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四十六章 借大炮 - 极品家丁

第三百四十六章 借大炮

. 徐芷晴微微一愣,这林三整日嘻嘻哈哈的没个正经,今儿个怎么像霜打的茄子似的蔫了?莫不是真的受伤了? 巧巧小脸一红,偷偷看了萧夫人和徐芷晴一眼,便轻抒胸怀将林晚荣抱住,可爱的小脑袋顶到大哥下巴,温柔道:“大哥,不怕!大不了从头来过,本来我们就什么都没有的。” 林晚荣放头在她怀里拱了两下,柔软细腻的蜂乳让他心里慢慢平静下来,阵阵淡淡的幽香传入鼻孔,他拼命的嗅了一口,抬起头道:“小宝贝,我知道。你放心,真要到了那一天,大哥宁愿什么都不要,就只要你们几个老婆,好不好?” “没志气!”徐芷晴听到他的话,忍不住眉头轻皱,哼了一声,声音不大不小,正落入林三耳中。 林晚荣抬头看她一眼,恶狠狠道:“志气能当饭吃么?徐小姐,你先分清五谷杂粮,再来和我谈志气吧。” “我怎么分不清五谷杂粮?你不要将天下女子想的那般不堪!巧巧妹妹,你大哥除了会在你面前耍威风之外,其他的也就稀松平常。你可不能惯着他了。”方才林三进去见皇帝,萧夫人早已介绍巧巧与徐芷晴认识,女人天生都是自来熟,说了一会儿话,便姐姐妹妹的叫了起来。 巧巧摇头道:“徐姐姐,你说的不对。我大哥是天底下最奇特的男子,谁也比不上他,你要与他多接触几回,就会明白了。” 萧夫人好奇的看了徐芷晴和林三一眼,摇头一叹道:“芷晴,你对这林三,像极了以前的玉若。”徐小姐不解她话里意思,夫人微笑摇头,不肯说话了。 不管怎么说,老皇帝对林三还是够意思的,最起码赐给他的这宅子足够大,给足了面子。林晚荣来来回回的巡视一圈,眉头却一直就没有舒展过。巧巧见大哥颜色不善,便乖巧的跟在他身边,一声也不敢发出。 林晚荣忽然停住脚步,一叹道:“小宝贝,待会儿我给你找些人来,你指挥他们,把这宅子打扫一下。” 巧巧犹豫了一下道:“大哥,我们真的要来这里住么?” 林晚荣奇道:“怎么,你不愿意么?” 巧巧轻轻摇头:“不是的。要是我们都搬来了这里。那萧大小姐还有夫人都怎么办呢?我们与她们可是一家人!” 林晚荣一乐,还是这丫头深知我心啊:“放心吧,你说的,我们都是一家人嘛!到时候把她们也搬过来就可以了,反正园子这么大。住几百个人都没问题。大不了,我努点力,多赚点钱。” 巧巧嫣然一笑,紧紧抱住他胳膊道:“大哥,你真好。其实你不用那么辛苦的,我都盘算好了,咱们这次到京城,我就要把‘食为天’开到京中来。大哥又认识皇帝,到时候开业了,你就把皇上他老人家也请来,那才为我们壮门面呢。” 林晚荣倒吸了口凉气,这丫头比我还敢想啊。你以为请皇帝是切白菜抓萝卜的,一拿一个准!他轻佻的在巧巧小脸上摸了一把,点头笑道:“请皇帝么?可以试试。小宝贝,那就这么说了。大哥现在也是个不大不小的官了,不搞点实业实在对不起皇帝的信任。你找大小姐帮帮忙,一起去看地段,寻好了地方就跟我说。我在军中认识不少人,到时候大家把甲挂一穿,带几队兵马,保准他多牛的钉子户也得乖乖给我让路。宝贝,大哥是不是很聪明?” 巧巧咯咯娇笑,又想起了当日在金陵他巧取豪夺的事情,心里充满了温馨。萧夫人在后面听得直摇头,还好这林三是我萧家的家人,若是他换了地方和我萧家对着干,还真没人能应付的了他。 巧巧性子急,见这么大的宅子满是灰尘,便立马张罗着要收拾起来。徐芷晴对巧巧倒挺够意思,从自己家里派了二十几个壮丁,由她亲自带队,帮助巧巧一起收拾。两个女子叽叽喳喳,萧夫人也来了兴致,四处指点该如何布置,三个女人一台戏,倒将林晚荣晾在了一边。 巧巧心急,却还有比她更急的,林晚荣想着老皇帝说的事,心里烦躁,正要出门走走,却见门口守着一个高鼻子的番邦人种,林晚荣认得他,昨日为阿史勒送汗血宝马来的就是他。 “阿里巴巴,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林大人笑着喊道,心里思忖着,突厥人的汗血宝马,老子还没试过,应该找个时候骑上一骑,他日要是和老皇帝闹翻了脸,老子跑路用的上。 “大人,我不叫阿里巴巴,我叫哈尼巴!”高鼻子突厥佬纠正道。 林晚荣打了个哈哈道:“都一样,都一样,哈尼巴是你们突厥语,翻译成我大华语言,你的名字就叫做阿里巴巴了。话说阿里巴巴是天方夜谭中一个很著名的聪明人物,我瞧你浓眉大眼仪表堂堂,那智慧和他应该有的一拼。我说阿里巴巴哈尼巴,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 哈尼巴被林大人一番话打的有点晕,怎么还没说上两句话,我的名字就被林大人篡改成“阿里巴巴哈尼巴”了? “禀告大人,禄东赞国师和阿史勒大人吩咐,今日请你赴宴,小人是专程来接您的!”哈尼巴貌似恭敬的说道。 林晚荣抬头望了一眼,只见日头刚过正中,顿时奇道:“我说阿里巴巴啊,这才中午嘛,你要请我吃饭,也用不着这么早嘛!” 哈尼巴摇头道:“大人,不赶早不行啊。阿史勒大人听说,您同时答应了高丽王子和诚王爷的邀请,今夜到底去哪里都说不定。他焦急万分,特意叮嘱了小人早早来到。小人早晨便出了门,去了您店里,那里的人说您出来看房子了,我就一路寻到这里。” 早晨就出了门?林晚荣憋住笑,没让你小子寻到通州去,那算对的起你了,他点点头道:“阿里巴巴,你的大华话说的很好,是谁教你的?” 哈尼巴抬抬头,骄傲道:“我所在的部族,与大华时有通商,想学大华语不难。但是你们大华语过于粗糙,比不上我突厥文字。” 你丫的说笑吧。就你那几个蝌蚪文,粗糙的跟没进化好的受精卵似的,也能跟我堂堂正正的方块字比?林晚荣嘿嘿一笑道:“灰化肥发黑,黑化肥发挥!阿里巴巴,你跟我说一遍。” 哈尼巴张口结舌,林大人哈哈大笑,起步就往前走去。哈尼巴急忙跟上去道:“大人,大人。阿史勒大人还在等您呢!” 这些突厥人如此急切的请我去,到底是要干什么呢?难道真的要送我两个胡姬?突厥人卷头发高鼻子蓝眼睛厚嘴唇,小妞应该比较适合跳钢管舞,林大人顿时来了兴趣,笑道:“既然你家大人如此孝顺,那我就去看看他吧。阿里巴巴,孝顺的意思你不懂吧?!” 哈尼巴摇摇头,林晚荣摆摆手道:“那就快快备轿吧!我还等着你们孝敬我呢!” 哈尼巴急忙摇头:“大人,我没有轿子,我们突厥人马背上出生,出行全靠马匹。小的给你准备了快马,你看----” 他手指塞进嘴里打了一声口哨,叭嗒叭嗒一阵蹄声清晰可闻,远远的两匹突厥大马迅速奔来。这两匹大马虽然比不上汗血宝马那么神骏威武,但体格高大骨架粗壮,一看就知道是善于奔跑的。 “大人请上马!”哈尼巴将马缰递到他手里,恭敬说道。 “阿里巴巴,你们不是有汗血宝马么,快些弄两匹来我骑骑啊!”林大人念着汗血宝马的事,见哈尼巴拿了两匹普通马来糊弄自己,心里老大的不情愿,便直接开口道。 “这个----”哈尼巴尴尬道:“实话不瞒大人。我突厥虽产汗血宝马,但汗血宝马极其珍贵,非常人所能得。此次阿史勒大人带来了十匹汗血宝马,其中两匹送给了大人您,其他的送给了----哦,我们大人手上也没有汗血马了!” 你丫的,才送了我两匹就没了,老子那么多老婆,以后要是跑起路来,那还不得人手一匹啊。他鼻子里哼出一声道:“阿里巴巴,你们不够孝顺啊,你们突厥人善于马术,长年和我大华打仗,难道骑的不是汗血宝马?” 哈尼巴哈哈大笑道:“听这话就知道大人您是没有去过北地的。我突厥人善于马术不假,但汗血宝马乃是天神赐给的礼物,珍贵无比,怎么可能用作战马?我们的战马,都是挑选最劣质的汗血马与普通马杂交所生,就像您看到的这两匹,虽然经过多年繁衍,与汗血马的血统越来越远,但也绝非你们大华的矮矬马可比。” 妈的,原来骑的都是杂种马,林大人嘿嘿一笑,翻身上马,在那匹胡马背上狠狠拍了一下,两匹大马便甩开蹄子,向城外飞奔而去。 突厥人果然都是天生的骑手,林大人是在马背上打过仗的,论起马术,绝不算差,可是这哈尼巴纵马飞奔,骑术比他还要精湛。 “阿里巴巴,你们这突厥马果然不错。”林晚荣与哈尼巴并肩而行,称赞道。 “那是当然,我们突厥能够强大,就是靠的这飞奔的骏马。”哈尼巴得意洋洋说道。 “那你们突厥马怕什么呢?”林晚荣漫不经心的道。 “怕火,怕烟,我们突厥马善于奔跑,但是不擅耐力。”哈尼巴道。 这小子果然够孝顺,林晚荣拍拍他肩膀,哈哈一笑,两人两马便直往城外行去。突厥此次派来的使团有百人之多,除少部分居住在城内的驿馆之外,其他人等都在城外扎营。对于突厥人来说,营居显然更适合他们的生活。 二人往北骑行一阵,远远望见一座巍峨的青山挺拔俊秀,山上青松挺立,山泉流淌,风景甚为秀美。山下是一大块草地,方才探出头的小草为大地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绿色。数十个白色的帐篷搭建在山脚下,远远望去,就像一片片洁白的云彩,在满地的绿色中,显得甚是扎眼。 此地山清水秀,风景宜人,这些突厥人还真会挑地方,林晚荣哼了一声。 远远的,从白色帐篷的包围中,窜出两匹骏马。直往他们奔来。哈尼巴“吁----”的长呼一声,拉住马缰绳,胯下骏马前蹄一扬,半身跃起,昂头长长嘶鸣。 “大人,禄东赞国师和阿史勒大人迎接您来了。”哈尼巴急急说道。林晚荣抬眼望去,见奔来的两匹马上,分别坐着两个人,正是阿史勒和禄东赞。 二人赶到跟前,禄东赞单手搭于胸口,弯腰行礼道:“林大人光临,禄东赞不胜荣幸!” 林晚荣一抱拳,嘻嘻笑道:“禄兄你好啊,阿兄,你也好啊!” 二人见他称呼不伦不类,忍不住互相望了一眼,脸上泛起一个笑容,四人四马便直接往营帐里行去。营中搭着几个高高的木架,上面绑着几只新鲜的野羊,篝火熊熊。将野羊烤的金黄流光,油滴缓缓落下,浇到火苗上,火花蹦起,一阵噼里啪啦乱响,旁边用三根木棍搭起架子,下面挂着几口大大的铁锅,锅里热气腾腾,阵阵野菜的香味随风传来。 突厥人的生活很健康啊,吃的是绿色食品,玩的是极限运动,难怪体格这么强壮呢。 阿史勒见林大人一路眼光都盯在吃的上面,便嘿嘿看他一眼,意味深长道:“林大人,我们突厥人从小就是骑马射箭长大的。叫我们突厥人作诗绣花,我们不行的肯定,但是叫比起马术和刀术,这世界上没人能比得上我们。” 阿史勒的大华语有些生硬,但那话里暗含的意思,林大人却听得清楚。他嘿嘿一笑道:“阿兄此言差矣。我大华地域宽广,民族众多,可谓包罗万象,景象万千,会作诗的有之,会绣花的有之,会骑马砍人的,那就更多了。贵我两国交战多年,我大华一直隐忍不发,可阿兄要以为大华怕了突厥,那就是大错特错了。古人有诗云:大漠沙如雪,燕山月似钩。只要我想打,胡人算个球?!” 禄东赞身为突厥国师,对大华文化也有所了解,闻言一皱眉道:“有这诗么?我怎么没听过。” “没听过不代表没有,这就是我大华文化的博大精深之处了,禄兄,你还要好好学习啊。”林晚荣打了个哈哈道。 禄东赞也非是凡人,点头道:“林大人所言极是,在我族中,要说最有学问,对大华了解最深的,绝非我禄东赞,而是另有其人。” 禄东赞这人就已经不简单了,突厥竟然还有比他更牛的?!林晚荣心里打了个突。这个陌生的世界和他前世完全不同了,突厥人历经千年不仅顽强的生存了下来,而且越来越强大,几可与大华比肩。到底是大华灭了胡人,还是胡人打败大华,一切都是未知之数。要不要帮助李圣发明点有用的东西呢?例如飞机大炮什么的?哈哈,老子越来越爱国了! 他心里意淫了一会儿,三人便已踏入帐篷中,这大概是阿史勒的主帐了,帐中铺着红色地毯,放着珍珠羊奶,充满了异族风味。 阿史勒指着那地毯得意道:“林大人请看,这张毯子叫做泪毯,是昔年我征讨铁勒部落时所缴获的战利品,听说是铁勒历代达达亲手所秀,一代代累积下来,才有这么大规模,因为有铁勒达达的泪珠滴落在上面,所以叫做泪毯。” 禄东赞解释道:“达达,就是铁勒大汗的妹妹或者女儿,也就等同于大华的公主。” 林晚荣将嘿嘿一笑,从怀里掏出火枪:“两位请看,这玩意儿叫做手枪,俗称手持大炮。嘿嘿,大炮的威力。阿史勒阿兄,你是亲眼见过的了。昔年我爷爷的爷爷的太爷爷,带着它南征北战,取高丽东瀛,灭波斯大食,横扫蒙古革原,从亚洲打到欧洲,垂钓亚马逊,饮马多瑙河,号令天下,谁敢不从?他们每杀一个人,就取一根头发,后来把所有的头发聚集起来做了一块地毯埋在地下。哦,这就是你们今天生活的那块草原了。” 这人太不要脸了,你们大华的历史哪有这一出?亏你还吹得神乎其神,禄东赞和阿史勒同时鄙夷的看了他一眼。待见到他手里的火枪,二人忍不住停了停,互相望了一眼,微微点头。 “不要光顾着说话,林大人,快请入座。”禄东赞笑着岔开话题,拉着林晚荣盘腿而坐。 林大人坐在地毯上,双腿发麻,心里老大的别扭,难怪突厥人那么喜欢骑马呢,原来是没有办法啊,这样盘腿坐几天,不弄个坐骨神经痛那才见鬼了。 说话间,早已有侍从将烤好的整只肥羊,连同架子一起搬了进来。肥羊烤的金光灿灿,油滴落下,香美诱人。阿史勒端起酒杯道:“林大人今日能够来赴我宴会,阿史勒很是感激。来,我们痛饮这一杯。欢迎林大人到来。” 阿史勒和禄东赞举杯一饮而尽,大手抹了抹嘴角,意犹未尽。林大人刚端到嘴边,便觉一阵腥味扑鼻而来,他娘的,这是什么玩意儿?马尿? 阿史勒哈哈笑道:“林大人没有喝过这好酒吧,这是我们突厥特产的马奶子酒,是从怀孕的母马奶子上挤下来的,过瘾得很,比挤女人奶子还要过瘾!” 粗鲁!那叫奶子么?那叫咪咪好吧?!林大人心里鄙视阿史勒,闭着眼睛喝了一口马奶子,腥臊干苦,说不出的难喝,也不知道那俩大鼻子是怎么喝进去的。总算烤全羊是胡人的特长,辛辣呛鼻却又娇嫩可口,还是纯正的绿色天然食品,林大人猛塞了几口,才将马奶子彻底的忘却了。 见林大人狼吞虎咽,两人微微一笑,阿史勒一拍手,门外哗啦啦一阵轻响,走进来几个胡人女子,全身上下蒙在一块薄薄的淡黄色的丝帛里,却在肚脐间与额头间,将丝帛剪开,露出洁白的肚皮和一双妩媚的眼睛。 这几个胡女比大华女子个头更高,身材也更加突出,胸部丰挺,如连绵的山峰,臀部浑园结实,似是坚韧的磨盘,前凸后翘,勾人异常。 娘的,骑马的女人就是好啊,屁股大又圆,咪咪翘又挺,够火辣,要不要在帐篷里加根钢管,让阿史勒和禄东赞开开眼界呢? 望着几名充满异域风情的女子,林晚荣心里骚痒,阿史勒目光在那几名胡女身上巡礼一阵,狠狠吞了口口水,轻轻拍了拍手。一阵弦乐响起,几个身材丰满的胡人女子随着音乐律动缓缓扭动起来。 轻薄的丝纱包不住浑圆的双峰、翘起的隆臀,随着音乐节奏,身材美妙的胡女们尽情摆动腰肢,美丽的大眼睛中流露出丝丝暧昧,丰胸翘臀一起耸动。忽然哗啦一声,那丝帛尽数抛下,数个女子身着短裙,露出修长洁白的玉腿,隆臀轻扭,双腿微分,露出裙里若隐若现的风光,说不出的魅惑。 有劲啊,夹起来一定很有劲。林晚荣正看的津津有味,却听阿史勒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道:“大人,您若喜欢的话,这几个女子,就送给您了。” “这个,不好吧?!她们会跳钢管舞吗?来一段,快来一段。”林大人抹了口口水道。 阿史勒和禄东赞相视一笑,禄东赞道:“大人,我们想找你借点东西?” “借什么东西?”林晚荣头也不回的道。 “借大炮!!!”阿史勒微笑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