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三十三章 要不要勾引? - 极品家丁

第三百三十三章 要不要勾引?

. 林大人歇息的这处偏殿叫做文心阁,正挨在乾清宫旁边,高公公将他领入,只见房内锦衣玉被,雕栏石壁,布置的富丽堂皇,四个美貌的小宫女小心翼翼的伺候在一边,低头不敢看他。 这一宿又是乾清宫又是天牢的,还差点被人射成了刺猬,林大人纵是铁打的,也早已疲累不堪,只是见了四个小姑娘,顿时眼前一亮,不会吧,还有漂亮的服务员小姐? “林大人,您看看,还缺些什么,奴才这就去给您置办。”高公公望着他躬身道。 这都几点了,还置办个屁,等你回来,天都亮了,还是让这几个小妞来给我按摩按摩才是正经。林晚荣笑了一下道:“公公不必客气了,蒙皇上恩典,这地方好极了,我很满意。”他想起今天早上出门时,大小姐不知道去了哪里,而自己又到这个时候还没回去,那丫头也不知道急成什么样了,便拉住高平道:“高公公,能不能麻烦你帮我办件事?” 高公公急忙道:“林大人太客气了。有什么事,您老尽管吩咐。” 林晚荣笑着道:“是这样的,我今夜歇在了宫中,但是我家里人尚不清楚。不瞒您说,我家里有一个老婆,很善于吃醋,我要是不对她交待一声,她准得以为我又在哪个红人清倌那里窝着呢。你看,能不能派个人替我传传话,就说我今天歇在宫中,不回去了。” 高平犹豫了一下,为难道:“林大人,皇上吩咐过了,让您今晚就住在宫中,哪里也不要去。还说这消息谁也不能泄露,否则就要杀人头、诛九族。派人去您家里的事情。奴才可不敢,还望大人您体谅。” 就在宫中住一晚上,老皇帝还搞得那么神神秘秘,仿佛见不得人似的。不过因为安碧如的事情,老皇帝对他不能完全放心,也是可以理解地。如果现在提出要出宫去,不用想也知道是个什么后果,他干脆就闭嘴不问了。 屏退了高公公,林大人还在沉思,那四个小宫女互相望了一眼。末了,其中一个年纪稍大模样的开口道:“大,大人。奴婢轻红,请您沐浴----” “哦,哦,沐浴?”林晚荣抬头看了那几个小宫女一眼,只见她们都是十六七岁年纪,娇艳如花,身段已是成熟,正以企盼的眼神望着他。 “好吧,沐浴。”林晚荣笑道。四个小宫女一喜,急忙一拥而上,解扣子的解扣子,扯腰带的扯腰带,手脚利落,转眼便要将他剥光。 “喂,喂,你们干什么?男女授受不亲----”四双小手在他身上轻揉慢搓,逗的他一阵心痒,急忙骚骚叫道。 小宫女轻红道:“大人,我们伺候您沐浴啊----” 汗,林大人恍然明白了,原来伺候我洗澡,不仅要帮我脱衣服,还要为我搓背洗脚,高兴的时候,老子来个冰火三飞也是小事一件,而且是几个水灵灵的尚未开苞的小丫头。这哪是伺候沐浴,分明就是三陪嘛。妈的,我一定要抵制这种腐朽堕落的生活情趣----做个胸推就好了,冰火就留待下次吧,哈哈。 几个小丫头半羞涩半欣喜的为他解开衣服,露出他强壮的身躯,便拥着他往旁边浴池走去。 这浴池乃是白玉雕成,池水晶莹透明,不带一丝杂质。徐芷晴为他找来的金创药果然是稀世极品,不过两天的时间,他背上的伤口已经脱痂,往池子里面一躺,带着热气的池水便让他浑身舒爽,骨头都似乎轻了几分。 “咦,你们怎么不脱啊?难道要我叫妈妈桑来?”秀脸通红的四个小宫女局促不安的站在一边,小手拉住衣襟,想要解开,却又百般羞涩。林大人也是风月场中的常客,见了这一幕,脱口便调笑道。 “大人,什么是妈妈桑?”那带头的小宫女轻红,红着脸孔问道。 “哦,妈妈桑,是一位慈祥的老妈妈,她对所有的女儿都很和蔼善良,女儿们都心甘情愿拿钱去养活她。”林大人耐心解释道。 “那岂不是和我娘亲一样?大人,我娘亲是不是就是你说的妈妈桑?”一个小宫女问道。 汗,这个,还真是没法比啊,林大人打了个哈哈道:“这个,有一些细微的差别,比较细微,我说了你也不懂的。咦,脱啊,大家快脱啊,脱完了好洗澡。” 几个小宫女面色通红,她们也曾听说过别的姐妹去服侍过进宫暂歇的大人,但哪一个都是谨守礼节,绝不敢对她们动手动脚。没想到轮到她们了,却是遇到这样一位恬不知耻的大人,脱衣服就像切豆腐似的,还一个劲鼓噪着她们脱,也不想想这是什么地方,实在胆大狂妄之极。 为首的宫女一打眼色,四个小丫头便羞红着脸颊,玉手轻舒,缓缓解开身上外衣,不一会儿,四人便只着小衣,露出光滑细腻的玉腿雪肤。他们四人个子一般高矮,胸前耸起也颇见规模,走两步便晃三下。 四个人缓缓探入水中,脸颊如火烧般,慢慢靠近林晚荣,轻红声音颤抖着道:“大人,奴婢服侍您沐浴。” 望着四具稍嫌青涩,却带着无限诱惑的胴体,缓缓向自己身上贴来,林晚荣心里噗噗直跳,***,小萝莉的滋味就是不同啊。 四双小手缓缓按上他脖子,腰间,腿间,轻轻推拿着,闻到四个女孩身上传来的淡淡幽香,林大人舒服的哦了一声,荡笑道:“小妹妹,手往下一点。哦,再往下一点,就是这里,抓住了。不要停!” 轻红小宫女听得心里急颤,面色羞红,在他脚踝上捏了一下道:“大人,您坏死了,抓个脚踝而已----” 林晚荣骚骚一笑,今天一天数度受惊,不找回点场子,实在对不住自己。泡泡澡,调戏调戏小姑娘就是爽啊。 “小妹妹,我来教你一个很新颖的花招吧。这个有个很好听的名字,叫做胸推,以后有机会再教导你们冰火----”林大人淫荡笑道。 几个小宫女沐浴宫中多年。早熟的很,一听那胸推的名字便知道不是什么好路数,一起轻啐了一声,林晚荣哈哈一笑躺在水里再也懒得动弹,任几女轻轻摩擦揉捏。 今日之事,枉他平日里自认强悍无比,可与老皇帝这一斗法,却是处处落了下风,被他牵着了鼻子走,短短一天便几起几落,别人一辈子也难得经历这么多事。放走了安姐姐,老皇帝又把他强留在宫里,还派了这几个资质上等的宫女来伺候他,这其中的玄妙,实在难以理解。他想了一会儿,打了几个呵欠,不知不觉,便沉沉睡了过去。 ****************** 宫中这一觉睡得迷迷糊糊,醒来已是时辰不早。那四个伺候他的小宫女却依旧守卫在侧,林晚荣拉住那为首的宫女道:“轻红,现在是什么时候了?” “大人,已过辰时。”小宫女恭敬道。 “哦,辰时!”林大人打了个呵欠,旋即惊道:“什么?辰时?怎的没人叫醒我?” 轻红看他一眼,捂唇笑道:“大人,您与别人真的不同。别的大人进宫来安歇,都是战战兢兢,一刻钟都要醒数回。凌晨一过,便谢了皇恩折出宫去,比那报更的太监还要准时。就数您老人家最不当回事,早朝都过了,也不见您醒转。高公公昨夜嘱咐过的,说您不醒转,不许奴婢们去打搅你。所以婢子才不敢叫您。” 汗,他***,我哪知道这么多规矩啊,老子一向是数钱数到手抽筋,睡觉睡到自然醒的。他咕噜一下自床上爬起来,将衣服胡乱套在身上,急急道:“霓裳,霓裳公主,北门,北门在哪里?” 到达禁城北门之时,却见北门旌旗飘扬,人声喧哗,远远望去,城门之上,皇帝銮驾高立,大臣侍卫站立两旁,甚是热闹。 北门正对的,是一条宽阔的护城河,河前一片广阔的平地,正中矗立起一座三层高楼,全是最新搭建而成。楼上扎着巨幅的红条彩带,自楼顶四个棱角拉下,彩带上小旗飘飘,红的,黄的,甚是显眼漂亮。通往正中的高楼的地上,铺了一条狭长的红毯,直通到小楼地正门。无数刀枪明亮的护卫,顺着彩旗站立两旁,气势威严,高贵不凡。 城下站着三拨人马,其中一拨卷发鹰鼻,体形高大,腰间配着弯刀,胯下的战马高峻不凡,不用说,这应该就是突厥使臣阿史勒的求亲使团了。 第二波人马,乃是高丽小王子李承载的随从,皆是宫中的侍从和女官,夹杂着几个骑士和武士,那气势和微风,比突厥使臣去的远了。不过,高丽人也有他们自己的办法。数十个外形明靓的小宫女,一起拉着一幅宽阔的画卷,画面上是高丽小王子向大华皇帝求亲的画面,简单直接,却又栩栩如生。 第三拨倒叫林晚荣看不明白了,这群人既不配刀,也不拿剑,皆是些大华士子,有的还穿着官服,一群人聚集在一起,叽叽喳喳,也不知道要干什么。难道是民间求亲团? 看眼前这气势,霓裳公主是真要招亲无疑了,林晚荣哼了一声,这么多人想跟我抢老婆?没门!最可气的是那高平,竟然没有及时叫醒我,差点错过了时机。 他在城楼下搜寻了半晌,突厥人的马队里没有发现阿史勒,高丽的使团里也没见着李承载,甚至连小宫女徐长今和那位尚宫娘娘也没见着,想来应该是被皇帝叫上楼去了。 林晚荣受皇帝钦命,接待胡人特使和高丽王子。可眼下阿史勒和李承载都直接上到城楼了,他却还没赶到,实在是大大的失职。 他匆匆往城楼而去,却被禁卫军大喝一声道:“何人擅闯禁地?” 林大人是皇帝的新宠,禁卫军还来不及熟悉他,自然不会让他上楼,他刚要说话,却见楼上匆匆下来一人,急道:“林兄弟,你怎的现在才到啊?突厥人和高丽小王子早已经到了,你这招待使却不见踪影,这不是让满朝文武笑话吗?” 林晚荣苦笑道:“徐老哥,我睡过头了!” 徐渭暗自一咂舌,这位爷真是牛。替皇上办差事,他也能睡过头。徐大人向众侍卫喝道:“睁大你们的眼睛了,这位是皇上钦命的突厥使臣接待使林三林大人,以后可莫要再闹笑话了。” 能接待突厥特使的,那可不是一般人,众侍卫一惊,急忙向林晚荣抱拳行礼。 徐渭拉着林三急急而上道:“林小兄,皇上钦点了你。你现在是有身份的人了,即便没有正式的官职不用上朝,但也万不可懈怠。怎的能闹出睡过头这样的笑话呢。萧大小姐没有叫醒你么?她可不是个懈怠的人!” 要真是有大小姐在身边就好了,林晚荣苦笑无语,高公公昨日嘱咐过,在宫里留宿的事情,绝不能轻易外泄,林晚荣唯有苦笑道:“徐先生,一言难尽啊,等以后有功夫再说吧。公主招亲开始了么?” “尚未开始。皇上刚刚摆驾来此,眼下正与两国使节说着话呢。可能还没察觉到你未到场。尚未龙颜大怒。老朽正要派人去寻,就看到你上来了。小兄弟,以后万万不可再犯这样的错误啊。”徐渭谆谆教寻道。林三是他一手向皇帝举荐的,昨日林三在乾清宫受到召见,徐大人脸上也有光芒,他对林三可谓寄希望极深。 二人上了城楼来,皇帝面带笑容,正与众臣说话,似乎真的未有察觉林三来晚了。 林晚荣却不这样看,他昨日与皇帝接触一日下来,心中除了震撼还是震撼。就像皇帝当年能够击败诚王登上大宝一样,谁若以为他是糊涂虫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皇帝昨日特意将自己留于宫中安歇,高平又特意叮嘱几个小宫女不要叫醒自己,这中间肯定有什么关联。 公主招亲这样的大事,自然是满朝文武都要到场。尤其是皇帝膝下无男,公主的亲事就更加惹人关注了。连诚王也亲自到场,李泰也站在了前排,满朝文武一个不落的站在了殿前。林晚荣虽有圣宠,却连个官职都没有,勉强称得上个接待使,无品无级,朝堂之上自然没有他的位置。 幸好他就喜欢这种扮猪吃老虎的感觉,便老老实实的站在百官最后一名,已到了台阶之下,还故意缩着头,让皇帝看不到自己。 “林大人,您来了?”一个轻柔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,说不出来的淡雅。 “来了。咦,是你啊,徐宫女,大长今。”林晚荣抬头一看,原来是徐长今笑意吟吟的站在了他身前,正向他问好。 “林大人,我叫徐长今,不是大长今,您这样称呼我,会让人误会的。求您更正一下,拜托了。”徐宫女深深一躬,面带诚恳道。 林大人打个哈哈笑道:“早晚的事,你一定会成为大长今的,我看好你。长今啊,昨夜睡得好吗,有没有想我?告诉你一个秘密,我昨晚做梦梦见你了。” 徐长今暗自咂舌,不是说大华人都谦恭有礼、儒雅俊秀吗,为何这位林大人一而再、再而三的口出轻薄呢?“大人,我没有想您。我想的是我在高丽的病人们,想起他们日夜忍受病痛的折磨,我身为医女就心里难安。”徐长今老老实实答道。 “没有想我?那也无所谓,过几天你就会开始想的,我那几个老婆都经历过同样的流程,你现在还处在起步阶段,努力啊,加油!”林大人眯着眼说道。 徐宫女彻底无语,沉默良久才摇头道:“大人,您说昨夜梦见我,请问梦见我什么了?” “忘了!”林大人回答的干净利落。 徐宫女一愣,深深吸了口气,一鞠躬道:“大人,谢谢您的坦白。” 林晚荣叹口气,拍拍她的香肩:“长今啊,你虽然暂时还没有给我留下什么深刻印象,但我相信以你的天资,以你的勤奋,只要你稍加努力,你一定会有机会打动我的,我这个人很容易被感动的,努力吧!” 徐宫女动人的眼睛一阵闪烁,微微摇头道:“大人,您这样与长今开玩笑,我感觉很亲切呢。” 这丫头脾性不是一般的好啊,不仅不生气,反而四两拨千斤,轻轻一句话便将调笑化于无形,这徐长今全身都充满着灵性,果然不是一个简单人物。似她这样心志坚定的女子,一旦下定了决心,绝不会为他人所动。 要不要勾引一下她呢?似她这样的传奇女人。又有着无比坚定的信念理想,征服起来应该很有味道吧,林晚荣看着她晶莹如玉的脸庞,为难的想道。 徐宫女见林大人眼光盯在自己身上,嘴角时而感慨,时而轻笑,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,便轻声道:“大人,您准备好了么?我要开始了!” “准备什么?”林晚荣惊道,旋即看见她亮闪闪的眼神里传达的讯息,便明白了,这丫头是要向皇帝告我受贿啊。唉,这倔拗的性子,说不清是该讨厌,还是该喜欢。 “阿史勒,你说突厥大汗突然要增加聘礼,准备用百匹汗血宝马,向我大华求亲,是也不是?”林晚荣正想着徐长今的事,却听大华皇帝开口问道。 “正是。”阿史勒今天穿了一身崭新的劲装,脚下穿着一双胡式云靴,看来是准备随时上场比试,为胡人大汗娶回霓裳公主。他的态度,比昨日初见已经好了许多,对大华皇帝说话之时,也略带了些敬意。“我大汗久闻霓裳公主美丽无双,对她心仪无比,昨日又派了专人赶来,带来汗血宝马百匹,以表我大汗之诚心。请皇帝陛下应允。” 诚心?你诚心个屁?没有老子昨天打的几炮,你小子的眼珠子恐怕还在天上挂着呢。 不可否认,百匹汗血宝马的诱惑很大,皇帝似是有些意动,双眼一闭,微微沉吟了一下,还没说话,高丽小王子李承载却忍耐不住了,急忙出列道:“禀陛下,承载对霓裳公主痴心一片,绝无更改。为能迎娶公主,我高丽愿再奉上珍稀玛瑙百颗,锦缎千匹,黄金万两。” 林晚荣哼了一声,我老婆就这么不值钱吗?将来老皇帝归了天,这大华有一半是她的,要你那些小钱干什么? 两边开出的条件都极为优厚,皇帝似乎有些犹豫,望见站在最远处地林晚荣嘴里念叨着什么,便微微一笑道:“哦,林三,你也来了?你是两国的接待使,那你便说说你的看法吧。” 我的看法?你要把我老婆嫁给别人,还好意思来征求我的看法?林晚荣哼哼了一声,道:“皇上,依小民看来,突厥特使与高丽王子开出的条件都极为优厚。不过高丽乃是我大华附属,以公主下嫁,只怕会委屈了公主。而突厥国力强大,与我大华乃是对等----” 李承载一惊,听林大人意思,似乎是要为突厥说话,这可使不得,拿我的玛瑙就白拿了么? 徐长今眉头一皱,轻轻出声道:“禀大华皇帝陛下,小女有事启奏。” 皇帝见是那才学出众的高丽小宫女说话,顿时来了兴趣,微笑道:“是你啊。徐宫女,你有什么话说?” 徐长今恭敬行礼,看了林晚荣一眼,毅然转过头去道:“陛下,小女要向您检举,检举林大人他收受了阿史勒大人的贿赂。” *************** 今天两章合在一起发了。明天会有三章。月票,还是求月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