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二十四章 借据 - 极品家丁

第三百二十四章 借据

. 皇帝眼中虎芒一闪,望了苏慕白一眼,又看了看林三,嘴角浅笑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 苏慕白读圣贤之书,对林晚荣奇特的理论大是不屑,我泱泱华夏礼仪之邦,怎能学化外之民那样唯利是图。他正待再辩,皇帝却挥挥手道:“你们也勿要再争论了,此事便到此为止吧。徐爱卿,着你拟一道谕旨,传于东瀛王,谕他严加管理臣民皇子,若再敢辱我大华臣民,朕必究他之责。” “微臣遵旨。”徐渭急忙抱拳道。 “林三,你在这金殿之上,目无法纪,殴打他人,罪行恶劣。姑念你是第一次上朝,规矩不熟,朕便宽恕你一次,便剥去你的封赏,那相国寺后花圆归还朝廷,你在山东的功劳也一笔勾销,你可心服?”皇帝正色道。 “服气,服气。”林晚荣嘿嘿笑道,这老皇帝虽然治国一般,但也不是糊涂人,怎么会沉溺于丹药之事,把个大华治理的乱七八糟呢? 皇帝这一番判罚,看似公平,实则是继宫武树白挨了打,林三什么损失也没有,这一次,他是明显的偏袒林三了。苏慕白脸上神情闪烁,见皇上眼光落在林三身上越来越多,心里越发的沉闷起来。 将继宫武树的事情处理完毕之后,皇帝的心情明显不错,望着那高丽使节道:“你便是高丽王的长子李承载么?” 高丽王子点点头,行礼道:“在下正是李承载。承载此次奉父王之命,前来拜谒大华皇帝,并亲呈十颗千年高丽参。祝大华皇帝青春永在,万寿无疆。” 这高丽王子李承载表面虽是谦恭,话里却是字字珠玑。高丽历来都是大华臣属国,臣子拜见皇帝。便应下跪行礼,但李承载不行礼不说,又将叩见说成拜谒,将双方摆在平等的位置上,朝奉更是少的可怜,这其中的心思不言自明。 林晚荣在一边听得清楚,什么千年高丽人参,你高丽有一千年历史吗?比老子还会忽悠。高丽不甘居于人下的这种心理本来可以理解,只是他们在有难的时候,便求庇护于大华,在大华困难的时候,却喜欢在背后捅软刀子,过河拆桥的事情干了不是一回两回了。叫林晚荣对他们有好感,那是不可能的。 皇帝扫了李承载一眼,淡淡道:“高丽王有心了。朕身体康健,无病无疾,正待他亲自前来朝拜呢。你回去禀告你父王,等他亲自来大华谒见天子。朕便赏他东珠百颗,绸缎千匹,保他个一世安宁。” 这话中的深意,场中任何一个人都听得明白,高丽与大华地域极近,又无天险可守,历朝历代讨伐高丽,鲜有失败的,高丽人自己也明白这一点,所以在三国使节中,他的心态也是最难以琢磨的。 李承载鞠躬道:“承载必将陛下的旨意传达于父王。此来大华,除了拜谒大华皇帝之外。承载尚有两事相求,还望陛下应允。” 林晚荣心里一动,听徐渭说,这东瀛和高丽的王子以及胡人的可汗,都要向公主求亲,眼下那东瀛的继宫武树肯定已被淘汰,这高丽的李承载莫非要趁着这个大好机会抢先下手? 心里正思考着,皇帝却已开金口道:“哦,是哪两件事,说来听听。” 李承载恭声应了声是,对着身后立着地那身穿粉红宫衣的俏丽女子道:“徐宫女,这第一件事情,便由你来亲自对陛下呈上吧。” “是!”徐宫女双手垂下,恭声应是,大华语很是流利。她走到阶前,轻声道:“大华皇帝陛下,我想向您求些宫中的医书、农书、冶炼技巧等杂科书目。我高丽地处偏远,民众凄苦,想向皇帝陛下借这些书目回去仔细研究一番,还望陛下成全。” 原来是这么回事,众人心里一轻,连徐渭都摇头,这简直就是芝麻绿豆的一件小事,哪里值得亲自向皇上开口问询? 别人都不明白这事里有什么玄机,唯有林晚荣望着那俏丽的宫女,眉头轻皱。这事大意不得啊,这么多好东西给了高丽,一个不慎,就会给后世子孙带来莫大的麻烦。 皇帝微笑道:“哦,你要这些做什么?” 徐宫女微微一笑,露出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道:“禀告陛下,民女对大华医术农业等方面的成就深感敬佩,想借这些书本来研习一番,为我高丽子民祛除灾病,并助他们丰衣足食,为我高丽繁盛,做一些贡献。” 此女朴素淡雅、清新可人、谈吐大方、相貌甚佳,让众人顿生好感,皇帝对她观感也不错,微笑道:“我大华百科博大精深,你需要那些书本呢?” 徐宫女早有准备,扳起手指一个个数道:“《四书五经》,《风寒赋》,《伤寒论》、《针灸集录》、《鬼谷子医术》、《水经注》、《天工开物》。。。。。。” 她信口道来,不见丝毫勉强之色,竟对大华文明了若指掌。一个个数下来,竟有百十种之多。刚开始还是通俗易懂的科目,到了后来,却是大量的林晚荣没有听过的奇书,不过看徐渭脸上惊愕的神色,便知这个徐宫女说出来的书名,定然极为偏僻生遐。 待到徐宫女说完,徐渭问道:“这位姑娘,这些书名你都是从哪里得知的?据我所知,你要的这些,有很多是宫里的孤本,医术、农术、建筑、冶炼诸方面都有,且都是我大华数千年积累的精华,看姑娘娓娓道来,便知你定然有所涉猎。” 徐宫女恭谨道:“这些都是我在杂书上看到的,前辈们推崇备至,民女就把他们一一记下来了,想着什么时候能到大华瞻仰一番,直到今日才终于实现了这个愿望。” 徐渭叹道:“姑娘如此刻苦钻研,实在让人敬佩。不瞒姑娘说,我大华有千千万读书人,可要他们像你这样,将百般学科信口道来,却是寥寥无几,遑论研究透彻了。” 徐宫女脸上一阵羞赧,却更显可爱,皇帝龙颜大悦道:“我大华百科能够传于高丽,那是天大的好事一件。医书、农书、冶炼之书,都是利于国计民生的大计,又能促进高丽与我大华地交流,难得徐宫女这般刻苦之人,朕准----” “皇上!”久未说话的林晚荣突然出声大叫道。 殿中众人正沉浸在对这徐宫女的惊叹之中,林晚荣这一出声,却似平地里响起的一阵春雷,让众人耳膜一震。 皇帝眉头一皱,轻道:“林三,你有何事启奏?” 启奏,启奏个屁啊,我都要被你气死了。我华夏民族数千年流传下来的瑰宝,你就见人家一个小姑娘生的好看,就这样大大方方的给了人家,你知不知道你的“好客”会给后世子孙带来多大麻烦? 众人眼神不善的望着林晚荣,你殴打继宫武树,我们是支持你的,可是将我大华文化流传到高丽,这样有利于两国交流的好事,又是这样一个天真可爱、善于钻研的姑娘亲自恳求,不给她给谁?就连学问天下第一的徐渭老头,也百思不得其解的看着林晚荣,搞不明白他要说什么。 林晚荣此刻是孤立的,但有些事情他若不做,那就没人能做了。见众人目光如炬,他硬着头皮道:“皇上,这位姑娘既博学又可爱,实在让人敬佩,不过----” “不过什么?”徐宫女好奇看了他一眼,轻启玉唇,睁着美丽的大眼睛道。 林晚荣一叹道:“不过你一下子要走了这么多东西,且都是我大华文化的精锐,实在过于匪夷所思。即便你准备的再充分,也不可能在短短的生命之内,将这些都研习透彻。” 徐宫女点头微笑道:“我一个人当然研习不完,但我们还有后代子孙,他们一定会继续我们的使命的。这位大人,你有什么担心的吗?” 我担心的就是你们后世子孙,林晚荣抱拳道:“皇上,我有一个请求。我大华的文明精华给了他们,福泽于大众,这个自然可以。但是,希望这位姑娘和李承载王子能够立下字据,上面清楚写明,于某年某月某日,在我大华借走何书,有何用途,以后,因此而衍生下来的学科,必须说明其出处,例如韩医是发源于华医,并非高丽独创。同时请这位姑娘和王子一并注明,春节、元宵、清明、端午、七夕、中秋、重阳等节日、二十四节气,都是起源于大华,他国都是照搬照用,不可用作申请文化遗产,并请将大华与高丽版图按照比例画上,请二位签名画押----大家不要看着我,我暂时想起来的,就这么多了。” 语音一落,上自皇帝、下至护卫皆都轻笑了起来,连徐渭也摇头不止,林三这一番话,甚是可笑,简直就是杞人忧天,我把文化传于高丽,难道还被他抢了不成。 ************** 今日第二章,不要走开,十分钟后还有一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