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四十五章 最大的错误 - 极品家丁

第三百四十五章 最大的错误

. 轰的一声,林大人只觉得脑子都不清醒了。将仙子赐给我?不是开玩笑吧。这宁仙子高雅圣洁,就像落在人间的谪仙,连看上她一眼都是犯罪,皇帝怎么会把她赐给我呢? 他朝宁雨昔望去,只见仙子面色平静,绝丽的脸颊挂着淡淡的笑容,坦然之极,似乎根本没有听到皇帝的话语。 “老爷子,你是逗我玩的吧。”林晚荣嘿嘿一笑,试探道:“这位宁仙子容颜绝丽,武功高强,乃是神仙一样的人物,把她赐给我,嘿嘿----”他淫淫一笑,上下打量了宁仙子一眼,宁雨昔白衣白裙,淡雅如仙,丰满的身材俏然挺立,就像一株圣洁的白莲花。 宁雨昔望他一眼,见他贼眉鼠眼面泛淫光,轻轻哼了一声,没有说话。 “哈哈----”皇帝大笑道:“把仙子赐给你?你这小子也真敢想,朕可以管到天下人,却管不到宁仙子。” “那老爷子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?”林晚荣不解道。 皇帝不答他的话,将从林三手中取回来的那金牌缓缓递给宁雨昔。宁仙子淡淡道:“你考虑好了么?这可是最后一块金牌了,我‘玉德仙坊’答应你的三件事情,也唯独剩下这一件了。” 皇帝轻轻摩挲着手里的金牌,眼中闪过一丝留恋:“二十年了,这最后一块金牌我一直留着,今天终于派上了用场。”他转过头去,看了林晚荣一眼,点头道:“林三,你过来。” 林晚荣急急走了过去,老皇帝拉住他的手道:“朕昔年为登上大宝,与‘玉德仙坊’合作,许了她们丰厚的条件。作为回报,她们要答应朕三个条件,以朕手中的三块金牌为凭。” “老爷子,您说的就是这块?”林晚荣大奇道,难怪这金牌那么奇怪呢,原来是皇帝和玉德仙坊达成条件的凭证。这玉德仙坊素来自认清高,不理尘事,昔年能够放下面子帮助老皇帝登基,也不知是收了皇帝多大的好处。 “正是此物。”皇帝笑着道:“前两个条件,宁仙子的恩师昔年已经帮朕实现了,唯独最后一个条件,朕一直没有用上。” 林晚荣摇摇头,叹道:“老爷子,不是我这做晚辈的说您。这么宝贝的东西,您怎么能够乱扔呢?上次在杭州灵隐寺,你就那么随手的丢给我,要是我把它卖了换了银子,你不就亏大了么?” 皇帝哈哈一笑:“朕相信自己的眼光,这金牌不是又得回来了么?”他将那金牌递于宁雨昔手中。宁仙子素手微扬,接过金牌在手,淡淡点头道:“这是最后一个条件了,办完这件事,‘玉德仙坊’与皇宫内院便两不相欠。希望皇上遵守诺言,莫要再旧事重提了。” 老皇帝眼中泛起淡淡的水光,沉默良久才喟然一叹:“宁仙子,朕求你件事情。” 宁仙子微微点头,皇帝默然道:“希望仙子能够善待我那孩儿,朕这一辈子,最对不起的就是她了。”老皇帝眼中闪过一丝狠辣的光芒,背转身大声道:“林三,你锋芒毕露,易遭人嫉。朕做个好事,将宁仙子赐予你做护卫,你可愿意?” 汗,说了半天,原来是让她来保护我,这老头子是故意吊我胃口啊。 “老爷子,做护卫也有很多种的。比如说看门的,护院的,还有一种呢,叫做贴身的,就是我坐着她站着,我睡着她陪着,不知道您这金牌可以让宁仙子护卫我到哪种地步呢?”林晚荣拿目光瞥了宁雨昔一眼,嘿嘿淫笑道。 “我护卫你生命周全。”宁仙子秀眉微皱,对这淫邪之人说不出的厌恶。 林晚荣装作没看见她脸上的厌恶之色,嘻嘻一笑道:“这样啊,那就请仙子离我远点吧。我老婆多,活动多,万一你要是不小心看到些不该看的,那我可就赔的大了。” 宁仙子淡淡一笑,不屑的望他一眼,便双目微闭,不再理会他了。林晚荣卖贱有个最大的特点,就是不怕你说话,就怕你不说话。宁仙子一住口不言,他便什么办法都没有了,讨了个老大的没趣,只得转向皇帝道:“老爷子,您把仙子赐给了我,那你自己的安危怎么办呢?” “朕之安危,自有宫中众人护卫,你勿要担心。”皇帝面如止水,平静言道:“林三,朕这样对你,你知道是为了什么吗?” “这个,你不说,我怎么知道呢?”林晚荣无奈言道。 皇帝看了宁仙子一眼,宁雨昔微微点头:“我‘玉德仙坊’承诺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,请皇上放心。” 她转身朝门外走去,却见林大人做了个鬼脸,一手比划了个打枪的手势,眼中似笑非笑,说不清是个什么神情。 待到宁仙子推门而出,一直沉默的老皇帝却眼中光芒暴闪,脸上露出一丝凌厉的杀气:“林三,这宁雨昔武功天下第一,你怕她么?” “老爷子,您可错了,我林三怕猫怕狗,可就是不怕女人。”林晚荣嘻嘻一笑,满不在意的说道。 “好极,好极。”皇帝眼中杀气更盛:“待到你用完了她,便派神机营万炮齐发,将那‘玉德仙坊’连根铲除了。” “铲除?”林晚荣皱眉道:“老爷子你是担心----” 老皇帝淡淡一扫眉:“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。率土之滨,莫非王臣。朕是大华的皇帝,朕绝不允许有一个‘玉德仙坊’独立于我大华之外,你明白么?” 林晚荣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。这位宁仙子虽然高雅如仙,只是她一心维护所谓的‘玉德仙坊’,竟敢与皇帝平起平坐,不灭你还灭谁?炮轰玉德仙坊就不必了,林大人我炮轰宁仙子,就一切搞定了,他嘿嘿淫笑了几声,抹了抹嘴角口水道:“老爷子,你叫这宁仙子保护我,到底是要我做什么事?是不是很危险?!” “不算危险。”皇帝拍了拍他肩膀道:“朕只是想让你去帮我对付一个人。” “对付一个人?”林晚荣心中念头急转,能让皇帝费尽心思,这人绝对不简单,莫非----他大惊失色道:“诚王?” “朕没有说过,是你自己说的。”皇帝微闭双眼,慢慢说道。 林晚荣身上的冷汗刷刷流淌,那诚王是个什么人物,以老皇帝如此的心机和手腕,与他相斗二十余年也没搞定,现在他派我去,岂不是诚心让我做炮灰? “皇,皇上,”林大人忐忑道:“小民能不能把宁仙子退给您?我不要了。” 皇帝虎目如电,扫他一眼:“怎么,你怕了?!你怕他,难道就不怕朕么?!来人----” 高公公正在门外候着,急忙道:“奴才在!” “董巧巧、洛凝、萧玉若、萧玉霜,”皇帝盯着林三,眼中闪过凌厉的杀气,一字一顿说道:“高平,着你派快马,将这几位小姐都请来,朕要与他们叙话----” “慢着!”林晚荣一挥手,脸上神色阴晴变化,难看之极:“皇上,你这是要逼我?” “林三,你是个聪明人,这世界上,哪一件事不是逼出来的?”皇帝拍着他的肩膀,脸上浮起一个阴阴的笑容:“你将这件事做好了,朕不会亏待你。你得到的,将是你做梦也想不到的。” 看着老皇帝脸上阴险的笑容,想起片刻之前,两人谈话还是温馨和谐,林晚荣摇头一叹道:“老爷子,我犯的最大的错误,就是把皇帝当作了朋友!” “你明白了?很好,很好!”皇帝缓缓点头,大声喝道:“高平,摆驾回宫。” “遵旨!”高公公急跑着安排撵驾去了,皇帝拉开门栓正要出去,忽地回头笑道:“对了,林爱卿,听说今晚高丽、突厥还有诚王兄,三处设宴,都要邀你赴会,可有此事?” 这老头子,什么都知道了,还要来问我,林晚荣哼了一声,没好气的道:“没有,我都拒了,今晚在家里陪老婆睡觉。” “那要先保住老婆才是。这宅子够大,你老婆也够多,朕十根指头都数不过来了。”皇帝微微一笑:“林三,你要记住了,朕不是在为难你,朕是在教你。你好自为之吧。” 老皇帝推门而出,高公公急忙扶他跨上小轿,銮驾渐行渐远,慢慢消失在视线里。 “林大人,皇上对你可真好。”徐芷晴站在萧夫人身边微笑道。 “是啊,皇上对我的确很好。”林晚荣皮笑肉不笑,看她一眼,恶狠狠道:“赶明儿个我去求求他,没准他把徐小姐许配给我也说不定呢。” “你----”徐芷晴面色一红,就要与他理论,林晚荣摇摇手黑着脸道:“徐小姐,今儿个我没功夫逗你玩。巧巧宝贝,你抱抱大哥吧,大哥受伤了。” ************* 休息一下,明天继续,嘿嘿。今晚和明晚,书评区都有精楼,有需要的兄弟们自行领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