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三十九章 三个邀请 - 极品家丁

第三百三十九章 三个邀请

. 天下第一丁?不仅众人惊愕,就连见多识广的徐渭也愣住了,难怪皇上说从此再无人敢欺侮萧家、欺侮林三,单凭御笔亲题的“天下第一”四个字,牌匾往门前一挂,那便是文官落轿,武将下马,谁敢懈怠?欺负林三?笑话!林大人不欺负别人,那就要念阿弥陀佛了。 “谢谢皇上!”林晚荣急忙笑着行礼,这可是一份大礼,不要白不要。老丈人够意思,以后他如果有事,说不得要帮上一帮。 殿中百官皆是精明之人,几日之间,这位不知道从哪个门缝里冒出来的、名不见经传的林大人,便取代了新科状元苏慕白,成为皇上的新宠,从无名小卒到“天下第一丁”,爬升之快无人能及。众人皆是人精,早已看出了些眉目,急忙向林大人行礼套近乎,一时之间,阿谀奉承不绝,直把林大人夸的地上无双、人间少有。 突厥国师禄东赞缓缓行到林晚荣身边:“林大人才学,禄东赞甚为佩服。他日若是与大人战场相逢,禄东赞纵是战死沙场,也无怨无悔。” “好说好说了,禄兄。”林晚荣笑道:“只要你突厥不惊扰我大华百姓,我保证你能长命百岁。” 禄东赞朝林晚荣一竖大拇指,两人同时微笑,心里的想法却是截然不同。 “哇哈哈哈----”退了朝来,坐在马车里,望着“天下第一丁”五个金光闪闪的大字,林大人扯着嘴角得意大笑,暴发户嘴脸一览无余。 徐渭坐在他身边,见他的样子心里好笑,忽然想起一事,忍不住微微叹道:“林小兄,今日之事,本可尽善尽美,你若答对了霓裳公主最后一道题目,便可登堂入室,成为大华驸马。只是----唉,还是欠缺了些运道!” 什么欠缺运道,我说是运道太好才是,莫名其妙的遇到仙儿,又娶了她做老婆,没想到她竟然是身份尊贵的公主。虽然眼下她似乎是生气了。但以她的小性子,过不了几天便又会回心转意,老子这次是大发了。 “徐先生,我有一事不明,请您老指教!”林晚荣将皇帝赐字收好放置,皱眉道:“咱们当今皇上,到底有几个公主?” 徐渭点头道:“小兄弟这话问的好。本来是两位公主的,但现在,变成三位了。” “什么两位变三位?徐先生,你就不要卖关子了,快些说来听听吧。”林晚荣着急仙儿身份,急切问道。 徐渭叹了口气道:“小兄弟有所不知,皇上赐了封号的,本来有两位公主。长公主叫做新霞公主,乃是皇上第一女,昔年皇上登基之后,适逢云南彝族部落闹乱子,为稳定边疆局势,皇上将长公主赐婚云南郡王长子,新霞公主便长年居于偏远之地。如今已年近四旬,上次回京省亲,还是五年前了。” 这位新霞公主就是仙儿的大姐了,年纪大了,肯定不会是青旋,林晚荣急道:“那第二位赐了封号的公主呢?难道就是仙儿----哦,就是霓裳公主!” 徐渭微笑摇头道:“非也,非也,第二位公主名曰出云。” “出云公主?”林晚荣又喜又忧道:“不是霓裳公主?” 徐渭点点头:“关于皇上的子嗣儿女,此事说来话长,中间颇多曲折。新霞公主之后,皇上曾诞有两位皇子,第一位乃是皇后所出,可惜在十岁时,因意外坠马摔断脖子而夭折。” 骑马摔断脖子?林晚荣吃了一惊,好诡异的理由,而且是皇上的长子。徐渭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,摇头道:“皇家的事情,还是不要弄得太清楚为好。先皇说皇长孙坠马而亡,那便是坠马而亡。” “明白了。听徐老哥你话里的意思,皇上还有第二子?”林晚荣问道。 “皇二子,说起来更可惜了。”徐渭喟然一叹道:“先皇临终之前,皇上亲自侍奉身前,孝敬仁义,天下景仰,只是有人看不惯他,派了杀手进宫行刺,二皇子为保护皇上,惨死在杀手刀下。皇上当时年近四旬,老来丧子,悲伤不已,当场便晕厥在先皇榻前。” 没想到老皇帝的两个儿子都死于意外,实在叫人震惊。徐渭清了一下嗓子接着说道:“后来先皇榻前传位,皇上登上大宝,却只剩了三个公主。出云公主在她兄弟姐妹中排行第四,乃是皇后亲生,尊贵无比,与新霞公主相差二十余岁。出云公出生之时,皇上根基未稳,适逢有奇人相助,皇上便将出云公主赠予奇人为徒,一去二十余年,老朽只在她六岁时候受封为出云公主时候见过她一次。” 出云公主难道就是青旋?林晚荣心里跳了一下,那仙儿呢,她怎么又成为了霓裳公主?难道是老皇帝为了忽悠高丽和突厥,而故意收的义女? “霓裳公主,便是皇上最小的女儿。”徐渭轻叹一声道:“当年宫中,皇上最为宠爱的就是出云和霓裳两位公主。出云受封时,皇上曾笑言,拟将最小的女儿封为霓裳。只可惜霓裳公主尚未受封,就又生变故,其生母秦妃为保护皇上而死于非命,霓裳公主从此下落不明。前几天皇上提到霓裳公主回来,老朽还将信将疑,没想到却是真事。” 秦妃?秦仙儿!我明白了,林晚荣猛一拍掌,仙儿就是皇帝的亲生女儿,她母亲姓秦,所以叫做秦仙儿。这丫头骗我好苦啊,回家一定要打她屁股。 “刚兄弟,现在你明白了吗?”徐渭笑着道。 “明白了,明白了!”林晚荣哈哈一笑:“谢徐先生指点,等过几天我搬新家,就请你过来喝茶,顺便收点红包!” 徐渭大笑看他一眼道:“林小兄,你现在非是凡人,可莫要提什么收红包之事。若是被外人听见了。只怕到时候给你送礼钱的,会挤破你家门槛。” 徐渭绝非危言耸听,林大人现在乃是皇上面前的超级大红人,想巴结他的大有人在,别说送红包,就算是他想要金山,也肯定有人为他搬来。 “还有一事。”徐渭望着他笑了笑道:“林小兄,你是不是和你家萧大小姐闹别扭了?” “闹别扭?没有啊!”林晚荣奇怪道:“我前几天在校场上挨了鞭子,还多亏她为我上药呢,怎么会闹别扭?” “没闹别扭就好。这两日。芷晴丫头与萧大小姐形影不离,我见她愁眉紧锁,还以为你与她有什么嫌隙呢!” 大小姐和徐芷晴形影不离?林晚荣昨日早间就出去了。昨天晚上又在宫中留宿,算起来,有两天多的时间没看到大小姐了,还真有些想她。 在门口与徐渭道了别,进了店中,却见宋嫂正在忙活,小丫鬟环儿也在一边帮忙,见他回来,顿时喜道:“三哥,你回来的正好,快来帮忙!” “帮什么忙?”林晚荣笑道:“大小姐呢,怎么不见她?” “今日从金陵新发过来一批香水,马上就要到货了。我们这边正封锁着消息呢,要让各位太太小姐们知道了,非把咱们这店子拆了不可。三哥,你不知道啊,咱们这香水可卖疯了。昨天刚上柜的十瓶,崭茶功夫,外面就有数百人排队。十瓶卖完,剩下人都不依了,闹闹了一整天,最后还是宋嫂答应一到货就马上通知他们,大家才散去了。”环儿喜滋滋的道。 林晚荣对这种情形早已经不奇怪了,笑着拍拍小丫鬟地小脑袋道:“我不是问香水,我是问大小姐,怎么不见她?” “大小姐么?说是与徐小姐一起出门画画去了,和你一样,昨儿个一晚上都没回来。”环儿不好意思的答道。 画画?这俩丫头真好闲情逸致啊,林晚荣心里奇怪,大小姐什么时候开始这么悠闲了,连店里的事都可以放的下了。 “哦,对了,三哥,方才有人给你送请柬来,说是请你过府赴宴!”环儿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娇声说道。 “送请柬?赴宴?”林晚荣奇怪道:“谁送的?赴什么宴?” 环儿摇摇头:“我不知道,那家的下人穿着甚是华丽,对我却很客气,将请柬留下就走了,还说他家主子请你务必赏光光临。” 林晚荣将请柬接在手中,只见那帖子金丝抽边,包装华丽,打开一看,上面写着一行金色小字:“明日暮时于王府设宴,恭请吏部副侍郎林三大人届时光临。诚王赵明诚敬上!” 诚王设宴?那日在相国寺中闹得那么不愉快,他邀请我干什么?我刚升官,他帖子就送来了,手脚真快。这官场上的事,虚伪奸诈,还不如我在萧家做家丁来的快活,他随手将帖子丢在一边,笑着道:“我先进去休息一会儿,要是大小姐回来了,环儿你就叫我!” 环儿点头应是,林晚荣脚步迈开,正要进房而去,忽闻外面传来一阵生硬的大华语道:“请问林三林大人,是住在这里吗?” 林晚荣抬起头来,只见一个高鼻子凹眼睛地突厥人站在门口问话,看那模样,似乎是阿史勒的手下。 “是啊是啊,我就是,请问你是----”林晚荣走上前去打量着他道。 “鄙人奉阿史勒大人之命,为林大人送上两匹上好的汗血宝马,请大人查收。”那突厥人弯腰躬身道。 林晚荣欣喜的哦了一声,不说这事还真是忘了,阿史勒对他行贿了两匹汗血宝马,被徐长今在皇帝面前揭发了,皇帝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将珠宝与宝马一起赏赐给了他。眼下,这突厥人便是专门为他送宝马而来的。 活了这么大,汗血宝马的名字只听说过,还从没亲眼见过呢。林晚荣急忙拉住那突厥人道:“宝马在哪里,快带我去看看!” 出了门去,只见堂前立着两匹体态高大的骏马,浑身毛发棕黄,柔软如缎,找不出一丝杂色,腰背之间的鬃毛隐呈金色,在阳光下熠熠生辉,甚是显眼。两匹汗血宝马的四蹄上,长着一圈白色的鬃毛,煞是可爱。 “大人,这就是我突厥最为神骏的汗血宝马,每当它剧烈奔跑之时,浑身汗珠晶莹如血,故称为汗血宝马。送与大人的这两匹。更是宝马中的王者,大人请看,这两匹宝马四蹄如玉,似马踏白雪,仿佛自天边而来,在我突厥,此马被誉为天马。”突厥使臣缓缓介绍道。 林晚荣心里喜欢,面上却不能表现出来。微微点头道:“不错,汗血宝马果然名不虚传,和我大华的滇马有的一拼。” 那使者不屑的撇撇嘴,滇马是什么马,相貌丑陋,又瘦又小,怎能和我突厥宝马相比。这林大人真不识货。 “谢谢这位使者了。”林晚荣笑着将缰绳牵过,那边的环儿看见这大马心里欢喜又害怕,却听三哥道:“环儿,你牵这两匹牲口出去遛遛吧,看看能不能犁田拉磨。” 突厥使者鼻子都气歪了,林晚荣哈哈笑道:“如果这宝马干不了活,那就给大小姐留一匹当座驾吧,唉,不能干活的牲口,也只能被人骑了。咦,这位使者,你怎么还在这里?” 突厥使者强忍住怒火,从怀里取出一个请柬,递到林晚荣手里道:“大人,这是阿史勒大人的邀请。他请您明日夜晚赴城外参加篝火宴会!” 篝火宴会?阿史勒还挺浪漫的嘛,不会是借着这功夫,送我两个突厥美女吧。林晚荣打了个哈哈,接过请柬正要随口答应,忽然想起,诚王刚才下的帖子,不也是邀请明日暮时去他府中赴宴么? 突厥使者见林大人接过请柬,便以为他已经答应,急忙行礼离去,在这里多待一刻,见林大人如此侮辱汗血宝马,他有一种上前狠狠揍他的冲动。 林晚荣还在沉思,环儿却欣喜的走过来道:“三哥,三哥,你真的当官了?” “一个小官而已,瞎混混的。”林晚荣笑道。 “才不是呢。”环儿小嘴一撅:“三哥你又哄我。刚才来的这个人,高鼻子,凹眼眶,是不是就是塞外的胡人?” “环儿果然见多识广啊!”林晚荣点头嘻嘻道:“这些是突厥人,哦,就是跟我们大华打了许多年仗的那些家伙。” “三哥,连胡人都这样巴结讨好你,你还说你是小官?你就会骗我们。”环儿委屈道。 见小丫头眼眶都红了,林大人只好笑着道:“好吧,那就是大官,天大的官,行了吧?” 环儿破涕一笑,重重地点点头:“我就知道,三哥是天底下最有本事的人。”旋即,她神色又黯淡起来:“三哥,你做了大官,是不是就要离开我们了?” “怎么,环儿担心以后三哥会不认得你了?”林晚荣调笑道:“你放心吧,以后我房中少丫头的时候,一定叫你去的。” 环儿小脸一红,急忙摇头道:“三哥,我不是担心自己,我是担心----” “担心什么?”林晚荣奇道。 环儿低下头去,叹口气道:“我担心的是大小姐,三哥,虽然大小姐从来没有说起,但是我们都看的出来,她真的很喜欢你。只是她性格倔强,不喜欢表达自己。三哥,我求求你,千万不要辜负了大小姐----” 环儿说着眼眶都红了,泪珠儿就要滴落下来,林晚荣无奈一笑,不就是做了一个小官么,怎么弄得我像陈世美似的,别忘了,皇上亲题“天下第一丁”,我这家丁可是做的名正言顺。 正要说话,却听外面传来一个女子声音道:“您好,冒昧打扰了。请问林大人,是住在这里吗?” 这声音听着熟悉,环儿向外瞥了一眼,只见门外站着一个宫装女子,黑漆漆的瞳目,牛奶洗过般的肌肤,粉红的脸颊,甜美的笑容,正在向自己行礼。这女子恬静淡然,让人再大的火气也无法迸发出来。 “三哥,找你的。”刚才还在为大小姐说情,转眼就有一个充满异域风情的大美女寻上门来,环儿心里自然来气,哼了一声道。 “长今女士,你怎么来了?快请里面坐!”林晚荣笑着行过去道。 徐长今一喜,急忙深深一躬:“大人,原来您真的住在这里。我还以为找错地方了呢。” “没错,没错,就是这里了,这就是我的家。快请里面坐。”林大人嘻嘻一笑,转头喊道:“环儿,快上茶!” “三哥,对不住啊,茶叶昨天用完了。”环儿睁着大眼睛警惕的望着徐宫女,三哥发达了,跟以前可不一样了,任何一个来找他的女人,都是大小姐的敌人。 林晚荣苦笑,小女孩心思,还真是难和她较真啊。 徐长今从身上取出一张请柬,微笑摇头道:“大人,不必了,我是专门给您送请柬而来的。明日晚间,李承载王子于镜湖游船设宴,请您大驾光临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