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四十七章 大麻烦 - 极品家丁

第三百四十七章 大麻烦

. “借大炮?好啊!”林大人兴高采烈道:“我随身就带着两支,一支大的,一支小的,你们想要哪一支啊?!” “随身携带?!”禄东赞和阿史勒面面相觑,大炮也能随身携带的?那大华的科技水平发达到了何等地步啊! “大人,可否将您随身携带的大炮借来一观?!”禄东赞上上下下打量林晚荣,小心翼翼的说道。 “一支小大炮么,就是这个,二位也看到了。”林大人扬扬手中火枪道:“这个叫做手持大炮,是大华和西洋合作开发的最新产品,估计要不了几年就要装配给我们的骑兵和步兵了。” 禄东赞和阿史勒二人与林大人打交道也有几次了,听他口里的话,就像天上漂浮的云彩,也不知哪句是真哪句是假,但这火枪结构精巧,做工考究,一望便知非是凡品。莫非真的如林大人所讲,大华已经开发研制了最新的手持火器? “林大人,那另一支大炮呢,也在您身上么?!”阿史勒急忙问道。 林大人嘿嘿一笑:“另外一只叫做大大炮,当然也在我身上。此大炮乃是天生神器,造型雄伟,威力无边,曾一夜连轰十二名处女而火力依旧。怎么样,厉害吧?”林大人色眯眯的往那些穿着暴露、搔首弄姿的胡人女子身上扫了一眼,点头道:“不过你们突厥女人体格大,又是从小骑马骑大的,本大人这尊大炮要对付十二个估计会有些困难,放倒十个是没问题的。” 这二人越听越迷糊,林大人的大炮一会儿要打处女,一会儿又要打胡女,到底是个什么厉害玩意儿? 望见这两人疑惑的眼神。林晚荣哈哈大笑,对二人递了个龌龊的眼色:“阿兄,禄兄,说起这炮啊,其实你们身上也有,只不过是小号的而已。本人身上乃是加大口径的,令天下女子闻风丧胆,所向披糜。” 两个突厥人这才明白林大人说的大炮是什么,简直就是一个斯文败类,连禽兽都不如,这样的人都能做大华的吏部副侍郎,由此可见大华衰落到了什么程度。 二人心里又是欢喜,又是忧愁。阿史勒哈哈笑道:“大人果然奇思妙想,我等佩服佩服。只不过我想跟大人借的,是那日在演武场上展示的那种火炮,威力巨大,结构轻巧的那种。” 林大人撇下脸颊不说话。阿史勒立即接道:“大人年轻气盛,火力凶猛,我这几名突厥美女,正好为大人解解火气。你们几个----”他朝场中几个舞动的胡人女子一指,噼里啪啦一阵番文,听得林大人脑袋冒烟,我靠,这是什么鸟语,英文不像英文,法语不是法语。 禄东赞知道他听不懂,便自动翻译道:“阿史勒说,让她们好好伺候林大人。伺候的林大人舒服了。他回国便禀报毗珈可汗,晋升她们的父母兄长。” 话音一落,效果立现,几个胡人女子便如脱不去的牛皮糖般粘了上来,凑在林大人身边扭动腰肢,拿丰满的胸膛滚圆的翘臀摩擦着他的身体,阿史勒和禄东赞也看的暗自吞口水,一时之间,大帐中火辣之极,温度霎时升高了好几度。 突厥女人,身材果然好啊,如果做个胸推,啧啧,老子爽歪了。林大人双手在胡女身上大力摸索着,顺着那柔滑的缎子直向下伸进袍子里,握住那雪白的大腿,用力一捏,胡人女子便哼了一声,就像睡眠不足的波斯猫般摄人心魂。 见林大人如此豪放,收放自如,阿史勒和禄东赞二人自叹不如。阿史勒吞了口口水道:“大人,我们刚才跟您提过的借大炮的事情,您看----” 林大人眼睛一眯,在一个胡女胸口摸了一下,笑道:“阿兄,你这事怕是找错人了。我只是一个还未上任的吏部副侍郎,芝麻绿豆大的小官,还是被架空了的。借大炮这种事情,你应该去军营啊。你们是不是不认识人?这样吧,我给你介绍一个人,大华上将军李泰,这个你们认识吧?!他掌管着边塞大军,你们要的红衣大炮他手里多的是,直接找他就行了。送点汗血宝马,送点美女,路子就能通了。” 阿史勒讪讪一笑:“林大人说笑话了,李泰老将军与我突厥交战多年,我们怎能不认识。要是能走通他那条路子,我们也不用来找你了。” 林晚荣心里哼了一声,这些突厥人倒不是蠢货,知道大华对他们威胁最大的就是红衣大炮了。以前的红衣大炮体积庞大,身体笨重,移动极为不便,对突厥人的威力有限。但现在可不同了,徐渭得了林晚荣的指点,派人去法兰西铁甲船上学习了火炮技术,又经过徐芷晴这种妙手的改良,不仅射的更远,打的更准,火炮威力大大提升,就连体积也缩小了许多,只要两匹战马就可以轻松拖走。突厥人也是识货的,知道火炮对他们的威胁最大,才想方设法要弄一门研究一下。只是新改进的大炮本身数量还不是很多,又由李泰亲手掌控,严禁外泄,所以他们一直没有办法得手。 “阿兄,你们要大炮做什么呢?你们突厥不是靠骑马打天下吗?那火炮笨重的两匹马都拉不动,你们拿回去也没有用处啊!”林晚荣打了个哈哈道。 禄东赞眼光一闪,点点头道:“林大人说的不错,我们突厥是马背民族,这火炮对我们来说的确用处不大。但我们这几日在京城闲逛,闲来无事,正巧阿史勒对我讲起了林大人邀他观看演炮之事,我们弟兄都有些兴趣,因此想弄一门火炮来打着玩玩。再说,这山上兔子、野狼也多,我们打几只玩玩正好。正如林大人所说,火炮笨重无比,两匹马都拉不动,你也不用担心我们会把它拉走。等我们玩上几日,就把它还给你,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,阿史勒特地准备了突厥美女四名,奉献给大人。 林晚荣是什么人物,那是玩阴谋耍手段的老祖宗,见阿史勒眼神闪烁,便知道他必定另有图谋。林大人哈哈一笑道:“原来二位是要借大炮打猎啊,果然奇思妙想。只是我刚才已经说了,我人微言轻。也没有什么办法啊!” 禄东赞摇头道:“大人太谦虚了。你在山东带兵剿灭白莲教地时候,火炮可是立了大功,在军中威望极甚,只要你发话,那就没有什么办不来的。” 妈的,胡人果然处心积虑,连这些事情都打探清楚了。见阿史勒和禄东赞眼神急切,得到火炮的心情可想而知,林晚荣为难的叹口气道:“二位兄台,你们有所不知,我在军中虽然有不少的铁哥们,关系好的没话说。但是现在神机营的大炮都被李泰所掌管,这老头你们也知道的,心细谨慎,每日都要亲自点一点大炮的数量才肯入睡,就算我想帮也帮不上啊。” 阿史勒和禄东赞面面相觑,没想到这个林大人外表看着贪财好色。到了紧要关头却突然变得有原则起来,看来还是下的功夫不够啊。二人互相望了一眼,阿史勒一咬牙,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包道:“林大人,我请你看一样东西。” 那小袋子不大,重量也甚轻,看不出来里面装的是什么。阿史勒却像爱护宝贝似的,小心翼翼的拿出来,在林晚荣面前现了现。 一阵淡淡的刺鼻味道传来,苦涩中带着一种奇特的清香,令人振奋。林晚荣闭上眼睛,用力嗅了嗅,那味道像是熟悉,又像是陌生。 “大人,这可是一样好东西。”阿史勒舔了舔嘴唇,眼中闪过一丝贪婪的光芒,似乎他手里辑着的就是一把黄灿灿的金子,就连沉稳的禄东赞也双眼放光,紧紧盯在那小袋子上一动不动。 阿史勒取来一个没有水的小壶,将小袋子里面的东西缓缓倒入,林晚荣看的清楚,那是一把枯黄的叶子,被切成了一根根的细条,淡淡的呛鼻的味道越发的浓烈了起来。 不待林晚荣看仔细,阿史勒便将壶盖盖上,对着林晚荣神秘一笑,取过旁边火把上的一抹火星,烧着一截干草,极快的扔入了壶中,过不了一会儿,一股淡淡的轻烟自狭长的壶口里缓缓喷出,一股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。 这,这是什么玩意儿?林大人深深嗅了一口,脸色渐渐的郑重起来。 阿史勒和禄东赞见那轻烟升起,立即面露喜色,急急将鼻孔凑到壶嘴上,深深的闻了一口,然后一起抬头,长出一口气,那神态无比的逍遥自在,仿佛做了天上的神仙。 “林大人,你快来吸一口。”阿史勒急忙将小壶递给林晚荣,殷勤说道。 林晚荣接过小壶,面沉入水,将那小壶捏的紧紧,连手中传来火热的疼痛都感觉不出了。怪事年年有,今年特别多,连大华都没有的玩意儿,怎么会出现在突厥人手中? 他对着壶嘴深深吸了一下,一阵火辣热烈的感觉呛得他鼻子发酸,忍不住咳嗽了两下。阿史勒和禄东赞哈哈大笑,看了他一眼,自豪的道:“林大人,你觉得如何?” 林晚荣捏住小壶,沉默了一会儿,郑重道:“阿兄,禄兄,这玩意儿是从哪儿来的?!” 二人见他不问这东西的名字,却先问来历,顿时都有些吃惊,莫非这位神奇的吏部副侍郎大人见过这东西不成?那可就太神奇了! 二人互相望了一眼,禄东赞道:“林大人,难道你以前见过这辣鼻草?” “什么草?!!”林大人眼睛睁得大大,大声问道。 “辣鼻草啊!”禄东赞见了林大人的表情,便笑着道:“哦,辣鼻草这名字。大人肯定没有听过,这是我们突厥语,你们大华肯定没有这种辣鼻草。这辣鼻草生于我们突厥以南、靠近大华的沙漠边缘,是天然生长形成。但数量极少,一年也长不了几斤。我们族内的战士和战马受了伤生了病,有时候病得很厉害,连路都走不稳,我们就把辣鼻草的烟吹入鼻腔,这样一来病就会好了。久而久之,大家就都上瘾了,越来越喜欢这辣鼻草的味道。只是这种辣鼻草生长不易,我整个突厥,一年才能寻到两到三斤。说它是万金不换也一点不假。我这些还是五年前剿灭铁勒时,大汗赏给我的战利品,一直珍藏至今。林大人,你再试试看,我保证你一定会喜欢上辣鼻草的。” “辣鼻草,辣鼻草。”林晚荣喃喃念了两声,忽然大笑道:“好,好,好一个辣鼻草。你们突厥果然物产丰富。不过两位记住了,以后就只能叫它辣鼻草,可不能叫它菸草。更不准叫烟草,不然,我就和你们没完。” “大人,烟草是什么意思?”禄东赞疑惑道。 “烟草就是会冒烟的草,比不上你们辣鼻草好听。”林晚荣嘻嘻一笑道:“阿兄,我说你也太小气了吧,就这么点辣鼻草,三两口就吸完了,再来点。我带回去给我大老婆小老婆老丈人丈母娘都尝尝。” 见林大人兴致比摸女人大腿还要高涨,二人顿时深觉有戏。阿史勒一咬牙,从那小袋子里又抓出一把辣鼻草正要装好,却见林大人一伸手,将那小袋抢过,笑着道:“何必这么客气呢,一起给我就行了,分袋这种小事情,我回去找几个人办就行了。” 见过不要脸,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,大华出奇迹了,竟然找了这么个人来当官。见林大人毫不客气的将辣鼻草装入衣袋里,阿史勒心里在滴血,脸上肌肉抽搐了几下,却不得不强装出笑脸道:“这辣鼻草虽然珍贵无比,不过既然大人喜欢,阿史勒自该双手奉送。只是那借大炮的事情----” 林大人收了大礼,胸脯拍的当当响,大声笑着道:“没问题,别说是大炮了,就算是飞机我也能给你搞来。禄兄啊,小弟还有一件事要请教一下。” 见林大人爽快答应了,二人顿时大喜,禄东赞急忙道:“林大人有话请讲,禄东赞一定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” 林大人嘻嘻一笑:“禄兄,你学识宽广,一定会写字吧。” “那是自然。”禄东赞笑道:“突厥文字我就不说了,就连大华语,我也会写上不少。” “哇,没想到禄兄这么能干,竟连我大华字都会写!”林大人拍掌笑道:“那禄兄你能不能给我画一下贵我两国的国境线?唉,最近书读的太多,竟连国境线在哪里都忘记了。惭愧啊惭愧!” 见鬼了,这人到底还要不要脸了?!阿史勒被林大人抢了辣鼻草,就像割了他身上半斤肉,对林大人怎么看都不顺眼。 “这个简单!”禄东赞笑着说道,取过帐中一只烧过的木炭就在大帐中的地毯上画了起来。 “大人请看,这里是乌兰乌德,这里是伊尔库次克,在他们中间是贝加尔湖,这里原来是属于铁勒和契丹,后来此两部被我族所灭,这一带就是我们的了。往南边就是色愣格河、车车尔勒格,是我们灭了回纥取来。沿着金山(阿尔泰山)山脉东西贯穿,北到乌斯季库特,都是我突厥属地。如果说贵我两国还有界线的话,那界线目前暂时停留在这里,我们把它叫做巴里坤,你们叫做伊吾。”禄照赞果然不愧是突厥国师,画起地图伸手就来,短短几分钟时间,就把突厥和大华的势力范围在地图上标注了下来。 林大人听得一个头两个大,摇摇头道:“什么色狼,什么车格,还有什么裤子,这些名字起的真好。禄兄,你们突厥人真有文化。” 禄东赞点头笑道:“那是自然。我们突厥地跨沙漠和草原两个极端地带,各游牧民族林立,单是铁勒和契丹,原先都比我们强大。若是我突厥没有些真本事,又怎能占领这么大一片地方,让众民族臣服?” 臣服?臣服个屁,你唬谁呢,民族问题是最难搞的,到时候他们反起来,有你好受的。林大人点头赞道:“有本事,果然有本事。禄兄,这里就是你说的金子山了?” “不是金子山,是金山。”禄东赞纠正道。 “禄兄好见识,小弟要没记错的话,这金山好像是属于我大华的吧。”林大人嘻嘻一笑道,叫你这个鹰钩鼻子敢唬我,《北京的金山上》老子从小唱到大,什么时候轮到你们突厥占了金山? 禄东赞见他对大华和突厥的地理位置一塌糊涂,本来还以为他是个路盲,对他嗤之以鼻,待听到他说金山属于大华,心里也不禁一凛,突厥与大华交战多年,大致就以金山山脉为界,直到近年突厥消灭了北方其他势力,才大举突破金山,侵入伊吾、额济纳一线。这小子一口就说出金山是属于大华,看来也不是没有一点常识的人。 “这个,两国争端,互有来往也是常事。”禄东赞道。 “互有来往?!”林大人嘿嘿一笑:“哦,对了,禄兄,你们那个什么辣鼻草,长在哪个位置啊?” “在科布多与阿尔泰之间,就是这个位置!”禄东赞指了一下地图,好奇道:“林大人,你问这个做什么?” “哦,没什么。没准哪一天,我也到科布多和你们互有来往一下呢。”林大人嘻嘻一笑,没正经的说道。 “欢迎,欢迎,欢迎林大人到我科布多做客。”阿史勒咬牙笑道:“林大人,您看那大炮的事----” “这个嘛,就包在我身上了,我搞好后通知一下你们。李圣他们研发,也需要一段时间的----”林大人自言自语道。 “大人,什么研发?”阿史勒不解道。 “哦,我是说,搞到最新的大炮送给你们,让你们打猎也打的爽嘛,只要你们到时候不对着我们皇宫轰就行了。”林大人皮笑肉不笑,说出的话却叫两位突厥使者心惊。 阿史勒和禄东赞都有种奇怪的感觉,这位林大人进了突厥营帐就像到家一样轻松随便,该吃的吃,该摸的摸,该拿的拿,没有一点客气的,好处都让他占完了,可对于他答应的事情,二人没有一个能吃的准。到底是谁玩谁呢?二人一起迷糊了起来。 夕阳西下,林大人打着饱嗝,在一名妩媚的胡女胸前摸了一把,便握着阿史勒视若性命的“辣鼻草”纵马而去。 “无耻!不要脸!肮脏的兔子屎!”望着林大人潇洒的背影,阿史勒再也忍不住怒火,哗啦一声抽出马刀,大声吼道:“禄东赞,我真想一刀砍了他!” 禄东赞正色道:“阿史勒,不要冲动。你送给他的女人,他是不是没要?” 阿史勒哼了一声:“没要倒是没要,可又亲又摸的,便宜都让他占尽了,这可都是我帐中的侍妾啊!” “此人不简单!!阿史勒,希望你我不要看走眼了!”禄东赞轻声道:“不简单个屁,他日若是到了战场,我一定先斩了这小子。”阿史勒闷哼一声,又道:“禄东赞,另外一边我们要不要继续接触?” “要!而且要抓紧!一定要快!”望着林晚荣远去的背影,禄东赞轻轻一叹:“我有种不详的预感,这个林三,将是我们的一个大麻烦!” ****************** 其实俺一直都在辛苦码字,兄弟们久等了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