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三十六章 连胜两阵 - 极品家丁

第三百三十六章 连胜两阵

. 徐长今微微点头道:“谢过大人了,既如此,长今就先示范了。”眼下双方是竞争关系,徐宫女为了帮助高丽达成心愿,自然不会和林大人客气了。 她取来一只粗大的红烛,削去了四分之三,然后在剩下的那一截上,沿着与捻子平行的方向,穿了个细孔,将丝线贯穿其中,再以蜡烛封上了,接着将这丝线带蜡烛完整切下。 “这位小妹妹,能把那九曲玉珠给我了么?”徐宫女朝翠云微微一笑,和蔼说道。 小宫女把玉珠递给了她,徐长今将九曲玉珠的小孔与地面垂直,将丝线正对着九曲玉珠的入口,缓缓穿入。玉珠内部曲折环绕,那丝线前半部分裹着蜡烛,硬梆梆的,难以穿过。徐宫女小心翼翼的将红烛点燃,对着曲孔烤了一下,蜡线受热软化,便沿着曲孔缓缓而入。 这个点子巧就巧在将丝线用蜡烛封了,蜡烛受热软化,烛泪往下流动,带动丝线前行。但需要配合巧妙,若迟上一分,则可能导致蜡烛将曲孔封死的情形。徐长今心灵手巧,她大眼圆睁,小心翼翼的穿那丝线,不敢有丝毫的懈怠,晶莹如玉的鼻尖上,沁上一层淡淡的汗珠,望着甚是美丽。 真是一个巧妙的笨办法啊,林晚荣看的偷笑,这法子也就是徐长今这种有耐心和毅力的女子可以完成,换了其他人,铁定是不行的。不过,这徐宫女身上,恰好就体现了高丽人的民族性格。这一点,倒的的确确值得大华学习。 九曲玉珠内崎岖曲折,徐长今费了老半天功夫,来来回回的返回了数次,才将那丝线带着蜡烛穿过了小孔,只是那玉珠内部已经被蜡烛封死,丝线虽已穿过,却无法拉动。饶是如此,这个法子也是无人想出,场上诸人,对徐长今的巧手及毅力无不佩服之极,顿时掌声雷动,庆祝她过关。 徐宫女腼腆一笑,朝小宫女翠云一鞠躬道:“不好意思。虽然穿过了,但是丝线无法拉动,给您添麻烦了。” 翠云急忙道:“这位姐姐。既然丝线已经穿过了,那您自然就算过关了。” 徐宫女微微一笑,对林晚荣道:“大人,该临到您了。” 翠云小宫女早已点燃蜡烛,将曲孔里的堵塞烤化。待玉珠冷却,又用水灌过小孔,水珠滴落。证明内部再无堵塞,才将玉珠递给林晚荣。 林晚荣从怀里抽出个细细的竹筒,笑道:“我用的工具可能有些独特,两位姑娘不要怕哦。”他将竹筒打开,里面爬出一只小小的蚂蚁,翠云吓的啊的一声惊叫,徐长今美目急闪,疑惑的望着他。 林晚荣取过丝线,小心翼翼的将丝线绑在了蚂蚁腿上。又将九孔玉珠固定在桌上,在另一端抹上了些蜂蜜。徐长今哦了一声,脸上顿现恍然之色。 估摸着那蜂蜜的味道散发的差不多了,林晚荣将那小蚂蚁放置于玉孔当中。蚂蚁嗅觉灵敏,闻到蜜糖的味道,便寻味而去,三两下就穿出了玉孔。 众人看的直眨眼,这样也行?如果说徐长今的方法具有偶然性和不可复制性,那林三这个方法,简直就适合三岁小朋友用,太他妈简单了,这小子是怎么想到的? “哈哈哈哈----”皇帝爽朗笑道:“诚王兄,你可真有慧眼。徐爱卿,这林三,的的确确是个人才啊。” “皇上,不瞒您说。与林三接触时间长了,微臣总有个感觉,这天底下,似乎就没有能够难倒他的事情。”徐渭笑着道。 “是吗?”皇帝深深一笑。 “大人,您是怎么想到这一点的?”徐长今看着林晚荣,好奇道。 林大人高深一笑:“若你下次不在皇帝面前告御状,我就告诉你。”徐长今脸上一红,不好意思说话了。 “第一题,便由林公子和高丽王子答上了。”小宫女翠云宣布道。 “禄东赞,你看怎么办?他们已经答上了一题。”阿史勒面带忧色,对身边那智囊焦急道。 “不要着急,阿史勒,机会总会有的,还有三个问题呢。”禄东赞信心满满地答道。 “第二个题目。”翠云又撕开一个火漆信封,只见远处忽然行来数百名兵士,三人一组扛着一根圆木,足有百根之多,皆是一般粗细。 “这一个题目,现场有一百根一般粗细的圆木,请分出每一根圆木的根和梢。”翠云娇声说道。 话音一落,现场便安静了下来,这些圆木都是一样的粗细,怎么才能分出根和梢呢? 徐长今还在凝神思考,却听到两个声音同时响起道:“我能分开。” 一个声音来自远处,华语生硬,是突厥使臣阿史勒身边的智囊禄东赞所发。另一个声音却是发自徐宫女身边,就是那个刚才才玩了蚂蚁的林三林大人。 徐长今不敢相信的道:“大人,您真的会么?” 林晚荣嘿嘿一笑:“可能会吧,要试试才知道。” 禄东赞也上了台来,见着林晚荣一抱拳道:“鄙人禄东赞,乃是突厥毗伽可汗座下,见过林大人。” 林晚荣哈哈笑道:“远来是客,既然禄兄有办法分辨出哪边是根,哪边是梢,那就请你们先来吧。” 禄东赞微笑点头道:“分别树根与树梢,其实并不算难,只是可能要进行一些破坏性活动。人有年纪,树有年轮,越靠近树根部,年轮越深越明显,只需要我突厥勇士,将这一百棵圆木取头与尾处锯开,分辨年轮颜色,便可以辨出头与尾、根和梢了。” 什么年轮树龄,都还是都一次听说,众人听得迷糊。唯有林晚荣轻轻点头,突厥能够屹立多年而不倒,确实有人才啊,不说别的,这禄东赞就算得上一个。大树有年轮,这是后世经常提起的道理,但在这世代从一个突厥人口里说出来,愈发的显得不平凡。 “徐爱卿,这禄东赞说的对么?”皇帝眉头深皱,问道。 徐渭点头道:“皇上,小女芷晴曾经研习过此,树有年轮之事,地确不假,越靠近树根,那年轮便越明显。这禄东赞非是凡人,他乃是突厥毗伽可汗帐中的第一智囊,有国师之称,这一阵,只怕他胜了。” “林三呢,林三有没有可能胜出?”皇帝突然开口道,眼中闪过一丝期冀之色。 “这个,老臣不敢妄断。要想胜过禄东赞,除非林三想出更妙的办法。”徐渭道。 说话间,禄东赞已命令手下突厥剪士自头和尾两端锯开一颗大树,果然一端露出了深深的年轮。徐长今看的点头,轻声道:“世界之大,无奇不有,长今今天又学到了新的知识。” 见禄东赞又要命人再去锯开别的圆木,林晚荣急忙笑着制止了他道:“禄兄,果然如你所言,你这法子具有极大的破坏性啊。这样吧,小弟也有一法验证树梢与树末,待小弟验证完了,再请禄兄任选其中十颗锯开,两相验证,一来可以检验小弟的方法有无谬误,二来也节省了资源。植树造林不容易啊,要爱护树木,爱护森林。” 禄东赞点头道:“此法甚好,大人要如何验证呢?” 林晚荣缓缓行出,对那抗木而来的数百兵士一抱拳道:“请各位兄弟帮帮忙,将这些圆木都推到河中吧。” 徐长今与禄东赞皆好奇的望着林晚荣的一举一动,徐渭一拍手,懊恼道:“哎呀,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些呢。恭喜皇上,贺喜皇上,这一阵,咱们又赢了。” 那些圆木入水之后,在水里蹦达了几下,便渐渐安静下来,这时候便出现了奇异之处,同样粗细的一根圆木,两端沉浮情形却是完全不同。林晚荣笑着道:“禄兄,依小弟看来,同一根圆木,浮在水面的为树梢,沉下水面的为树根。你认为呢?” 禄东赞竖起大拇指道:“林大人,您果然博学多才,竟能想出个这么简单的法子,禄东赞佩服之至。” 阿史勒急忙走过来道:“禄东赞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为何浮在水面的为树梢,沉下水去的为树根呢?” 禄东赞笑着道:“大树向阳,水分皆从根来,故树根粗壮,树梢稍轻,表面望着粗细一样,内里则是有差别。我们任选十棵,一查年轮便知。” 早已有兵士上前挑选了十颗圆木,锯了开来,果然如林晚荣所言,重者为根,轻者为梢。毫无疑问,林晚荣挑选的方法更简洁,更实用,这一阵林三与突厥都可通过,但林三力压突厥,乃是不争的事实,连禄东赞也无法否认。 “大人,您这些知识,都是从哪里来的?我可不可以向您学习呢?”徐长今佩服之余,忍不住开口相询。 “自学,基本都是自学。”林晚荣打了个哈哈:“徐宫女,你要向我拜师?哎呀,这个可不好,我面对着漂亮女子一向都难以自控,要是万一我和你发生点什么,那怎么对得起贵我两国源远流长的友谊呢,还是不要了吧。” 徐宫女晶莹如玉的脸颊飞上两朵美丽的彩霞,低下头去,久久不敢说话。 **************** 三章完毕,求月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