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三十五章 招选驸马 - 极品家丁

第三百三十五章 招选驸马

. “为什么,皇上?”林晚荣一惊,这一声如同晴天霹雳,让他好半天喘不过气来。 “没有为什么,朕说不准,就是不准。”皇帝面色阴沉,望着他的目光有如万斤铁锤,那凌厉的气势仿佛刀锋般,让人惧怕。 林晚荣却不是吓大的,盎然无惧的望着他:“皇上,做人要讲道理。公主未嫁,我未娶,为何别人能去,我就去不得。实话不瞒您,我到京中来,就是为了等到今天,你就是砍了我的脑袋,我也要去。告辞!” 为了青旋,他已苦忍了许多日子,眼见到了最后的节骨眼上,却又被老皇帝插上一杠子,他怎能不心火中烧。管他是皇帝,还是老丈人,眼下都顾不得了,还是老婆最要紧。 见他神情决绝,皇帝脸色阴晴不定,昨日又是打又是吓的,可就愣是没能折服他,这林三很有些骨头,动硬的怕是不成了。皇帝沉吟半晌,方才叹口气道:“你回来,朕有些事情与你说。” 林晚荣停住脚步,皇帝行到他身边,望着他道:“你很想做驸马么?” 这是什么话,我是想做我老婆的老公,鬼才想做你的什么驸马呢。皇帝见他不说话,眼中神光一闪道:“做了驸马固然风光,可是这天下,比驸马风光的,多了去了。若你不去做驸马,来日,你便有机会得到更大的荣耀。” “荣耀?什么荣耀?”林晚荣不解道。 “比那驸马荣耀十倍、百倍,只要你记住我昨夜对你说过的话,更阴更狠,你就有超过一半的机会。”皇帝面色深沉,轻轻说道。 林晚荣嘿嘿一笑道:“老爷子,您这是在诱惑我,可是我自己的老婆,怎能送给别人。要不这样吧。我们打个商量,您让我做了这驸马,再把那荣耀也奉送给我,这岂不是一举两得,爽快美哉。” 皇帝被他说的也是一愣,旋即大笑道:“好你个林三,此等话语也能说出口来,天下无耻,无人能出你右。” 见皇帝一直摆着的臭脸终于放晴,林晚荣心里长长出了口气,这位老爷子还真是不好伺候啊。“皇上老爷子,那我就去了,刚才说的事情,就这样办了。”他腆着脸皮说道。 “哼,你想的倒美,得了朕的女儿,还想得----”皇帝哼了一声道:“你若做了驸马,来日必定后悔莫及。” “我要现在不去,老婆成了别人的,那才是后悔呢。”那边高丽王子和阿史勒都已经准备妥当,林晚荣心里一急,拔腿便要奔去。 “罢了。罢了,朕就为你破一回例吧。”皇帝一叹道:“你今日可以去夺驸马,但是绝不能公开宣扬。来日,是要做驸马,还是要别的,你自己选择吧。朕对你可谓仁至义尽了,你自己好生保重。”皇帝说完拂袖而去,竟连头也没回一下。 *************** 林晚荣急急冲下楼去,只见广场上人声鼎沸,群情欢腾,热闹不已,原来是霓裳公主已经登楼了。 林晚荣心里一阵激动,急忙往那顶楼望去,只见楼上挂着一层厚厚的珠帘,隐约见一个人影端坐在那里,身段样貌都看不清楚,也不知是不是青旋。 管他的,既来之则安之,先好好干一下,弄个驸马混混。若里面的不是青旋,反正老皇帝说的,不做驸马还可以做别的,路子宽着呢。他有此想法,心里便平静了下来,又往绣楼看了几眼。 “出来了,出来了,有人出来了!”人群中一阵喧哗,只见顶楼上帘子掀开,走出一个俏丽的小宫女,面带微笑,脸上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,很是逗人喜欢。 小宫女脆声道:“奴婢翠云,奉了大华霓裳公主懿,特宣布今日求亲规则。今日求亲,霓裳公主亲自出了四道趣题,凡符合条件者,地不分南北,年不分长幼,皆可参与答题。答对题目最多者,即可获公主殿下亲自召见,若是公主中意,便可招为驸马。各位都听清楚了么?” “听清楚了。”人群中一起答道。高丽王子李承载和徐长今、韩尚宫二人急急凑在一起商量了起来,阿史勒也拉住他身边那智囊模样的男子交头接耳,一时之间,场中弥漫着丝丝紧张的气氛。 高丽和突厥都是组团来的,聚集了许多谋士的大智慧,相比之下,林晚荣孤家寡人吃了大亏。要不要请老徐帮帮忙,助我一臂之力呢。他正心里思索,却见那个小宫女脆声道:“各位都准备好了么,公主要出题了。” 霓裳公主还真是个急性子啊,说来就来了,众人听得神情一动,急忙竖起耳朵。 小宫女微微一笑,取出一个黄缎子的信封,上面封了火漆,证明无人开封过。她将那信封拆开,里面装着的却是一个小小的玉珠,晶莹璀璨,在阳光下闪闪发光。这玉珠体积狭小,正中处还穿着一个小孔,却不通透,也不知是做什么用的。 小宫女娇声道:“第一题,叫做丝线穿孔。这是一颗采自东海的九曲孔眼的玉珠,顾名思义,它里面有九道褶皱,所以虽有孔眼,却无法一眼望到对头。公主说了,若哪位能将这细丝线穿过九孔,而玉珠又完好无损,那这第一题,就算他答对了。” 我汗啊,这是谁想出来的破题目,难度忒大了吧。林晚荣原本信心满满,可霓裳公主出的第一题便有如此难度,想来想去,似乎一点眉目都没有。高丽那边,李承载就不用说了,徐长今为了帮助王子娶回大唐公主,自然也使出了浑身解数,只是听到这题,也忍不住秀眉轻皱,一时没有办法。突厥使臣阿史勒与身边那智囊轻声商量着,连续说了几个方法,也都被一一否定了。 小宫女翠云将那九曲玉孔置于玉盘之上,孔眼正对着场中诸人,人群中早已纷纷议论开来,众人皆是冥思苦想,求破解之法。 “徐爱卿,霓裳出的这题,你可有破解之法。”皇帝端坐龙椅之上,微笑着问道,几位权臣重臣站立在他身边。 徐渭摇头道:“公主天资聪颖,老臣想不出破解之术。” “苏慕白,你呢?”皇帝看了苏慕白一眼道。自昨日剥了苏慕白的接待使身份,苏状元便沉默了许多,闻听皇上问话,便一躬身道:“皇上,微臣暂时没想到法子。” 皇帝苦笑道:“霓裳这丫头,自回来之后就没给过朕好脸色。此次招亲,一上来便出这么个难题,若无人能解出,那不是故意让朕难堪么?更让高丽和突厥笑我大华无人。诚王兄,你手下能人异士无数,便找个人把这题破解了吧。” 诚王眼中闪过一丝厉芒,借着躬身低头之际隐去了:“皇上,臣弟属下,都是些养着无用的闲人,上不得台面。若真要破解霓裳公主这题,臣弟倒是愿意推荐一人。” “哦,是何人?”皇帝饶有兴致的问道。 “皇上,民间传说,接待使林三,为人聪颖伶俐,曾经豆芽举佛、油锅洗手、火烧铜钱,于此奇淫巧技方面是行家,若我大华有人能破,则必是林三。”诚王笑着说道,有意无意的看了苏慕白一眼。苏慕白眼帘低垂,一声不吭。 “哦,有这事?”皇帝大感兴趣道:“林三还有此本事,朕怎么没有听说过?徐爱卿,这是真的吗?” “禀皇上,确有此事。小女芷晴曾经对王爷列举的三件事进行过论证,证明这其中暗含万物之理,这林三聪颖博学,此次也不知能不能出奇制胜。”徐渭道。 “还真有此事啊。”皇帝眼中笑意更浓,轻道:“但愿林三能给我们一个惊喜吧。” 林晚荣正暗自思索愁眉不展,哪里知道自己已经成了众矢之地。他眼光及处,却见地上几只蚂蚁缓慢爬行,那细细的脚肢一下子触发了他的灵感。 高丽阵中,徐长今思索一阵,忽然眼中神采一闪,急急对韩尚宫说了两句,李承载凑上来听了几句,顿时神色一喜,三人又细细讨论一阵,终于达成了共识。 “有了----”两个声音同时传出,一个清脆,一个厚实,惊醒了还在沉思中的众人。 徐长今朝那边同样站起的林晚荣一笑道:“大人,您也有办法了么?” 林晚荣嘻嘻一笑道:“是啊,你都有了,我能没有吗?” 小宫女翠云见两人同时出声,开口道:“这位小姐是代表你家王子么?那就请上来吧。这位公子,你代表谁呢?” 林晚荣走上台前,笑道:“我谁也不代表,我只代表我自己。长今女士,你想出了什么办法,要不,你先来吧。” ***************** 马上还有一章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