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四十三章 “豪宅” - 极品家丁

第三百四十三章 “豪宅”

. 翌日一早起床,林晚荣携了巧巧出门,刚到房门口便碰见大小姐,萧玉若俏丽的脸颊略显憔悴,眼中隐见血丝,似乎昨日夜里没有睡好。 “大小姐,早啊!”林晚荣拉着巧巧的小手,笑嘻嘻的说道。他昨夜逞足了威风,今早还在一柱擎天,彪悍无敌。巧巧这小妮子又乖巧又妩媚,二人如鱼得水,如水养鱼,说不出的逍遥快活。 “早什么,都日上三竿了!”大小姐白他一眼,哼道。 “哎呀,都‘日’上三竿了?太失礼了!大小姐放心,以后我‘日’上两竿就起床好了!林晚荣心里骚痒,脸上泛起莫名的微笑,淫贱道。 “最好是日上一竿就起床,你这坏人!没见过你这么折磨人的!”大小姐不知林晚荣话里之意,见他对自己挤眉弄眼,脸上的笑容说不出的诡异,心里一慌,面上飞起一朵红云,急忙低下头说道。 “萧小姐,是我起的晚,连累了大哥,你别怪他。”巧巧脸色羞红,不好意思说道。 “巧巧妹妹,你别太护着他,要不然就只有让他欺负的份。怎么样,昨夜睡得好么?”大小姐似是有心,又似是无意的提起道。 “好,好!”巧巧低下头答道,脸上早已染上了层层的胭脂。 我怎么问起这些了,大小姐轻啐一声,脸上潮红,偷看了林三一眼,见他面带微笑打量自己,想起昨夜那乱七八糟的声音,她急忙偏过头去道:“巧巧妹妹,你们这是要到哪里去啊?” “大哥说带我看宅子去。大小姐,你跟我们一起去吧!”巧巧抬起头来,美丽的小脸是兴奋和期待之色。 “看宅子去啊!”大小姐心里涌起一阵淡淡的失落,轻声道:“你们去吧。我还有事情要办,娘亲自金陵带来的千瓶香水今日要开始发出售,我脱不开身。” 见她幽怨深深的样子,林晚荣拉住她手道:“香水出售,有宋嫂他们看住就行了,哪还要你亲自动手。”他鬼鬼崇崇的四周瞅了一眼,凌到大小姐耳边道:“你去选个房间,要有一张大床的,这样我们就不怕摔下去了。” 萧玉若听得面泛桃红,轻轻呸了一口,以细不可察的声音道:“谁要与你睡,我最讨厌你这坏人。” 林晚荣哈哈哈大笑三声,大小姐面红耳赤,狠狠瞪他一眼,心里慌乱不堪,连路也认不清楚急急逃窜而走。 “大小姐去厨房做什么?”巧巧看见萧玉若匆匆的步伐,奇怪问道。 “哦,可能是她最近转变了性子,要做个贤妻良母了。”林晚荣心里暗笑胡乱诌道。 巧巧微笑看他一眼,轻道:“大哥,你若是娶了萧二小姐,又娶了萧大小姐,我们两家合并。开酒楼卖香水,那在金陵就谁也比不上了。” “这个提议很有建设性,我考虑一下。不过,小宝贝,我和玉霜还有大小姐有奸情,难道你不吃醋?”林晚荣笑着说道。 “什么奸情,难听死了!”巧巧嗔道:“萧家两位小姐都是人中之凤,只要她们对你好。就把她们都娶过来又怎么了?至于我----”她眼中闪过一丝黯然,“我只是一个清贫的农家女,与两位小姐哪能相比。大哥,巧巧什么都不要,只求能一辈子跟在你身边就心满意足了。” “你这小丫头,瞎说些什么。论起聪明能干,你比谁都不差。你就是我的好老婆,以后就算玉霜她们进了门,也得管你叫姐姐,明白吗?”林晚荣正色道。 巧巧眼泛泪光,轻轻嗯了一声,紧紧抓住大哥的手臂,心中无限的欢欣。出门走了没几步,正巧碰见萧夫人。巧巧与萧夫人一路上京,相互关怀相互照顾,感情极深,急忙上去拉住萧夫人的手道:“夫人,我与大哥要去看宅子,你和他们一起去吧!” 萧夫人换了一藕合长裙,淡施脂粉,秀眉轻面,成熟妩媚,雍容华贵是,听了巧巧的话,微微一笑,对林晚荣道:“林三,昨日我听玉若说了,你真个好能耐,不仅连胜胡人和高丽,为我大华争光,就连皇上都如此看重你,赐你要职还封田赏地,真是可喜可贺啊!” “哪里哪里,我只是一棵小树苗,沐浴在夫人的阳光雨露下,每日健康茁壮成长,都是夫人装上辛勤栽培的功劳。”林大人的马屁攻势张嘴就来,全不费功夫。 夫人掩唇轻笑:“你这人说话,也不怕酸倒了牙齿,什么阳光雨露,倒说的我跟那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似的。” “可不就是嘛,夫人慈光普照,广撒雨露,比观音菩萨还要温柔美丽几分。”林晚荣笑着道。 这林三的一张嘴,说他可以迷倒全天下地女人,那是一点也不夸张。萧夫人的面孔微红,掩唇轻笑,丰满的酥胸微微颤抖,就像一树灿烂的花枝。她看了巧巧一眼,微笑道:“既然是巧巧盛情邀请,那我就沾沾林大人的光彩,去看看皇上赏赐的雄伟豪宅吧!不过----”她话题一转道:“林三,你虽然做了官,可我们萧家和你还是有合约的!你可不能失信!” 林晚荣一摆手,大笑道:“夫人说些什么见外话!我林三是什么人?一言九鼎,言出必行。出来混就讲求个义字,宁失身,莫失信----再说了,咱们是什么关系,那是一家人啊。在萧家做一个小家丁,每日陪伴在夫人小姐左右,快活似神仙,不比那做官强上百倍啊!” 什么“宁失身,莫失信”,这人怎的什么话都讲的出来?夫人一边听他忽悠,那边早已命四德去赶了辆马车来。 巧巧扶着夫人进了车厢,林晚荣跟在她们身后,一只手搭开帘子刚刚准备进入,突然意会过来了。夫人的厢房,我可闯不得。倒是她女儿的闺房,我经常光顾就是了。 “林三,你怎么不进来?”萧夫人掀起帘子笑着说道。 “这个,不太好吧!我这个人很懂礼貌的。”林大人脸上带着虚伪的笑容,假情假意道。一只手已搭上帘子,便要往里面钻去。 哗啦一声,车帘垂落,砸在林大人的鼻梁上。夫人在里面笑道:“林三,你做了吏部侍郎,还有如此孝心,倒着实难得。既如此,我就不为难你。四德,驾车走吧。” “是,夫人!”四德一甩鞭子,马车滴滴嗒嗒往前行去。林大人悻悻的摸了摸鼻子,不让我进去就直说嘛,还故意来讥讽我,这招够绝,大小姐她娘,果然比大小姐还难缠啊! 林晚荣坐在四德旁边,两个人赶着马车疾使向前进去。皇帝赐的宅子,林晚荣也没去过,只知道座落在东真门附近,规模不小。他在京中虽已待了有些时日,却还没有好好逛过京城,今日趁着闲暇功夫,倒也不急着赶路,驾着马车慢慢悠悠行去,就当作城中漫步了。 到了东直门附近,林晚荣也不熟悉路程,正在四处张望。四德却拉住旁边一个老头道:“大爷,请问您知道林大人的府宅在哪里吗?” “林大人?”那老头道:“啊个林大人?” “就是新任的吏部副侍郎林三林大人啊!”四德满脸崇敬道。 “吏部副侍郎?”老头不屑笑道:“这东直门方圆数里地,住的不是皇亲国戚便是尚书御史,就连文华殿的学士来了,也得踮脚走路。一个吏部副侍郎,芝麻绿豆大的小官,谁知道他住在哪里?我往怀柔、通州那边找找看,没准能找到他!” 四德本就是路盲,在京中更是晕头苍蝇,回头问道:“三哥,怀柔、通州,怎么走啊?大爷说你的宅子在那边!” 林晚荣在他头上重重拍了一下,这小子在金陵的时候挺机灵的,怎么到了京城就变傻了?这老头在讽刺我你听不出来啊?娘的,随便找个问路的老头,也癞蛤蟆打呵欠,这个大口气!吏部副侍郎也算小官?好歹也是副厅级了吧。 林晚荣探过头,不服气的道:“这位老哥,您说的话我怎么就听不明白呢?吏部副侍郎也算小官?我听说吏部侍郎童大人告老不乡,吏部除了一位尚书叶大人,就只下副侍郎了。” “只好剩下副侍郎了----剩下十七位副侍郎。”那老头笑道:“这还是一个小小的吏部,六部之中,哪一部的侍郎不是多如牛毛?算起来也在一百开外了。还有那三阁的公卿阁老,六殿的学士,大学士,洋洋洒洒几百人。一个小小的吏部副侍郎,算个什么?您要找的那位林大人啊,估摸着通州还找不到,没准得到沧州。” 你丫的,越说越玄乎了,老子有那么不堪么,被你从京城下放到河北,再问下去,估计就得直接发配漠河了。不就问个路吗?至于遭你这么打击吗? 他心里正郁闷,却闻“噗嗤”一声,车厢里传来一阵轻笑,旋即便停住了。透过帘子,林晚荣仿佛看到了萧夫人那樱桃小嘴强忍住笑,脸颊憋的通红,他老脸也忍不住一阵发烧,嘿嘿干咳了两声道:“那个,咱们再找一找吧。实在不行,今晚咱们在通州打个尖,明早继续到沧州找去。” 这次不仅是萧夫人,就连巧巧也轻笑出声,与大哥在一起,永远是那么的开心写意。 路寻家宅不遇,夫人和巧巧索性也下了马车,随着四德和林三一路问去。萧夫人离开京中多年,早已物是人非,心里感慨可想而知,与林三这一路探访,既可欣赏风土人情,又可得温少女时的记忆,这种经历从未有过,一路走来,却是兴致盎然,滋滋有味。 那老头说了不假,东直门这一带,果然是豪府如云,王公贵胄,尚书阁老。个个都是家奴扎堆,石狮镇守,府院非凡。 眼瞅着东直门大街就要走穿了,剩下的几间都是些年代久远,屋瓦破烂地府第,却一直没见到吏部副侍郎林三大人的雄伟豪宅,别说四德和萧夫人了。就连林大人自己也泄了气。 皇帝老丈人不要耍我吧,说什么赐了座宅子在东直门外,地处宽大,适合多人居住,怎么都快走到头了,还没有见到我那府邸呢! “三哥,三哥!”正觉得失望之间,却听四德一阵兴奋大叫:“三哥,你快看,天下第一,天下第一啊!” 林晚荣扫了一下,恼怒的一砸他头道:“什么天下第一,多大年纪了,连数都不会数,明明是五个字,天下第一丁----等等,天下第一丁,哇----” 林大人惊得大叫一声道:“这,难道就是我的‘豪宅’?真他妈豪啊!” 萧夫人和巧巧急忙抬头望去,只见那大街快到尽头处,有一处朱红的暗门,比平常人家的院门略宽略高,外墙墙壁粉灰脱落,露出红一块,青一块的,屋顶横梁上的红色玻瓦大部都已破损,惨败不堪,在这豪宅满地的东直门大街上,这小破屋一座,简直就是毛毛虫与凤凰的差距。要不是门上悬挂一个牌匾,五个金光闪闪的大字“天下第一丁”在阳光下熠熠生辉,任谁也想不到。这里竟然会是皇帝钦赐给林大人的“豪宅”! 林晚荣仰头望着新挂的牌匾上那五个金字,止不住的摇头叹气。好歹也是皇帝赐字嘛,就该放大一千倍,让世人敬仰!怎么弄这么小个牌匾,连刚才路过叶尚书府上叶大人亲题的“旺财故居”四个字,也比这牌匾大上数倍,成何体统?成何体统!这哪里是天下第一,这分明是天下倒数第一。 “三哥,我们进不进?”四德见三哥的神情索然,积极性与初时有天壤之别,便小心翼翼开口问道,深怕触了三哥的霉头。 “进!当然要进!”林晚荣毫不犹豫道:“儿不嫌母丑,狗不嫌家贫,寒窖虽破,能避风雨。二位夫人,我们一起把家还吧!” 巧巧甜甜一笑,嗯了一声,萧夫人忍不住摇头,这孩子,受了打击,脑子糊涂了,都开始胡言乱语了。 “三哥,狗不嫌家贫说的是狗,可是你不是狗啊!”四德傻傻道。 三哥怒发冲冠:“我不是狗,你是狗,这下行了吧!你进不进?” 夫人掩住嘴唇,强忍住笑,与这林三多处一刻,便多一些开心,多一些温馨,玉霜和玉若若都跟了他,倒也说不上委屈。 林大人气鼓鼓的一马当先,推开那院门,刚踏入一步,久积的灰尘便扑面而来,呛入他口中鼻中,将林大人淋了个土头土脸。 “咳,咳----”林晚荣急退了一步,眼中钻进了灰尘,连眼睛也睁不开,急忙挽起袖子去擦! “别动!”夫人就站在他身边,见他举动,急忙轻唤一声,取出怀中丝帕,细细擦拭他眼角。 “夫人,我来吧!”巧巧见状,忙赶上前,接过夫人手中的秀娟,轻轻为大哥擦拭着。 林晚荣呸呸两声吐出口中灰尘,勉强睁开眼睛,哼道:“见了鬼了,这皇帝是怎么当的,赏赐个破宅子我也就不说什么了,他就不会找人来收拾打扫一下吗?下次见面一定要好好说道说道。 夫人听得暗自摇头,这孩子,真的被气糊涂了,皇帝天恩浩荡,哪能跟你说道。 巧巧拉住他手,甜甜一笑,“大哥,这是我们的家,需要我们亲手收拾那才有意思。夫人,您说是不是?” 萧夫人笑道:“这倒也是。巧巧心灵手巧,这府宅她一定会收拾的妥妥当当,到时候,我带着玉若玉霜她们都来住住!” “欢迎,欢迎!”林晚荣拍着巴掌腆笑道:“欢迎各位长住不走!” 见他灰头土脸,模样怪异,夫人再也忍不住,捂住小口娇笑了起来,巧巧将头埋在大哥脸前,幸福的依偎在他怀中。 自这小门进去,却是一处门楼,只有两层,下面还有一扇大门紧紧关闭。楼下是几间空房,收拾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。家具,字画,笔墨纸砚甚至婴儿摇篮,应有尽有,杂乱不堪,物品上落满了灰尘,似乎是多年未曾有人入住! “这几间房子,怎么像是杂物储藏室?”巧巧慧心兰质,观察细微,四周扫了几眼,开口问道。 “管他什么储藏室?能住就行!”林晚荣笑着说道:“还带楼梯的,上下各有三间房,还要在我哪个年代,就可能叫做花园洋房了,哦,这里没有花园,稍有差别!” “你那个年代?”夫人皱眉道:“林三,你说的什么意思?” “哦,就是这个年代,夫人不需要明白的!哇,这两层楼真高啊,比我还高!”他打了个哈哈,转移话题道。 夫人微笑摇头,这林三,要么疯疯癫癫,要么神神秘秘,总有道不尽的鬼主意,还真是有点意思。 “花园洋房?”四德正在四处乱摸,望见那扇大门上积满了厚厚的灰尘,他也不嫌弃,使劲拉了一下,那大门却一动不动。 “嘿”,四德力聚双臂,吐气开声。吱呀一声,那大门缓缓转过,竟是两扇厚重的铁门。一丝阳光自铁门那边穿过来,灰尘弥漫中,阳光直刺入眼,晃得林晚荣眼睛发花,什么都看不清楚。 “哇,好大一个园子!”四德的一声惊叫,惊醒了其余三人。林晚荣是第一个清醒过来的,急忙赶上前往铁门外望去。 正面对着他的,是一个大大的花园,足有大半个足球场那么大,四周红砖青瓦,砌着高高的围墙,一眼望不到边。园中花台亭榭,小桥流水,应有尽有。只是由于多年未有人修剪,早已花枝零落,杂草丛生,唯有泉水叮咚叮咚的声响,激荡在众人心上。 “大,真他妈大!”推开一扇门,竟然别有洞天,众人看的目瞪口呆,林晚荣望着眼前奇景,喃喃说道。 不是萧夫人见多识广,对房屋结构布局多研究,又看了几眼,才道:“林三,这好像是一处后花园。” “后花园?何解?”林晚荣疑惑道 萧夫人妩媚看他一眼,轻笑道:“睢你这人平时也够聪明的,怎么这关键时候却不开窍呢!你看那是什么?” 她纤纤玉指朝前一点,林晚荣顺着指的方向望去,只见正对着花园处,是一处通堂式的三层小楼,一道圆形的拱门由后通到前,再往前望去,隐见屋屋楼宇,在阳光中时隐时现。 “你看到了什么?”夫人轻轻问道。 “手指,啊,不是,是楼房!”林晚荣将目光自夫人青葱似的玉指上收了回来,心里就纳闷了,夫人三十六七岁了,怎么皮肤还这么好,跟徐长今都有的一拼了! “你这人,心思也不知落到哪里了?”萧夫人扫他一眼,笑道:“若我猜测没错的话,我们是进错门了。” “进错门了?”林晚荣嘿嘿淫笑:“不可能啊,我一向是无孔不入的!不存在进错门的问题!” 夫人听不懂他的暗语,摇摇头坚定道:“我们这是进了后花园。” “后花园?”这次林晚荣听懂了,惊喜道:“夫人,你的意思是,我们进的这是----” “不错。”夫人微笑道:“我们面对的是后花园,前面定然还有内宅,前厅,厢房,前花园,这是一处不折不扣的豪宅,想不到你林大人聪明一世,却糊涂一时,第一次进家门,竟是从后面而入的,咯咯----” 夫人忍不住娇笑起来,林晚荣哈哈笑道:“后门好啊,走后门味道更独特呢!他娘的,这是谁让做这么小个牌匾,还偏偏挂在了后门了,明天禀明皇上,砍了这小样的!” “是我让挂的!”一个清越的声音在门外响起,说不出的威严。 “谁?”林晚荣急忙朝外望了一眼,顿时面色一变:“你,你----皇上?” **************** 忙得够呛,这一章虽然来的晚了点,总算没有过十二点,呵呵,有票投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