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二十三章 外交礼仪 - 极品家丁

第三百二十三章 外交礼仪

. “皇帝来了?”林晚荣心里一惊,这老头早不来晚不来,偏偏赶在这个时候来,里头大有玄机啊。 “参见皇上!”大殿中众人纷纷磕倒在地。高丽使节起身长身一揖,没有下跪迎接。胡人使节阿史勒则是鼻孔朝天,哼了一声。继宫武树还躺在地上,更说不上相迎了。 进来的这人看起来五十多岁年纪,中等身材,面孔红润中隐藏着丝丝不易为人察觉的苍白,嘴角带着微微笑意,眼中却是闪过锐利的光芒。一袭团簇龙袍,脚步缓慢而又威严,虎目扫处,无人敢与他对视。那凌厉的气势,不用说话,便将众人压了下去。 虽是隔着好几个月了,林晚荣仍是一眼就认出了,眼前进来的大华皇帝,便是当初在杭州灵隐寺外相赠金牌的那华服老者。果然是他,难怪阅兵之时故意不召见我呢,却原来是老熟人。林晚荣心里一喜,这老熟人做了自己老丈人,我和青旋的事情,他应该不会反对了吧。 “都起来吧!”皇帝往龙椅上一坐,双手虚抬,威严喝道。 “谢皇上!”众人皆都起身位列两旁。皇帝虎目一扫殿中三把大椅,微笑道:“哦,这几位便是诸国来的使节么?” 阿史勒傲然一哼,算是回答。皇帝眼中冷芒一闪,旋即恢复了正常,指着阿史勒道:“这位长相与我华族大相秉异的,是哪一国的使臣?” 苏慕白甚是机灵,一看情形不对,便急急上前道:“启禀皇上,这位便是来自突厥汗国的使节,阿史勒大人。” 突厥汗国?林晚荣心里一惊,这丫的不是先归顺大唐帝国,后来又被回纥灭了么,怎么到现在还存在? 徐渭站在他身边,看见他神色,便知这人是个“史盲”,忍不住解释道:“林小兄对这突厥汗国怕是不熟吧?这突厥原是铁勒的一支。传说其祖先与狼结合后,生下十男,十男长大后,各娶妻生子,各自为一姓,后来突厥人成为柔然的种族奴隶,被迫迁居于金山(今阿尔泰山)南麓,后来突厥灭柔然,东走契丹及奚,北并契骨,势力日渐强盛。辖境辽阔,东自辽水,西至里海,南达阿姆河,北抵贝加尔湖。汗庭设在于都斤山(今鄂尔浑河上游杭爱山之北山)。” “什么母河?什么儿湖?什么金山?”林晚荣听徐渭的解释,头都大了。 徐渭道:“这些地名都是前朝的游历和尚笔记所出,老夫也说不清个所以然,大概就在漠北一带。这些胡人是由奴隶演变而来,体态雄伟,凶悍无比,与我大华交战多年,胜多负少,占了我北方大片土地,至今尚未收回。” 林晚荣当然知道突厥是干什么的了,他们的势力遍布中亚、新疆、甚至土耳其,在隋朝的时候就已经分裂为东突厥和西突厥了。历史上记载,突厥曾多次归附于唐朝,又多次作乱。被大唐征伐,直到后来被回纥所灭。 当然,这些都是他前世的历史了,但在这个世界里,突厥却是顽强的生存了下来,直到今天还在对大华构成着威胁。 “突厥毗伽可汗,特嘱本使,向大华皇帝问好。”阿史勒点头道,语气生硬,全无一丝尊敬,轻蔑之色,一览无余。 皇帝脸色不变,略点了点头,算作回答,继而转向那边空着的椅子,眉头皱了皱道:“东瀛继宫武树王子何在?” 苏慕白还未说话,那边继宫武树才略微醒转,神智尚不清醒,他的两个护卫大声道:“我王子被你大华臣子重伤,我回去定要向天皇陛下禀报,发兵征讨你大华----” “大胆!”殿中徐渭开口,怒声斥道:“此乃我大华朝堂之上,哪容你化外之民撒野?”他双拳一抱,躬声道:“皇上,老臣请求将这二人重责,以儆效尤。” “不可!”苏慕白急急出列道:“禀皇上,禀徐大人,今日乃是东瀛王子以礼拜见我大华皇帝,并无错处,我大华乃是天朝上国,礼仪之邦,如何能对使节上刑?武树王子重伤,乃是林三擅自动手所致,在文华殿这等神圣庄严之地,殴打他国来使,此事非同小可,不仅伤我大华声誉,更是有损国体,还望皇上明察。” 皇帝神光如电,虎目一扫,望了那两个护卫一眼,那二人如何能抵得住他目光,双腿一哆嗦,竟是跪倒在地。 徐渭见苏慕白把矛头对准了林三,便道:“禀皇上,此中另有隐情,是继宫武树王子辱骂我大华在先,林三愤而不平才动手的。” “林三何在?”皇帝哼了一声道。 “我在这里,我在这里。”林晚荣笑着迎出来,一抱拳道:“皇上你好吗?好些日子不见了。”徐渭吓得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,这小子不要脑袋了,竟敢如此对皇上说话。 皇帝听得微微一笑道:“的确是好久不见了。你来说说,为何要与武树王子冲突?” 林晚荣一惊道:“冲突?此言从何谈起?是武树王子说我大华臣民皆是病夫懦夫,我为了验证他所言为虚,才让他亲自体验一把,何来冲突之说?苏大人,请问我说的对吗?” 苏慕白沉吟道:“就算武树王子有言语不敬在先,你也不应该拳脚相加啊?毕竟是一国使节,你这样擅用武力,伤人事小,却折损了我大华的名声,酿成了外交纷争。将来他国来使,还有何人敢与我大华相交?” “非也,非也。”林晚荣摇头道:“怎么会是外交纷争?苏大人,饭可以随便吃,但话可不能乱说啊!” 苏慕白道:“我哪里乱说了?请皇上明鉴!” 林晚荣一笑道:“方才苏大人说,武树是一国使节,这事乃是外交纷争,对也不对?” “正是如此!”苏慕白沉声道。 林晚荣大笑三声道:“错了,错远了。请问苏状元。这东瀛,是否是我大华的臣属国?” 苏慕白沉吟一阵,徐渭接道:“确有此事。昔年太祖建国之时,东瀛曾有来使,呈上国书,附属我大华,此奏表仍保存完整,以备查阅。林三所言非虚。” 皇帝嘴角浮起一丝微笑,这小子每次都能给人以意外啊。 林晚荣朝徐渭竖起大拇指道:“徐大人果然博闻强记,小弟佩服佩服。这样说来,就没有疑问了。既然东瀛附属大华,那东瀛便是我大华的臣民了,我林三虽然平庸,却也是大华一介小民,请问苏大人,两个臣民打架,怎么与外交纷争扯上了?难道你要将东瀛独立出去?这如何能行?就算你愿意,东瀛也不能答应啊,人家可是上了奏折的。” 他这解释极为牵强,苏慕白却是个聪明人,林三这话暗含机关,自己说他对也不是,说他不对,那就更不是了。 “唉,要说我做错了的地方呢,也不是没有。”林晚荣哀声一叹道:“就是在这文华殿打架,实在有伤国体,小民有罪。不过这个东瀛的小鸡公,却是先侮辱我大华千千万万子民在先,我一时冲动,才去打了他。说起来,他的罪过更不小,我与他都有罪。皇上,小民请辞!” 皇帝忍住笑,惊奇道:“你请辞,你请什么辞?” 林晚荣大声道:“小民在金殿之上,与另一臣民打架,双方皆有错过。小民自感惭愧,请求皇上撤去双方所有的官职。哦,那相国寺的圆子,我就不要了,打仗的功劳我也不领了。不过那东瀛天皇也有过错,也请皇上将他撤了吧。” 此言一出,满座哗然,那东瀛虽是附属,却只是一个形式而已,谁曾把它真的当作过大华属国?林三真敢想啊! 皇帝哼了一声道:“你二人果然都有罪,如何处置,待朕再想一想。” “皇上圣明!”林晚荣嘻嘻一笑。 徐渭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,这林三的一张嘴,真可敌十万之兵啊。 苏慕白急忙道:“皇上,此事万万不可草率。这邦交无小事,若是处置了继宫武树,失了礼仪,以后还有何国敢来与我大华交往?” 皇上沉吟一阵,往林晚荣道:“林三,你作何看法?” 狗屁礼仪,美国人和谁讲过礼仪么?还不是百鸟来朝!自欺欺人罢了!林晚荣摇头道:“我不同意苏大人的看法。何谓外交,在他眼里,礼仪便是外交么?错的太远。弱国无外交,外交是要靠实力说话的。继宫武树为何敢在我大华的土地上如此嚣张,便是他认为我大华国力积弱,可以任他欺负。若是他这样侮辱了我大华国人,我们还要忍气吞声,试问,这还是礼仪么?试想一下,若真有一天东瀛的国力超过了大华,那会是怎样一种景象?他会不会也像我们这样,继续讲究外交礼仪?” 这一席话,让众人沉思良久,我大华素以礼仪之邦自居,国不分大小,都是以礼待之,可换来的结果是什么呢? *************** 写了东瀛那一章,我本来情绪挺高的,可是看了书评区里某些人的发言,谩骂,侮辱,我就像从一团火,变成了一块冰。昨天一天都没有码一个字,甚至连通知都不想出一个,因为心情差的无以言表。其实我就一直待在书评区,看着谩骂,侮辱,甚至上升到对我和我家人的人身攻击,我实在无语,我什么都不想说。 好吧,我承认,我是愤青,我不厚道,家丁是一本没有历史常识、没有文学常识、没有生话常识、没有外交常识的“四无”滥书。我老禹活了三十多岁,写了一本书,却连累的老婆孩子一起被骂,我的心拔凉拔凉的。 我学历不高,企业里做了三年。三年后,我辗转荷兰、比利时等地,直到最后回国。99年,驻南大使馆被炸,我和美籍同事提起了一句,他很直白的说,shit,你们中国人怎么不躲开?如果是看电影,大家看到的,肯定是美国佬很满洒的耸耸肩说,哦,我很遗憾,这是一次误会。什是外交,什么是阅历,我一点也搞不明白。 我现在是在西南某部的营地里,带领着二十多个兄弟,做一个国防项目,这属于紧急加班,没有国庆假日,没有烟花,甚至没有一个女人。除了我项目组的二十多个兄弟,剩下的,就是漫山遍野的大兵。昨天,有个老兵的对象来探亲,他是我们这个项目的警卫连的排长,晚上喝酒的时候,大家起哄让他们亲一个。他很不屑的说,亲啥,一年前才亲过的,大家哄堂大笑。 喝完酒我就看着书评区,闹成一团,很热闹,我决定保持沉默。然后我睡觉,今早醒来的时候,决定继续做一个四无新人,继续无常识的混下去,继续无阅历的混下去。三哥的旅程也一如既往。如果你喜欢三哥,那就请支持一下老禹。如果觉得不爽,就请悄悄的离开。 除了这一章,今天还有三章,把昨天的补起来。具体时间现在还不能确定,但肯定在今晚十二点之前。 有月票的投月票,有推荐的投推荐,没票的----第五肢你总有吧,雄起一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