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四十四章 把她赐给你 - 极品家丁

第三百四十四章 把她赐给你

. 巧巧听了他的话大吃一惊,急忙道:“大哥,皇上在哪里?” 说话间,门外已经行来一人,脸色红润中带着些异常的苍白,鬓发已染了秋霜,一袭黄色缎袍,龙行虎步,威严十足。他身后跟着高公公和一众侍卫随从,皆是便衣简装,紧紧围绕在他周围。 “皇上老爷子,您怎么来了?”林晚荣也不行礼,笑着迎上前去问道。 皇帝却似没听到他的话般,视他如不见,眼神直直愣愣的盯在他身后,脸上惊喜交加,嘴唇嗫嚅了几下,终于开口道:“郭小姐,是你么?!!” “民女郭君怡,叩见皇帝陛下,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萧夫人微一屈身,跪倒在地,恭敬行礼道。 老皇帝脸上闪过阵阵的激动,脸上的红润逐渐多了起来,急剧的咳嗽了两声,跟在他身后的高公公急忙递过两颗药丸,温和道:“皇上,药来了!” 皇帝大手一挥,将那药丸甩开,药丸在地上蹦达几下,摔成了碎片。 “朕无病,要吃这药丸做什么?”皇帝怒吼道,旋即看了一眼跪倒在地的萧夫人,伸手便要去扶她。 萧夫人身体微微向后一退,错过他手掌,再拜道:“民女郭君怡,叩见皇帝陛下,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 老皇帝手停在空中,呆立半晌,脸上神情变化,良久才收回手去,叹了口气:“郭小姐,快快平身!高平,扶郭小姐起来吧!” 高公公走过去便要搀扶郭小姐,萧夫人一叩首道:“谢皇上恩典。”她轻盈起身,脸上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。 林晚荣将皇帝神色看在眼里,心里大是奇怪。这老皇帝外表看着赢弱甚至窝囊,可他的手腕和恒心,是任何人都比拟不了的,谁轻视他就绝对要吃大亏,相信那诚王的感受最为深刻。这样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帝王,见了萧夫人却露出这般模样,难道他们之间---- 林晚荣眼光往二人身上瞥去,只见皇帝眼光急闪,紧紧盯在萧夫人身上,那模样,似乎要把萧夫人吞下肚去。萧夫人轻巧立于一旁,眼眉低垂,脸上一抹平淡的笑容,平静之极! 有奸情!林晚荣大掌一拍,***,难怪萧夫人守寡多年,对谁都冷若冰霜,原来是和皇帝之间曾经沧海了!老子就知道夫人不简单,只是没想到她竟然姘上了皇帝,不得了,真个不得了! “郭小姐,这些年你过的还好么?!!”皇帝看着萧夫人,眼中闪过丝丝亮光,轻声言道:“二十年时光,转眼一瞬!如今再见小姐,你还是昔年那般风华绝代,我却已经垂垂老朽,这岁月真是不饶人啊! “谢皇上挂念,民女一切都安好。”萧夫人躬身答道,神情之间甚是平淡,一点也看不出来勾搭成奸的样子。 原来是有勾没有搭啊,看来皇帝也有失手的时候,林晚荣嘿嘿一笑,却听皇帝叹道:“郭小姐,二十年不见,怎的生分了许多?我还是喜欢听你叫一声赵先生。昔年与小姐结为忘年之友,研讨学问,作诗弄词,点点滴滴,一直浮现在我眼前,直到如今也难以忘怀。” 萧夫人微微一笑,似乎又想起了昔年岁月,摇摇头道:“君怡昔年年幼无知,不知皇上真实身份,还望皇上见谅。” 皇帝苦笑道:“早知郭小姐与我这般见外,我倒宁愿做那无名的赵先生。昔年若非京中局势复杂,令尊不愿沾惹是非,我与小姐恐怕早已亲密无间----” “皇上,民女已嫁作人妇多年,从未有过痴心妄想。昔年与赵先生相交,乃是因为先生才学见识非凡,君怡才叨饶良久。可不仅是赵先生,当年我结识的还有江南第一士子柳东升,西南名绅贾凡,他们与先生一样,都是我结交的好友,都说不上什么男女之情。若让先生有误会之处,君怡深感歉意。”萧夫人眼神清澈,坚定言道。她守寡多年,一直严守妇道,洁身自好,在金陵是尽人皆知,其心志之坚定可见一斑。 不能听下去了,老皇帝被拒绝,谁知道他会不会恼羞成怒,把我咔嚓了?林晚荣嘿嘿抱拳道:“皇上,既然您和夫人是老相识,那你们就慢慢聊着。小民带着老婆,继续参观这宅子,您二位好聊。告退,告退了!” 皇帝眼中闪过一丝赞赏,算你小子识相,还知道进退。萧夫人面色一急,正要说话,林晚荣拉着巧巧飞一般的奔出屋子,进了花圆,这才长长的吁了口气。 巧巧望了他一眼,欲言又止。林晚荣笑道:“小宝贝,你有什么话就直说。” 巧巧嗯了一声,担忧的往那屋里望了一眼道:“大哥,我们这样把夫人一个人丢在那里,似乎,似乎----” “似乎不好是吧?”林晚荣笑着接道。 巧巧急忙摇摇头,焦急道:“大哥,我不是责怪你的意思。只是夫人和我们一起出来,皇上又明显对她有觊觎之心,把她一个人留下,我总有些不放心!” 林晚荣抚摸着她的头发微微一笑:“傻丫头,把你也留在那里,你就放心了?我看应该是更不放心才是!” 巧巧咬咬红唇,轻道:“但是夫人一个人在那里,万一,万一要是----” “没有万一。”林晚荣拉着她小手往圆子中间走去:“皇帝之所以是皇帝,就在于他比平常人更能忍受。他要动强的话,就算咱们都在那里,也帮不了萧夫人什么忙。倒不如给他们挤出空间,让他们直接了断。没了外人在,夫人说话顾忌少了很多,皇帝也不会在外人面前掉面子,这岂不是更好。” 小妮子细细一想。深觉大哥说的有理,便也不再担心,拉着大哥在宅子里闲逛。皇帝所说的豪宅,果然不假,这宅子占地宽广,设置华丽,楼宇层层叠叠,光大小花园就有三个。除了前花园和后花园,内宅居所之中还有一个稍小的花园,专供内宅里最亲密的人欣赏把玩的。只是这宅子闲置多年,积灰太多,怕是要好好打扫一番才能入住。 两个人从后门一直往前逛,到了前面,只见庭院深深,楼道开阔,与那后门的狭窄直有天壤之别。两人从大门穿出,往前一看顿时呆了一呆,原来此处正对着皇宫内院,对面便是禁卫城的护城河了,隐隐可见金玉桥上的守卫。 林晚荣转头往自家门前看去,只见这正门大朱红漆,横梁宽广,足可以并排推入五崭轿子,门楣之上,高悬着两个大字----林府!两座精岩雕刻而成的石狮子,直有一人来高,立于两旁,甚是威武。 “小宝贝,我们家怎么样?”林大人得意洋洋道。 巧巧点头道:“大哥,我们家好大哦!比金陵大小姐家还要大上两三倍!” 林晚荣嘿嘿一笑:“我要养活的人多嘛,宅子自然要弄大一点的,老皇帝总算还没糊涂到家。嘿嘿,东直门大街有什么了不起,我鸟都不鸟他们,我们家的后门才开在东直门。等你们以后都生了宝宝,我还要在家里建游泳池,建跑马场,再做一张大大的欢爱床----小宝贝,这个欢爱床你肯定没见过,我来给你讲讲它的功能,你先预习一下吧!” 巧巧听得玉颜绯红,嘤咛一声低下头去,不敢说话,林晚荣哈哈大笑道:“听一下不要紧的,以后还要实习呢----” 他正吐沫飞溅,向巧巧大力推荐欢爱床的“拱佛”功能,眼光一扫,却见自己正门的左边与右边,各有一间大宅子,规模不比自己府邸小。左边那宅子正门上写着“李府”,右边宅子门上挂的牌匾却是“徐府”。 林大人这吏部副侍郎虽是挂的一个虚衔,但他受皇帝宠爱却是货真价实,赐的这个宅子在京中已是顶尖的,可这“李府”“徐府”的宅子也不比他小,能有如此气派规模,那圣宠是可想而知的。 正思索着,却见右边那府门哗啦一声打开,从里面走出一个女子,娇颜绽笑,面如桃花,对他微微一点头。 林晚荣大吃一惊道:“徐小姐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 “这话问的----”徐小姐微笑道:“这里是我的家,我不在这里,那还在哪里?” 哎哟,原来和老徐做了邻居,这事闹的,他哈哈一笑道:“原来是这样啊,徐小姐,以后咱们可就是邻居了。哈哈,终于找到个蹭饭的地方。” 巧巧轻轻捏了捏他手腕:“大哥,有我在呢,以后我天天给你做饭,好不好?” 徐小姐哼了一声道:“林三,几天不见,你就又换相好了,怎么,不去做驸马了?” 林晚荣正待答话,却见远远的高公公急急奔来:“林大人,林大人,皇上要见你!” 见我?他不是和夫人在“叙旧,么?林晚荣疑惑道:“公公,皇上不是和郭小姐在说话么,怎的又要见我了?” 高公公朝后边呶了呶嘴,林晚荣抬眼看去,只见萧夫人正站在高公公身后,望着他微笑道:“难为你还记得我,方才跑的比兔子都快!” “这个,我是不想耽误您二位叙旧嘛。”林晚荣哈哈一笑:“夫人,您和皇上谈的怎么样,有没有勾搭,哦,不是,是有没有进展?” 萧夫人妩媚望他一眼,哼道:“什么进展,就你这人会作怪。我与赵先生乃是多年未见的故友,说上几句闲话而已,与其他事沾不上边。” “那是,那是,夫人您忠贞刚烈、坚强不屈,实在是我等学习的楷模。”林晚荣讪讪一笑,那边徐小姐一惊,急急走过来道:“郭姨,郭姨,真的是你吗?” 萧夫人仔细打量她一眼,斟酌着道:“你是----” “我是芷晴啊,郭姨,我是芷晴!”徐小姐激动道。 “芷晴?!”萧夫人拉住她手道:“你真的是芷晴?!” 徐小姐轻轻点头,二人紧紧相拥在一起,泪珠便滴落了下来。徐小姐幼年丧母,性子执拗,昔年多亏了萧夫人照顾,对她感情极为深刻。二人多年未见,便抱在一起痛哭了起来。 林大人自然不了解她们之间的感情,他也没打算了解。欣赏这两个花朵一样的女子,是他现在最想干的事情。这两个女子,萧夫人如成熟的海棠,徐芷晴似艳丽的芙蓉,都已是熟透了的蜜桃,身材自然好的没话说,见她二人抱在一起,林大人吞了口口水,脑子里忽然蹦出一个词----真情“对对碰”。 “大人,大人----”一个不阴不阳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,林晚荣不耐烦道:“谁啊,别挡住我看球----” “大人,皇上还等着您呢?”高公公急忙道。 “哦,这样啊!”林大人恋恋不舍的把目光自徐小姐胸前收了回来,却见徐小姐怒眼圆睁,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似乎对他刚才的行为有所察觉。 林大人若是会害羞,天下的公鸡都会下蛋了。他毫不示弱的望她一眼,哈哈笑了几声道:“徐小姐,你们继续啊。叙真情送爱心,抱得越紧情越真。唉,我实在太感动了。” “卑鄙、无耻、可恶、下流!”徐小姐用力哼道。 “芷晴,你在说谁?!”萧夫人便在徐芷晴身边,闻言问道。 “哦,没什么!我闹着玩的。”徐小姐不好意思道:“郭姨,我们刚才说到哪儿了?” 高公公好不容易将林大人拽走,心里却是无奈叹气。皇帝召见臣子,谁不诚惶诚恐,连裤袋都来不及系也要爬来,怎么就这位林大人跟别人不一样呢?!皇上的眼光,果然有独到之处啊。 高公公拉着他边走边道:“林大人,说起来,我跟在皇上身边也几十年功夫了,却还没见过谁受过您一样的恩宠。皇上今日微服出宫,本来是要去相国寺上香的,走到这边的时候忽然想起昨日赐给您的宅子,便要过来看一看,前前后后瞅了小半个时辰,又嘱咐工匠早日翻修让您入住。皇上对你的关怀,让我这做奴才的都羡慕不已啊!” 原来是这么回事,我还说皇帝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呢。仙儿是我老婆,皇帝是我老丈人,他对我好也是应该的,我对他也不赖嘛。 走到正厅门前,高公公朝一间厢房里指了指,轻声道:“林大人,您自己进去吧,皇上在里面呢!” 推门而入,只见老皇帝背对门口,双手挽在身后,正对着墙上的一副画像发呆。林晚荣抬头望去,只见那画上的女子,一袭鹅黄长衫,眉目如画,神情淡然,正是年轻时候的萧夫人。 这老皇帝倒是个长情之人啊,只可惜襄王有心,神女无意,委实可怜他了。林晚荣心里同情老丈人,便轻轻开口道:“老爷子----” 老皇帝摆摆手,指着那画上地女子道:“林三,你认得她么?” “认得,是萧夫人!” “错!”皇帝哼道:“我认识她的时候,她哪是什么萧夫人,她叫做郭小姐!昔年二王夺嫡,若非郭老头自命清高,不愿参与其中,朕早就开口求亲了,那君怡现在就是朕的爱妃,指不定皇子都为朕生了几个了!可恶的郭老头,一意孤行,害人害己,为了避开党争,竟辞官不做,还偷偷摸摸的将君怡许配了人家。等朕得知实情的时候,她早就在千里之外的金陵了。你说,他是不是可恨,是不是可恨?!!” 皇帝重重一拍桌子,猛烈的咳嗽了几声,厉声喝道,那气势之盛,就连天不怕地不怕的林晚荣,也忍不住皱了皱眉。他与皇帝接触的次数也不少了,对皇帝的城府深有感触,身为帝王者,向来喜怒不形于色,这老皇帝更是深得其中精髓。只是这次,他却为了萧夫人雷霆大怒,看来确实对萧夫人情有独钟。 “这个。”林晚荣轻叹道:“皇上,郭小姐地事情已经过去了,不管您承认也好,不承认也好,她现在不叫郭君怡,她叫萧夫人了。即便她是个寡妇,可是以萧夫人坚贞的性格,她是不会屈从于你的。” “不会?为什么不会?若在二十年前,朕是威震天下的大华皇帝,即便君怡是他人之妇。朕要纳她进宫,还有谁敢说个不字!”皇帝哼了一声,红润的脸上浮起一片苍白之色,呼吸越发的急促起来:“二十年前,二十年前----” 他喃喃自语着,眼睛忽然睁得大大,脸上现出凄厉杀色,猛的一拂袖子。将桌上的茶壶盅盏统统摔碎在地上,怒吼道:“赵明诚,朕与你不共戴天!!!” 他神情恐怖,急剧的咳嗽,脸上的潮红如鲜血般上涌,竟是软软瘫倒在椅子上。 我日,可别死了,那就真的没的玩了。林晚荣急忙赶过去,扶住他道:“皇上,老爷子,你怎么样,高公公,高公公----” “别叫他了!”皇帝缓缓睁开眼睛,虚弱说道,却有着不容置疑的威力。 “老爷子,你的病----”林晚荣急急说道。 “朕没有病!”皇帝阴阴一笑:“林三,你看着朕!你要记住了,朕没病。你知道吗?” 看着他那苍老而又苍白的脸颊,也不知怎的,林晚荣心里一阵难受,偏过头去道:“老爷子,都成这样了,您就少说两句吧,我知道该说什么的!” 皇帝看他一眼,哼道:“林三,你最大的弱点就是,手太软,心不够狠。你知道权势是什么吗?” 不待林晚荣摇头,他便开口接道:“权势就是让你忘记父母兄弟,忘记妻子儿女,你只会记得一把椅子,一把天下至尊的椅子!为了他,你什么都可以做,什么都敢做!林三,你拍着胸口问问,你能不能做到?!!” 老皇帝疯了,他问我这些干什么,林晚荣摇摇头道:“老爷子,我没想过这些。我和你所处的位置不一样,所以我不会去想那些东西。这就是所谓的不在其位,不谋其政。” “不在其位,不谋其政?”皇帝深深看他一眼:“若你在我的位置上,你会怎么办?” 这个话题有点大逆不道啊,林晚荣打了个哈哈道:“皇上开玩笑了,我现在做个小家丁,顺便兼个吏部副侍郎,就知足极了,可没其他想法!” 皇帝脸色渐转,缓缓笑道:“开玩笑,也许是开玩笑的。林三,你知道朕为什么要把那天下第一的牌匾挂在你家后门吗?” “大概是看我家后门破烂,所以才弄个重量级的牌匾给我镇守后院的。”林大人像模像样的分析道。 “镇守后院?!”皇帝恨不得将这小子的脑袋按在地上踩上几脚,他不气反笑道:“敢拿朕的赐匾镇守后院的,你林三也算第一个了。是不是看准了朕不会砍你的脑袋?!” 林晚荣嘻嘻一笑道:“老爷子,我觉得咱俩有点缘分,没准还有点亲戚关系也说不定的。你说那牌子挂在我后门到底有什么用?” 皇帝摇头苦笑:“朕身为九五至尊,别人为体会朕的一句话,恨不得连心肝都掏空了,唯独你小子谱大,要朕亲自为你解释。朕在大殿之上赐你牌匾,是要所有人都知道,你有实力,朕信赖你!而将那牌匾挂在你家后门,则是为了提醒你----” “提醒我隐忍!”林晚荣笑道:“是不是?!” 皇帝笑着点头:“原来你小子早就猜到了,却还欺瞒朕,朕该砍你的脑袋!” 林晚荣看着他,轻轻叹道:“老爷子,与您这样说话多舒服啊!您老保重身体,比什么都好。” 皇帝眼中隐有水雾,偏过头去大声道:“林三,朕给你的那金牌还在吗?” “在啊。”林晚荣笑着掏出金牌。 皇帝一把夺过,大声笑道:“好极,好极,朕赏你一样东西。”他轻轻拍了两下巴掌:“宁仙子----” 一个娇俏的身形鬼魅般轻飘飘落下,正站在林晚荣身前,那绝丽的面庞,让林大人呆了呆,惊道:“宁仙子?!宁雨昔?!” “林三,朕将她赐给你----” ******************** 不要骂,俺正在码字嘛!这不就来了嘛!嘿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