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一章 笑逗佳人 - 极品家丁

第三百五十一章 笑逗佳人

. 苏慕白沉吟一阵,开口道:“人遇疯狗,人自然不能怕狗,该当一脚将踢开才是。” “够勇猛,果然不愧为状元郎!”林晚荣竖起大拇指称赞道:“苏状元说的好,在路上遇到狗的时候不要惊慌,要勇敢地与它博斗,顶多会有三种结果----状元兄,请你给大家解释一下。” “三种结果,无非是我赢、它赢或者两败俱伤。”苏慕白沉声道。见林三笑得诡异,他心中隐隐升起些不对劲的感觉。方才他暗骂了林三一回,难道这家伙听出含义来了?以这林三的狡诈,他是睚眦必报的,莫不是这话里又暗藏了什么陷阱? “妙极,妙极!”林晚荣拍手笑道:“看的如此全面和深刻,看来状元兄一定是与野狗搏斗过的,三种结果也分析的很到位:一是你输了,你连狗都不如,二是你们打平了,你和狗一样;三是你赢了,恭喜恭喜,你终于超过狗了!!!” “你----”苏慕白脸色一变,望着微笑的林三,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话都是自己说的,只不过林三换了个说法而已,自己的担心终于成了现实,什么话到了林三嘴里就立即变了味道。 厅中众人听得哄堂大笑,这林三简直就是一泼皮,连苏状元都能骂,还骂的如此有学问,佩服,佩服。那沉默不动的女子轻轻瞥了林晚荣一眼,眼中露出一丝笑意,口中轻轻一声嘤咛。 坐在林晚荣身边的晏道几眼光便一直注视在那女子身上,听到这轻声一笑,立即张大了嘴巴,惊叫道:“她笑了,她笑了!” 林晚荣转过头好奇问道:“晏兄,你说谁笑了?” “是她,是她,是这位小姐笑了。”晏道几激动说道,仿佛是她自己令这位小姐开怀大笑了。众人一听小姐发笑了,注意力立即从林苏二人的对骂上转移回来了。 “笑?!没有啊!”大肚腩的叶尚书大人摇头道:“晏学士,莫非是你听错了?本官距离佳人极近,都未听到她开口,何来笑声?” “是啊,是啊,一定是你听错了!”众人一起起哄说道,多多少少有些出于男人的嫉妒心理。 开口的都是一品大员,不是尚书就是大学士,晏道几虽是二档中的第一位,却也不敢顶风跟这么多大人作对,只得讪讪笑了笑,满是歉意的看了林大人一眼。 这个晏道几有点义气!林晚荣暗自点头,缓缓跺到那位女子身边,嘻嘻一笑道:“这位小姐,我是猎人,你是狐狸。我是开水,你是茶叶。我是马车,你是车把式。我是银票,你是银子。” 众人听得稀里糊涂,林大人打这两个比喻是什么意思,太隐讳了。那女子看他一眼,轻声说道:“什么意思?” 这尚是她首次开口说话,只闻声音清脆如珠落玉盘,叫人遐想无限。 “这还不简单么?如果你是狐狸,我是猎人,我一定会追你的。如果你是茶叶,我是开水。我一定会泡你的。如果我是马车,你是车把式,你一定会驾(嫁)我的。如果我是银票,你是银子,那么,我是一定一定会取(娶)你的。”林大人看着她嘿嘿一笑,脸上神情说不出的淫荡下贱。 “噗嗤。”一声轻笑传入众人耳膜,众人听得一清二楚,笑了,笑了,小姐真的笑了。 “无耻,太无耻了!”场中的男人们气得七窍生烟,林大人到底还要不要脸了,怎么什么不要脸的话都能说出口,一个男人当众说出这种话,成何体统。 “脸皮都厚到这种程度了!”佳人轻声言道,声音恰好只让二人听见。 “彼此彼此了。”林大人张开大嘴,对着小姐嘿嘿淫笑。 诚王眼中闪过一丝痛色,旋即转为坚定,轻轻拍手笑道:“好了,好了,恭喜林大人,贺喜林大人,终于抱得美人归!” “不好意思,运气好而已。”林大人四周一抱拳,谦逊说道,看的众男人暗自心恨。 “春晓苦短,一刻千金,就请林大人享受去吧!”诚王哈哈一笑,那蒙面女子嘤咛一声,羞不可抑,撒开小脚就往里面跑去。 “真的要享受吗?”林晚荣望着称王狐疑地道:“大家都在这里受苦,我一个人去享受,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吧?” 诚王笑道:“林大人放心吧,众位同僚另有佳人相陪,你就尽管去吧。” “唉,急公好义一向是我的缺点。”林大人嘻嘻笑着一抱拳,就住里面厢房而去。早已有随从在门口守着,恭敬迎过他道:“大人,这边请----”那随从将他带到一处整齐而明亮的厢房中,对着他暧昧一笑:“大人,小姐已经在里面等着您了。” 林晚荣点头一笑,推门而入,只见两棵红烛燃得通亮,方才进屋的小姐端坐在床边,正默默守候着。 叭嗒一声,房门被那随从关上了,林晚荣心里一跳,玩真的?!他悄悄走过去,坐在那小姐旁边,微笑道:“请问小姐贵姓啊?” 小姐妩媚望他一眼,低头羞涩道:“奴家姓安。” 林大人一把扯下她脸上的纱巾,露出一张艳丽动人的美丽俏脸,他愣了一愣,惊喜道:“安姐----” “嘘----”安小姐纤细地手指竖在唇边,美目往外一瞥,轻轻阻止了他,口里嘤咛一声,无限娇媚道:“公子,你好坏啊,摸人家那里----” 林大人一愣,不是吧,我还没动手呢,她怎么就开口出声了,这要是传了出去,叫我林三哥还怎么见人呢。“小姐,我还没----”林大人急急说道。 “还没脱衣服是吧?您别急嘛,奴家帮您脱。”安小姐撒娇道,眼光又往外瞥了一眼,一挥长袖扑灭屋里的灯火,在自己衣服上拉扯了几下,传出一阵衣物摩擦的声音,同时一声吃痛娇呼:“大人,您怎么这么猴急啊,这么着急就把火烛吹熄了,奴家还没伺候您更衣呢。” 这是怎么回事?林大人心里疑惑,却觉一阵淡淡的女子幽香传入鼻中,一具成熟丰满的身体缓缓贴近了自己,火热的鼻息,还带着丝丝的颤抖,安小姐紧紧搂住他的身体,以微不可闻的声音道:“抱紧我----” 要拒绝这个要求太难了,林大人心里一喜,大手一搂,便从后面环住了安小姐的细柳蛮腰,入手滑腻细嫩,就如新出炉的绫罗绸缎。 安小姐浑身一阵颤抖,轻轻依偎在他怀里,柔声道:“事急从权,你可不能做坏事,心里要想着仙儿----” 两人此时靠的极近,安小姐香软的身子紧紧贴在他怀里,说几句话都吐出一片火热的气息,温暖丰满的小腹和紧绷玉滑的大腿贴着他似有似无的厮磨。林大人只觉一股浑厚的热力从下腹腾起,周身阳气如万马奔腾,身下小弟一柱擎天,紧紧贴在安小姐的小腹上。 安小姐成熟妩媚,所学更是博杂,当然知道那滚烫的东西是什么,脸色如火烧般的阵阵发热,忍不住狠狠在他胳膊上拧了一下:“坏死了,你把我当仙儿了么?以为我是她那般好欺骗么?” 望着安小姐近在咫尺的火红滚烫的脸颊,林晚荣微微一叹,轻声道:“师傅姐姐,这可不是我愿意的,是你在勾引我。” “不准叫我师傅姐姐。”安碧如嘤咛一声羞得偏过了脸颊:“今日之事只是一时从权,万不可当真,更不可对仙儿提起,否则,我饶不了你。”她眼神朝外轻望一眼,趴在他耳边道:“只准做戏,不可当真,外面有人听房。”她眼神飘荡,身体在他身上缓缓摩擦,丰乳贴近他胸膛压住,滑嫩如凝脂。安碧如莲舌生香,檀口轻吐,发出一阵噬骨销魂的声音:“哦,大人,您慢点,奴家要被您撕裂了----” 叫的这么淫荡,简直是要命了啊,林大人听得口干舌燥,心火阵阵的上升,贴在两人之间的火热越发的滚烫起来,林大人苦恼道:“姐姐,拜托你叫的纯洁一点,好不好?你这不是故意在勾引我吗?” “你当我愿意吗?”安碧如望着他妩媚一笑:“是诚王下了大本钱,让我一定要勾引你成功。人家不叫两下让外面的人听听,怎能叫外面知道勾引成功了呢?” 诚王派安姐姐来勾引我?我靠,派白莲教的圣母来勾引我,老子有够档次,这事摆明了是要离间我和老皇帝的关系嘛,诚王这一招够绝的。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,诚王再狠,也不知道老皇帝比他更阴,早就暗中查证了安碧如与林三的关系。 林晚荣想着心里痒痒,大手抚摸上安姐姐柔滑挺翘的俏臀缓缓揉搓,不经心道:“勾引我?姐姐,你以前也是这样勾引别人的么?” 安碧如身体一僵,眼中的神情刹那间冰冷彻骨,热情似火的躯体顿时化作了一团冰块。 **************** 不要走开,半小时后还有一章。