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四十一章 夫人驾到 - 极品家丁

第三百四十一章 夫人驾到

. “金陵来人?”大小姐一喜,急忙拉开门栓,娇声道:“是谁来了?” 环儿摇摇头:“奴婢也不知道。是府里跟来的人骑马报信来了,说马车已经到了北门口,这会儿估摸已经快到店里了。” 离开金陵这么长时间,还是第一次有金陵来人,林晚荣心里生出种淡淡的惊喜。萧玉若早已等待不及的疾奔而出,二人到了店堂,一个小厮激动走上前道:“见过大小姐,见过三哥。” “好你个四德,怎么偷偷摸摸跑来京城了?”林晚荣大叫一声,抓住他肩膀笑道。 四德目泛泪光道:“三哥,不仅我来了,还有----” “车来了,车来了----”站在店门口的环儿娇呼一声:“三哥,大小姐,快出来看啊!” 林晚荣与大小姐急忙打开帘子钻出门去,只见远远的两辆马车缓缓行来,吱呀吱呀轻响,由远及近,声音听得越发真切。马车前门挂的帘子上,写着一个大大的“萧”字。两车都是帘子低垂,后面一辆马车似乎装着许多东西,看起来甚是沉重,前面的则明显轻快些。 两车到了近前,车把式吁的一声将马车驾稳,那马车里面沉默一阵,接着一个小丫鬟跳下车来,打开帘子,从里面钻出一个美丽成熟的身影,一袭鹅黄色长衫,身材婀娜,如玉的脸颊上带着浅浅的笑意,望着大小姐轻唤一声道:“玉若!” “娘亲!”大小姐一惊后接着一喜,眼中噙着泪珠,娇呼一声扑到了夫人怀里,心里有千言万语想要诉说,却似乎无法开口,嘤咛一声哭出了声来。 “傻丫头!”夫人眼圈微红,将大小姐紧紧搂在怀里,轻轻拍着她的肩膀,母女二人拥成一团。 原来是夫人驾到!林晚荣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这千里迢迢的,夫人怎么来了?她不是说过不想进京的吗? 夫人与大小姐温声细语的同时,瞥见林三惊异的表情,便微微一笑道:“林三,你可是觉得奇怪,我怎么这么快就来了京城?” 林晚荣摇头笑道:“不奇怪,不奇怪。夫人高人行事,每每出人意表,要是让别人猜到了,那才叫奇怪。” 萧夫人轻笑道:“月余不见,你这张嘴越发的能耐了,连我都敢调侃起来了。我不叫你惊喜,那就找个让你惊喜的人出来好了----” 话音未落,便见车厢里又露出一张温柔俏丽的脸颊。望着林晚荣泪珠隐现,红唇微动,娇躯止不住的颤抖。 “大哥----”那女子轻呼一声,珠泪沾满脸颊,自车辕上跳了下来,猛的向林晚荣怀中扑来。 “巧巧?!”林晚荣惊呼一声,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,那熟悉的娇嫩身躯便已扑进他怀里,巧巧紧紧抱住他腰肢,将脸颊贴在他胸膛,泪珠如长江决堤般泛滥而下,浑身剧烈的颤抖着,哭得都要昏厥过去。 林晚荣眼圈发红,将巧巧柔弱的身体搂在怀里,顿时有一种血浓于水的亲情涌上心头,心中说不出的感动。这种感觉只有巧巧和青璇能带给他,他与她们是一体的,就像树藤与树根,相依相偎。大小姐、仙儿还有洛凝,与他的关系尚未踏出最后一步,离那血脉亲情,始终要差些火候。 “傻丫头,别哭了,大哥在这里呢!”见巧巧早已哭成了一个泪人,自己胸前的衣衫都已被湿透,林晚荣擦了擦眼角,轻声劝慰道。 巧巧紧搂住他,一刻也不肯放松,泪珠籁籁流下道:“大哥,真的是你吗?我不是做梦吧!我想你,都快想死了!” 林晚荣将巧巧的小细腰用力揽住,就仿佛抓住了最珍贵的宝贝,喉咙哽咽着道:“傻丫头,不是做梦,是真的!大哥也想你。” “大哥,大哥----”巧巧热泪淌落,喃喃自语着,她死命的抓住他,仿佛要将自己揉入他身体里。 大小姐抹了抹眼角的泪珠,看了扑在林晚荣怀里放声哭泣的巧巧一眼,轻声道:“娘亲,巧巧妹子,外面天寒,咱们快些进屋里去说话吧!” “对,对,快些进屋去。巧巧我的小宝贝,老公抱你进去。”他说着就要将巧巧拦腰抱起,巧巧吓的啊的一声,哭声也止住了,脸色羞红的跳开,急忙打量了大小姐和萧夫人一眼。她和大哥虽然三百九叩行过大礼,但在外人面前,纵是心里再情愿,又怎好意思叫大哥真的抱自己进去? 见巧巧头发上沾染着灰土,满面风尘的样子,路上的颠簸和辛苦可想而知。从金陵到京城,路程何止千里,她一个弱小的女子跋山涉水,这番情意,就算是天塌下来也盖不住。林晚荣心里发酸,轻吼一声,也不管巧巧的挣扎,拦腰将她抱起,直往厅里走去。 “哎呀----”巧巧惊讶一声,望着大哥坚决的面容,她心里酸楚和甜蜜一起涌了上来,轻唤一声“大哥”,便再连一句话也讲不出来,埋首他怀里,任泪珠落下,所有的辛苦,只要这一个拥抱,便都烟消云散了。 “这讨厌的人!”大小姐明知现在不是吃味的时候,可是看着他对巧巧那般真挚亲热,心里难免有些酸酸的味道。 “玉若,你说什么?”夫人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。 大小姐脸上一热,不敢与夫人的目光对视,急忙低下头去轻声道:“娘亲,外面风大,我们快进去吧。” 萧夫人望了望林三,又看了大小姐一眼,微微摇头一叹,迈步往客厅而去。 进了门来,早已有丫鬟送上热毛巾与滚水,待二人洗浴一番,环儿又送上两杯热腾腾的参茶,大小姐亲手端给母亲一杯。剩下一杯又亲自端给巧巧:“妹妹,这一路又是风又是寒的,可辛苦你了,快些喝着暖暖身体。” 巧巧急忙双手接过,对大小姐道了谢,将那参茶端在小手里暖和了一会儿,正要放到嘴边,看见身边的大哥微笑望着自己,她便又将参茶放了下来,送到林晚荣手里道:“大哥,你先喝!” 这丫头,是要心疼死我啊,林晚荣心里酸酸的不是味道。他认识的女子、调戏的女子多不胜数,有高贵圣洁的青璇,狡猾的仙儿,活泼的洛凝,刚毅的玉若,哪一个不是有性格有主见之极!在这些女子中,巧巧的光环是最不出众的,可就是这个可爱的巧巧,时时刻刻想着他,把他当作了天! 林晚荣双手握住她捧杯的小手道:“小乖乖,大哥不冷,你走了这么远的路,快些多喝些,暖和暖和。” 巧巧摇摇头道:“大哥,我也不冷,在路上,只要一想到很快就能见到你,我心里就热乎乎的。” 萧夫人在那边接过道:“巧巧这丫头啊,行在路上,隔着一个时辰便要问问路程,走了这大半个月下来,没问一千次,怕也有八百次了。” 巧巧不好意思的低下头道:“我自小没有出过远门,也不知道京城在哪里,不每日问问,心里总不踏实,怕一不小心走错了路,就见不到大哥了。大哥,我是不是很笨?” 林晚荣心中感动的无以复加,拉住她手道:“你不笨,你是天下最聪慧的女子,谁人也比不过你。快些喝茶,冷了就不暖和了。” 巧巧坚定的摇头,轻声羞涩道:“大哥,你是一家之主,这茶该当你先喝,否则我心里就不踏实。” 大小姐望着巧巧轻声一叹,难怪他那般疼爱巧巧,这小丫头虽是一个贫苦的农家女,可那真心堪比水晶,世上有几人能够做到。 罢了,罢了,我这一辈子,是欠定这丫头的了,林晚荣将参茶接过放在嘴边轻沾一下,巧巧才眉间绽笑,欢天喜地将参茶饮尽。那娇媚而又可爱的样子,让同样身为女人的大小姐与萧夫人,也忍不住的心中轻赞。 “巧巧,你怎么会和夫人一起上京来的?”见到诸人渐渐从乍然相见的激动喜悦中平静下来,林晚荣才开口问道。 巧巧依偎在他身旁,脸上泛着淡淡的幸福红晕,轻道:“大哥,你走后的正月初八,我们食为仙在夫子庙的分号也开张了,现在一切都上了正轨,整个金陵,就数我们食为仙的酒楼最大了。除了爹爹外,青山和北斗也回来帮忙,我还专门请了几个管帐先生,一切都运转的很好。可是没有大哥在,我心里难受,正好萧夫人托人带话说,她要找人上京----” 萧夫人笑着插嘴道:“你这丫头,明明是你来约我,怎么变成我找你了?” “夫人,你不是答应过我不说的么?”巧巧脸上一红,急声辩道,见大哥微笑望着自己,她轻轻低下头,不敢说话了。 “傻孩子。”萧夫人轻轻一叹:“你想来看他,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,为何说不得?你还怕他责怪么?林三若敢欺负你,我第一个饶不过他!” 林晚荣拉住巧巧的小手,微微一笑,小丫头轻嗯了一声,心里顿时满是欢喜,忽然想起什么的道:“大哥,有人让我给你带个信。” “信?什么信?”林晚荣奇怪道。 巧巧神秘一笑,从衣兜里取出一个信封,塞进了他手里。 ****************** 没什么说的,拼命赶出来一章!再苦再累,我也认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