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二十二章 拳打东瀛 - 极品家丁

第三百二十二章 拳打东瀛

. 林晚荣叹了口气,来到这个世界之后,他本想远离官场,远离是非,可世事无常,昨天的计划却赶不上今天的变化,为了青璇,这皇宫是非进不可了。虽说他的目的很简单,就是单纯的为了帮助自己老婆,可官场变幻莫测,皇帝心思更难以捉摸,这一入宫,许多事情都要起变化了,还不如老老实实待在萧家,做个潇洒小家丁来的快活。 林晚荣心里感慨不已,徐渭见他沉默,似乎知道他心思般,也不打扰他,一路上话语极少。马车滴滴嗒嗒向前急行,穿街过巷,越走越深,戒备逐渐的森严起来,不一刻,便已到了皇宫正门。 遥望那高高的城墙壁立坚韧,禁卫军刀枪明亮,防范甚是严厉,林晚荣心里却不自觉的想起了那日与宁仙子初见,独自徘徊于护城河前的情形,是大小姐派了宋嫂暗中打通关节,自己才能未受打扰。原想禁宫深深,要想闯进去甚是困难,没曾想今天被徐渭带了圣旨请进宫来,与那日经历,可谓天壤之别啊。 沉思间已到了禁墙边缘,马车停住,二人便在此处步行而入。两队穿戴整齐的官兵,虎目直扫,威严立于两旁,气势很是雄伟。皇宫气派,果然非同凡响,这里还只是外城的入口,便已如此戒备,那皇宫内城,又是个什么样子呢? 林晚荣笑着对徐渭道:“徐大人,皇宫每天都派这么多人站岗么?这要浪费多少银子啊!” 徐渭摇头道:“平日里皇宫虽也戒备森严,却没有这么多的侍卫。十数年前,皇上曾经在宫中遇过刺客。那时候,宫中真可谓三步一岗,五步一哨,便连一只蟑螂,也要被盘问十八遍。今日这气象,比当年那时差远了。想来是因为今日藩属和番邦使节来朝,皇上才会加派人手,做做样子给那些化外之人看看。” 二人到了守卫处,众侍卫急忙躬身对徐渭行礼道:“参见徐大人!” 徐渭一挥手道:“有劳诸位了,本官奉皇上口谕,带这位林小兄进宫面圣,此乃御赐金牌。”徐渭将手中金牌亮了一亮,众人急忙躬身跪了下去。 林晚荣细细看了一眼,老徐手中的御赐金牌与自己那块很是不同,这块御赐金牌,正面雕刻着一只五爪金龙,反面却是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“如朕亲临”。老徐的身份就是不一样啊,手中拿的这高级货,那就是一把无敌的宝剑,见谁杀谁。难怪他在金陵的时候,能够铁腕整肃官场呢。 有了这无敌金牌,护卫们再不敢盘问,躬身送二人过去。林徐二人徒步而行,跨过护城河,穿越层层禁卫,通端门、午门,过金玉桥,直往太和殿而去。路旁红墙黄瓦,画栋雕梁,金碧辉煌,殿宇楼台,高低错落,壮观雄伟。地上金砖铺垫,两边白玉刻壁,玉砌雕栏,华丽无比。 这皇宫果然极尽奢华之能事,林晚荣看的暗自咂嘴,妈的,这就是典型的面子工程,建这皇宫的钱,若是用在河防、用在国防,何愁水患不绝、胡人不灭?国家的税收都花在了盖楼上,难怪胡人能那样凌辱我泱泱华夏。 他这边正愤青着,前面却已到了殿前天梯,这通往金殿的楼阶,共有九九满格之数,象征帝王至高无上的权势。 一个守在阶前、白面无须的内侍望见徐渭过来,便急急行来,躬身道:“见过徐大人。” 徐渭笑着还礼道:“有劳高公公在此久候了。这位便是皇上要亲自召见的林三。林小兄,这位高公公,乃是皇上身边的红人,你以后可要和他多亲近亲近。” 不是吧,让我和太监多亲近?我可没有那个癖好。他也是个玲珑人,嘻嘻一笑,五十两银子的银票塞进高公公手里,抱拳道:“这位便是高公公么?小弟久仰你大名多时了,今日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。公公生的如此慈眉善目、和蔼可亲,定是受了皇上龙气每日的福泽,沾染了仙气,才会如此的飘逸出尘,小弟佩服之至,敬仰之至。” 花花轿子人抬人,说几句好话又不会少块肉。既然要在宫中寻找青璇,在这些太监身上花些功夫,自是难免。俗语说,宁犯君子,莫犯小人,这些太监成事不足,坏事可是绰绰有余。 高公公脸上泛光,不动声色的将那银票塞入袖内,干笑几声,说话却十足的娘娘腔:“林公子客气了。皇上对公子可是分外看重,特的嘱托了杂家在此候着,您老的飞黄腾达指日可待,以后杂家还指望着公子多多提携呢。” 徐渭微笑点头,对林晚荣的表现甚是满意,林三虽不在官场,对这其中的门道却比许多老江湖还要精通,也不知他是怎样练出来的。他小声问道:“公公,皇上此刻还在御书房么?” 高公公摇头道:“皇上刚刚摆驾颐年殿,正听法师诵读经书。听说法师昨日才有一锅仙丹出炉,皇上正要用丹呢。” 法师?用丹?这是怎么回事?皇帝要这玩意儿干啥,听着咋这么玄乎呢? 徐渭听了却不见有多少惊讶,似乎对这情形早已司空见惯,见林晚荣眼中惊诧脸上却丝毫不露,他忍不住暗自点头,林三方自入宫便能如此镇定,果然非是常人。 “那几国来的使臣呢?皇上莫非没有召见他们吗?”徐渭轻声道。 高公公四处看了一眼,才凑到徐大人身边道:“皇上让他们在文华殿候着呢,晾一晾他们,去去他们的傲气。咱们大华天子,乃是天命所归的真龙,这些化外野人,哪能说见就见?想我圣祖皇帝之时,我大华威风八面,百藩来朝,那些番王从年头排到年尾,还见不到我大华天子一面呢。如今他们来了,我天子见他们,那是他们的福气。不见,那是他们没那造化。” 徐渭点点头,这话说的不错,对这些附属小国,绝不能姑息迁就。 高公公对二人接着道:“方才皇上传下口谕。嘱大人您与林公子来了之后,直接去文华殿候着,新科状元苏慕白大人已经在那里了。” 苏慕白?林晚荣一愣,这家伙昨天仗打完就跑了,我还道他怎么那么怕死呢,却原来是赶着拍皇帝的马屁去了。 徐渭点头谢过高公公,带着林三便往文华殿行去。林晚荣走了几步,忍不住开口道:“徐先生,我有一事不明----” 徐渭停下脚步笑道:“林小兄,你有什么话,就尽管问吧。只要老夫可以回答的,就一定让你满意。” 林晚荣点头道:“徐先生,刚才那位太监兄,说皇帝要拜法师、炼仙丹,这个不会是真的吧?” “怎么,莫非林小兄你认为这是假的?”徐渭看了他一眼笑道。 林晚荣摇头道:“是不是假我不敢说,只不过这事太过于虚无缥缈,怕是没有几人能够说的准。历史上妖道乱国的事情,也不少见。” 徐渭急急四周看了一眼,轻声道:“林小兄,此话绝不可乱说,会掉脑袋的。” “这个我自然晓得,只是徐先生高风亮节,为人爽朗,与我又亦师亦友,关系深厚,我才对你实话实说而已,换了别人,我才懒的提呢。”林晚荣笑着拍马屁。 “小兄就不要再给我戴高帽了,老朽只怕是承受不起。”徐渭笑了一笑,旋即微微一叹,脸色暗淡:“这学法师、炼仙丹之事,人人都知是假,可真正敢说出口的又有几人?皇上在潜邸之时,对仙法之事尚不感兴趣,可自从登了大宝,却突然对这术士仙法兴致大增,一时沉溺其中,至今已有十余年。总算我皇天资聪颖,未曾荒废朝政,朝中众臣虽偶有诤言进谏,却都不了了之。” 未曾荒废朝政?我靠,胡人都要打来了,连东瀛和高丽都要在大华头上动土,这还叫没有荒废朝政?要这样说来,老子在萧家朝九晚五,那就是顶呱呱的劳模了。 绕过几座偏殿,远远的便望见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庄严雄伟,那正门之上高悬着一块牌匾,“文华殿”三个大字熠熠发光。 二人方才靠近“文华殿”,便听里面传来一阵喧哗吵闹之声,一个生硬的声音道:“大人苏,大华皇帝何时才能见我们?本使臣时间宝贵,可不能在这里白白耗费了,若你们皇帝不答应我的条件,我便回禀我大汗,只待大汗一声令下,我十万儿郎扬鞭南下,马踏中原,这大华的江山,可就是我们的了。” 大人苏?大人苏是什么玩意儿?林晚荣心里难解。听这僵硬的声音,说话的应该就是胡人使臣了,靠,***什么玩意儿,连大华话都说不清楚,也敢学人来做使臣?我华人祖宗纵横捭阖,纵论连横的时候,你丫的还是没进化好的猴子呢。 不管大华如何的不堪,可这终究是自己的家,绝不能容忍外人欺侮,林晚荣心里不爽,将这胡人鄙夷了个半死。 大厅里一个声音响起道:“阿史勒大人少安毋躁,我大华皇帝陛下日理万机、操劳无比,眼下正在尚书房中处理军国大事少顷便会亲自召见各位。” 阿史勒?这位阿兄的爹娘太有才了,这种名字也能想的出来。方才回答的这声音是苏慕白所发,“大人苏”三个字便是阿史勒称呼他的。 另一个声音响起道:“是啊,苏大人阁下,本王子从东瀛远渡重洋而来,会见大华皇帝,并亲手送上我北海道盛产的东洋珍珠数颗,可谓情深义重。只是从昨日到京中,一直等到现在时分,皇帝陛下为何迟迟不与我见面?我东瀛武士道美名天下流传,鄙人继宫武树,身为东瀛历史最为悠久的皇族之次子,难道不值的他一见吗?” 苏慕白急忙道:“武树王子,还请息怒。吾皇正在处理朝政,要到稍后才能接见各位。诸位先请用茶,这是我大华闻名的西湖雨前龙井,甚是香甜,各位快请品尝一番。” 武树王子哼了一声道:“吃茶?你们大华人,论起吃喝玩乐,那是世界之首。可是论起武力,却是病夫懦夫。我东瀛勇士以一敌十,打的你们牙齿,到处找的,八噶!” **你丫的小日本,最后两个字彻底激怒了林晚荣,他怒火中烧,便要冲将进去,徐渭急忙拉住了他道:“林小兄,不可,这里可是文华殿。” 文华殿怎么了?这小日本惹的老子不爽,我就要揍他,管你是文华殿还是乾清宫。林晚荣嘿嘿一笑道:“徐先生,你别急,我们都是文明人,对付畜生,我也有不简单的手段。” 徐渭知道他个性,这人平时好说话,可真要倔劲上来了,怕是皇帝老子也管不住他。见林晚荣嘻嘻哈哈往里进去,徐渭无奈一叹,继宫武树你自求多福吧,你的煞星来了。徐渭心里忐忑,跟在林三身后进了大殿。 文华殿装饰华丽,椽柱雕刻着五爪金龙,栩栩如生。地下铺着灿灿金砖,金光闪闪,殿中摆着数副檀木桌椅,古色古香,气派十足。 大殿当中人数不少,分为了三拨。坐在正中的一拨,为首的体形魁梧,身强体壮,高鼻子,头发微卷,瞳孔深陷,面目阴鹜,一望便知不是大华族类,这应该就是那个胡人使臣阿史勒了。阿史勒左右两边各坐着一个与他长相近似的胡人,三人坐在殿中大声呵斥着苏慕白,嚣张之极。 左手边的一拨,为首是一个面皮甚白的男子,嘴唇上方蓄着一撇小胡子,眼中闪着凶光,正四处打量,脸上现出一抹贪婪之色。这应该就是那个什么继宫武树了。 右手边的一群人,为首的是一个青年男子,斯斯文文,脸上带着谦恭的微笑,眼神却是闪烁不止,似乎是一个极有心计之人。这男子身后,站着一大堆随从,大部分是女子。前首的两个女子,一个年纪稍大,身着一身墨绿色韩式长袍,下摆呈灰色。另一个年纪轻轻,模样俏丽,身着一身粉红长袍,下摆却是蓝色的。见了这典型的韩式装束,不用猜也知道,眼前这些定然是高丽来使了。方才胡人使臣和东瀛使臣都发言了,就只有这高丽来使保持沉默,也不知是个什么意思。 从眼前情形看来,还真被老徐说中了,这些家伙分明是凑好了,大家一起来闹事的。 苏慕白一人应付这么多使臣,正感吃力间,见徐渭和林晚荣迈步进来,他先是一愣,旋即一喜,急急迎上来道:“学生苏慕白,叩见徐大人。徐大人,你来了可就好了。林兄,你也来了?” 徐渭点点头道:“苏状元无须多礼。是皇上让老朽带林小兄来文华殿的,林小兄,林小兄----”原来他与苏慕白说话间,林小兄却是一言不发的往那嚣张的继宫武树走去。 继宫武树见了一个皮肤黝黑、相貌不错的家伙向自己走来,房神了一下,接着便吼道:“你的,干什么的?” 林晚荣嘻嘻一笑道:“我的,杀猪的干活。嗨,摩西摩西,这位皮革兄,听说你是王子,是不是?”继宫武树可不知道皮革是个英语单词(注:“猪”的英文“pig”的发音),便傲然道:“我乃东瀛天皇陛下第二子,英勇无敌的大和武士。” “勇猛,果然勇猛!”林晚荣嘻嘻一笑道:“王子殿下,你是不是有个妹妹?” 继宫武树惊道:“你的,哪里知道?” 林晚荣嘿嘿笑道:“我不仅知道你有妹妹,还知道你爹叫老继宫,你娘叫河兰,你们一家人关系亲密着呢。” “我们全家,你的认识?”继宫武树大惊道:“东瀛,你去过?不过我妈妈不叫河兰----” 不叫河兰,难道叫高桥抑或大泽?林晚荣嘻嘻一笑道:“东洋?去过,去过,那什么江户(东京),中京(名古屋),难波(大阪),我都研究过的。上次在北海道,我还听到一个有关王子你勇猛的传说,哦,王子你叫什么名字?” 继宫武树眉头一皱,心道这人太自大,竟连我的名字都没听过,实在太过于失礼,他哼了一声道:“本人乃是东瀛继宫武树!” 林晚荣点头笑道:“原来你姓继宫啊----” 继宫武树怒道:“本人东瀛继宫武树!” “对啊,我叫你继宫,不会错的!你干嘛不答应。”林晚荣笑着说道。这实在怪不得林晚荣犯了经验主义错误。原来东瀛天皇被东洋人誉为天神之子,他们认为天皇是神不是人,地位尊崇无比,所以东瀛天皇没有姓氏,皇室采用宫号加名字的方式称呼皇族,比如这位继宫武树,全称为“继宫武树外亲王”,继宫是宫号,武树是名字,外亲王(王子)是爵位。林晚荣将继宫当作了武树的姓,闹了大笑话。不过这怎能怪林三,就算是他的前世资讯发达,又有几个人了解东瀛天皇的姓氏问题? “我乃东瀛天皇陛下第二子,继宫乃是我的宫号,你的,明白?”继宫武树怒声说道。 “明白,明白,老鸡公,小鸡公嘛。我家里多的是。”林晚荣打了个哈哈道:“唉,你们东瀛搞的这些玩意儿就是复杂,要都像你们av那样,脱的光光肉搏上阵,亚麻爹----亚麻爹----的大叫一阵,那该多爽!哦,扯远了,我们刚才说到哪儿了----” 他天马行空般的发散思维让人难以跟上,继宫武树完全不知他在说什么,听他后面一句终于跨到了正题,便哼了一声道:“说本人勇猛无比----” “对的,说的就是你。”林晚荣神秘道:“你在东瀛淫民的心中,那是超脱了三界的勇士,令无数人敬仰佩服。” “这是自然。”继宫武树傲然道:“我,继宫武树,大和真正的勇士,谁不我的,佩服?他们怎么说我?” 林晚荣哈哈笑道:“这个是从你妹妹口中听说的。有一天晚上,你兄妹二人叙话。令妹喘着粗气道‘哦,哥,你真棒,比爸爸厉害多了!’你知道你是怎么说的吗?” 继宫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,疑道:“怎么说,我的?” 林晚荣嘻嘻一笑,学着继宫语气道:“哟西,妈妈也这么说的!” 殿中众人,徐渭、苏慕白等人是最先听明白的,这林三太坏了,他二人拼命的忍住了笑,殿中侍卫太监也听懂了,有几个忍不住,偏过头去哈哈大笑起来。 继宫武树对大华语本就懂的有限,反应又慢,冥思苦想了半天,却还是一抹瞎,众人早就笑的要昏死过去。武树身后一个随从,急急忙忙走到他身边,在他耳边说了两句。 继宫武树听了两句,神色大变,目放凶光,双手习惯性的往腰间倭刀拔去:“八嘎,你的,死啦死啦的!”他觐见皇帝,武器佩刀早已解下,这一下却是落了空。 “八你妈个头啊!”林晚荣早已等的不耐烦,口头调戏,哪有动手揍人来的爽呢,面对这种人,他就是暴力男,大吼一声,重重一拳便往继宫武树脸上砸去。 他是吃了多少奶,就使了多大劲,这一下勇猛无比,那继宫武树噗的一声,面门满是鲜血,鼻涕也流了出来,一时之间,红的白的,搅成一团,说不出来的恶心。 苏慕白见了继宫武树那惨样,顿时脸色一白,急忙道:“林兄不可。” 林晚荣怎么会听他的话,一拳击中继宫,心里就像六月天吃了冰淇淋,别提多么爽快了。这一出手,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,继宫武树上殿来,便只带了两个随从,见主子挨了打,顿时哈的一声冲上前来,要向林晚荣出手。 趁你乱,要你命,这是林晚荣谨守不谕的法则,反正已经来了,要打就打个痛快的。他出拳如飞,噗噗朝继宫脸上急揍,抬脚又踢了武树几脚,嘿嘿笑道:“你不是说老子是病夫懦夫吗?你不是以一敌十吗?老子现在和你单挑,娘的,你倒是起来打啊。打的我满地找牙啊?还八嘎,嘎你个老母啊。” 苏慕白见他貌似疯狂的样子,急忙大声道:“来人,来人。快些拉开林三,快,快----”那些侍卫对这什么继宫武树早已愤愤,眼见来了个更加彪悍的林三收拾他,虽有些流氓习性,却是大快人心,哪里愿意去拉他?几人刀枪在地面上用力撞了撞,齐声喝道:“不要打,嗨呀,不准打,嗨呀----”喊了半天,却动作慢吞吞,无人靠上前去,呼喊的节奏,倒与林三的拳脚一致起来。 苏慕白对徐渭施礼道:“大人,此人乃是东瀛王子。万不可造次。皇上命我妥善招待众位使臣,眼下出了这个乱子,学生罪责深重,麻烦您快些制止林三吧。” 徐渭看了那继宫武树一眼,只见那家伙鼻青脸肿,早已昏了过去,这才有侍卫去将林三拉开。他摇头苦笑道:“制止?如何制止?林三打都打了,难道我制止了,这东瀛王子便会善罢甘休?既然已经这般了,那便任由他吧。” “可是皇命----”苏慕白惶恐道。 徐渭打断他的话:“苏状元,你想一想,你来招待这些使节,那是皇命。可是林三来此,就不是皇命了么?” 苏状元看了林晚荣一眼,眼中闪过一丝难以捉摸的味道,点头道:“既然都是皇命,那也只有先如此了。学生到时再向皇上据实禀报。” 徐渭看了他一眼:“苏状元,你自幼受名师指点,又是皇上亲手选中的状元,这皇恩自然浩荡,但天子身侧,福祸难断,天威难测也是真。我们做臣子的,只要一颗忠心维护皇上即可,再有其他妄想,那便是居心叵测了。” 这话似明似暗,似有所指,苏慕白眼中厉光一闪,躬身道:“学生谢过大学士教诲!” 继宫武树的两个随从,拼命救下王子,掐他人中半晌,武树才微弱的哼出一声。徐渭装作哎呀一声惊叹,跑上前去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啊?快,快给武树王子上创药。” 那高丽使臣望着林晚荣,眼中却是闪过阵阵惊诧,在殿堂之上殴打来使,大华何时出了这么个流氓无赖,却又彪悍勇猛的人物。他身后的两个女子,也惊异的望着林晚荣,眼中闪过丝丝奇光,不断的小声交流着。 胡人使臣阿史勒,望着这一幕惊的目瞪口呆,这与他认识的大华礼仪之邦完全不同,莫非大华改变了风格不成?恐怕啊,这样下去,大华吞并我族指日可待。 妈的,手指都打折了,累啊,下次再扁人,应该多带些小弟才是。林晚荣将手腕掰的哗啦哗啦作响,缓缓走到那胡人使节身边,亮亮拳头,叹口气道:“这小子身板弱,太不经打,今天打的不过瘾。这位使臣大哥,我见你身板硬实的很,大概能架住我三两招吧。唉,将就着用用吧,这年头,想找一个能架住我三拳两脚的人,实在太难啊!” “你,你要做什么?”胡人使臣阿史勒大惊道:“两军战交,来使不斩,这是你们大华人说的。” “站交?”妈的,还老子可不是耽美一族,没那兴趣,他哈哈大笑着拍了拍阿史勒肩膀道:“你放心,阿兄是吧,我和你开玩笑的。你比他老实多了,我怎么会打你呢?要打,也要等你嚣张之后再打嘛!” 众人听的噤若寒蝉,你打打这东瀛小王子就罢了,可胡人不是东瀛,他们兵力强盛,大华与他们交战多年,也是胜少负多,年年都要割地赔款,你这样对待胡人使者,难道就不怕引起什么极端之变?不过,话又说回来,林三如此彪悍的人物,大华多年不曾见过了,众人看了又是担忧,又是惊喜。 能进入文华殿的,都不是什么无名之辈,阿史勒见林晚荣穿着普通,出手却是干净利落,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,让人吃不准他的来头。他心里急转,当下收住了嚣张之色,望着林晚荣道:“这位大人,好说,好说,继宫武树的事情,完全与我无关。本人来此,便是为了与贵国友好商讨双边事宜的,方才之事,只是一场误会。” 果然是恶人还需恶人磨啊,徐渭见那胡人使臣服软,心里顿有所悟,皇上急召林三入宫,不直接见他就把他放到文华殿来,难道是故意为之?一定是如此了。徐渭越想,心里越敞亮,这真是一着妙棋啊! 林晚荣一出场,便闹的殿中鸡飞狗跳,却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。殿中三使,受打的、受惊的、沉默的,皆都没了声息,一时安静之极。 “皇----上----驾----到----”一声尖利的长喝,惊醒了场中诸人。 *************** 好久都没有坐过这么长时间的火车了,一天一夜,二十四小时,浑身骨头都散架了,睁眼迷糊着,从凌晨一点开始写到现在,才赶出一章,然后赴现场开工,***,累的就像***一头骡子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