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三十七章 同槽相欺,人不如马! - 极品家丁

第三百三十七章 同槽相欺,人不如马!

. 皇帝哈哈大笑道:“好一个林三,力压了高丽奇女,又折服了突厥国师,实在有学问,有见识,徐爱卿,你为我大华举荐了一个大大的人才啊。” 徐渭脸上露出微笑,得皇帝这一番嘉奖,林三的飞黄腾达指日可待,虽然昨天皇上就已经褒扬过他了。苏慕白听得面皮发白,脸色愈发阴沉。诚王看了他一眼,微笑不语。 四题已是过半,高丽答对了第一道,突厥取胜了第二题,林晚荣则是两题都过关,只要他再答对一题,便能稳稳立于不败之地。李承载和阿史勒都有些紧张,没想到双方的一群谋士,都还抵不过这小小的林三一人。 小宫女翠云取过第三道信封拆开,扫了一眼,大声道:“第三题是,请诸位回过头去----” 众人疑惑不解的转过身,忽听远处蹄声阵阵,震得地面微微发抖,数十名骑士,手执马鞭,催动着数百匹骏马奔来。这百匹骏马,皆是白毛白蹄,仿佛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,认不出谁是老大谁是老二。 叫人奇怪的还不止于此,在这百匹白马之后,又有数名骑士,赶着一群小马驹而来。这一群小马驹也是一身纯白,如一片飘飞的鹅毛大雪,让人精神一震。两拨白马到了众人面前,骏马嘶鸣,此起彼伏,煞是壮观。 翠云微笑道:“现在,现场有一百匹白色母马和一百匹白色马驹,它们乃是母子关系。霓裳公主出的第三题,请诸位帮助场中一百匹母马找到它们的马驹。” 林晚荣已经连答了两题,对这位霓裳公主的刁钻和古怪已经有了领教。别的小姐招亲不是考文就是考武,唯独她身为皇家公主,喜欢这些非文非武的东西,甚是奇怪。这个帮马驹找妈妈的游戏,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出来的,这不是故意为难人么? 突厥世代皆是草原上的游牧者,对马匹有着天生的认知感,见霓裳公主出了这一题,皆都面现喜色,论起马性,还有谁能比他们更熟呢?霓裳公主分明是在暗中帮助他们啊。 禄东赞与阿史勒边窃窃私语,边向周围的突厥骑士指指点点,似乎是在分配任务。高丽阵中徐宫女与李承载商量一番,眉头轻皱,好像还没有想出办法。 禄东赞与阿史勒商量妥当之后,喜先站起来,大声道:“这位宫女小姐,我突厥已有区分之法。” 李承载听了一惊,急忙对徐宫女说了几句,徐长今面现难色,微微摇了摇头,李承载脸色难看的哼了一声。 林晚荣将他们神色看在眼中,忍不住笑了笑,这高丽小王子,除了靠女人出主意,真的再难找到一个长处了。 翠云点头道:“突厥使臣请讲。” 禄东赞傲然道:“我突厥世代生于草原,长于马背,对于认马辨马,自有一套独特之处。这百匹母马,百匹马驹,数量虽多,但我突厥骑士也有数十人,他们都是精通相马之人,一人为十匹马驹找到母马,也非难事。我们便借此法一试。” 林晚荣明白了,原来他们是要通过自己的相马之术,使出蛮力为这些马驹子和母马配对。这倒的确是一个办法,虽然,笨了点。 说话间,数十名突厥骑士已经纵马飞奔而去,到达百匹马驹前,每人选定十匹,也不知使的什么奇招,转眼就将马驹分成了十队,每人恰好掌管着十匹。突厥不愧为马背上的民族,他们对马的控制和掌握,相马的眼光,非是大华兵士所能比拟。 “驾----”十名突厥骑士,各自驱使着马驹,向母马群中冲去。他们要凭着自己的眼光和经验,辨别毛色、花色、形体,在数百匹母马中,为这些马驹找到配对的母亲,全凭他们多年相马的经验,并无捷径可循。 李泰深有忧色的望着突厥骑士,良久叹了口气道:“这些突厥人,果然禀赋过人,论起马上功夫,无人能与他们敌对。” 他是大华第一名将,这句话分量不轻,皇帝沉声道:“李爱卿,依你看法,我大华此次出兵征伐胡人,是否有必胜把握?” 李泰点头道:“皇上放心,我大华有步营、骑营和神机营,三营若配合得当,胡人纵是马上功夫天下无敌,老臣也能取胜他们。” 皇帝如释重负,脸上现出一抹笑意道:“那你再说说,依照突厥人的方法,真的能辨别出所有的马驹和母马吗?朕觉得未必尽然。” “皇上英明!”李泰笑道:“突厥人凭眼光办事,实在有些不牢靠。经验和眼力固然重要,但这马匹数量众多,他们要想分辨开来,也绝非易事,老臣估摸他们能分辨出八成也就算不错了。” 这边城下,高丽使团见胡人自信满满的样子,却愈发的着急起来,若叫突厥取胜了这一场,那高丽就自然被淘汰了。只是他们不善于相马,又一时想不出聪明点的主意,众人急成一团,就连徐宫女脸上,也是满面忧色。 “大人!”一个轻柔的声音在林晚荣身边响起道。 林晚荣正看突厥人驯马看的有趣,闻言转头,却见徐长今大眼圆睁,俏脸嫣然,正站在自己身边。 “哦,长今女士,你找我吗?”林晚荣笑道。 “大人,您不着急吗?”徐宫女轻声问道,眼中的焦急一览无余。 “急?急能有什么用?”林晚荣摇头道:“突厥人相信他们自己的眼光,那就让他们去吧,我只相信事实。” 听林大人的意思,他似乎认为突厥人不会那么顺利。徐长今顿时眼中一亮道:“大人的意思是,突厥人也没有十成的把握?” 林晚荣笑着望了她一眼,徐长今急忙低下头去,不敢与他对视。 “徐宫女,你到我这里来,是想打探突厥人的消息,还是想刺探我的虚实?”林晚荣笑道:“你这个人太诚实,不善于隐藏自己善良的目光。” 徐宫女低下头,羞红满面道:“大人,真的很抱歉,我来这里,一方面是想听听您对突厥人的看法,另一方面,是想知道您想出办法了没有。这一次为王子求亲。对我高丽来说,不止是一桩亲事这么简单,更事关我高丽的生死存亡,长今粉身碎骨,在所不辞。” 林晚荣心里一动,徐长今说这话,意思就很明显了,一定是有人逼迫了他们。若是胡人与大华联了姻,对高丽来说绝不是好事。但他们国力赢弱,不能与胡人相斗,而看高丽的表现,似乎一直都在犹豫当中,也从侧面证明了这一点。当然,若李承载能娶回公主,就相当于抱住了大华的大腿,好处不是一般的多。 “是胡人逼你们了?抑或是东瀛?”林晚荣试探着轻声道,眼光直盯住徐宫女面色。 “给您添麻烦了,对不起。”徐宫女面色一变,深深一鞠躬,急急扭头而走。 林晚荣无奈摇头。这丫头真不是一个合格的间谍啊。“大长今,突厥人顶多能辨出八成。”林大人大声说道。 “大人,您,您说什么?”徐长今脚步停住了,转身望着他道:“您这么有把握?” “不是有把握,是要讲科学。”林晚荣笑着道:“突厥人按经验挑马,表面上看很稳妥,却逃不开统计学的定理。一个突厥骑士有十匹小马驹,第一次,他要在一百匹母马中挑出一匹,要保证他挑选的完全正确的话,他必须将一百匹母马全部比较一遍,也就是说,第一次他就要比较一百次。假设第一次他挑选正确的话,为第二匹马驹找妈妈,他就要挑选九十九次,依此类推,第三匹要九十八次,第四匹就要九十七次,到第十匹,他也要比较九十一次。哦,这个道理,是不是太复杂了,长今你懂么?” 徐长今凝神思考了一会儿,点头道:“大人,我懂得一些,您说的很对,每匹马驹他都至少要比较九十次以上。” “这就对了。”林晚荣点头道:“如此频繁的比较,枯燥乏味,突厥人也是人,他们难道就不会犯错?只要他们中间的任何一个人犯了一个小错,就会寻致其它马驹认错,进而引发一连串的错误,而且错误是累加的。十个人交叉犯错,乖乖,那可就不得了。” 这一连串的分析,徐长今听得似懂非懂,但林大人这个人表面看着没正经,其实骨子里比谁都精明,她点点头,正色道:“大人,谢谢您,我也相信突厥没有十成的把握。倒是大人您----”她顿了顿,没有将话说完,向林晚荣躬身行礼,便急急转回了高丽使团中。 那边禄东赞带领着数十名突厥骑士,已经开始挑选母马,突厥人的眼光果然毒辣,一转眼就为五对母子团聚。林晚荣心中冷笑,一眼能看出来的,当然是简单的,到后面才是你挠头的时候。 高丽小王子李承载朝林晚荣看了一眼,对韩尚宫吩咐了几句,便匆匆行了过来:“林大人,承载有礼了。” 徐宫女刚走,他又来做什么?林晚荣嘻嘻一笑道:“王子你好啊,怎么不看驯马,来找我做什么?” 李承载一叹道:“大人,我哪里还有心情看马。不瞒您说,承载此来,是奉了父王的命令,一定要迎娶霓裳公主回国,但眼下这形势,对我高丽最是不利,大人----”他望了林晚荣一眼,欲言又止。 来了来了,这小子要出花招了,林晚荣故意眉头一皱道:“高丽王对小王子期盼殷切,小王子正该努力才是。眼下我霓裳公主尚未出嫁,你还有大把的机会啊。” 李承载苦笑道:“我高丽国势微薄,人才稀少,要与大华才俊和突厥猛禽比高。实在难以望其项背。今日公主的这个招亲会,我们勉强答上一题,对于后面的,则是一点把握也没有。而霓裳公主对我高丽又至关重要。所以,承载想求大人您帮帮忙----” “帮忙?小王子说笑了。”林大人嘴角上翘,笑容意味深长:“您身份高贵,我哪里帮的上?” “帮的上,帮的上。”李承载急忙道:“承载未来贵国之前,便听说林大人乃是大华第一学士,声名远播,这几日与您相处,更是觉得您见识广阔,才学非凡,可谓大华最有前途的年轻官员。” 瀑布汗,老子什么时候成了大华第一学士,老徐还不得找我拼命?再说了,你高丽的时候,我还在金陵,你到哪里听我的名字?这高丽棒子拍马屁的手段实在太滥了,还不如大长今对我一笑来的动人。 “只要大人您将接下来的答题之法,暗中告诉承载。承载愿意千金奉送,另配绸缎千匹,玛瑙百颗,亲自送至您府上。”绕来绕去,李承载终于开出了价码,黄金千两,绸缎千匹,玛瑙百颗,几乎可以与送给霓裳公主的聘礼相媲美了。高丽为了迎娶公主,确实不惜血本。 这么点东西就想打发我,你把我当土财主了?林大人我卖的是头脑,是点子,万金不换的。林大人故作沉吟道:“这个嘛,小王子,您太看的起我了,不瞒您说,我只是一个芝麻绿豆大的小官,才学更是比金刚山还浅薄,您就是送我万两金子,我也不能要啊。徐宫女上次已经教导过我了,皇上又对我恩重如山,我怎么能再收您的东西呢。不成啊,不成!再说我家里就是做生意的,不愁银子的。” 你家里做个屁地生意,当我没有打听清楚吗?你不过是金陵大户萧家中的一个小小家丁,瞒上欺下,无恶不作,只是运道好,也不知怎么被皇帝看上了,才披上了一身人皮。人家萧家赚银子,跟你有个屁的关系,你不过跟着喝点汤罢了,亏你说的这么振振有词。李承载暗中一哼,对这人的脸皮,除了佩服还是佩服。 “大人,我瞧您和徐宫女相谈甚欢,似乎很是合得来啊。”李承载微微一笑,话题一转,不去谈金银珠宝,却不知怎么扯到徐长今身上了。 林晚荣一愣,旋即大方点头道:“是啊,是啊,我很早就听过长今的名字,和她简直就是一见如故。” 李承载点头道:“徐宫女是我高丽的一名奇女子,为人真诚善良,充满爱心,医术精湛,更精通百科,智谋突出,不仅深得民众拥护,同时也得到我父王和母后的宠爱,年纪轻轻,便成了宫中的首席医女,在民间和宫中,都拥有极高的声望。” 这小子究竟要说什么,见李承载一心将话题往徐宫女身上扯,林晚荣更加迷惑了。 “大人,”李承载眼中神光一闪:“你与徐宫女相交深厚。您若喜欢的话,我便禀明父王,将徐长今送与您了,您看如何?” 噗噗噗,林大人都能听到自己心脏急剧跳动的声音,将大长今送给我?没有搞错吧?半岛的传奇女子,高丽民众的偶像,就送给我,天天给我扎银针按摩脚底板?这是怎样一种享受啊?诱惑!绝对是一个难以拒绝的诱惑!这李承载真是下了大本钱啊。 林晚荣抬头看了远处的徐宫女一眼,只见她和韩尚宫正在讨论什么,紧皱的眉头,如雪地肌肤,细腻的脸颊,诱人的樱唇,风韵十足,让人心动。 枉你还在那里殚精竭虑,却不知道你主子已经把你卖了,可悲。林晚荣缓缓摇头,若不是此行关系着青旋,林大人说不定真要好好考虑一下李承载这个难以拒绝的建议了。 “小王子,这个恐怕不行。我和徐宫女乃是朋友之情,并无男女之私,我想您误会了。”林晚荣淡淡说道,对这个李承载说不出的厌恶:“至于招亲之事,我乃是大华之人,霓裳公主更是我大华的天使,我不能做对不起大华的事,你请回吧。” 李承载愣神半晌。这林大人怎么面目突变,由贪污受贿的奸臣变成心思深沉的爱国之士了?他无奈摇头,悻悻离去。 徐长今啊,我帮了你第一次,但帮不了第二次,但愿你主子下次不会把你送给东瀛,那你可就太惨了。林晚荣深深一叹,奇女子,奇女子又怎么样?还不是一样逃不脱悲惨的命运。 突厥人动作神速,二人说话间,已经配好了四十多对马匹,广场上观战的以大华人居多,看到突厥人熟练的相马御马,人人都在感慨。难怪胡人如此彪悍,只凭他们马背上的本事,就无人能与他们比肩。 配对配到后来,林晚荣的统计理论便凸显了出来。一百匹一模一样的白马,一百匹一模一样的小马驹子,凭人眼分别辨出血统,要想一个不错,那几乎是不可能。只要其中一个人一匹马拿不准。影响就是一连串,配到六十多匹的时候,突厥骑士的动作明显缓慢了起来,禄东赞和阿史勒的神情逐渐紧张。剩下的都是难以研判的,一匹马往往需要十个人一起商讨议论,才能配对。 果然不出大人所料,突厥人遇到麻烦了,徐长今微微一叹,偷偷望了林晚荣一眼,只见那年轻的林大人凝望着数百匹白马,呆呆出神,也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。 “禄兄!”禄东赞正忙的浑身是汗,却见林晚荣走了上来:“是不是越到后来,越是困难了?” 禄东赞身为突厥国师,胸怀自然宽广,闻言一笑道:“是的,这马匹到了后面,都是难以判别的,因此需要的时间就多了一些。” 林晚荣笑道:“不用这么费劲了,小弟想出了一个简单的办法。这位宫女姐姐,我能试试吗?” 禄东赞吃惊的看了林晚荣一眼,林大人连夺两阵乃是他亲眼所见,若是再破了这一阵,林大人真的就是天才了。 小宫女翠云道:“当然可以。禄东赞大人,你们已经配出了六十五对,耗时一个时辰。若这位林大人在一个时辰内,配出的比你们多,那就算他取胜,您觉得如何?” 禄东赞点点头道:“此法可取。林大人,看你的了。” 翠云一挥手,那被配对成功的六十余匹母马与马驹子一起被拉了下去,接着便有六十余匹备选的一模一样的白马和马驹送来,混入其中。浑身雪白的骏马和马驹一起嘶鸣,如同春雷阵阵,震人耳膜。 林晚荣进入马驹群中,缓缓抚摸着一匹小马驹的柔顺的鬃毛,向旁边那喂养的骑士问道:“这位大哥,这些纯种白马,喂养起来一定很费力吧。” 那骑士点点头道:“这些都是纯种的大宛马,体形庞大,奔跑快速,喂养要极为精细,一个时辰就要喂上好饲料一次,且一马一槽,绝不能两马并槽。眼下这近两百匹马都等了快两个时辰了,小马驹们饿得直叫唤呢。” 和我所料的一样啊,林晚荣微微一笑,走到众人跟前,大声道:“诸位大哥,先将饲料送上来,喂这些马妈妈吃顿好的。” 送马来的骑士便是喂养白马的马夫,闻听林大人所言,正中了心意,当下送上百余个马槽,奉上上好的饲料,母马立即低头嚼了起来。 小马驹早已饿了,一见有饲料上来偏又吃不到,便有些嘈杂起来,马蹄乱踢,蹦达成一团。 林晚荣点头道:“各位大哥,请给小马驹套上口嚼子。” 口嚼子就是竹子制成的笼子,套于马嘴之上,是专门用来防止骡马偷吃的。给这大宛纯种白马套上口嚼子,众人还是第一次听说,但既然林大人说了,骑士们也就照做了。 嘴上被锁住了,小马驹更是群情急躁,有几个已是不听使唤的到处乱窜起来。众人无不好奇的看着林晚荣的一举一动,不明白他要做什么。 “诸位大哥,接下来我说的,你们一定要照做,可千万不要舍不得下手。”林晚荣正色道:“拉好母马,让他们停在那里不动。同时,拿起你们手中的鞭子,狠狠抽这些小马驹,将他们赶走,赶的越远越好。” “这个----”几名骑士一愣,这些马驹是他们亲手培养甚至亲手接生的,自然舍不得下手。 林晚荣笑道:“舍不得真打,那就装模作样几下吧,不过一定要逼真,一定要让小马驹害怕,明白了吧?” “明白!”数名骑士狠狠一挥马鞭,在空中挥舞几下,霹雳哗啦乱响。躁动不已的小马驹们立即一阵惊吓,嘶叫着向外奔去。 骑士们在后面连吼带吓,驱赶着马驹远去,原本安稳进食的母马们立即也变得躁动不安起来,望着向远处飞奔的马驹,一阵阵的悲哀嘶鸣,眼神甚是凄凉。 “明白了,我明白了。”城楼上的李泰神色一喜,大声叫了起来。 皇帝奇道:“李爱卿,你明白什么了?” “禀陛下,这林三是个奇人,大有智谋,大有智谋啊!”李泰激动说道。 与此同时,场中的禄东赞也是脸色一变,望着那微笑不语的林三,呆呆愣神了半晌,方才喃喃道:“大华有此一人,足可抵十万雄狮。” 阿史勒惊道:“可抵十万雄狮?你说的是林三?禄东赞,这怎么可能?他这人贪财好色,哪有这么厉害?” 禄东赞苦笑道:“我也不愿意相信。但愿来日两国兵戎相见,我与他不会在战场相逢。” “回来了,回来了!”人群中一阵惊呼,只见远处数百匹马驹撒开蹄子狂奔,后面骑士追赶。马驹受了惊吓,直往母马群中跑来。数百匹母马一齐哀鸣,嘶叫震天。 百匹马驹冲到母马群中,便迅速自发的找到一匹母马,不断的鸣叫着,眼中的惊恐还未褪去,渴望得到安慰。百匹母马,百匹马驹,迅速配对完成。 母马拼命的用嘴拱着幼驹口上的嚼子,要为他们解开束缚,林晚荣深深一叹道:“母子天性,孰可分离?同槽相欺乎?人不如马。各位大哥,将那嚼子解开吧。” 骑士们为马驹解开束缚,同时翻开马蹄掌,原来那蹄掌之中,都写明了马的编号,一母一子,竟是丝毫不差。 徐长今看的呆呆,听到林晚荣说话,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,小口微张,喃喃道:“同槽相欺,人不如马!大人,您说的太对了,您到底是怎样一个人?” 人群中欢呼雷动,这位年轻的林大人,眨眼之间连破三题,不仅击败了高丽,更击败了不可一世的胡人,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。大华有此国士,何愁胡虏不平? “林三啊,林三!你叫朕如何是好呢?”皇帝口中喃喃念了句,眼神急闪,又是意动,又是为难! ************** 七千字的章节,求兄弟们的月票支持,呵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