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三十二章 到底要干什么 - 极品家丁

第三百三十二章 到底要干什么

. 二人面面相觑,说话不得。刺客?最大的刺客在这里,外面又是哪里来的人马?林晚荣握了握她小手,道:“姐姐,你来救我,还约了别人么?” 安碧如瞪他一眼,嗔道:“你这人,说的哪里话,我的白莲教都被你灭了,还到哪里约人来救你?难道要我去求诚王么,诚王----”她面色一变,醒悟似的惊道:“难道是诚王?” 林晚荣摇摇头,表示不解,眼下京中各方势力聚集,除了诚王,还有突厥和高丽,任何一方都有刺杀皇帝的理由。 外面喊杀阵阵,刀剑相加,辟里哗啦,不时有惨叫倒地的声音,冲突甚是激烈。反倒是守在天牢门口的护卫少了许多。 “我们快走!”安碧如也不管外面来的是哪路人马,将面纱蒙上,二人顺着门口就往外冲去。 新来的这一拨刺客,气势甚是猛烈,守卫天牢的卫士已被调集过去大半,安碧如眼中厉芒一闪,手中长剑如一条吐信的毒蛇,眨眼便放倒几人。林晚荣一手持火枪,一手握蜂针,紧跟在他身后。眼下可是真刀真枪的拼杀,一个不慎,就可能真的一命呜呼了。 二人闯出牢门,往院中一看,顿时大吃一惊。只见院中聚集着数不清的宫廷护卫,正在围剿数百黑衣杀手。远处放置着一张龙椅,皇帝坐在椅上,望着场中的拼杀,面无表情,数百名护卫紧围在他周围。 反观那些黑衣人,浑身上下伤痕累累,有的浑身插满了箭支,却没有一个倒下的,反而越发的勇猛起来。刀劈剑砍,眨眼就报销了十几个卫士,且都是死相惨烈,不留全尸。眨眼之间,百余黑衣人就将那护卫防线,冲出了一个大的缺口, “死士!”安碧如惊道。 “死尸?什么死尸?”林晚荣不解道。 安姐姐风情万种白他一眼,轻道:“不是死尸,是死士!这些人都是被喂了刺激性药物,长期驯养,潜力爆发数倍。同时失去了所有知觉,悍不畏死。难怪我们这么轻易就能冲了出来,有这一百死士,足敌数千宫中高手。他们哪还有功夫管我们?” 妈的,原来是吃了兴奋剂加迷药,难怪这么狂暴。守卫在皇帝身边的护卫见黑衣死士冲了过来,顿时大声叫道:“护驾,快护驾!” 一个侍卫统领模样的人,急急跪倒在地:“皇上,刺客皆是失去了知觉的死士,十分强悍。此处处境危险,请皇上迅速移驾乾清宫。” 皇帝大怒,一拍龙椅,长身而起:“大胆,这是天子脚下,天牢之中,朕岂有后撤之理?朕倒要看看,是谁要来杀朕?高平,高平----” 高公公急忙拥上前去,声音颤抖着道:“奴才在!” “传令下去,今夜战死的护卫,每人抚恤千两,其家人世代免赋!”皇帝大声道。 “遵旨!”高公公急忙领了圣旨下去。 众侍卫本已拼红了眼,听说皇帝如此厚赐,更是群情激奋,人人拼命,与那百余死士战成一团。护卫们用身体,在皇帝面前挡起一道道的人墙,不时有护卫赶来加入其中。一时之间,院中血肉横飞,惨叫连绵不绝。 林晚荣看的直愣神,不就是林大人我进了天牢么,用的着这么大排场么,又是安姐姐相救,又是皇帝亲临,还有死士成堆,血流成河。 如此千载良机,安碧如怎能错过,拉住林晚荣手,轻道:“我们快走----”她脚步轻点,正要向墙外掠去,却见林晚荣眉头紧皱,一分也不移动。 “怎么了?”安碧如急忙回转身问道。 “师傅姐姐,你先走吧。”林晚荣轻轻一叹,指着皇帝道:“我现在还不能离开。” “为何?”安碧如不解说道。 皇帝身边侍卫虽多,却挤成一团,真正形成战力的,不过百余人而已。黑衣死士人数虽只有他们的十分之一,却彪悍无比,折损了大半,已渐渐靠近了皇帝身边。高公公早已吓得面无血色,大华皇帝虎目急闪,威严更足,并无丝毫惧意。 “因为,他是我老丈人!”林晚荣无奈苦笑道。 “你,你都知道了?”安碧如大吃一惊,却见林晚荣身形一闪,已往人堆里冲去。 一个黑衣死士,一拳击碎一个护卫的脖子,正要向皇帝身边踏去。皇帝唇角冷笑,眼神闪烁,却无丝毫忧色,似是有所恃。 眼见皇帝身边空无一人,那死士就要靠近,林晚荣心里大急,***,青旋他爹,你可不能死啊! 他焦急之下,身形似电,一闪身已挡在皇帝身前,管他***,手中蜂针和火枪同时开火,怦的一声大响,那死士一拳堪堪靠近林晚荣身前,便已被火枪击中,身形倒退冲出老远,胸口一个大洞,凄惨吓人。 林晚荣气喘吁吁,心惊肉跳,额头上冷汗刷刷往下流,方才要是火枪再晚片刻,他就真的要为保护皇帝而牺牲了,也不知道这老皇帝会不会为自己颁发抚恤千两呢。 皇帝虎目一扫,见挡在自己身前的,竟然是方才自天牢中逃脱的林晚荣,眼中忍不住一阵轻笑,缓缓道:“林三,你为何不借着这个时机逃跑,还要舍命救朕做什么?” “你以为我想救你啊,要不是看在我和你还有些交情的份上,我才懒得管你呢!”林晚荣没好气的道。 皇帝听得哈哈大笑,拉住他道:“朕知道你有怨言,不过这也怨不得朕,谁让你勾结白莲圣母呢。瞧你对她有情有义,她对你也是不离不弃,莫非你二人真的有些瓜葛。哈哈,这倒有趣了。林三,朕应允你,若你将白莲圣母纳入房中,朕便不再追究她的罪过。” “这个,很有难度唉。”林晚荣愁眉道:“老爷子,您不知道,我和她徒弟----” “勿要多言。小心朕待会儿改变了主意,你就后悔莫及了。”皇帝和蔼之色一收,厉声道。帝王之心,果然难以揣度,林晚荣摇头苦笑。 那边安碧如见林三与皇帝相谈甚欢,想起林晚荣临走之时所说“他是我老丈人”,心里忍不住酸楚。是啊,他们是翁婿,怎么闹都好说,我插在中间又算什么呢? 皇帝拉住林晚荣,见方才火枪发射之后,他脸上、手上到处沾染了火药痕迹,点头一笑道:“你手里既有这火枪,我要斩你之时,你为何不朝朕开枪?” 你以为我不想啊,要不是你和青旋有关系,有十个你,我也把你嘣了。林晚荣脸露苦笑不说话,皇帝微微一笑,轻叹道:“你这孩子----”话语一出,便及时住口,眼中再次回复古井不波神色,似乎方才那声不是出自他口。 大批的御林军终于赶来,神机营的火箭同时发射,将那一百死士消灭在烈火之中。 林晚荣见安碧如望着火势黯然出神,便走到她身边,轻轻一笑道:“姐姐,方才你说过的话还算数吗?” “什么话?”安碧如轻抚耳边秀发,丰姿卓越的微笑道。 “你说等救了我出来,咱们就回苗寨,过那神仙一般的日子啊。”林晚荣嘻嘻笑道:“怎么刚刚说过的话,转眼就忘了呢。” “你想的倒美。”安碧如轻轻一指点在他额头上,又回复了往日那般风骚的样子:“我是与你开个玩笑的。听我说过这话的男人,没有一千,也有八百,就你当真了。”她言罢,深深望他一眼,避过他的目光,脚尖轻点,便如渺渺飞鸿,刹那间走的无影无踪。 林晚荣看的发呆,这安姐姐说过的话,十回里有八回是假的,却不知道哪两次才是真的。 “林三,记住我说的话了吗?”皇帝缓缓跺到他身边,望着安碧如的身影微笑道:“你要救她,就要按朕说的做。朕是不会留一个敌人活在这世界之上的。” “老爷子,您还是把我关回天牢得了。”林晚荣愁眉苦脸道:“要纳这安姐姐,比把我从天牢救出去,还要困难那!” “胡闹,有你这么与朕讨价还价的么?”皇帝哼道:“你莫不是坐天牢坐上瘾了?就这么定了!高平,摆驾回宫----” “喂,老爷子,那我呢?我怎么办?我可不回天牢了。”林晚荣急忙叫道。 皇帝的銮驾早已走远,林晚荣无奈摇摇头,高公公却悄悄走了过来,望着他,脸上闪过一丝惊恐之色,道:“禀大人,皇上吩咐说,您今天劳累一天,特准许您今夜就在宫中歇了----” 歇在宫中?林晚荣一下子跳了起来,这后宫乃是皇帝家的,非是皇亲国戚,谁有胆子住在这里?老爷子到底要干什么啊! ********* 今天又是三章,俺可没有偷懒,月票,俺要月票,呜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