语,体贴之极,只是林晚荣今天劳心劳力疲累之极,身上又有重伤,感觉大小姐细腻的手指在自己背上轻轻抚摸着,他死性不改的调戏了几句,不知不觉却是趴在床上昏昏睡去了。 萧玉若见他嘴角流着哈喇子,睡得安详之极,月光照在他脸上,比那平日张牙舞爪的狰狞模样,却又多了一分别样滋味。这坏蛋,每日尽是安碧如、秦仙儿、万人大军这些乱七八糟、杂七杂八的事情,也不知道他是怎样撑过来的。 她心里升起一股淡淡的温柔,忍不住伸出手掌,在他脸上轻轻抚摸了一下,那短短的、硬硬的胡子茬,扎得她柔嫩的掌心一阵轻柔的酥痒。她脸上泛起一阵淡淡的红晕,幸福的感觉却是如此的真实。 大小姐在他床边静坐良久,直到他睡的生熟,才站起身来,小心翼翼的为他掩好被子,这才迈步转身,缓缓行出房外。 “小姐,徐小姐来了。”方才到了门外,却见环儿来报道。 “徐姐姐?”萧玉若眉头一皱,望了望天边半沉的月色,疑惑道:“天都这么晚了,她怎么来了?” 说话间,她脚步不停,转眼便已到了客厅之中,却见徐芷晴端坐椅上,眉头轻皱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 “徐姐姐,这黑灯瞎火的,路上又不好走,你怎的亲自来了?”大小姐急忙走上几步,拉住徐芷晴手道。 徐小姐微微笑道:“我是来看看你,怕你见了某人被打成那般模样,心疼欲裂,做出些什么傻事来。” 萧玉若脸上一红道:“姐姐又来取笑我了。他挨这毒打,却是他心甘情愿。我便是想生气,除了怨他,也找不出理由责怪别人。” 徐芷晴点点头,轻笑道:“你有如此想法,那便最好了。今日这事,着实怪不得别人,要说起来,也没有谁对谁错,你也不要再怪他了。” “我哪能怪他!”大小姐拉着徐芷晴坐下,叹道:“他在我们家,表面上看虽是一个下人,可他根本就没那觉悟。从前是如此,现在,怕是更要变本加厉了。”萧玉若脸上浮起一抹淡淡的粉红,说不出来的娇艳。 徐芷晴微微一叹,从怀里取出一瓶药膏道:“这是我向宫里的御医求的灵膏,乃是采集上好的雪参鹿茸所制,专治外伤的,一天结疤,三天脱皮,七日痊愈,珍贵无比,你便拿去给他用了吧。” 大小姐接过那小药瓶,惊喜道:“真的么,姐姐,那可太谢谢你了。你晚膳时分还在家中,什么时候却是进了宫讨这药瓶?”难怪徐芷晴这般晚了还要造访,原来是专程为他送药而来的。从晚膳到现在,顶多不过两个时辰功夫。进宫进宫手续又繁琐,徐芷晴却要先进宫讨药,再亲自送来,这份情谊,殊是不轻。 见萧玉若面露感激,徐小姐摇头道:“萧家妹妹,你可不要谢我。今日林三在沙场上的表现,着实令人刮目相看,为他讨这一瓶伤药又算得了什么。只希望他莫要以为今日沙场上的意外,是我有意欺骗他才好。” 大小姐听说林三受伤,便急匆匆赶了回来,对其中原委,知之不详,此时听闻徐芷晴所言,心中更加疑惑,却没有开口相问。 “他睡了么?”徐芷晴看了大小姐一眼,轻轻问道。 “今晚又遭了一番折腾,这才刚刚睡下。”大小姐见徐芷晴欲言又止的样子,忍不住道:“徐姐姐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对我说?” 徐芷晴笑道:“妹妹果然是个精明人儿,难怪那般桀骜的林三,都被你治的服服帖帖。” 大小姐秀脸一红,轻声道:“姐姐说些笑话了,我哪能制伏他,怕是被他所制了才是。” 徐芷晴见大小姐眉间生晕、满脸幸福的样子,心中微微一叹,朱唇轻启道:“妹妹,你对他这般温柔体贴,但愿林三能够知你懂你,好生待你,这世间团圆美满的事情本已不多,你们莫要生了枝节才好。” 大小姐听得脸颊通红,低下头去嗯了一声,又想起她后面一句话,顿有所悟,急急抬头道:“姐姐,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?”她心里一惊,又道:“是不是----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” 徐芷晴叹了一声,既不摇头,也不点头,开口轻道:“妹妹,你是真的喜欢这林三么?” 这话叫大小姐好生难以回答,她斟酌了半天,才长出口气道:“我与他,便是天生的冤孽,以前他每日那般气我,偏我着了他的道。甩也甩不开,便似中了魔咒。每日都要让他气上两回,可是一刻不见他,心里便觉没有滋味,每日都想他念他,想要见着他----”她脸上晕红越发的浓厚,说到后面,已是声音细如蚊蚋。 徐芷晴点点头:“男女之事,乃是世间最难解的疙瘩,便是活上十辈子,也弄不清个所以然来。妹妹既是如此在意于他。那便要好好把握了,莫要叫别人抢去了才是。” 不要叫别人抢去?大小姐抬头道:“姐姐,此言何意?是不是他,又在外面招惹了哪家小姐,这死人----” 徐芷晴笑着拉住她手道:“妹妹先别慌。这事是不是他弄的,还不好说,他虽是嚣张十分,想来还没有那么大能耐,此中有些蹊跷。” 萧玉若更是疑惑不解,盯住徐芷晴,苦笑道:“姐姐,到底是何事情?你就一次性说完吧,小妹承受得了。” 徐芷晴叹了口气,站起身来。小手轻捏,在厅中来往走了几步,才开口道:“妹妹,虽然我不知道林三是从哪里来的,但他的学问见识远远超出常人,这一点,你可承认?” 这还用你说么,我认识他比你早的多,他有什么本事,我比谁都清楚。他又何止学问见识远超常人,坑蒙拐骗、阴谋诡计,哪一样输于别人了?想起他从前的那般所作所为,大小姐脸带微笑,点头道:“这个我晓得。他做的那些事情,在金陵早已被说书人广为传唱了。” 徐芷晴也忍不住莞尔一笑道:“你说的这些,我也听爹爹提起过。什么豆芽顶佛像、油锅洗手、火烧铜钱,还有戏耍楹联王、怒斗梅砚秋、折桂赛诗会,有时候想想,真不敢相信,这竟是林三所做的事。事实上,还有许多是你所不知道的,例如剿灭白莲教,他居功至伟,乃是三军第一人。今日在校场之上,在皇上面前,他面对强敌,以一敌五,却奇兵突出,戏剧性的取得了大胜。把这些事情放到一起,林三可以当的起奇人二字。” 大小姐微笑点点头,脸上闪起淡淡的骄傲之色,轻道:“他这人,从来就只有想不到,没有做不到的。” “这林三如此出众,为人称道,可是妹妹,你有没有想想,他越是出众,离你萧家却越是遥远,你有把握能永远留得住他么?”徐芷晴轻轻说道。 大小姐脸色一阵惨白,长久以来,她一直担忧的,便是这个问题。这林三越来越出色,对萧家,却绝不是什么好事。萧玉若银牙轻咬,眼神一阵迷离,言道:“姐姐,究竟出了何事?” 徐芷晴旋转身来,拉住她手道:“妹妹,你知不知道,今日沙场演兵之时,皇上亲临现场,目睹了他的神奇,对他赞誉有加,还让爹爹招他过几日入宫。” 大小姐奇怪道:“招他入宫?是皇上看上了他么?这是好事啊,姐姐为何提出了那般奇怪的问题。” 徐芷晴摇头苦笑道:“我地傻妹妹,你是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啊。皇上看重他,要招他入宫,委以重任,这自然是好事。若他加官进爵,飞黄腾达了,你与他恩爱缠绵,做一对人人羡慕的鸳鸯,那自是美满无比。可事情哪有这样简单啊!” 论起官场之事,大小姐自是远远不如徐芷晴,她咬咬牙道:“姐姐,这中间莫非还有什么曲折不成?” 徐芷晴望她一眼,叹道:“是曲折,却也更蹊跷。妹妹,咱们大华皇帝,有两位公主,你自然清楚了。” “是有两位公主。”萧玉若点点头道:“那又怎的?” “傻丫头!”徐芷晴苦笑着拍了拍大小姐小手:“听爹爹说,今日皇上招他进宫,除了商议国事之外,更是透露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----多年漂泊在外的小公主,近日已经回宫了。” “公主?回宫?这和林三有何关系?”大小姐沉吟一声,脸色却渐渐的苍白了起来:“姐姐的意思是,皇上要将公主许配给----” 徐芷晴抓住她小手,却觉她掌心微颤,脸色煞白,徐小姐自然知道萧玉若心中的酸楚,她也不知道该怎样劝慰。只得轻轻一叹道:“这小公主已是双十年华,是否要选驸马,我不知道。但有一个消息却是千真万确,听爹爹言说,这位小公主曾向皇上进言,要招林三进宫----” 有这个消息就已足够了,堂堂大华公主,又是云英未嫁之身。能在皇帝面前,为林三说好话,说他们两个人没点瓜葛,谁能相信?若林三做了驸马,皇家威严大于天,那公主金枝玉叶,怎会让他再娶平民女子? 这坏蛋何时认识了公主,竟将我瞒得如此之紧?大小姐娇躯微颤,手掌越来越凉,心中如同针扎一般,难道我对他的一翻情意,便尽数化为长江之水消失殆尽? 大小姐凄凄一笑道:“他真是好福气啊,竟连公主也中意于他,我这般平淡之女,在他眼里又算得了什么呢?” 徐芷晴急急道:“妹妹先不要着急,事情未必到那一步,依我看来。林三非是薄情之人。我今日将这些告诉你,便是希望妹妹能够抓紧自己喜欢的人,莫要等到黄花逝去。才来自怨自艾,落的个像我这般,做个终生孤单之人。” 大小姐摇摇头,簌簌流泪道:“凤凰难栖鸟巢,蛟龙不困浅水。他是什么人,我早就知道。以他的能耐,终有腾空万里的一天,到那一天,我自当为他高兴。若他厌倦了我萧家,我也绝不会拖累他。在我眼中,他永远是那个可恶的家丁林三,那个偷了人心的坏蛋,我这一辈子,便都给了他----” 她说到这里,泪珠早已落满脸颊,仿佛看到了林三弃己而去的样子,心里如撕裂般疼痛,竟是身体往后一倒,虚弱的快要晕了过去。 徐芷晴急忙扶住了她,大小姐却似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,紧紧抱住她,悲声泣道:“姐姐,这便是我的命么?我为何这般命苦啊!” 徐芷晴本是一片好心,将这消息提前告知了萧玉若,要她做个防范,哪知却是这个结果,见大小姐泪落满脸的样子,她心中愧疚深深,紧握住大小姐的手,轻声道:“妹妹,你放心,我徐芷晴纵是舍了性命,也要保你与林三白头恩爱,相谐终身。” ****************** 受了伤,又受了累,这一觉真是好睡,直到日上三竿,林晚荣才睁开眼来,浑身清爽,身上的疼痛似乎减少了许多。他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,瞥见床边放着一瓶药水,瓶身正中写了个“御”字,已是用了一小半。自瓶盖处传来一阵淡淡的清香,味道甚是好闻。 大小姐从哪里弄到宫里的东西?林晚荣心里疑惑,挣扎着起身来,身上还有些轻微疼痛,已不像昨天那样剧痛,这皇宫御用的药物,效力果然非同反响。 正打量那药瓶,却听哗啦一阵轻响,环儿自门外端着稀粥进来,望见他已坐起身来,顿时惊喜道:“三哥,你醒了?” 林晚荣点点头,笑道:“醒了。大小姐呢?” 环儿轻道:“大小姐她,一早就和徐小姐出门去了。” “和徐小姐?”林晚荣奇道,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,那丫头昨天没来我们家啊,怎么大小姐早上是和她出去的? 环儿看出了他的疑问,便道:“你昨夜安歇了之后,徐小姐便来拜访了,这药瓶是她自宫中求来的,大小姐趁你睡熟,又亲自为你涂抹了一番。” 汗,我说昨夜怎么做梦有猫抓我背心呢,原来是大小姐在为我上药,这丫头越来越有贤妻良母的样子了。他心中美美,嘿嘿一笑道:“大小姐这么早就和徐小姐出去了?她们有什么事情么?” 环儿摇头道:“奴婢不知。不过----”她声音轻轻,四周看了一眼,才神秘道:“昨夜徐小姐不知道对大小姐说了些什么,大姐哭了一夜,连徐小姐都劝不住她,今天早上才将将睡了小半个时辰。徐小姐陪了大小姐一夜,今早我见着她,她眼眶红红的,似乎也哭过,两个人一大早便出门去了。” 大小姐哭了一夜?难道是因为我受伤了?这丫头,唉,刀子嘴,豆腐心,以后要对她好些才是。可是那徐芷晴又为了什么哭呢,我和她可没什么瓜葛,追上她再甩掉她的誓言还没实现呢,说她为我哭,那才是笑死人了。 他琢磨了半天,却搞不懂这两个女子心里在想什么,只得悻悻一叹,道:“大小姐说什么时候回来了吗?” “没有!”环儿摇头道:“大小姐走的匆匆,什么话儿也没留下。” 越来越古怪了,别是徐芷晴带坏了大小姐吧,他忧心一阵,便不去想那些事情了,心思落到了昨夜被宁仙子取走的金牌身上。若送金牌的那老头,果真是大华第一人,那昨日演兵场上高座銮驾之上的,不就是他了?娘地,老子长得如此英俊潇洒,想来他不会忘记我,昨日之所以没有召见我,估计是距离太远,没看清我的样子。靠,我当初怎么那么傻呢,要是早知道他可能是青璇的老爹,当初在灵隐寺外不管三七二十一,先磕头拜了老丈人再说。 想到这里,他心里顿时骚痒难耐,无论如何,一定要找个机会去拜见一下老丈人,心思电光火转间,却想到了一人,顿时开口大叫一声道:“环儿,环儿,快去给我找顶轿子,再到城东头去买两幅上好的假画,我要去看一个故友。” “故友?三哥,你在京城中还有朋友?”环儿惊奇道。 “那是当然。三哥我玉树临风、夜战十女,正所谓相交满天下,受精只一人。有几个朋友算得了什么?”林晚荣嘿嘿笑道。 环儿小脸通红,急急跑了出去,林晚荣骚骚一笑,大声道:“买那假画要注意,别上了人当,超过十两银子的,一律是假画中的赝品。” 假画中的赝品?这是怎么个说法?环儿心跳加速中,对三哥的高深莫测,有了更深刻的理解。 诸事准备妥当,将那“假画中的赝品”揣在身上,正要坐轿出门而去,却见远处几个轿夫健步如飞,一顶软轿匆匆而来,目标直指萧家店铺。 我靠,这是何人如此生猛,坐轿就像坐飞机?林晚荣嘻嘻一笑,正要掀开轿门,却听远处有人大声喊道:“林小兄留步,林小兄留步!” 他抬头一看,却见那飞奔而来的轿中,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,竟是徐渭徐大人。徐渭身着一身大红官袍,头戴长耳乌纱,模样甚是周正,正对他用力招手。 真是想哪个就来哪个啊,这下可好,省的我跑路了。也顾不得身上的疼痛,他哈哈一笑,急急迎上前去道:“嗨,老友,几日不见,最近好吗?” 待那轿子靠到身前,徐渭跨轿而下,身形甚是矫健,一把拉住他手道:“林小兄,快跟我走!” “跟你走个什么?”林晚荣笑道:“老友,你来的正好,我正要找你。啊,这是小弟最近收集到的战国兵法大家鬼谷子先生的一副字画,行家都叫它‘鬼画符’,区区小礼,不成敬意。”他小心翼翼的,将那假画中的赝品送与徐渭面前,状甚谦谨。 “哎呀,现在哪还有心思管它什么‘鬼画符’啊!”徐渭一把将那假画收过,看也没看就扔进了轿子里,心急火燎的道:“你快些跟我走吧,晚些就要死人了----皇上召见你。” ****************** 中秋佳节,万家团圆,老禹在此,代表三哥、安姐姐、青璇mm和众多娘子,祝各位朋友家庭美满、阖家幸福。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,拜谢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