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二十五章 霓裳公主 - 极品家丁

第三百二十五章 霓裳公主

. 上上下下笑成一团,林晚荣心里却是凉飕飕的,世人皆醉我独醒,这滋味还真他妈难受。他嘴唇一咧,露出个比哭还要难看的苦笑。 那宫女眼神诧异,看了林晚荣一眼,对他微微一笑。 “徐先生,这件事就算是我求你了。你帮忙向皇帝说说情。”林晚荣拉住徐渭,叹道:“我不是反对将文明传播四方,我只希望,他们在享用文明的成果的同时,不要忘记谁是他们的挖井人。这个字条一定要签下,否则,我们会被后世子孙戳脊梁骨的。” 林三的神色前所未有的郑重,以他的性子,能够低下头来求人,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。徐渭虽不知道原委,但看了他的神情,直觉告诉他,林三是对的。他点头道:“林小兄,你放心,我支持你。就是签一个字据而已,用不了多麻烦。” 徐渭抱拳道:“禀陛下,林三之担心,也不无道理。这好比借东西要立下字据,此次高丽要取走的,乃是我大华文明的精华,是先人的心血结晶,要他们立证出于我处,并无过分。” 光林三一人说话,那是笑柄,但徐渭支持了他,效果就绝然不同了,皇帝思考一阵,道:“李王子,你们借这些,朕便准了你,但你必须按照方才林三所说签下字据,你可愿意?” 李承载问了徐宫女几句,见她没有异议,便点头应承了下来。这一份独特的借文明协议,便就此诞生了。 林晚荣长长嘘了口气。我能做的事情就这么多了,若后世还有人叫着端午节是他们首创的,那我就真的没办法了。 徐宫女悄悄行过来道:“这位大人,您是在担心什么呢?能告诉我么?” 近距离看这徐宫女。只见她唇红齿白,皮肤便如洗了鸡蛋清般通彻晶莹,双目炯炯有神望着他,气质淡雅恬静,让人无法生气。 这个时候,高丽应该还没有流行人造美女吧,这个应该是纯天然的,徐宫女皮肤真好。林晚荣嘻嘻一笑道:“我是担心你拿了这么多宝书,路上被人劫走了,去当了压寨夫人。那可就太糟糕了。” 徐宫女脸孔略红,似是敷设了一层薄粉,轻声道:“大人笑话了。民女总觉得。文化是不分国界的,他是我们人类所共有的,若因自己私心,而阻止了文明的传播,那就太不应当了。” “你说的很对。我没有阻止他传播,只是让文明传播的途径显得更清晰而已。难道徐宫女你认为,我让你们写下字据,有什么不当之处吗?” “啊,没有,没有,谢谢您的照顾。”徐宫女急忙摇头道,脸上阵阵羞赧。 “----今,你过来一下。”李承载旁边那年纪偏大的女子轻声道。她喊得太快,林晚荣又不太在意,一下也没听清徐宫女的名字,只听到一个“今”字。 “韩尚宫娘娘叫我了,大人,失陪了。”徐宫女急忙向林晚荣行礼道。 二人说话间,那边李承载已经向皇帝提了第二个请求:“陛下,欣闻您膝下最小的一位公主,生的国色天香、贤淑良德,我虽未见过她面,却一直梦寐以求。承载斗胆,恳请陛下将公主下嫁我高丽,两国永结秦晋之好,永世为邻。我高丽愿以丽参千颗,锦缎万匹,作为亲聘之礼,迎接公主的到来。” 林晚荣气得鼻子都歪了,你那几颗萝卜人参就想换我老婆,做梦去吧你。 被晾在一边许久的胡人使臣阿史勒叫道:“大华皇帝,我突厥可汗愿以骏马千匹、停战一年,来娶你驾下小公主为妃。” 皇帝哼了一声道:“我大华地公主,个个都是仙露明珠,要娶公主,哪有那么容易。你纵有战马千匹又如何,朕身为大华天子,别说千匹战马,就算是万匹,十万匹,又有何难?若说开战、停战,我大华又何曾怕过谁来?” 阿史勒身为突厥使臣,也不是无能之辈,见皇帝怒火中烧,有着继宫武树的例子在前,若他一怒之下,斩了自己,那这冤枉可就大了。他收敛了一下嚣张,问道:“那么请问陛下,不知贵国要将公主下嫁,有何条件?” “条件么?乃是由公主所定。”皇上道:“此次收到你们诸国的求亲,朕便将此事转告了公主。” 阿史勒和李承载同时精神一震道:“公主如何说法?” 皇帝看了二人一眼,又似是有意无意地扫了林晚荣一眼,微笑道:“除去东瀛继宫武树因辱骂大华失去机会外,其他人等机会均等。若有谁能过了朕的小公主的考察,朕便将小公主下嫁。” 李承载前来大华,最主要的目的便是娶回大华公主,闻言急切道:“如何考察?请皇帝陛下明示。” 皇帝朝身边太监一点头,那高公公便尖声唱道:“明日辰时,我大华霓裳公主于北门之外,公开选婿,凡通过公主考核,则招为驸马。” 阿史勒和李承载顿时面现喜色,能公开选婿,则证明自己还有机会。他二人手下智囊多多,通过考核,把握极大。 听到霓裳公主四个字,徐渭眉头一皱,似乎甚是不解。林晚荣却顾不得那么多了,霓裳公主,那应该就是青旋了,他心里焦急,青旋这是在搞什么玩意儿,放着正宗老公在这里不要,却还要搞什么公开选婿,这不是故意为难我吗? “林三,林三----”见林晚荣愁眉苦脸,徐渭急忙拉了林晚荣一把,轻声道:“林小兄,林小兄,皇上叫你呢!” 林晚荣抬头一看,只见皇帝面带微笑,正对自己点头:“林三,朕方才所言,你可听清了?”阿史勒和李承载也饶有兴致的打量着他,徐宫女对他露出一丝笑意,唯有苏慕白脸色阴晴不定,煞是难看。 “哦,皇上,你是在叫我吗?我站的太远,听不清楚。”林晚荣道。 皇帝哈哈笑道:“你,很好,这种话也能说出来,不过却很是诚实,以后一定要保持。朕让你陪同两位使臣到我京中游历一番,你可记下了?” 咦,陪同使节不是苏慕白的差事么?怎么交给我了?难怪那姓苏的看着我,就像我抢了他老婆呢。见这小子傻傻愣愣的,徐渭在他旁边急得直拉他袖子道:“林小兄,还在犹豫什么,谢恩啊,快谢恩啊!” 林晚荣点头道:“谢皇上了,不过小民还有一事不明。今天陪同这两位使节出游,这公费是要找哪位报销?” 众人听得无语,皇帝忍住笑道:“你旁边的,便是户部尚书徐大人了,这资费一事,便让他和礼部商量着办吧。记住了,善待两位使臣,切不可丢了我大华国体。你暂无官职,行事不便,兹有朕随身携带的金牌一枚,便交付与你。你若是再弄丢了,朕可不饶你。” 说话间,高公公手执金盘,已将那金牌送了过来,林晚荣接过来一看,却正是宁雨昔那晚抢走的那块,绕来绕去,又绕回到了自己手里。也不知宁仙子和皇帝之间到底有什么协议,怎么宁雨昔又把金牌交还给他了呢。 下了朝来,阿史勒和李承载各带领着一大群随从追着林晚荣,道:“林大人,林大人,今日你带我们去哪里观赏?” 林晚荣眉头一皱,老子腰上还疼着呢,观赏个屁,若这时代有洗脚城、桑拿浴就好了,带领这俩小子蹦达一圈,保证他俩出来就成软脚蟹。 他拉住徐渭耳边急语了一阵,徐渭笑着道:“林小兄,老朽我活了这么大半辈子,论起阴谋诡计,还真不是你的对手。” 林晚荣嘻嘻抱拳道:“徐大人,您这是赞我呢,还是赞您自己?麻烦你快去跟胡大哥打个招呼,我估计这俩使臣马上就要过去了。” 徐渭笑着急匆匆而去了,李承载和阿史勒赶到林晚荣身边,见他微笑而立,甚是高深模样。二人同时一愣,便道:“林大人,你这是要带我们去哪里啊?” 林晚荣见那徐宫女带着随从跟在李承载身后,便故作神秘一笑道:“我们要去的嘛,自然是些好地方,只是若带了女子去,甚是不方便啊,李王子,你看是不是----” 霓裳公主招亲在即,给李承载十个胆子,他也不敢顺着林大人的意思想下去,天知道林大人是不是公主派来的干探,专门体察诸人习性的?他急忙摆手道:“大人,这个不行。父王对我管教甚严,绝不允许沾染风月之所,只怕要让您失望了。” 在我面前还装嫩,昨天晚上还不知道在哪里生龙活虎呢。林晚荣“无比惋惜”的道:“既如此,那咱们就不去了吧。唉,八大胡同,我可是好久没去了,我有十八个相好在那里,不骗你们,真的,十八个----” 阿史勒听得哈哈大笑,李承载忍俊不禁,徐宫女则是羞红了脸颊。 ****************** 今日第三章,不要走开,十分钟后还有一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